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408章 沈芸柔秽乱后宫?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4: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所有人都被萧君泽浓郁的低气压吓到,跪在地上不知道什么事情触怒了龙颜。

  “来人,将景黎关押,皇后禁足!”萧君泽冷笑,眉宇间的低气压让人无法呼吸。

  沈芸柔心口收紧,瞪着上前的禁军。“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陛下,皇后娘娘何错之有。”

  “陛下,您不能如此对待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为您诞下皇子,矜矜业业等您回宫。您这般毫无缘由,伤了前朝后宫的心。”

  众大臣赶紧替皇后撑腰。

  “众大臣是眼睛瞎了?”萧君泽将竹笛摔在地上。“这笛子内壁刻着一个景字,你们当朕是瞎子?”

  “小皇子?朕记得在王府时,每次事后都有让婢女送去避子汤,这孩子是怎么来的?皇后最好好好给朕解释清楚!”

  萧君泽冷眸勾了勾嘴角,他挖的坑,沈芸柔跳了。

  沈芸柔用力握紧双手,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萧君泽极尽讽刺和凉薄的脸,沈芸柔恨不得杀了他。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

  “陛下,臣妾冤枉。”沈芸柔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视线还是闪过一丝慌乱。

  她居然没有发现景黎在竹笛中刻了名字。

  大臣都傻了眼,这秽乱宫闱可是大罪……

  就算是沈丞相,怕是……也不能明着袒护自己的女儿了。

  “刘公正!”萧君泽冷眸开口。

  刘公正吓得腿打颤,惊慌的回应。“臣在。”

  “秽乱宫闱,污染皇族血脉,混淆皇族子嗣,这是什么罪?”萧君泽居高临下,帝王独有的威严让人害怕。

  “陛下……这……这是重罪,抄家灭族……”刘公正硬着头皮开口,这是要他的命啊。

  皇后的家,可是丞相府。

  沈芸柔显然笑了,嚣张的开口。“陛下想抄臣妾家?”

  “沈芸柔,朕在给你留脸面。”萧君泽彻底与沈芸柔撕破脸。

  “哈……”沈芸柔笑了。“是吗?在没有证据之前,陛下真的伤了臣妾的心了。”

  沈芸柔在威胁萧君泽。

  西域盛会马上就要到了,萧君泽可是要离开皇宫的。

  “陛下,这件事证据不足……仅凭一个竹笛……”刘公正赶紧开口。

  “陛下,这笛子是景黎送给皇后娘娘的,皇后娘娘对属下有知遇之恩,景黎送娘娘竹笛的含义是清白的,竹代表的是清廉,崇敬……”景黎自然也知道,萧君泽现在手里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为了救朝阳,不得已而为之。

  他必须想尽办法让沈芸柔更加信任他。“皇后娘娘抬爱,是景黎的福分,景黎愿意一人承担所有罪责,不愿让皇后娘娘受到污名。”说完,景黎抬手剑起地上的长剑,冲着自己心口的位置刺了下去。

  “景黎!”沈芸柔心口一紧,景黎想死的心……是真的。

  他想用自己的死,帮她洗刷冤屈……

  “嘭!”萧君泽一脚踹开景黎手中的长剑,冷眸开口。“想死?既然证据不足,刘公正还是将此人押入天牢,好好审问。”

  萧君泽转身,走到朝阳身边。“同样是证据不足,不知众位大臣觉得,朝阳郡主应该继续留在刑部天牢,还是回去等待刑部的调查结果?”

  众大臣被萧君泽这一顿操作吓坏了,他们若说需要留在天牢,那皇后娘娘金贵之躯……岂不是也要跟着受罪。

  “既然众大臣都没有异议,那郡主,朕就先带走了。”说完,萧君泽拉着朝阳的手当着文武重臣的面离开。

  他对朝阳的偏袒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朝阳一直处在懵楞的状态,直到被拉着走出天牢,还沉浸在萧君泽和沈芸柔撕破脸皮的震惊中。“陛下知道现在不是与皇后撕破脸的最佳时机。”

  “我的女人都要在天牢过夜了,朕需要时机?”萧君泽停下脚步,微微蹙眉。

  朝阳也跟着蹙眉,对萧君泽的称呼表示抗议。“陛下还是需要理智……”

  她也是为了萧君泽好。

  “理智?如若真的爱你,在这种时候不会有理智。”萧君泽小声说了一句,松开朝阳的手。“郡主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说完,萧君泽扶着自己的伤口离开。

  朝阳还是局促的上前了一步,萧君泽的伤……不轻。

  “陛下,晚些时候让阿茶公公来长春殿,朝阳将伤药给您配好。”朝阳小步跟在萧君泽身后。

  萧君泽背对着朝阳没有回头,嘴角却微微上扬。

  能换来朝阳的关心,也值了。“好……”

  ……

  天牢门口。

  星移伸了个懒腰,半忽悠的看着春兰。“看见没,我掐指一算,是不是只有几个时辰的牢狱之灾?”

  春兰一脸崇拜。“真的!你太厉害了。”

  星移得意的扬了扬嘴角。“以后有啥想知道的天机就来问我,算命三两银

  子,算姻缘五两银子……”

  ……

  春兰撇了撇嘴,崇拜瞬间被金钱打败了。“快些回长春苑吧,郡主还在等我们。”

  “唉?”星移一脸不服气,转身看着何顾。“价钱不够合理?”

  何顾一贯的冷漠,深意的看着萧君泽和朝阳离开的地方,眼神复杂。

  星移笑着摇了摇头,显然对萧君泽今日的做法很满意。

  ……

  刑部大牢。

  景黎跪在地上,血液顺着指尖流淌。

  “滚!”沈芸柔原形毕露,让那些废物一般的大臣都滚。

  大臣都害怕的起身,赶紧退下。

  “太医留下!”沈芸柔的声音很冷。“处理伤口!”

  太医赶紧跑到景黎身边,颤颤巍巍的处理着景黎的伤口。

  “娘娘……是景黎连累了您。”景黎小声开口。

  “刘大人,本宫的人留在刑部……”沈芸柔没有理会景黎,威胁的看着刘运昌。

  刘运昌赶紧点头,擦了擦汗。“娘娘放心,这件事下官一定办好。”

  深吸了口气,沈芸柔丝毫不惧怕萧君泽能彻查,深意的看了景黎一眼。“再忍耐几日。”

  显然,沈芸柔再等萧君泽离宫。

  “娘娘……景黎不值得您如此。”景黎声音坚定。

  “本宫觉得你值你就值。”沈芸柔拂袖转身,气压低沉的离开刑部。

  萧君泽!算计她的人……

  刑部大牢,景黎安静的坐在天牢中,看着牢中的环境,也知道刘公正是给皇后颜面了。

  只是……今夜他回不了府邸,慕容灵……不知道会不会担心。

  今日一早,他提前放了些水和干粮,够她撑两三日不成问题,只是……

  景黎想知道,慕容灵会不会担心他。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