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400章 陷害星移的凶手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星移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样,脸上还挂着那张平凡的假人皮。

  朝阳气压很低,从方才开始,就一直在想事情。

  “朝儿。”见朝阳突然停下脚步,萧君泽打着伞的手握紧了些。

  “春兰,带星移回去,今夜不许给他吃的,饿着!”朝阳瞪了星移一眼。

  星移更委屈了,气呼呼但又不敢多说话,只是抬头看了眼夜色。“朝儿,要起风了。”

  朝阳没有理会星移,转身看着萧君泽。“可是陛下故意让人带走星移,算计我身边的人?”

  朝阳开门见山。

  “朝儿你在怀疑我?”萧君泽蹙眉,脸色暗沉。

  “那陛下为何出现的这般及时?”朝阳要萧君泽解释。

  只要萧君泽肯解释,她信还是不信,都没有多大意义。

  “是春兰怕你吃亏,这才……”萧君泽不肯说了,别开视线。

  朝阳不信他……

  从来都不信。

  眼底有些失落和伤心,可帝王的性子让他偏执又傲娇的不肯过多解释。

  “陛下,星移是我的人。”朝阳再次提醒,星移是她的人,萧君泽若想好好合作,最好别动她的人。

  萧君泽气的握紧伞柄,显然朝阳是不信他的。“你的人?你是我的女人!”

  她的人?这句话听着就让萧君泽后悔方才没废了那个星移。

  “你!”那一瞬间朝阳感觉萧君泽就是个无赖。

  伸手抢过萧君泽手中的伞,朝阳转身离开。

  留下萧君泽一个人站在雨中,清醒清醒吧!

  “陛下!”身后不远跟着的阿茶和一众宫人吓得脸都白了,赶紧撑开伞跑了过去。

  可萧君泽却转身就走,根本不给阿茶打伞的机会。

  看着萧君泽负气在雨中行走,阿茶居然有些无奈了。

  原来帝王也是普通人,居然也会赌气,会傲娇,会和自己……在乎的人闹别扭。

  而朝阳郡主,在阿茶心里已经是个奇女子了,不仅有时候敢顶撞陛下,居然还敢……直接抢走陛下的伞,让陛下淋雨?

  这桩桩件件哪一项拿出来不是大罪……

  ……

  窗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一切仿佛是一场梦,让倩儿彻底看清了自己。

  烛火在屋内闪烁,倩儿安静的坐在铜镜前,看着里面的自己。

  费尽心机走到今天,还不是需要被别人决定生死……

  何况,她一直都在盼望着萧君泽能正眼看她。

  萧君泽不在的那段日子,她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做一个对他有用的人,等到他回宫,自己一定能得到他的怜惜和宠爱,至少不用再过以前那种卑微求生的生活。

  可结果。

  可笑的扬了扬嘴角,棋子就是棋子。

  就算她为萧君泽付出再多,都比不过朝阳的一句话。

  “娘娘,起风了,您早些歇着吧。”身后,宫女有些心疼。

  陛下如此这般,就是让怜嫔在众宫人面前彻底没了尊严。

  如今这门外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现在连下等宫女都敢随意说怜嫔不受宠,陛下连她的清白都懒得在乎。

  “娘娘,皇后娘娘方才让人来传话,说明日的晨昏定省,让您去敬茶。”宫女也清楚,这是皇后阵营在妄图拉拢倩儿。

  倩儿又何尝不知道……

  可萧君泽警告过她,他可以让她在宫中安稳度日,但前提是要安分。

  如若她转偷沈芸柔,陛下不会放过她。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倩儿示意宫女退下,坐在铜镜前权衡利弊。

  突然,铜镜中闪过一个黑影。

  倩儿猛地回神,呼吸有些急促。

  她来了,又来了……

  全身发抖的站了起来,倩儿转身跑到床上,用力抱紧自己。

  慕容灵,这个女人死了都不放过她!

  ……

  长春苑。

  朝阳回到住处,揉了揉眉心。

  有人在算计星移,但应该不是萧君泽。

  萧君泽这个人目的性很强,又狂傲自尊心极强,如若真的是他算计星移,方才那么好的机会他不会不动手,因为动了星移对他现在来说没有意义。

  她和萧君泽毕竟处于合作关系,萧君泽不会在去西域盛会这个敏感期,与她为难。

  至于沈云柔,她方才明显不是有备而来,而且极其仓促。

  可如若不是萧君泽,不是沈芸柔……

  这宫中,还有谁有这个能耐骗走星移?

  剩下的,就只有这个倩儿了。

  她对之前的事情怀恨在心,所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可倩儿却未对星移动私刑,只是想要借这个事情离间她和萧君泽?

  眼眸沉了一下,朝阳走进房间。“何顾,这个怜嫔的手伸的太长了,听说她最近

  夜不能寐,梦魇缠身,去给她一个教训。”

  窗外暗处,何顾点头,转身离开。

  “郡主,星移公子哭喊着说饿。”春兰有些无奈,哪有这么没有眼力劲儿的人。

  今天他可是差点死掉,居然一点都没有惊慌和害怕。

  朝阳的太阳穴疼了一下。“不用管他,饿着!”

  屋外狂风大作,树叶沙沙作响。

  ……

  偏殿。

  萧君泽加强了偏殿的禁军守卫,似乎是故意让人守着星移,不许他靠近朝阳。

  星移哼了一声关上窗户,转身扬了扬嘴角。“陛下,半夜三更,您如此鬼鬼祟祟,星移可是要想多了。”

  萧君泽从暗处走了出来,气压冷凝。“今日,并没有人将你引去怜嫔内殿,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星移似乎有些诧异。“陛下既然已经知道真相,为什么不趁机除掉我永绝后患?”

  萧君泽的暗卫眼线众多,有没有人引开星移,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可萧君泽居然……没有对他下手。

  “你在明知故问?”萧君泽冷眸抬手,扼住星移的脖子。“将你脸上这张碍眼的面具摘掉,否则……朕不介意让你死在这偏殿。”

  萧君泽一是好奇这个星移的真实身份,二是在乎朝阳……

  如若他真的趁机除掉星移,朝阳一定不会理解他……

  朝阳从来都没有信任他。

  “因为陛下知道,就算你说了,朝阳也不会信你,她会相信我。”星移在挑衅萧君泽。“陛下不敢杀我,陛下在乎朝阳的感受。”

  “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朝阳又是什么目的!”萧君泽加重了手指的力道,想要用实际行动告诉星移,他随时可以杀了他。

  星移隐忍的蹙眉,笑了笑。“我……是来帮你的。”

  萧君泽脸色一沉,显然不相信星移的话。

  “帝星连珠,天下一统,这天下……将会出现一统之人,我是来帮陛下你……一统各国的。”星移依旧笑着开,脸色已经因为缺氧暗红。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