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五章洗脱罪名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间,小竹园已经熄灯了,舒琰在睡梦中被开门声惊醒,身为武士她时刻都保持警惕,取来床头柜上的钢笔防身,假装睡觉。很快房门轻轻打开,有人走进卧房。来人来到床边向舒琰伸出手,舒琰瞬间起身,握着钢笔向他刺去。

  “是我。”

  听到声音,舒琰及时收手,开灯一开,原是朱容瑾,他手里握着被子要给舒琰盖上。舒琰这才放下钢笔。

  朱容瑾感叹,不愧是武士出身,警惕性这么强,他要是晚一秒开口,钢笔就要插进他喉咙里。

  “我能叫你舒琰姑娘吗?”

  朱容瑾问道,舒琰抬眸注视他,已经料到会有这一天了。

  “我今天在网上看到了这则消息。”

  朱容瑾微微而笑,拿出手机,点开一则新闻,是舒琰的通缉令,上面详细记录她的信息。

  舒琰还不知道自己成为了逃犯,不免疑惑,她连自己怎么来到南洲府的都不知道。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交出去的,你安心养伤,我知道你不是真正的犯人。”

  朱容瑾说到,舒琰并不明白朱容瑾的意思。

  “你好好休息,一觉醒来就是新的开始了。”

  朱容瑾神秘一笑,搀扶舒琰躺下,贴心的为她盖上被子,关上灯离开。

  出了小竹园,朱容瑾手里信息响起,点开手机,是黎朗发来的信息,一张舒琰的照片,外加黎朗的备注

  容珣:不是做好事,只是看不惯女人被欺负。”

  看了这个消息朱容瑾会心而笑。

  “少爷,您笑什么这么开心。”

  “我在笑一个坏蛋。”

  赵恒好奇上前问道,朱容瑾回到说,赵恒听了一头雾水。

  “对了,明天你去一趟洪城,替我办件事。”

  “是。”

  朱容瑾有了舒琰清白的证据,自然要为她洗脱冤屈。

  三天之后,赵恒从洪城回来,朱容瑾嘱咐的事情已经办妥,第一时间来向朱容瑾汇报情况。朱容瑾得知其中真相也为之震惊。

  “你说真的,容琛为了给她未婚妻脱罪,亲自把无辜的人送进监狱。”

  “千真万确,我根据您提供的照片找到一间百货店,事发当时舒琰姑娘正在百货店外喝酒,百货店的监控和售货员都能证明。事发后半个小时,舒琰姑娘接了电话才回洪城府。反倒是二少爷的未婚妻可疑,有人目睹她开着事发的车辆离开家,可洪城府一致声称她一整晚都和二少爷在一起。”

  “若是如此,容琛就是徇私枉法,害了无辜的姑娘。”

  朱容瑾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二少爷,当时在法庭上舒琰姑娘她自己认罪。”

  赵恒说,若舒琰不认罪,朱容琛也没那么顺利掩人耳目。

  “少爷,那现在该怎么办,是要揭发事情真相,还是替二少爷隐瞒下来。”

  赵恒问道,若揭发真相,朱容琛肯定逃不了干系。

  “我也不知道,容琛毕竟是我弟弟,事情一旦揭发对我们朱家没有好处,可我也不想让舒琰姑娘无辜受罪。”

  朱容瑾很是为难。

  “对了,这一趟我还有收获,说不定可以帮我们解决困难,我们可以·····”

  赵恒凑到朱容瑾耳边私语,朱容瑾听到满心欢喜,认同了他的主意。

  又过了一个月后,舒琰身体逐渐恢复,已经能下床了。这一天朱容琛带着一封法院判决书来找到舒琰。经过法院重审,撤销舒琰三年六个月牢狱之灾,改判拘留一个月,赔偿原告方十万丧葬费。

  “你已经不是犯人了。”

