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64章 萧君泽听到流言蜚语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后殿,别院。

  孙嬷嬷在认认真真打扫着院落,精心的修剪着院子里的每一处花草。

  这里是长孙皇后搬出翊坤宫后的住处,是整个皇宫距离正阳殿最远的偏宫。

  那时候的长孙皇后是自愿搬离到这里的,她和先帝之间显然已经出现了很深的感情裂痕。

  朝阳很难想象,是怎样的绝望,让一个女人,一个一国之母,一个贤德的皇后,绝望到了叛逆,疯狂,甚至是疯癫的地步。

  “嬷嬷一个人在打理院子,是在怀旧长孙皇后?”朝阳走进院落,四下看了一眼。

  虽然她进来畅通无阻,可周围明显有眼线和其他宫的宫女盯着。

  很明显,那些人都是来盯着孙嬷嬷的。

  孙嬷嬷修剪花枝的手僵了一下,慢慢回头。

  “您是……”孙嬷嬷出宫很多年了,不稳宫中之事,自然不知道朝阳的身份。

  但朝阳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气,让孙嬷嬷忍不住紧张。

  “嬷嬷不必拘谨,唤我朝阳便是。”朝阳只说了名字,没有说自己的身份,说了反而让孙嬷嬷更忌惮。

  走到花丛旁边,朝阳看着小花园中的杜鹃花。“长孙皇后喜欢杜鹃。”

  可杜鹃有毒。

  听闻长孙皇后喝下的毒酒里,就有一味药是杜鹃花。

  长孙皇后的一生极其可悲,前半生的波澜壮阔风光无限,后半生的凄凉孤苦,疯癫叛逆。

  朝阳很难想象,一个女人这一生到底要经历多少苦难,才能将自己逼迫到这种地步。

  长孙皇后爱先帝的时候轰轰烈烈,不爱了……那便是不爱了。

  后来,她爱上了别人,她对那人的爱,从没有隐瞒过任何人,包括先帝。

  朝阳甚至不知道长孙皇后是抱着怎样的心态……

  毫不避讳,毫不惧怕,毫无悔改之心。

  “是啊,娘娘喜欢杜鹃,这院子里的杜鹃花是奴婢和娘娘亲手栽种的。”孙嬷嬷显然在怀念。

  长孙皇后若是还在世,那该多好。

  “娘娘喜欢杜鹃花,也爱护自己的孩子,无论是陛下还是当年那个女婴。”朝阳没有过多闲聊,突然扯到这个话题,让孙嬷嬷有些措手不及。

  “孙嬷嬷,长孙皇后泉下有知,若是晓得您这般伤害她的两个孩子,会不会化成厉鬼也不放过你?”朝阳一步步靠近孙嬷嬷,听闻孙嬷嬷害怕夜间打雷,这典型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惊恐的看着朝阳,孙嬷嬷全身都在发抖。

  身形僵硬的慢慢后退,孙嬷嬷的眼底透着恐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孙嬷嬷有些害怕了,看着四周。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仅仅因为有人用您的儿孙威胁,您便将账长孙皇后出卖了,不是吗?您对得起长孙皇后对你的栽培,对得起她对你的提拔和用心,对得起她将你安排出宫,送你远离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地狱吗?”

  朝阳步步紧逼,话语咄咄逼人。

  孙嬷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话语全都堵在嗓子里,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怎么知道的?

  这个女人是谁?

  朝阳冷眸看着孙嬷嬷,不得不佩服百晓堂的能力,她让何顾帮她调查孙嬷嬷的底细,仅仅是她走到偏殿的时间,何顾就已经收到了回信。

  虽然得到的消息很足,但这也不得不给朝阳提了一个醒,百晓堂的人遍布各地,眼线也在各国之中根深蒂固,这奉天皇宫,怕是根本就不缺百晓堂的眼线。

  “姑娘,奴婢……不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孙嬷嬷紧张的闪躲眼神,慢慢后退。

  朝阳依旧逼得紧,让孙嬷嬷脚下一滑,摔在了池塘中。

  “您的小孙子可真是可爱,好像叫阿宝?”朝阳蹲在湖边,笑着再次开口。“这是您孙子的东西?”

  朝阳将一个百岁锁悬挂在手指上,在孙嬷嬷面前晃荡。

  孙嬷嬷吓得瞬间慌了起来,紧张开口。

  “你,别动我孙子,求求你……”

  “那就要看我能不能满意……万一不满意,孩子可就要淹死了。”朝阳将手放在潭水中。“我可没有那么好心,若是你不能让我满意,我便只能杀了他们。”

  朝阳在威胁孙嬷嬷,既然沈芸柔用了猛药,他自然也不能缺了礼数。

  孙嬷嬷吓得脸色惨白,屁股坐在了水池中。

  她已经认命了,反正已经出卖主人万劫不复。“姑娘,求求你,求求求你,放了他们……”

  “如今宫中关于长孙皇后的传……你可听到了?”

  孙嬷嬷吓得低头,愧疚还是在折磨她。

  “你只需要多说几句……”朝阳眯了眯眼睛。

  在沈芸柔的人到来之前,她要尽快把这件事做好。

  不然……

  让孙嬷嬷知道她孙子儿子并不在自己手里,就晚了。

  ……

  正阳殿。

  萧君泽一晚上没有离开内殿,太医都守在殿外,生怕陛下出点什么意外。

  阿福紧张的听着内殿的动静,几乎要把耳朵竖起来。

  “陛下喝了太多酒,你们太医院的人赶紧备好解酒药……”阿福想的周全,这般细心也是做给阿茶看的。

  阿茶跟在师父身后,专心的记着。

  陛下心情不好的时候爱喝酒,要时刻在殿外候着,时刻想着通知太医院。

  “通知御膳房,做些开胃的小菜,给陛下送进去。”阿福抬头看着阿茶,想要让他尝试着独当一面。

  阿茶有些紧张,还是点了点头。

  师父不在陛下身边,安享晚年是早晚的事情……

  他不能让师父失望。

  ……

  内殿,萧君泽窝在角落里。

  殿外的人焦头烂额,所有太医都等在殿外。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萧君泽喝了多少就,发疯到什么程度。

  影卫在角落里摔酒坛,萧君泽自己灌了口酒,故意弄得一身酒气。“消息已经传出来了?”

  “陛下,是……”影卫有些心疼萧君泽。

  “呵……”萧君泽冷笑了一声,眼眸沉的吓人。“很好。”

  沈芸柔不是计划已久吗?他就提前将她的计划拉出水面。

  原本不想这么早对付沈芸柔,毕竟她留在宫中才能更好的制衡沈清洲。

  可惜,沈芸柔偏偏自己找死,沉不住气对朝阳下了狠手……

  “刑部那些人处理了马?”萧君泽声音很冷。

  所有对朝阳下手的人,都该死。

  “已经处理干净。”暗卫点头。

  萧君泽握紧手中的酒坛,眯了眯眼睛。

  沈芸柔,她确实触碰到萧君泽的软肋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