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67章 拜月到底想干什么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景黎府邸。

  “公子,皇后对您是真的上心,您看这伤药可是雪山精粹,听说是雪山上的雪莲花蕊入药而成,能让外伤快速愈合。”身边的侍童一直都在夸赞沈芸柔。

  显然,自己身边的人也已经被沈芸柔收买了。

  这会儿……怕是想要耳濡目染得让他发现沈芸柔的好。

  “这几日接连受了皇后的恩惠,但景黎毕竟是外臣,不好亲自去道谢,若是宫中再来人,就说……景黎多谢皇后娘娘。”

  沉默了许久,景黎从桌上拿了跟竹笛。“这几日不当差,闲得无聊,听闻皇后好丝竹声乐,这竹子虽不金贵,但却是我用心调音过的,声音清透。若是皇后不嫌弃,那就收下。”

  景黎随意的说了一句,让侍童先退下。

  侍童点了点头,欣喜的将竹笛拿了出去。

  皇后若是知道了,必然开心。

  见侍童离开,景黎轻声咳嗽了一声,起身往密室走去。

  密室的门被打开,景黎走了进去。

  从一开始的哭闹挣扎,到现在的呆若木鸡。

  慕容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了多么地狱的折磨。

  一个人,被困在不见天日的地方,没有人陪着,没有人说话。

  她看不见阳光,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每天只有等着景黎来送饭菜,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

  一开始她还有骨气绝食,后来……就再也忍不住了。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被铁链锁住,毫无自由可。

  见景黎走进来,慕容灵无力的抬了抬眼眸,甚至都不愿意多看景黎一眼。

  “怎么没有吃东西?”景黎像是看管犯人的狱卒,总是声音冰冷。

  “你杀了我吧……”慕容灵声音沙哑,每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一定是让景黎杀了他。

  景黎抬手捏住慕容灵的下巴,看着那双已经没有灵魂的眼睛。“死都不怕,你还怕这么活着吗?”

  “杀了我……”慕容灵声音发颤。

  “我让你杀了我!”随即,便像是疯了一样,眼眶红肿的厉害。

  景黎默不作声,依旧淡然的半蹲在慕容灵身前,将铁链解开,把人横抱了起来。

  “放开我!”慕容灵哭着拍打景黎。

  景黎的伤口被打疼,血液再次浸染衣衫。

  嗅着景黎身上的血腥气,慕容灵突然停了挣扎,却疯了一样地哭了起来。

  正常人经历这么多的苦难和折磨,也都疯了吧。

  任由慕容灵拽着自己的衣服哭,景黎把人抱紧另一间密室,那是一处温泉,天然地地下温泉。

  “你要看着我?”以往,景黎将她扔在这里就走了。

  可今日,景黎似乎想要等她哭完。

  慕受够了这种压抑,日复一日。

  景黎就像是提线木偶,完全没有灵魂又冰冷地重复着照顾她这件事。

  就好像……将自己层层伪装,生怕会对她有丝毫感情?

  慕容灵受不了了,她真的要疯了。

  “不走?”嘲讽的笑了一下,慕容灵梗着脖子看着景黎,当着他的面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你囚禁了我这么久,又没有人知道我还活着,就这么只是关着我,不浪费吗?”

  慕容灵将最后的衣衫褪去,也将自己的全部尊严都扔在了地上。

  景黎看得出,慕容灵很痛苦。

  慢慢靠近慕容灵,景黎的眼睛里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除了冰冷,便是无情无欲。

  慕容灵感觉全身都在僵硬,她都这样了,景黎依旧对她没有任何反应。“堂堂禁军统领,不会是个不能人道的太监吧?”

  慕容灵在刺激景黎。

  景黎无限靠近慕容灵,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看了很久。“只要你不逃……就能活着,代价不过就失去自由。”

  景黎说话的同时,一把将慕容灵推下温泉。

  慕容灵惊慌的跌落水中,气恼羞愤,所有的复杂情绪汇集在一起。

  这个景黎,到底是个什么物种!

  伸手将慕容灵从水中拉了出来,又面无表情的重新摁了下去,胡乱地帮她清洗……

  这样洗下去,慕容灵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

  “你混蛋!我恨你,我一定要杀了你!”慕容灵哭着大喊。

  景黎依旧没有任何情绪变化,把人从水中扯出来,用浴巾包裹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说完就把人抗在肩上,重新带回方才的密室,扔在了床榻上。

  拿出沈芸柔给的上好伤药,景黎默不作声的给慕容灵脚腕处抹药。

  慕容灵呼吸有些急促,看了眼景黎放在桌上的匕首。

  这就是他说的机会吗?

  一切处理完毕,景黎给慕容灵换上新的衣服,就好像在摆弄一个没有灵魂的器具。

  这样慕容灵越发抓狂。

  眼前的男人没有心,这是慕容

  灵总结出来的。

  “睡觉。”

  破天荒的,景黎没有走,而是躺在了慕容灵身侧,把人困在怀里。

  慕容灵惊了一下,身体一点点再次僵硬。

  近距离靠在景黎怀里,可以安静的听到她的心跳声。

  景黎似乎很累了,身上的伤也一直都在折磨他。

  慕容灵在血腥气中差点睡了过去。

  咬了下自己的唇角,等景黎呼吸均匀,慕容灵才慢慢起身,从桌上拿起匕首。

  这一次,景黎忘记给她戴上脚镣。

  这么好的机会……

  她一定不会再错过。

  既然这个人根本冷血无情,那她就杀了他,逃离这里。

  ……

  皇宫,温泉。

  沈芸柔浸泡在温泉中,依靠在岸上,闭目养神。

  拜月坐在一旁,轻柔的帮沈云柔按摩太阳穴。

  “娘娘,您这般家世背景,还怕她一个朝阳不成?”拜月笑着开口,勾了勾嘴角。

  池水中,闪过一丝波纹。

  沈芸柔似乎丝毫没有察觉,不知道是不是太大意了。

  那水中分明有东西……

  大概率,就是毒蛇。

  “娘娘小心!”就在那波纹快要靠近沈芸柔的时候,拜月及时出手,将那蛇从水中抓了出来,用力捏爆了蛇头。

  “是七步蛇,这蛇是剧毒。”拜月蹙眉,她明明早就发现了,有人要杀沈芸柔。

  沈芸柔显然一点都不惊慌,像是早就发现,在试探拜月。

  “这蛇有剧毒,是南疆之物。”拜月小声提醒。“从南疆出来,要对付娘娘您的……”

  这京都中,除了裕亲王的南疆女,那就只剩下朝阳和萧君泽带回来的阿雅了。

  “拜月听闻陛下带了个南疆的小姑娘入宫,那小姑娘就喜欢养这些蛇虫,您可以……”拜月小声提醒,眼底始终透着笑意。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