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65章 萧君泽要如何处置阿雅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后,翊坤宫。

  “娘娘……”

  “啪!”一个耳光,沈芸柔狠狠的摔在了宫女脸上。“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娘娘息怒……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先被人传出来了,还在宫中传的沸沸扬扬,不应该的……我们明明做了完全的准备,只欠东风……”

  宫女惊恐的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怎么突然就被提前爆出了这种丑事……

  明明现在还不是时候。

  沈芸柔的手指咯咯作响,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景黎那边还没有明确的答复……现在就将这个消息放出来,显然会打草惊蛇。

  萧君泽若是知道了,提前做了准备……

  “必须赶在萧君泽之前,找到那个女孩!”沈芸柔起身,眼眸冷凝。

  既然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出去,那就在宫中酝酿到最热,时时刻刻在萧君泽心口捅刀子。

  然后……在萧君泽之前,找到那个女孩。

  “是!”

  萧君泽!沈芸柔眼底的怒意越发浓郁。

  到底是谁将消息传出去的。

  “皇后娘娘,别院的拜月姑娘传来消息,让您前去温泉一起沐浴。”

  拜月被困别院,没有萧君泽的命令根本无法离开。

  那只好……让沈芸柔前去了。

  沈芸柔蹙了蹙眉,拜月……

  她倒是忘了,宫中还有个西域妖女。

  眼底闪过一丝光线,沈芸柔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告知净浴房,本宫今夜要去温泉沐浴,让他们打点好。”

  “是!”

  ……

  正阳宫,内殿。

  “陛下,奴才给您送了酸口小菜,您不能只喝酒……”阿茶的声音有些发抖,还有些紧张。

  伴君如伴虎,做帝王身边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需要历练很久。

  “进来……”萧君泽难得没有为难阿茶,门被打开,和阿茶一起进来的,还有略微有些慌张的朝阳。

  显然,朝阳从孙嬷嬷处回来,就跑来见萧君泽了。

  她不确定萧君泽听到那些消息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陛下。”朝阳恭敬作揖。

  萧君泽的身体僵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朝阳会过来。

  她……在关心自己。

  瞬间脸一红,萧君泽身形不稳的想要站起来。“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这一声醉意的怒吼,吓得阿茶都要哭了。

  全身抖的厉害,阿茶手中的小菜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更慌了,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朝阳蹙了蹙眉,这房间的酒味太重了,地上一篇狼藉。

  萧君泽是醉了。

  “哪来不长眼的奴才……给朕拖出去……”

  萧君泽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显然在装醉。

  暗处,影卫都惊了,他们陛下这装醉的本事……

  把小太监都要吓死了。

  朝阳见小太监害怕的厉害,额头都磕破了。“陛下,他未曾做错什么。”

  站在小太监身前,朝阳声音微微柔和了些。

  听到关于长孙皇后的消息,萧君泽必然会发疯,他心里会很疼……

  “陛下……朝阳陪你喝酒可好?”

  萧君泽的脚步微微僵了一下,差点不会伪装了。“朝儿……”

  借着自己的‘醉意’萧君泽耍酒疯一般,将朝阳拉到桌案前坐下。“陪陪朕……”

  声音微微有些哭腔,萧君泽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这是伪装,还是真实的情感表露。

  “好……”朝阳点头。

  “还不快去,再准备几分小菜,这个紫心萝卜我很喜欢。”朝阳冲阿茶笑了一下,替他解围。

  萧君泽的视线始终都在朝阳脸上。

  他知道,他无辜责罚阿茶,朝阳肯定会出手相帮。

  这个阿茶……该赏赐。

  阿茶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全身发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赶紧爬了起来,阿茶感激的瞥了朝阳一眼。

  郡主,好美。

  第一次,阿茶的心跳在惊吓的基础上,再次加快。

  人美心善,大概就是郡主的样子了吧。

  连滚带爬的跑出殿外,阿茶全身都快被冷汗浸透。

  打了个喷嚏,可怜的阿茶可不知道那冷面的帝王心里想的是如何奖励他。

  ……

  内殿,萧君泽趴在桌案上,手指紧紧的抓着朝阳的手。“朝儿,你听说了吗?”

  朝阳蹙眉,想要扯回自己的手指,但被萧君泽抓的解释。

  叹了口气,朝阳妥协了,反正萧君泽喝多了,明天也不会记得。

  “朝儿,我是

  不是做梦,你在我梦里对不对……在梦里,是不是我做什么都可以?”

  “……”

  朝阳太阳穴跳动的厉害。

  “朝儿……你说,他们说的是真的吗?我谁的话都不信,只想听你的……”萧君泽趴在桌上,死死的抱着朝阳的手。

  “真假,在这宫中……有意义吗?”朝阳沉默了很久,叹了口气。

  知道真假又能如何?“徒增烦恼罢了。”

  “何况,你已经是奉天的陛下了,只要按部就班,一步步解决隐患,谁都无法动摇你的位置。”

  朝阳在劝诫萧君泽。

  “陛下可听说过一个人?北齐的恆帝曾经享誉各国,不仅差点统一天下,还将各国的语文字统一,开创了各国和平盛会,算得上千古一帝。”

  北齐辉煌之时已经是几百年前了,兵书中曾经有记载很多关于这位帝王的作战实例。

  “恆帝……”萧君泽醉眼迷离。

  “恆帝幼年,被生母扔到敌国为人质,北齐的皇帝已驾崩,却无人传唯一的皇子回国继承大统,只因恆帝的生母尊自己为圣母太后,执掌大权,养面首无数,还与面首有了子嗣……”

  “后来,在朝中大臣的帮助下,恆帝回国称帝,与自己的亲生母亲周旋多年,终于将权势全部窝在自己手中。”

  萧君泽的手指僵硬的收紧,仰头灌了自己一口酒,豪气的递给朝阳。“朝儿,喝!”

  朝阳有些无奈,萧君泽喝了酒性子真的……惨不忍睹,一难尽。

  “我当然知道……”萧君泽苦涩的笑了一下,身形让人心疼。

  “我还知道……恆帝掌权后,第一件事就是杀光太后后宫全部的面首,囚禁太后,还亲手……将太后与面首所生的孩子,以祸乱皇家血脉为理由,扔进了蛇窟……”

  萧君泽仿佛清醒了很多,在阐述着这个故事。

  朝阳讲了故事的前半部分,想让萧君泽明白,饶是亲生母亲,也有自己的人生。

  他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

  可萧君泽,却这般冷静的讲了后面的故事。

  朝阳的呼吸有些发颤,萧君泽这是想要给她传达什么意思……

  紧张的吞咽了一下,朝阳小心试探。“如若传是真的,长孙皇后真的……又外人有了孩子,陛下若是找到了那个孩子,会如何处置……”

  “杀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