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66章 朝阳算计萧君泽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手指瞬间收紧,心跳加重。“那个孩子……”

  朝阳想说那个孩子何其无辜,何况还是个女孩,也不会威胁到萧君泽的身份和位置。

  可看着萧君泽的状态,朝阳却说不出口了。

  换位思考,萧君泽同样无辜。

  “但后来,我不打算那么做了……”萧君泽笑了一下,趴在了桌子上。

  假装喝酒呢,这会儿就醉了。

  朝阳安静地看着萧君泽,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酸涩。

  生在皇家,身不由己。

  “母后是个很随性的女子,她很特别。”

  在萧君泽口中,长孙皇后是个很随性的人。

  “小时候,舅舅曾在朝堂上怒怼那些弹劾皇后的大臣,说……我妹妹就这么个性子,撑得起母仪天下,但也善妒小心眼,这都是我惯的,谁敢多说一句,那就是和我长孙图南为敌。”

  朝阳眼底闪过一丝艳羡,这些事情她都曾经听说过。

  长孙家的人霸道又护内切,长孙家主又极其宠溺自己的妹妹。

  长孙皇后是长孙家那一辈唯一的女眷,在长孙家几乎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

  朝阳很羡慕长孙皇后,好的家世,好的出身,还有宠爱她的父母,无条件呵护她的兄长。

  “母后是被长孙家宠坏的大小姐,虽然不是公主,但绝对比公主更加尊贵和受宠,她从小经历的是男女平等的教育,接受的是兄长父亲宠溺的呵护,她未出嫁前连太子都不放在眼中……”

  曾经的长孙皇后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长孙图南甚至公开说过,谁若是欺负他妹妹,必与对方不死不休。

  “长孙皇后受的是最好的教育,除了太子,任何人都无法享受帝师受教,可她却以女子身份,接受最好的教育。”朝阳从来都很羡慕长孙皇后,因为在她母亲白狸口中,提到最多的人就是长孙皇后。

  她是发自内心的羡慕,时常失神的望着窗外,告诉朝阳。

  朝儿,有些人天生就是上天的宠儿,可有些人……却还未出生之前就注定是地上的蝼蚁。

  可上天的宠儿也有掉在地上的那一天,那地上的蝼蚁,是不是也可以慢慢登天?

  “所以啊,我母亲随心所欲习惯了,她做出什么事情我都不惊讶。”萧君泽笑了,笑声透着浓郁的无可奈何和妥协。

  除了妥协,他还能怎样?

  朝阳心跳停了一拍,萧君泽……居然可以接受吗?

  “萧君泽,你是不是醉了?”朝阳试探地问了一句,紧张得手心出汗。

  “是啊,我醉了……”萧君泽伸手拉住朝阳的手腕,趁着人毫无防备,扯到自己身边,双双躺在地上。

  一国帝王,就那么毫无形象地躺在地上,看着房顶。“朝儿,你看,那是龙纹吗?”

  萧君泽突然转移话题,朝阳就当他真的醉了。

  “嗯,是龙纹。”正阳殿的建筑全部都是以龙为尊。

  天子,真龙天子。

  龙代表了尊贵,权利,和至高无上。

  “朝儿,有太多人喜欢这图纹,有太多人想要将它绣在衣服上,可我不喜欢……”在没有被逼到绝路之前,即使坐在太子之位,他也从未真正想过去当一个帝王。

  朝阳侧目看了萧君泽一眼,安静地躺在地上。

  她居然会陪着萧君泽耍酒疯,就这么躺在地上。

  她真的是……也疯了吧。

  无奈地笑了一下,朝阳淡淡开口。“身不由己。”

  “朝儿,宫里的流蜚语,你听说了吗?”萧君泽像是在寻求安慰,想要得到朝阳的关心。

  可在朝阳眼中却是试探。

  朝阳沉默了很久,摇了摇头。“我从不信谣。”

  她还是没有告诉萧君泽她去见孙嬷嬷的事情,为了阿雅,为了老者的托付,她不能完全信任萧君泽,也只能先……利用萧君泽。

  在除掉沈清洲,离开奉天之前,她必须要将阿雅安顿好。

  “朝儿,留在我身边好不好……”萧君泽声音哽咽,蜷缩了下身子。

  朝阳没有回应,因为她不会留下。

  更不会留在皇宫。

  “陛下……”

  “嘘!”阿茶回来,萧君泽好像睡着了。

  朝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起身将看了看阿茶手中的小凉菜。“送到我的住处可好?”

  阿茶心跳加速,赶紧低头。“是……”

  阿茶离开,朝阳看了眼还躺在地上的萧君泽。

  地上凉,他好像会睡很久。

  看了眼床榻,朝阳叹气任性了一次。

  伸手将龙床上的棉被扯了下来,朝阳扑在萧君泽身后,然后用最暴力又不温柔的方式把人拽了个翻身,潇洒地一盖……

  于是,奉天英俊潇洒又让人害怕的帝王就这么马革裹尸一般……被裹在了棉被里。

  卸了口气,朝阳很满意地拍了拍双手,吹了下自

  己额前的碎发。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被深埋在棉被中的某帝王嘴角抽搐了一下,大概能想到……等他死了,朝阳会如何处理他的尸体……

  “陛下累了,要休息,你们任何人不许打扰。”朝阳走出殿外,命令殿外的人守好。

  听着朝阳的动静离开,萧君泽才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他的朝儿,在没有任何阴谋压身的时候,也会坏心思地像个孩子。

  轻轻掀开棉被,萧君泽突然觉得在地上睡要比龙床香了。

  翻了个身,恋恋不舍地又把自己裹紧。

  就这么睡吧。

  殿外,暗卫偷偷溜进内殿。

  “陛下……”

  刚单膝跪地,暗卫差点摔倒。“陛下,您怎么……”

  怎么睡在地上?

  “你不懂。”萧君泽低沉着声音阻止。

  “是……”暗卫自然是不太懂,但他不敢问。“陛下,朝阳郡主去寻过孙嬷嬷,很快,有谣传出,说长孙皇后当年确实早产一个女儿,是先帝的女儿,是奉天的公主,当年的李贵妃要害孩子,长孙皇后不想让自己的女儿留在皇宫,所以命人送出皇宫……”

  仅仅只是一个时辰的时间,流的风向就从先皇后私生女,成了流落民间的公主。

  “不愧是朝儿……”萧君泽揉了揉眉心。

  三人成虎,先帝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谁又能查证那流落民间的……到底是公主,还是野种。

  可朝阳这般做的意义是什么?

  是为了护他?

  萧君泽心口堵了一下,朝阳这般做绝对不是为了他……

  如若是为了他,朝阳肯定有办法让流彻底消失。

  毕竟,堵住悠悠众口难,但堵住有心之人的口,很简单。

  “这么做,谁会得益……”萧君泽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如若流落公主的传被陛下证实,那个孩子……回到奉天,便是公主。”

  萧君泽笑了一下,眼底闪过受伤。

  朝阳,这不是在帮他,是在算计他……

  “盯着朝儿……她必然知道那个‘公主’,是谁。”朝阳既然这么做,一定是知道了什么。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