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70章 朝阳沈芸柔互怼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芸柔的双手下意识握紧,朝阳这是来挑衅她?

  倩儿自是会看脸色,也知道在奉天应该依附谁。

  就算朝阳摇身一变成了大虞的皇后,如今这脚下踩着的也是奉天的皇城。

  “朝阳郡主回奉天省亲,便已经是奉天的外人,虽贵为大虞皇后,但我奉天也不差分毫,皇后娘娘晨起会有些不舒服,您还是……”倩儿很会看脸色,知道这时候要替沈芸柔说话。

  “还是如何?”朝阳侧目看了倩儿一眼,她倒是忘记了,慕容灵已经死了,可这个倩儿还活着。

  朝阳很了解慕容灵,这个慕容家的大小姐虽然刁蛮任性,但绝对不是特别有脑子的坏人,这个倩儿应该在身边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眯了眯眼睛,慕容灵和倩儿欠她的,可还没还呢。

  “您还是先回去吧。”倩儿蹙眉,借着胆子握紧双手。

  “本宫与皇后说话,这里有你插话的份儿?”朝阳扬手给了倩儿一个耳光,那耳光带着强劲的力道。

  这会儿,这女人最好别招惹她。

  倩儿眼眶瞬间泛红,低头隐忍地握紧双手。

  “朝阳,这里是奉天的后宫,当众殴打陛下嫔妃,你好大的胆子!”沈芸柔嘭的一声将茶盏摔在了地上。

  “打了又如何?总比有些人对个孩子下手,往树上抹松油,搬石头来的光明磊落。”朝阳悠悠开口,活动了下手腕。

  “怜嫔是陛下最宠爱的妃嫔,郡主这般随意殴打,就不怕陛下怪罪?”沈芸柔蹙了蹙眉,朝阳显然是为了那个小丫头来的。

  转移话题,沈芸柔假装自己没有听懂。

  这件事可是死无对证,就算朝阳找过来又能如何?

  谁能证明是她做的?

  朝阳冷眸看着沈芸柔,显然她做事总是滴水不漏。

  找证据无用,但朝阳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饶了沈芸柔。

  以前碍于自己的身份卑微不能反抗,如今……也不是从前了。

  “怜嫔这张脸,比起她的主人慕容灵可是差远了。”朝阳抬手捏住倩儿的下巴,笑着开口。“听闻宫中多有冤魂,不知道怜嫔晚上睡觉之时有没有听到哭声?很多宫女说……总能看见灵妃的魂魄,就在那内殿中游荡……”

  “啊……”倩儿吓得花容失色,惊恐地后退。

  知道自己失态,倩儿身体有些发颤,但还是强行让自己冷静。“郡主……说笑了,这世间本没有鬼神。”

  “可惜啊,有些人卖主求荣,逼死主子,心中有鬼。”朝阳冷笑。“昨日本宫还梦见了慕容灵,她说她死得好惨,要向害她的人索命。”

  倩儿的脸色越发难看,声音也跟着发颤。“皇后娘娘,郡主,臣妾身体不适,先行告退。”

  沈芸柔冷哼了一声,没用的东西。

  三两语就被人抓住了七寸。

  没有吭声,任由倩儿转身逃一般地离开。

  慕容灵一死,这对于倩儿来说是个心结。

  慕容灵好歹是倩儿生前的主人,卖主求荣这种事,太过卑劣。

  朝阳冷笑,随即眼眸垂了一下。

  她也没想到,萧君泽居然那么干脆地除掉慕容灵。

  曾经以为是恩人,百般呵护,最终却被骗得遍体鳞伤……

  萧君泽,才是个可怜之人。

  可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谁都可以怜惜萧君泽,只有她朝阳不需要。

  ……

  “朝阳郡主好大的威风,来本宫的寝宫如此嚣张,真当奉天人人都要让着你?”沈芸柔起身,走到朝阳面前。“卑贱之人所生的女儿,也是下贱货色。”

  “皇后娘娘又高贵到哪了?有娘生没娘养……”朝阳笑着开口,两人虽然在互骂,但却都保持着高雅的姿态。

  既然沈芸柔自降身份骂她,那她只能怼回去了。

  “朝阳!”沈芸柔抬手就要打人。

  朝阳抓住沈芸柔的手腕,笑着将人推开。“皇后娘娘,您眼前的卑贱之人粗鲁得很,万一伤了您,可就不好了。”

  “你一个连自己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以为自己能得意多久?”沈芸柔如今是忌惮朝阳身份的,朝阳同样也忌惮沈芸柔。

  两人也就只能骂骂,互相戳戳心窝子,解解恨了。

  若说报复,还是被背后下手。

  “万一我父亲就是你父亲呢?”朝阳一点都不介意地耸了耸肩。“那咱俩岂不都是小畜生了?”

  “你痴心妄想!”沈芸柔握紧手指,朝阳才配不上做她父亲的孩子!“本宫的父亲只有本宫一个女儿。”

  “凡事不要太肯定。”朝阳故意说这种话刺激沈芸柔。“你母亲当年用天下女人不齿的方式嫁给沈清洲,沈清洲似乎从那以后从未碰过她,你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沈清洲的女儿都还未曾可知。”

  “朝阳……”这句话,是真的将沈芸柔激怒了。

  沈芸柔冲朝阳出手,

  她虽是沈清洲的女儿,可武功根基却是平平,小时候生过重病毁了根基,武功自保不成问题,但绝对不是朝阳的对手。

  朝阳笑着闪躲,在武力上碾压沈芸柔。

  “沈丞相可是奉天第一的高手,可作为他的女儿,竟如此三脚猫的功夫,该不会……你的父亲另有其人吧?这分明配不上沈丞相的武功盖世。”朝阳边闪躲,边还嘴。

  朝阳毒舌,若不是以前被权势压迫的厉害,她怼人可从未败过。

  这一点,胤承是最清楚的。

  她曾经在避暑山庄骂哭一个欺负人的小宫女,让那小宫女以后见了朝阳都绕路走。

  “皇后娘娘……”见自家皇后处下风,几个宫女太监慌了,不知道该不该出手。

  “给本宫撕了她那张嘴!”沈芸柔呼吸有些急促,她的软肋就是自己的身世。

  她很清楚,沈清洲不爱她母亲,从来没有爱过。

  她的存在,本就是母亲当年的算计。

  这是沈芸柔心口永远的伤。

  皇后发话,几个宫女快速出手,与朝阳对打。

  “郡主……”身后,是着急追来的阿福。“哎吆,几位祖宗,怎么打起来了,这可是皇宫!”

  萧君泽去处理柔然的事情,不放心朝阳,让阿福跟过来。

  还好他来得及时。

  沈芸柔身边这些宫女太监,可都是沈清洲给她的高手,若是真打起来,朝阳郡主怕是要吃亏啊。

  阿福毕竟是宫中老人,处事圆滑些,赶紧打圆场。“皇后娘娘息怒,如今大虞与奉天边境紧张,郡主作为贵客回京,需视为上宾。”

  阿福的下之意,若是因为沈芸柔让奉天大虞边境开战,那皇后这失德的罪名是坐定了。

  沈芸柔眼眸沉了一下,阿福亲自过来,萧君泽还真是不放心啊。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