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76章 萧君泽和胤承旗鼓相当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儿……”萧君泽真的有些慌了,他是真怕朝阳离开。“我承认我有私心,我……我这么说的目的也是为了否决你和大虞的和亲的关系,我不想听到你以帝辛皇后的身份自保……”

  萧君泽承认了,他就是有私心,他也可以给朝阳想要的权利。

  但需要给他一点时间。

  不除掉沈清洲,沈芸柔就会一直霸占着皇后的位置。

  “朝阳,我跟你保证,只要你愿意留下,我发誓……后宫仅你一人。”萧君泽的眼眸有些慌,但声音却透着颤意,像是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朝阳相信他。

  朝阳看着萧君泽看了许久,突然有些想笑。“先帝也曾经这般对长孙皇后发誓吧?”

  萧君泽愣了一下,心口刺痛得厉害。

  是啊……

  有他父皇这个前车之鉴,朝阳又怎么可能信他。

  身后,春兰紧张得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这是她作为一个宫女能听的东西吗?

  低头小心翼翼的后退,周身的禁军也识趣的都撤了。

  拐角安静的厉害,只剩下朝阳和萧君泽两个人。

  “大虞和奉天迟早是要开战的,朝儿……你真的愿意抛弃我,与我为敌吗?”萧君泽垂眸,有些受伤。

  “是你将我推去大虞,送我和亲的人也是你。”朝阳觉得萧君泽问的问题有些可笑。

  “我只是想让你在三十二城逃离,我的人都已经安排好,我想给你自由,我从未想过让你去大虞……当什么皇后!”萧君泽的情绪有些失控,他想解释,即使他真的做了很多错事。

  “因为你一心想要离开……我也不知道留在皇宫会遇上怎样的危险,所以我想放你走……”那时候,萧君泽是真的想要放手让朝阳先去飞了。

  “自由……”朝阳的话语有些哽咽。“萧君泽,我们之间其实早就没有恩怨了,我不欠你,你也早就不欠我了,何必又来说起这些……”

  “既然两清了,不欠了,我重新追求你,我们重新认识,可以吗?”萧君泽紧张的抓着朝阳的肩膀,想要让朝阳给他一个回应。

  哪怕朝阳说她考虑一下……

  朝阳抬头看着萧君泽,他不是善于伪装的人,为何这般小心翼翼。

  搞得好像……她很重要一样。

  “以什么身份重新认识?陛下?”朝阳的声音也在抖。

  萧君泽的眼神开始慌了,朝阳在拒绝他的身份,只要他一天是奉天的帝王,他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得到朝阳。

  朝阳不会嫁给帝王,这是她的执念。

  “那帝辛呢?”萧君泽的手指失控的握紧。

  朝阳吃痛的蹙了蹙眉,一字一句的开口。“他和你不一样。”

  是啊,萧君泽和胤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两种人生。

  一个是生来尊贵的太子,皇后嫡子,有长孙家这个强大的靠山。

  一个是身份卑微又不受宠的女人所生,被当做棋子和人质,扔到敌国做筹码。

  “哪里不一样……”萧君泽执着的想要知道,他到底哪里不如胤承。

  “胤承是大虞送给奉天的人质,在宫中经受的屈辱你最清楚,他逃出皇宫遇见我,若不是形势所迫他从未想过回大虞继承什么皇位……他与我相同,我们都是卑微到尘埃里的泥泞,我们要活下去,我们有共同的目标……”

  他们极度渴望自由。

  “我们同样对皇族之人,对这宫廷,对这权势深恶痛绝,对我们来说,这高高在上的权势就是地狱,是噩梦,是欺压我们,悬在我们头顶的一把刀……”

  无论胤承做什么,朝阳都能理解他。

  未曾经历过胤承的苦,没有资格去评判他的过与错。

  只是有些时候立场不同罢了。

  “我们努力的,渴望的,是推翻悬在头顶的这把刀,要的是真正的自由。”

  朝阳看着萧君泽,眼神没有丝毫的畏惧。“而你不同,萧君泽……你是帝王,从出生就注定你会是奉天的帝王,即使我不明白先帝为什么临终反悔,可他从小到大都在把你当皇位继承人在培养。”

  “你有强大的母族,有德惠的母后,身边有好友,身后有誓死追随之人。你的身后有太多人可以托着你,推着你往前走。”

  朝阳笑了一下,眼睛泛着泪光。“可是萧君泽,我和胤承什么都没有,我们不敢倒下,我们身后空无一人,我们只有彼此……”

  萧君泽的呼吸哽在喉口,仿佛那口气上不去也下不来。

  无力的后退了一步,萧君泽仿佛知道自己输在了哪里。

  “朝儿,你太天真了……胤承对权利的渴望总有一天会超越对你的执着。”萧君泽抬手想要触碰朝阳,这一刻,他居然不是在嫉妒胤承能和朝阳有这么多的共同点……

  而是担心胤承以后会伤害到朝阳。

  “朝阳,你曾经说过,经历过黑暗的人会格外渴望阳光,可每个人的黑暗和眼底的阳光都是不同的。”

  男人,永远比女人更了解一个男人。

  “你眼底的光是自由,你渴望,甚至不惜为此再次回到奉天,不惜与我结盟……”萧君泽的手指终究还是只落在了朝阳的发丝之间。“可你确定,胤承的光,同样是自由吗?”

  他渴望的,是权利。

  萧君泽看胤承的眼神就看的懂,那是一种从小卑微却对权利极度饥渴的状态。

  或许如今的朝阳在胤承心中还着相同的地位,或者高于权利,可当他逐渐体会到权利的诱惑,他真的不会心动吗?

  “而我不同,正如你所说,我从出生开始……权利,地位,独宠,我应有尽有,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不稀罕!”萧君泽想告诉朝阳,他比胤承更加适合她。

  “陛下说笑了……”朝阳呼吸有些发颤,推开萧君泽,转身离开。

  朝阳也不知道,她在逃避什么。

  是害怕胤承被权利左右,还是不想再听萧君泽继续说下去。

  “朝阳,我不会放弃的,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我会证明给你看!”见朝阳离开,萧君泽反而笑了。

  至少朝阳如今抗拒的是他的身份,而不是他的人。

  胤承只要一天坐在那个位置上,朝阳就一天不会接受胤承。

  那他和胤承便旗鼓相当,至少自己还有机会。

  何况,萧君泽从来不觉得自己比胤承差。

  也绝对不会给胤承将来伤害朝阳的机会。

  “陛下……”身后,暗卫走了过来,见萧君泽一会儿失落,一会儿笑,有些害怕。

  “说。”萧君泽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气压再次低沉。

  “柔然确实秘密派使臣带着长公主去了大虞……”

  萧君泽的脸色瞬间凝结。

  看来,他赌对了。

  这般,就看柔然和大虞,能不能顺利缔结联姻了。

  如若胤承留下柔然长公主,那他就更没有资格让朝阳回到他身边。

  ……

  长春苑。

  朝阳一路心不在焉,连春兰都不敢多说一句话。

  “小姐,大虞传来消息,他们的陛下已经留下柔然长公主,并册封为贵妃。”

  朝阳刚进院落,何顾就跟了上来。

  “你的消息……”朝阳先是沉默,许久抬头看着何顾。

  “都是百晓堂第一时间知晓的,柔然同时与两国和亲的消息,连萧君泽都不知。”

  朝阳愣了一下,许久没有说话。

  方才萧君泽和柔然使臣说那些话的时候,并不知道柔然的计划?

  那他并不是在利用自己?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