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93章 萧君泽的醋意乱飞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萧君泽的脸色更黑了,忍着想要动手的心思。

  朝阳抬手捏了星移一下,警告地瞪了他一眼。“少说话。”

  星移吃痛得鼓了鼓嘴。“知道了……”

  萧君泽手指握紧,强压着情绪,不让自己失控。

  朝阳和这个星移的互动,实在太过熟稔,就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相互之间没有什么顾忌和客套。

  而朝阳对他,永远一副疏离的样子,让萧君泽心里很不舒服。

  “陛下,有事?”院落只剩下萧君泽和朝阳两个人,朝阳客套地问了一句。

  萧君泽越发不舒服了,很不高兴地上前靠近朝阳。

  朝阳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萧君泽,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气冲冲地站在自己面前做什么?

  “陛下?”朝阳试探地又喊了一声。

  “别叫我陛下。”萧君泽抬手握住朝阳的手腕,把人拉到身前。“那个叫星移的,是什么人?”

  朝阳觉得萧君泽莫名其妙,伸手将手腕扯了回来。“星移是我的人,可以信任。”

  “你和他,太亲密。”萧君泽有些生气。

  朝阳冷笑。“和陛下有什么关系。”

  “你说有什么关系。”萧君泽是真的怒了,抬手将朝阳困在身后的树干上。“你是我的。”

  “陛下失心疯了吧?”朝阳蹙眉。

  “朝儿……”萧君泽声音有些发抖,用力抱住朝阳。“别惹怒我……”

  萧君泽仿佛在恳求。

  朝阳没有说话。

  “朝儿,西域盛会……”

  “我去。”朝阳直接打断萧君泽的话,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去西域的。

  “我知道你要去。”萧君泽叹了口气,抱着朝阳的手收紧了些。“别离开我的视线,无论你想做什么,有我在,我帮你。”

  他想告诉朝阳,她可以利用自己的,完全可以利用。

  “陛下不必如此,我们如今是合作关系,能用得着陛下的地方,朝阳也不会让您闲着。”朝阳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用力想推开萧君泽,但这人纹丝不动。

  而且很明显,朝阳从萧君泽身上闻到了酒味。

  “陛下最近嗜酒?喝酒伤身,最好还是适度的好!”朝阳讽刺的说了一句。

  “朝儿……你曾经因为悯彦,打了我。”萧君泽在记仇。

  他不会伤害悯彦的,只要悯彦不做过分的事情……他可以养他一辈子。

  朝阳愣了一下,蹙了蹙眉。“陛下什么意思?这是在记仇?”

  萧君泽这意思还想打回来?“你还想打回来?”

  萧君泽赶紧摇头,他不敢。

  “陛下是聪明人,毕竟是议储之人,还是要多些防备。”这些话朝阳本不该多说,也不应该说。

  可朝阳还是没有忍住,提醒萧君泽一声。

  “一个最没有权势背景的人,却被先帝议储,陛下您应该最清楚……如今的皇位是怎么来的。”朝阳抬头看着萧君泽,这是她和萧君泽之间的秘密。

  萧君泽垂眸,知道这件事朝阳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他当初还误会朝阳。

  “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朝儿……此去西域,会很危险。”萧君泽知道,他离开西域,沈芸柔和沈清洲的人一定不会让他活着回来。

  “走之前,有人一定会帮我们除掉一个隐患。”朝阳笑了一下,抬头看了眼夜色。“距离西域盛会没有多长时间了,除了我,还有人着急回到西域。”

  萧君泽有些不解。“谁?”

  “这么大个美人儿……陛下居然不记得?”朝阳半讽刺地推开萧君泽。

  拜月可是西域第一美人儿,而且还是西域暗魅楼的备选圣女,萧君泽是真的……暴殄天物啊。

  要知道拜月在外的名声可是以妖精著称,男人没几个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多少人想要得到和征服这样的女人。

  可萧君泽,居然就让人把她死死的困在宫里,看都没多看一眼。

  “哼,她?”萧君泽这才反应过来,朝阳说的是拜月。

  不说他都要忘了。“只要你想,我不会让她活着回西域。”

  如若朝阳是为了西域圣女的身份前去西域,萧君泽肯定不会让拜月活着回去成为隐患的。

  “不用,那就不好玩儿了。”朝阳摇了摇头,现在还不需要对拜月下手。

  如若拜月离开奉天皇宫,萧君泽也没能力除掉她了。

  拜月这个人,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陛下就等着看戏好了。”拜月若想离开,必然会先除掉沈芸柔。

  否则,她无法从自己手里拿到‘地图’。

  ……

  大虞,皇宫。

  “陛下,此番西域盛会,您要亲自前去?”手下紧张问了一句,想让胤承三思后行,毕竟现在朝中刚刚稳固,若是出去遇上什么危险。

  “提前赶往西域。”胤承眼眸沉了一下,他还有事情要处理。

  “陛下……”

  胤承抬手阻止手下继续开口。

  西域盛会,也是西域最后选拔圣女的比试,朝阳和拜月只能活下来一个。

  他培养拜月是让她模仿朝阳,替朝阳解决隐患,守护朝阳的。

  可自己养出来的棋子,似乎有些脱离掌控了。

  眼眸冷了一下,这可不是他胤承的做事风格。

  “派去奉天的人回来了吗?”胤承淡淡问了一句。

  “没有……”手下摇头。

  派去杀拜月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

  “呵……朕让她做朝阳的影子,可不是让她费尽心机代替朝阳的。”很显然,拜月已经知道他起了杀心。

  一个脱离他掌控的人,怎么可能还留着。

  “陛下,柔然公主来了。”

  胤承的杀意还没有消散,阿朵珠就来了。

  胤承示意手下退下。

  “陛下……”阿朵珠有些沉不住气了,蛮族再次对柔然发动了进攻。

  “公主可有要事?”胤承淡淡问了一句,就知道阿朵珠今日一定会来找他。

  “陛下,您对阿朵珠……”阿朵珠紧张的跪在胤承身前。“求您,留下阿朵珠。”

  胤承走到阿朵珠面前,垂眸开口。“朕已经有皇后。”

  柔然的目的很明确,前来和亲就是为了让阿朵珠当皇后。

  一个小小柔然公主,却妄图站在他身侧?呵……

  他身侧的位置,只能是朝阳。

  “陛下……阿朵珠可以不要身份,求您。”阿朵珠已经急了,只要胤承肯出兵帮柔然,她可以不要名分。

  胤承扬了扬嘴角。

  他等的就是柔然的妥协。

  将柔然高高在上的姿态踩在脚下,让他们明白……

  除了大虞,没人能护得了柔然。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