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407章 萧君泽与沈芸柔撕破脸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景黎擅自出入皇宫内殿,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把景黎带来!”萧君泽示意禁军将景黎带来。

  这一次,禁军也无法袒护景黎了,他做的太明显了,还留下了很多漏洞。

  沈芸柔看了眼禁军交上来的竹笛,心口颤了一下,那是她的竹笛……

  景黎给她的那个。

  手指慢慢握紧,显然是有人要借着这件事反过来诬陷她。

  她从未去过怜嫔处,也未曾让人去吓唬怜嫔,这竹笛怎么会在怜嫔住处发现?

  她身边,居然有了萧君泽的人?

  “这竹笛好生精巧,该不是景黎统领和怜嫔……”有大臣猜测,怜嫔的死确实扑朔迷离。

  “这竹笛一般作为定情信物,皇宫内院与禁军侍卫私通,陛下……这件事决不能容忍!”阿茶审时度势,记着阿福公公来之前的交代,在大臣有疑惑的时候,趁机开口,恰到好处。

  “后宫嫔妃与侍卫私通,秽乱宫闱,这件事……皇后怎么看?”萧君泽抬头冷眸看着沈芸柔。

  沈芸柔心口一紧,显然这是有人在给她下套。

  深吸了口气,沈芸柔还算波澜不惊。“如若真有此事,是臣妾管教不严,一定彻查。”

  朝阳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萧君泽和沈芸柔斗智斗勇。

  若说没有沈清洲作为后台,沈芸柔比起萧君泽,还是差了很多的。

  景黎是萧君泽的人,如若此刻景黎说那笛子是他送给皇后娘娘的,估计沈芸柔也要被牵扯进怜嫔的死。

  沈芸柔私下传唤景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宫中可没有不透风的墙。

  “陛下,景黎侍卫来了。”

  身后,景黎走进刑部大牢,单膝跪地。“景黎参见陛下。”

  “有禁军发现你深夜擅闯怜嫔内殿,可有此事?”萧君泽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景黎的身体僵了一下,下意识抬头看沈芸柔。

  沈芸柔深吸了口气,握紧手指,怕景黎突然倒戈相向。

  她最近确实太过大意,对景黎的信任和身体的躁动都有些不对劲。

  “未曾擅闯。”景黎摇头。

  “这竹笛你作何解释?”萧君泽手中握着那根竹笛。

  “景黎不认识这竹笛。”景黎低头。“昨夜景黎确实在怜嫔殿外巡视,听见内有动静曾经去巡视过,如若陛下觉得景黎有罪,景黎认。”

  沈芸柔楞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景黎会袒护她,甚至只字未提她。

  看来,景黎没有想要出卖她的意思。

  “陛下,这竹笛,奴婢看着眼熟。”翠果儿身边,那婢女原是萧君泽安插在倩儿身边的人。“这竹笛,奴婢……好像在皇后娘娘身上见过。”

  那段时间,沈芸柔走到哪都带着这竹笛,不少宫女都见过。

  萧君泽挑了挑眉,看着沈芸柔。“朕若是没记错,朕也见皇后在手中把玩过。”

  沈芸柔知道萧君泽要往她身上泼脏水。

  “确实,前段时间得一竹笛甚是喜欢,但臣妾没长性,没几天就不知道丢在哪里了,怎么就去了怜嫔宫中?”沈芸柔手指握紧。

  萧君泽看了刑部公正一眼。“要说嫌疑,现在这么多人有嫌疑,公正可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人是谁杀害的?”

  刘公正已经紧张的额头出汗。

  这……

  连皇后娘娘都被牵连进来,他确实不能再过于针对朝阳。“可朝阳郡主在宫中私养暗卫……”

  “私养暗卫?”萧君泽笑了,起身走到何顾身边,眼眸透着浓郁的寒意。

  他不信任何顾,从来都不信任。

  这个人一天留在朝阳身边,他一天都不安稳,不如趁此机会除掉何顾。

  “陛下,您的伤……”阿茶紧张的跟在萧君泽身后,太医刚处理完伤口,萧君泽就起身。

  “这个暗卫,刘大人不觉得眼熟呢……”萧君泽话语透着深意。

  他绝对在沈清洲身边见过这个人。

  何顾紧张的看着萧君泽,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如若身份被拆穿,那小姐就知道他是沈清洲的人,就知道百晓堂是沈清洲的……

  “我从未伤害过小姐,百晓堂一直守护小姐,陛下真的想要保护小姐吗……”何顾紧张开口,视线灼热的盯着萧君泽。

  若是因他的身份让小姐知道自己的身世,何顾怕朝阳受不了这个刺激。

  萧君泽的眼眸瞬间暗沉,何顾在威胁他?

  若不是因为朝阳,他会留这个何顾在宫中这么久?当他萧君泽是病猫吗?

  “陛下……小姐是木景炎将军的女儿,忠良之后,她从未让属下害人……”何顾用力挣扎。

  萧君泽深吸了口气,回头看着朝阳。

  朝阳的视线有些闪烁,似乎是在担心何顾。

  刘公正思前想去。“陛下,未曾觉得眼熟。”

  “朕身边的人,你都不记得?

  ”萧君泽终究还是妥协了。

  沈清洲不配做朝阳的父亲,若是能瞒着朝阳一辈子,让她不去承受这份痛苦,也好……

  但前提是,这个何顾最好安分。

  刘公正心口一颤,赶紧伏地。“陛下,下官不知这暗卫是您的人……”

  萧君泽警告的看着何顾,小声威胁。“若是让朕知道你对朝阳别有所图,朕一定将你挫骨扬灰。”

  何顾松了口气,视线跳跃的看着萧君泽。

  他居然为了朝阳,选择继续隐瞒他的身份。

  垂眸,何顾视线有些游离。

  在皇宫的这段时间,何顾也能看得出,萧君泽对朝阳是不同的,也是真心的。

  他能让自己一直在宫中安稳潜伏,就说明,他在乎朝阳的感受。

  ……

  “既然知晓这暗卫是朕的人,刘公正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萧君泽给公正施加压力。

  公正吓得脸色惨白,看了沈芸柔一眼,又看了看那些大臣。

  大臣面面相觑。“陛下这般明显在袒护朝阳郡主……”

  “朝阳郡主去大虞和亲而来,这心是不是与大虞皇帝在一起,谁也不曾可知。”

  “朝阳郡主与大虞皇帝之间一直都有书信往来,会不会是大虞的奸细……”

  这些人将注意力往大虞奸细身上引。

  “现在刑部调查的,似乎是怜嫔被杀一案。”萧君泽回头看着那些大臣。

  几人瞬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接。

  “对了,皇后说这竹笛是你的?”萧君泽拿起竹笛,摆在手心,当着群臣的面儿。

  “是……臣妾不小心弄丢了。”沈芸柔眼眸暗沉,不知道萧君泽是什么意思。

  “那还请皇后好好看清楚。”萧君泽冷眸将竹笛拿到沈芸柔面前。

  “陛下什么意思?”沈芸柔心底一颤。

  “是还是不是?”萧君泽步步紧逼。

  沈芸柔冷眸蹙眉。“是!”

  “皇后好大的胆子!”萧君泽啪的一声捏碎了手中的竹笛。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