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79章 朝阳发现薛神医秘密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眯了眯眼睛,沈芸柔。

  终于沉不住气要见她了?

  “阿雅乖乖听阿木和阿福的话,不许任性。”朝阳揉了揉阿雅的脑袋,起身想了想,再次开口。“也不许再去摘皇后院落的花朵,皇后可不简单。”

  沈芸柔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朝阳想要除掉沈芸柔,除了个人私心,还想让阿雅在奉天皇宫好好生活下去。

  有沈芸柔在,阿雅终归是不安全的。

  ……

  御书房。

  “陛下,有人秘密入宫,传信朝阳郡主,已截获。”身后,暗卫小声开口。

  萧君泽伸手接过信件,一看就知道是胤承写给朝阳的。

  信中,胤承说一切都只是权宜之计,留下柔然长公主是权宜之计,说娶柔然长公主也是权宜之计。

  眼眸沉了一下,萧君泽下意识想要销毁手中的信件。

  只要他不告诉朝阳,不让朝阳知道这信,那他是不是就多了一分机会?

  可将信握在掌心,萧君泽的手指用力到发颤,终究还是没有将信摧毁。“将信给朝阳郡主送过去……”

  用这种方式,以后朝阳会恨他。

  他已经很了解朝阳了,她讨厌阴谋,更讨厌别人欺骗她。

  沈清洲的事情……他已经骗了朝阳,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将她的真正身世告诉朝阳。

  不能再骗她了。

  “是!”暗卫点头。

  御书房只剩下萧君泽一个,阿茶守在殿外。

  “阿福……给朕拿酒。”最近,酗酒的毛病好像又犯了。

  上次如此,还是他太子之位被废,一个人躲在厉王府的时候。

  “陛下,阿福公公去了东苑,是奴才来伺候您。”阿茶赶紧让人去端酒,恭敬又卑微地开口。

  萧君泽显然还不是很习惯陌生人伺候,即使这个阿茶已经跟着阿福服侍自己有段时间。

  想让人将阿福叫回来,可阿雅在宫中也确实需要一个伶俐的人伺候着。

  其他人,萧君泽属实不放心。

  “让人加强一下东苑的守卫,全部换成朕的人。”萧君泽低沉着声音说了一句,他很清楚朝阳的用意,朝阳之所以留在奉天皇宫,除了对付沈清洲以外,她还想将阿雅托付在奉天皇宫。

  无论如何,萧君泽的心还是雀跃的,至少朝阳还信任他。

  朝阳那么在乎阿雅,阿雅又是老者的孙女,手中还握着蛊人这样的重要筹码。

  从根本上来说,朝阳是在帮他。

  如果不是沈清洲忌惮蛊人,就算他回了皇宫,暗杀怕是也不会停止。

  既然朝阳愿意将阿雅留下,那他就绝对不能让阿雅在宫中受了委屈。

  而且,萧君泽也知道,只要阿雅在身边,就像是手中握紧了风筝的线,朝阳终究还是会不放心阿雅。

  “阿茶,你说,如果你要远行,有两个人可供选择,你会将你最看重的东西藏在谁身上?”

  见阿茶端着桃花酿走了进来,萧君泽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

  若说皇宫才是阿雅的栖身之处,那朝阳为何不选择胤承?

  阿茶楞了一下,陛下看起来好像心情不错。

  “奴才……自然是要放在信任的人手中。”阿茶不敢多说,又怕不说会让萧君泽不高兴。

  师父说了,伴君如伴虎,多无益。

  “你说得很好。”萧君泽扬了扬嘴角,像是很满意这个答案。“去找阿福领赏。”

  可能业务还不够熟练,阿茶总是被赏赐的莫名其妙。

  得了赏赐,阿茶并没有满心欢喜,反而还是提心吊胆。

  做御前太监的,死于非命的太多了。

  哪天不小心龙颜大怒是死,太过得宠遭人嫉妒也是个死。

  这样的日子要过一辈子,想想也让人开心不起来。

  ……

  翊坤宫。

  朝阳往翊坤宫走,在拐角处遇上了薛神医。

  薛神医面色苍白,看起来有些惊魂未定,走路都有些不稳。

  朝阳下意识扶了对方一下,毕竟曾经在厉王府,薛神医多次伸出援手。

  “薛神医小心些,可是身子……”

  朝阳抓了薛京华的手腕,眼底闪过震惊。

  她方才摸了薛京华的脉搏,居然……是女象?是自己摸错了?

  不可能……

  薛京华惊慌的后退,声音沙哑。“参见朝阳郡主。”

  “不必多礼……”见薛京华善于伪装,朝阳也恢复了淡然。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小皇子生了天花,薛神医可知道?”朝阳试探的问了一句,如若薛京华会解,她倒是需要费点周折了。

  “京华这便是要前去小皇子处,看看是否真的是天花。”薛京华这是刚从翊坤宫出来。

  朝阳了然的点了点头,笑着在薛京华耳边开口。“

  神医,朝阳一直有个问题被困扰,不知神医可否指点迷津?”

  “郡主客气了,您是老者的嫡传弟子,在您面前哪里担待的起神医这个称谓。”薛京华谦虚作揖。

  “听闻有种草药雌雄难分,无数株雌株中仅有一株雄株,而且极为相似,如和快速区分雌雄呢?”朝阳眯了眯眼睛。

  薛京华原本想替朝阳解答,可当听到朝阳刻意加重的区分雌雄四个字,心口一颤,猛地抬头。

  朝阳依旧淡笑的看着薛京华,威胁的意思很明显。

  显然,方才的脉络触碰,朝阳一下便试探出她的女脉。

  脸色僵了一下,薛京华圆滑回答。“那草药并不能治天花,天花无药可解,无法可预。”

  朝阳笑着点了点头,不愧是先帝身边最红的太医,能在这深宫活下来的人,都是怪物……

  见朝阳告辞离开,薛京华缓了很久才慢慢扶着墙壁。

  这个朝阳郡主……如今归来竟让她也心生颤意。

  不愧是那人的女儿。

  魔鬼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善类。

  摇了摇头,薛京华叹了口气,以方才朝阳威胁自己时候的自信,看来老者的本事她已经学到了七成有余。

  朝阳应该是个天才。

  天赋极高的女人。

  叹了口气,薛京华径直离开。

  毒谷有治疗天花的独门秘药,沈芸柔若是想要治好小皇子,那便必须从朝阳手中求药。

  朝阳方才是在警告她,少多管闲事。

  笑了一下,薛京华摇了摇头,她还担心朝阳回宫斗不过这些人,看来是她多虑了。

  沈芸柔,未必是朝阳的对手。

  一个从出生起就环境优渥,有沈清洲替她阻挡一切阻碍的千金小姐,又怎么是朝阳的对手。

  在白狸身边,朝阳可是从地狱爬出来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