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92章 萧君泽有血光之灾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后寝宫。

  沈芸柔把玩着手中的竹笛,似有似无地笑了一下。“看不出来,禁军统领的手艺还不错。”

  尝试着吹动了一下竹笛,音色出奇地好听。

  “娘娘喜欢这些,景黎统领投其所好,这说明他是故意跟娘娘您示好。”宫女笑着开口,想让沈芸柔开心些。

  “小皇子那边如何了?”沈芸柔收了竹笛,有些担心小家伙。

  “朝阳郡主医术确实高超……”宫女刚想夸赞朝阳,可见沈芸柔脸色一沉,赶紧转移话题。“小皇子身上的水痘已经下去,只剩红印了。”

  沈芸柔哼了一声,不再提这件事。

  “陛下那对景黎什么态度?”沈芸柔喝了口茶。

  “景黎统领还没有恢复统领之位,但已经入宫复职了,听说是因为陛下要离开前去西域盛会,所以宫中不能无人。”

  沈芸柔眯了眯眼睛,笑着坐直了身子。“你不说本宫倒是差点忘了,萧君泽可是马上就要离开了……”

  这一次,她绝对不能放弃这么好的几乎。“将消息传下去,这一次,必须完成任务。”

  萧君泽,绝对不能活着从西域回来。

  “娘娘您放心,我们的人已经提前去了西域,埋伏在皇城,他们已经等盛会那天,等了很久了。”

  沈芸柔扬了扬嘴角。“偷偷给景黎将军送句话,就说……本宫要见他。”

  除了萧君泽,剩下的就是有过议储之嫌的萧悯彦了。

  萧君泽如今是不会让景黎跟随他前去西域的,所以……除掉萧悯彦的最佳人选,就是景黎。

  “是!”

  房间的香薰被点燃,沈芸柔侧卧在床榻上,微微蹙眉。

  “娘娘,您寻属下可是有事吩咐?”景黎入了内殿,虽知不符规矩,但沈芸柔既然叫他来了,自然是已经对他有几分信任。

  警惕地低头,景黎不敢逾越。

  “景统领,何必如此警惕,本宫力荐你留下,定然是看中了你的能力。”沈芸柔也没有过多虚伪,开门见山。“不知统领可有意对本宫忠诚?”

  景黎蹙了蹙眉,小声开口。“属下效忠陛下,对娘娘自然也要忠诚。”

  沈芸柔蹙了蹙眉,这个景黎倒是个难收复的。

  不过这样也好,越是难以收服的人,越是……能做成大事。

  “景将军觉得,跟着陛下还有多少前程可以走?”沈芸柔伸手扯住景黎的发丝,胸口突然一阵闷热。

  她对男人从来没有过任何想法,连那方面都不曾有。

  虽然景黎确实是禁军中的佼佼者,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

  可很显然,沈芸柔不是傻子。

  这种感觉,很不对劲。

  显然,景黎的呼吸也有些沉重,用力握紧双手让自己保持清醒。

  “娘娘,您的香薰有问题!”景黎转身,将香炉打翻。

  沈芸柔心口一颤,什么人……敢打她的主意?

  “景黎将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宫的清誉若是被你毁了……”沈芸柔趁机威胁,甚至直接贴到景黎怀中。

  男人,只是她用来利用的棋子而已,如若能以此要挟,也没什么损失。

  景黎呼吸瞬间凝滞,身体燥热得仿佛要炸裂。

  掌心已经掐破,疼痛让景黎还能保持一丝清醒。

  他是真的没想到,沈芸柔……身为一国皇后,居然用这种方式逼着他臣服?

  “娘娘,景黎不敢对您不敬。”情急之下,景黎单膝跪地。“还请娘娘明察。”

  “本宫此时只要喊一声,你还能活着离开着后宫?”沈芸柔笑了,面色绯红,继承了沈清洲三分清冷的面容以足够称得上美艳。

  可景黎却觉得煎熬,只想离开。

  “娘娘!景黎对娘娘绝对忠诚,还请娘娘放过景黎。”景黎像是被逼无奈才做出的选择。

  汗水顺着下巴滴落,景黎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的清晰。

  沈芸柔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眼前的景黎,倒是她……有些把持不住了。

  “滚吧!”压低声音骂了一句,沈芸柔很满意景黎的答复。

  有了此次的把柄,景黎只能为她所用。

  等景黎离开,沈芸柔无力的撑着床榻。

  看了眼地上被打碎的香炉,沈芸柔的眼眸透着浓郁的暗沉。“阿欢,给本宫彻查!”

  敢对她动手脚,真是不想活了!

  “给本宫准备冷水沐浴!快!”

  ……

  景黎府邸。

  离开皇宫,景黎几乎是逃一样回到府邸,躲进里间。

  府上的仆人都不敢吭声,看景黎的样子有些吓人。

  血液顺着指尖流淌,景黎躲在角落里想要就着疼痛忍过去。

  可有些时候,毒药和疼痛能忍,这种……躁动,根本无法忍受。

  尤其,他是男人。

  正值血气方刚之时的

  男人。

  一拳打在墙壁的暗格上,密室的门被打开。

  景黎的呼吸凝滞了一下,慕容灵儿……在密室中。

  他如若想要解了这痛苦,便……

  理智被冲动占领,景黎一步步走进密室。

  既然慕容灵一辈子都要被困在这,那他们……就互相伤害吧。

  ……

  皇宫。

  朝阳和星移回到长春苑,发现萧君泽一个人坐在她的院落里。

  楞了一下,朝阳感觉气氛有些压抑。“陛下不回宫休息,来朝阳处做什么?”

  萧君泽回眸,眼神透着丝丝受伤,那一瞬间又像是满腹委屈。

  朝阳的脚步僵了一下,他这是……

  萧君泽的视线落在星移身上,周身的气压瞬间变换,从方才的受伤变成了冷凝。

  不得不承认,萧君泽很善于伪装自己。

  “朝儿,你怎么才回来……”萧君泽总担心,朝阳不回来了。

  “陛下是怕什么?怕朝阳不遵守承诺便跑了?”朝阳冷笑。

  萧君泽起身。“朝儿……”

  星移跟在朝阳身后,就是没有眼力劲儿,就是不走。

  朝阳没有让他走,萧君泽就是用眼神杀了他他也不走。

  一脸得意的冲萧君泽挑衅,星移显然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

  萧君泽的手指瞬间握紧,碍于朝阳护着,他也不好直接将人除掉。

  作为一个帝王,他为了朝阳已经足够隐忍了。

  倒是什么人都敢这般挑衅他了。

  “朝儿,西域盛会的事情,朕想单独和你聊聊。”萧君泽暗沉着眸子看着星移。

  跟在朝阳身后这个长相普通的男人,绝对不普通。

  这张脸,怕根本就不是真的。

  “星移,你和春兰先下去。”

  星移鼓了鼓嘴,不悦的看着萧君泽,幽怨开口。“我掐指一算,他有血光之灾。”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