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72章 柔然公主认识朝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聚丰酒楼。

  薛京华如长孙无邪所愿穿了女装,但长孙无邪并没有因此放她离开。“我若是再不回宫,沈清洲和沈芸柔的人一定会来找我。”

  “义父,别急啊,马上就画完了。”长孙无邪坐在桌案上作画,手指却有些握不住笔。“义父,你要体谅无邪,毕竟无邪现在是个废人……”

  已经实在坐不住的薛京华瞬间僵硬了身体,猛地别开视线,眼中凝聚雾气。

  终究,是她对不起长孙无邪。

  曾经,长孙无邪是奉天年少成名的天才,无论是绘画还是武功都在同龄之人的巅峰之处。

  可那场变故,长孙无邪的双手被废,武功尽毁,全家被杀。

  这让他如何不恨?

  安静地等长孙无邪画完,薛京华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义父,和无邪去个地方。”似乎是画烦了,长孙无邪扔了手中的笔,根本不给薛京华看的机会,用墨将画面晕染。

  一副如同拓印般的完美人像瞬间毁于一旦。

  “你……”薛京华只是瞥了一眼,惊讶于长孙无邪的手腕控制,明明筋络尽毁,却还能画出那么完美的画作。

  可惜了……

  “长孙无邪,我要回宫,你又要发什么疯!”薛京华被长孙无邪拽了出去,差点摔倒。

  长孙无邪下意识伸手接住薛京华,两人都摔在了地上。

  四目相对,薛京华看着长孙无邪的眼睛……

  第一次,感慨曾经的少年已经长成一个容貌出众的男人。

  只可惜,他是带着仇恨归来的。

  “长孙……”薛京华刚要起身,这么趴在长孙无邪身上……居然让她有些惊慌。

  就算长孙无邪是晚辈,如今被他知晓了身份,终究是男女有别。

  可她刚要起身,长孙无邪的手却环在自己的腰上,用力拉了一下。

  很快,薛京华再次重重地摔到了长孙无邪怀中。

  “义父……还记得那年我重病,你对我说……阿邪将来是要成为奉天栋梁的人,文韬武略样样不输木景炎将军……义父可是真心的?”长孙无邪不知自己怎么了,这些年竟一直都在执着这件事。

  薛京华口中,到底有没有过实话。

  这个身份是假的,姓名是假的,连性别都是假的的女人……到底有没有说过一句实话。

  那些年,是不是始终都在骗他。

  薛京华的身体僵了一下,不知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假的……”

  听着薛京华的话,长孙无邪眼底的怒意瞬间浓郁。

  翻身将人压在身下,长孙无邪眼底的杀意越发浓郁。“你骗了我这么多年……整个长孙家为之陪葬,他沈清洲,木景炎,又得到了什么好下场!你以为沈清洲还能嚣张多久?”

  长孙无邪看不透薛京华,他只知道他的义父有个心上人。

  这个心上人也是他父亲到死都不知是谁的存在。

  但长孙无邪知道,当年的木景炎和沈清洲,必有一个。

  木景炎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那定然就是沈清洲。“沈清洲和木景炎的心里眼里可从未有过其他女人,义父……你为了他,牺牲我长孙全家,后悔了吗?”

  长孙无邪扼着薛京华脖子的手在发颤,只要薛京华说她后悔了,只要她肯服软,他也许可以放过她。

  可薛京华却视线坚定,像是从来都不怕死……“不……后悔!”

  她一字一句地说着,从未后悔除掉长孙家。

  她不后悔,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再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她还是会这么做。

  她虽然不后悔,但她愧疚。

  对长孙图南愧疚,对长孙无邪愧疚,对长孙皇后同样愧疚。

  可倾巢之下焉有完卵,长孙家犯下了太多错,他们身为长孙家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明哲保身。

  她能护住长孙无邪,已经别无选择。

  为了让长孙无邪活下去,她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和隆帝做了交易……

  可这些,她不能说。

  也没有说的必要。

  “薛京华!”长孙无邪像是发了狠的狼,眼珠都在充血。

  他的恨本来隐藏得很好,可还是被薛京华的态度瞬间点燃。

  “咳咳……”薛京华脸色苍白,窒息到眼前发黑。

  长孙无邪是真的想杀了她……

  “滚!”

  可终究,长孙无邪还是妥协了,疯了一样地推开薛京华,长孙无邪起身,跌跌撞撞地离开。

  几乎是逃走一样。

  薛京华摔在地上,捂着脖子疼地蜷缩起身子,眼泪不停地砸在地上。

  她现在还不能死。

  等她……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让长孙无邪杀了自己,是不是……就能解恨了?

  撑着身体爬了起来,薛京华跌跌撞撞地往回走。

  ……

  皇宫,别院

  朝阳院落里,看着手中的八音盒。

  揉了揉眉心,朝阳轻轻敲打桌面。

  她已经打开了第五层的开关,还有三层。

  整个八音盒有八层机关,第六层的开关有些奇怪,朝阳从来没有见过。

  聚精会神地盯着八音盒看了很久,左右摆弄,废了一个时辰的功夫,终于咔咔响了一声。

  朝阳松了口气,第六层,终于打开了。

  “郡主……”

  身后,一个沙哑还透着哭腔的声音。

  朝阳拿着八音盒的手僵了一下,猛地转身。“春兰……”

  此次回京都,朝阳知道春兰好好的便没有求萧君泽让她回来。

  跟着她,太过不稳定。

  很危险……

  “郡主。”春兰跪在了地上,声音哽咽得厉害。“是陛下让春兰来的,陛下不放心别人来照顾郡主。”

  朝阳赶紧将春兰拉了起来,笑着打量了一下。“在宫中可有受苦?”

  “陛下待春兰极好,陛下离开前专门安置春兰,就是怕春兰有什么意外,郡主您担心。”春兰擦了擦眼泪,她终于又见到朝阳了。

  抓着朝阳的手,春兰也上下看了一眼。“郡主可安好……”

  “好,一切都好。”朝阳点了点头。

  “郡主,陛下让您过去。”

  院落外,阿茶紧张地走了进来。

  “阿茶公公,这会儿陛下不应该和柔然的使臣谈话?”朝阳有些疑惑,让她过去做什么?

  “陛下说……柔然公主认识您……”阿茶不敢抬头看朝阳的眼睛。

  朝阳蹙了蹙眉,柔然公主认识她?

  她离开奉天之前没有见过任何他国公主,奉天的公主倒是见了几个。

  如今萧君泽登基,几个公主都已经移居西宫,她连柔然都没去过,怎么会认识柔然的公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