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416章 朝阳胤承驿站重逢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5 02:19: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就听闻柔然出美人儿,今日一见,阿朵珠公主和嫡公主都是如此的美艳动人。”朝阳的视线很嫌弃的落在阿图雅身上。“阿图雅公主虽然年幼,但却难掩的贵气,不愧是柔然的嫡公主。”

  朝阳算是帮阿图雅解了围,因为阿图雅对于萧君泽来说还有用。

  至于阿朵珠,一般人可对付不了这个女人。

  阿朵珠蹙了蹙眉,能听出朝阳在护着阿图雅。

  有些不解和疑惑的看着阿图雅,以阿图雅这种被宠坏的嚣张性格,居然能和朝阳郡主成为朋友?

  眼眸不易察觉的暗了一下,如若阿图雅真的有这个本事和朝阳成为朋友,她倒是真的小瞧阿图雅了。

  看来,是要尽快除掉这个嚣张跋扈随时可能坏她好事的废物了。

  阿图雅显然也愣了一下,没想到朝阳会帮她说话。

  “长途跋涉,阿朵珠公主也累了吧?您顶着这张绝世倾城的脸,最好还是在房间不要随意走动,否则……边关饿狼多,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关外多流匪,不是抢钱财就是抢女人。

  阿朵珠这样的长相,实在不易招摇撞市。

  阿朵珠拂了拂身子,转身离开。

  “别以为你帮我本公主就会感激你!”阿图雅哼了一声,撞开朝阳就往自己房间走。

  走了几步犹豫了一下,像是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傲娇的瞪了九凤一眼。“你还在愣着做什么,跟本公主回房间!”

  “这柔然公主属狗的吗?”星移一脸嫌弃。“空有其表。”

  “星移,你似乎很愿意看到我们打起来?”朝阳咬了咬牙。

  星移一脸无辜。“朝儿你在说什么?”

  朝阳没有理会星移,转身进了房间。“春兰,帮我打水,我要换衣服。”

  洗了脸上的妆容,朝阳看了眼铜镜中的自己,眉宇英气,算不得阿朵珠的倾国倾城,也比不上阿图雅的娇嗔可爱,如若仅仅只是长相,拜月那张脸才是真的上城。

  妖媚,又不失清纯。

  反观自己,眉宇间多了几分清冷,一脸生人勿进,若她是男子,绝对不会喜欢铜镜中的自己。

  “郡主,陛下的伤势好像又加重了,这会儿发着高烧。”春兰将浴巾披在朝阳身上,小声开口。

  朝阳眼神有些游离,从婆萨回来以后,心就一直都空着。

  虞美人,婆萨,朝阳……

  还有她的母亲白狸。

  “什么人!”

  突然,朝阳蹙眉,警惕的看着窗外。

  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而驿站外守着的禁军居然毫无察觉。

  反手抓起衣架上的白色底衣,快速披在身上。“待在房间。”

  春兰紧张的等在房间,不敢出去给朝阳添麻烦。

  天色已经深沉,西域关外的日落有种别样的风情。

  朝阳上了屋檐,因为追出来的急,赤足而立。

  脚上的银铃发出碰撞,清脆而回荡。

  “嗖!”一声。

  朝阳抬手抓住,是一根金色羽毛。

  羽毛……

  朝阳知道,这是暗魅楼的最高翎羽,应该是此次西域盛会上圣女争夺之战的邀请函。

  “朝儿。”星移听见动静也跑了出来,笨手笨脚的往屋檐上爬。

  “我并非暗魅楼之人,他们为何将这翎羽给我?”朝阳有些不解。

  “脚上的银铃,是西域圣女和试炼圣女之人的标识,从你戴上这个银铃开始,暗魅楼便默认你已经接受了圣女候选之人的身份。”星移的视线落在朝阳雪白的脚踝之上,下意识吞咽了下口水。

  美人在骨,大概紧紧只是一个脚踝便足以让人……

  血脉喷张。

  “管好你的眼睛。”

  突然,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透着浓郁的威胁和杀意。

  星移打了个寒颤,好不容易爬上来,差点摔下去。

  朝阳回眸,是胤承。

  胤承将外衣披在朝阳身上,将人抱在怀里,转身冷眸的等着屋檐下张望的所有禁军与守卫。

  仿佛,他们多看一眼,胤承都会将他们的眼睛挖出来。

  朝阳这才回神,自己的发丝还是湿润的,只穿了底衣,光着脚踝。

  “胤承……”朝阳心下一紧,胤承已经将她横抱在怀里。

  “发丝还未干,师父是忘了自己经常头疼的毛病?”胤承叹了口气,旋身跳下屋檐。

  星移震惊的瞪着胤承,这个男人……会变脸术吗?

  看他的时候一脸要吃人的样子,转身和朝阳说话恨不得要溺死人了!

  看着朝阳被胤承抱走,星移眯了眯眼睛。

  又是一个天选之子。

  此人,也是帝星之命呢……

  嘴角微微上扬,星移伸了个懒腰。

  同样是帝星,同样是将来可以一统天下之人,萧君泽和胤承,谁输谁赢呢?

  星移突然

  有些期待了。

  不过他心里很清楚,天下与朝阳都是瑰宝,二者不可兼得。

  无论是谁得了天下,都会失去朝阳。

  ……

  “胤承……你放我下来,这么多人……”朝阳小声开口,扯了扯胤承的衣领,有些尴尬。

  “谁敢乱看?”胤承冷眸问了一句。

  瞬间,跟随的守卫站直了身子,看向远处。

  朝阳叹了口气,胤承从小就很执拗。

  “我自己来就好。”被胤承放在床榻上,朝阳伸手要干布巾想要擦干头发。

  “萧君泽可有为难和欺负你?”胤承无事朝阳的话,自顾自的帮她轻柔的擦着头发。

  朝阳干脆盘腿坐在床榻上,任由胤承熟练的握着她的长发。

  这样的事情以前的胤承也经常会做。

  他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他一辈子都要照顾朝阳。

  那时候还小,可朝阳与胤承之间从来没有间隙。

  她把胤承与白狸放在了相同的位置,不是名义上的师徒,是家人。

  血浓于水更不能割舍的家人。

  “他其实本质不坏。”朝阳抬头看着胤承,上身微微往后倾斜。

  胤承站在朝阳身后,他知道那是朝阳毫无防备时候才会有的动作。

  将整个后背和脖颈都暴露在他面前。

  淡淡的笑了一下,胤承眼底闪过深意,至少这是萧君泽这辈子都得不到的信任与托付。

  胤承了解朝阳,胜过了解他自己。

  “胤承,他会是一个好皇帝。”朝阳小声说了一句。

  胤承擦着朝阳发丝的手僵了一下,眼眸不易察觉的一沉。“你想助他得天下?”

  “放眼望去,各国皇子与皇帝各有弊端,反倒是萧君泽,更适合做一个帝王。”朝阳应了一声。

  “你觉得,他站在那个位置上,会放过我们吗?”胤承的声音微微有些急促。

  他失控了……

  只是,他隐藏的很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