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90章 朝阳警告沈清洲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域盛会,你要去?”见朝阳拔剑查看,沈清洲声音柔和地问了一句。

  朝阳一时有些恍惚,真是见了鬼了,居然会觉得沈清洲……慈善?

  哈,这个人还真是会伪装。

  “西域盛会,奉天必然要去,朝阳会随行。”朝阳淡淡开口。

  “好。”沈清洲没有多说,有些话堵在嗓子里,无法说出口。

  “虽然不知道丞相为什么这般慷慨,剑朝阳带走了。”朝阳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长剑,转身要走。

  沈清洲抬起的手僵在原地,自己的女儿就在眼前,他却只能看着。

  苦涩地笑了一下,沈清洲站在花丛中目送朝阳离开。

  “丞相,郡主此次来取剑,显然是在警告您……”手下有些担心,朝阳这是想要告诉沈清洲,她要替木家把该要回来的东西,都要回去。

  “无妨。”沈清洲依旧云淡风轻,面上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以朝儿的本事,她要得回去,”

  手下低头,不敢多说。

  “此番前去西域,让暗卫随行。”此番前去西域,芸柔是一定不会让萧君泽活着回来的,他怕波及朝阳。

  “是!”

  后院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沈清洲一人。

  伸手摘了一朵虞美人,沈清洲笑得有些苦涩。

  这就是白狸给他的惩罚,让女儿站在眼前,却对他全然只是杀意。

  心口疼得厉害,沈清洲抬手捂着心口。

  阿狸……

  真狠啊。

  ……

  皇宫,六皇子住处。

  “皇帝哥哥,我能不能起来走走?”萧悯彦躺在床上,有些幽怨。

  “不行,太医说你的伤不能乱动,需要卧床静养。”萧君泽蹙眉,不许萧悯彦乱动。

  萧悯彦鼓了鼓嘴,眼眶就凝聚泪水了。“皇帝哥哥……”

  “皇兄这几日要前去西域,你留在皇宫,保护好自己。”萧君泽也担心,担心沈芸柔会在皇宫对萧悯彦动手。

  “不带我吗?”萧悯彦有些紧张地抓着萧君泽的衣衫。

  “不行。”萧君泽摇头。

  萧悯彦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放心,朕会让人来宫中陪你。”萧君泽拍了拍萧悯彦的脑袋。

  “哥哥,我能不能住到木家?木怀臣哥哥会照顾我的。”萧悯彦眼眸闪烁。

  萧君泽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好,朕会安排好,快睡觉。”

  萧悯彦紧紧抱着萧君泽的胳膊,怕萧君泽会离开。

  萧君泽无奈地叹了口气,拍着萧悯彦哄他入睡。

  小时候,萧悯彦喜欢粘着他,要让他哄着才能入睡。

  等萧悯彦睡着,萧君泽才起身离开。

  等萧君泽离开,萧悯彦缓缓睁开眼睛。

  眼眸沉了一下,萧悯彦坐了起来。

  皇帝哥哥离开皇宫,他绝对不能留在这。

  沈芸柔的人不会放过他,他要自保。

  木怀臣能保护他,萧君泽离开前肯定也会安排好一切。

  萧悯彦不担心自己,但他担心萧君泽。

  此番离开奉天,沈芸柔和沈清洲不会让萧君泽活着回来的。

  眼底闪过一丝担忧,萧悯彦撑着受伤的手腕下床。

  “王爷。”殿外,小太监小声开口。

  萧悯彦将一张密函放在小太监手中。“帮我送出去。”

  “是!”

  ……

  木家,府邸。

  “好剑法。”木怀成站在树下,反手将剑别在身后。

  谢御澜也冲木怀成笑了一下,难得看到木怀成的笑。

  “将军过奖了。”

  “西域盛会,马上就要启程了,木家和宫中,就仰仗将军了。”木怀成冲谢御澜作揖。

  “木将军放心。”谢御澜让木怀成放心。

  “圣旨到!”

  谢御澜和木怀成刚练完剑,皇宫的圣旨就来了。

  “西域盛会,木将军随行,秦王暂住木家府邸,谢将军全程看护,不得出任何差错。”

  萧君泽没有召谢御澜入宫,怕宫中有人盯上谢御澜,趁机对谢御澜下手。

  这圣旨一下,谢御澜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护好六皇子萧悯彦。

  谢御澜领旨,等太监离开才小声问了一句。“秦王就是六皇子萧悯彦?”

  木怀成点头。

  “为何这般护着?”谢御澜有些不解。

  若是在大虞,别说有过遗储的皇子,就算是年幼的皇子都不会被放过。

  胤承从奉天回到大虞,登基的第一年……未成年的皇子都离奇死亡。

  死的死,发配偏远的发配偏远。

  “陛下与六皇子的感情最好。”木怀成像是已经习惯了,很早之前萧君泽就护着萧悯彦。

  曾经还为了萧悯彦和萧承恩大打出手

  “可六皇子可是……议储之人啊。”谢御澜一脸惊愕。

  就算不除掉,也不能留在皇城啊。

  木怀成沉默了许久,看着谢御澜笑了一下。“这就是我木家对陛下尽忠的原因,因为他和其他帝王不一样,他有血有肉,喜怒从来不过多隐藏。”

  谢御澜沉默了,不知如何说。’

  最初她选择萧君泽,确实是心有恨意,想与大虞为敌。

  可经过长时间的相处,谢御澜确实发现……同为帝王,萧君泽要别胤承真实得多。

  “如若不是陛下,我们木家……怕是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木怀成坐在一旁擦着自己的长剑,出发前总要准备好全部装备。

  当初先帝召木怀臣入宫做伴读,就是想要趁机彻底除掉木家。

  毕竟木景炎死了,木家留着是隐患。

  是萧君泽,疯了一样地跪在乾坤殿前,求先帝放过木怀臣。

  “木将军,此番西域盛会,可有好的佩剑?”谢御澜转移话题,将自己的佩剑放在木怀成面前。“将军若是不嫌弃,那就带着我的佩剑。”

  谢御澜的佩剑是开山王早年让大虞最好的铸剑师打造。

  木怀成也清楚,西域盛会就是展示各国实力,无论是将军还是佩剑,都能代表一个国家。

  “佩剑是将军的命,岂能随意。”木怀成摇了摇头。

  “我手中的剑虽然不是什么好剑,但也跟了我多年了……”木怀成小声开口。

  “将军!郡主来了!”

  侍从跑了进来,冲木怀成笑了一下。

  木怀成天天盼着郡主来,侍从都已经看在眼里了。

  郡主一来,小侍瞬间开心地前来禀报。

  木怀成猛地站了起来,眼底透着掩饰不住的欣喜。

  谢御澜看了木怀成一眼,叹了口气。

  “朝儿。”

  木怀成跑出院落,朝阳正好跑进来。

  “哥!”朝阳将剑放在木怀成手中。“送你。”

  木怀成愣了一下,低头看着手中的长剑,心口一紧。“寒水剑……”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