  朱容瑾对舒琰说到,舒琰呆滞的看着判决书。

  “不久前我让赵恒去了一趟洪城,重新让法医检查被害人遗体,他真正的致命原因是长时间熬夜,又嗑药喝酒加之纵欲过度。当晚开车回家已经神志不清,出了车祸才导致猝死。

  这胡家在洪城是大户人家,这种丑事自然不会对外宣传,把这件事压了下来。还好赵恒调查出真相,和他们达成协议,他们不在追究责任,我们也不揭发真相。不过这起事件的过错方是我们,间接导致了胡少爷的死亡,法院判决给原告家属赔点丧葬费,这件事也算息事宁人了。”

  看着舒琰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朱容瑾向她解释清楚。

  听了这些,舒琰不胜感激,向朱容瑾和赵恒下跪磕头。

  “姑娘,你快起来。”

  朱容瑾赶紧把舒琰搀扶起来。

  “谢谢。”

  舒琰终于开口说话,来到南宫这么久,朱容瑾还头一次听到舒琰说话,内心无比激动。

  “本来你就是无辜的,说来惭愧,都怨我那不成器的弟弟,为了包庇她的未婚妻,既然让你坐替罪羔羊。”

  朱容瑾内疚的说到,舒琰摇摇头,也不全怪朱容琛,是她自愿去替罪。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先通知容琛一声。”

  朱容瑾说道,舒琰抓住朱容瑾的手臂,惶恐的摇摇头。

  “你不想让容琛知道你的下落。”

  朱容瑾问道,舒琰点了点头,从她给孙羽晴替罪那天开始,就已经做好远离朱容琛的准备。

  祥云雅院,朱容琛也得到了消息,舒琰的刑事责任撤销了,这事是朱容琛半年来听过最好的消息。

  “你说法院重新审理案件,那个胡少爷是劳累猝死。”

  狱长和判长汇报了此事,朱容琛暗自窃喜,这样舒琰就不用负全部责任了。

  “正是。这起事件原告方也有责任,他们愿意私下调解。被告不用负全部责任。法院改判危险驾驶拘留一个月,吊销驾照,赔偿原告家属丧葬费就可。”

  判长说。

  “话说这起案子不是结案了吗,怎么又突然重审了。”

  朱容琛敏感,若不是有人上诉,法院结案一般不会重审。朱容琛担心舒琰替罪一事会东窗事发。

  “哦,不正是当事人逃跑了吗,便追查了下去,我们运气好,查到了真相。”

  “两位果然为工作尽心尽力,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会亲自向会长说明。”

  朱容琛半信半疑。说道。

  “谢谢二少爷。”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会长还命我尽快把逃犯找回来,如今她的罪名小了,想必她会自己回来投案自首。”

  朱容琛嘴上这么说,实则欣喜不已。

  “二少爷的意思是把通缉令给撤了。”

  狱长问道。

  “你们也知道这个人是我洪洲府的员工,等找到她我会亲自处罚,就不麻烦两位了。”

  “是。”

  狱长和判长点头回答。

  “安淮。”

  朱容琛示意安淮,安淮把一张五十万支票松了上来。

  “这个是给胡家的补偿费,请两位转交。”

  “是。”

  判长接过支票。

  “辛苦两位了。”

  朱容琛点头致谢,两人收了钱退出门去。

  “少爷,审判书上的丧葬费不是十万吗,您怎么给这么多。”

  “多余的自然是给他们两人的,这舒琰的案子结案了,怎么就突然重审,我看是有人要抓我的把柄,就是不知道对方了解多少。”

  朱容琛担忧。

  “所以,少爷是为了堵住他们的嘴。”

  安淮才了解。

  “你赶紧多派些人去找舒琰,尽快把她找回来。”

  朱容琛嘱咐道,眼下只有把舒琰回来。

  朱容瑾和赵恒从小竹园出来,便前往朱容琛的院子,还没进门就见到狱长和判长从院子里出来。

  “大少爷。”

  两人向朱容琛问候,朱容瑾微微俯首回礼,便进了院子。

  “赵恒,我让你去洪城的事,没人知道吧。”

  “大少爷放心,我是以舒琰姑娘委托人的身份处理。”

  “那就好。”

  朱容瑾做事向来干净利落,如果让人知道是他出面重审案子,肯定会有人怀疑这起案件真实性,很快就会查到朱容琛徇私包庇一事。

  s..book366502056862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