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八章最普通的礼物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父亲身为百家之首,不缺财富,不缺权力,妙倾便亲手绣一副家和万事兴献上,希望我们一家能够和睦。”

  朱容瑾对说道。

  “好一副家和万事兴。”

  令人意外的是会长既然对一副廉价的刺绣称赞,就连沈夫人也很欣赏,抚摸着那张刺绣,脸上显而易见的喜色。

  “记得当年我还只是个小小职员,和夫人结婚之时就住在四十平米的小公寓,那时候夫人就亲手绣了一副家和万事兴作为新婚礼物送给我。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真是委屈了夫人。”

  会长回头看着沈夫人,握着她的手。回忆起往事,不管他身份贵贱,在他身边的一直是沈夫人。

  沈夫人含泪摇摇头,没想到会长还记得当初他们携手并进才走到今天。朱容瑾看到父母亲如此,异常震惊,一直以为父亲对母亲是没有感情。

  “夫人,这几年冷落你,确实是我不对。”

  会长拍了拍沈夫人的手心,看了这副刺绣他深有感触,身为百家之首,若不能以身作则,如何让人信服。

  “都老夫老妻了,就不要说这些客套话。”

  沈夫人微微笑说道。沈妙倾一个礼物就能让父亲对母亲另眼相看,朱容瑾心中不由欢喜。

  会长很满意沈妙倾送的礼物,还命人把刺绣裱起来,挂在家里。

  “沈姑娘大病出愈,容瑾,快搀她坐下吧。”

  “是。”

  会长叮嘱道,朱容瑾搀扶着沈妙倾前往指定位置。

  从沈妙倾出现开始,朱容琛就一直关注她,越看她越像舒琰,不同的是,舒琰从来不留长发,也不会穿裙子和高跟鞋,更不会化妆。现在这个场合朱容琛又不能当面确认。

  “舒琰。”

  正当舒琰准备坐下,孙羽晴情急之下指着沈妙倾喊道。众人的目纷纷投在孙羽晴身上。

  “舒琰是谁?”

  会长问道。云夫人和孙羽晴有些惶恐不安。沈妙倾也有些心慌,朱容瑾握着她的手,温柔的目光看着她,沈妙倾才镇定下来。

  “她曾是容琛一个部下,因为行为不端被赶出洪城府,前不久又喝酒驾驶撞死人,被带去服刑了。”

  云夫人解释道。

  “原来是她啊。难怪我听着耳熟。”

  会长反应过来。

  “听说她在押送服刑途中逃跑了,怎么会和大少爷在一块?”

  云夫人有心诬陷朱容瑾。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们容瑾包庇罪犯吗?”

  听了云夫人的话,沈夫人不高兴了。

  “不敢,我只是好奇而已。”

  云夫人微微笑说道。

  “容瑾,这怎么回事?”

  会长问道,朱容瑾淡淡一笑看着沈妙倾,沈妙倾只是摇摇头装作不认识。

  “那云姨你是认错人了,妙倾她不认识你。”

  “不可能啊。”

  朱容瑾解释道,云夫人看着沈妙倾顿时凌乱了。

  “来,坐。”

  朱容瑾搀着沈妙倾坐下,云夫人没有证据顿时无以对。

  “可能我认错了,她长得和舒琰很像。”

  云夫人尴尬的解释道。

  朱容瑾抬眸注视场下的宾客,对上一张熟悉的面孔,脸色微变,他既然忘了唐家也出席宴会,很有可能遇上唐菀,结果真遇上了。

  “容瑾,好久不见,近来还好吗?。”

  “是啊,你还好吗?”

  唐菀深情款款的看着朱容瑾,朱容瑾松开沈妙倾的手问候道。

  “很好,这位妹妹长得很美。”

  唐菀一脸悲情的说道,朱容瑾愧疚心瞬间泛起,低头不语。看着唐菀一脸忧伤,在座的客人都觉得她可怜。等了朱容瑾这么久,最后人家身边已经有了更漂亮的姑娘。

  主位上沈夫人看着唐菀哪张惺惺作态的嘴脸一脸嫌弃,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她唐菀多委屈似的。

  一曲歌舞完毕,唐夫人提议让唐菀上台表演舞蹈为会长庆祝生辰,众所周知唐菀是一代才女,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的舞蹈。宾客一致认同让唐菀尽兴一曲。唐菀也不谦虚,走到朱容瑾身边。

  “以前,我跳舞都是你弹古琴伴奏,今天这一舞也希望你作伴,可以吗?”

  唐菀邀请朱容瑾为她伴奏,朱容瑾一脸为难的看着沈妙倾。

  “这大少爷弹得一手好琴,为唐菀姑娘伴舞,那就是锦上添花,堪称一绝。”

  朱容瑾的琴艺在场宾客是有所耳闻,能听上朱容瑾一曲,也算三生有幸。

  “沈姑娘,你不会有意见吧?”

  沈妙倾一脸疑惑的看着她,这倒让唐菀有些尴尬。

  朱容瑾不好推脱,同意为大家奏乐助兴,很快女佣将古琴拿上来,唐菀也在台上准备就绪,古琴声响起,唐菀伴着音乐翩翩起舞,音乐绕耳,舞姿妖娆,众人都在认真的品赏。

  舞曲动人,朱容琛却没有心思欣赏,双眼一直在关注着掩藏在唐菀身后的沈妙倾,沈妙倾也注意到朱容琛的神色,手中的团扇一直没有离开下半边脸。朱容瑾弹奏着古琴,发觉朱容琛又在关注沈妙倾,视线一刻都没有离开沈妙倾身上,心生不悦,一时失手将琴弦拨断,把手指给划伤了。众人一惊,目光转移在朱容瑾身上。

  “少爷您受伤了。”

  赵恒立刻递上消毒纸巾给他止血。

  “容瑾,没事吧?”

  会长问道。

  “没事,好久没弹琴有些生疏了。”

  朱容瑾说道,不悦的神色对上朱容琛。

  “二哥,妙倾嫂子古色天香,任何人都喜欢多看几眼,可你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难免失礼,你看把大哥都弄分心了。”

  会长和宁夫人的小少爷朱容珹十五六岁,喜欢捉弄人,察觉到异样,打趣了朱容琛。众人只当句玩笑话,哄堂而笑。

  “姑娘确实天资绝色,不知是哪里出生。”

  朱容琛浅笑,问道。

  “妙倾生在海外,我在西海进修时就认识,不忍与她分开就才把她带回来相伴,之前就不曾来过城内。”

  朱容瑾随口说道。

  “是吗?可我怎么看妙倾姑娘都不像常年在海外生活的人。”

  不同地方的生活习惯都有差异,沈妙倾却对国内的宴会规矩很是了解,朱容琛怀疑道。

  “二弟,你在查户口吗?”

  朱容瑾明显不悦。

  “大哥,你都带她妙倾姑娘来给父亲祝寿,还不让我们多熟悉熟悉她。”

  朱容瑾说,众人觉得有理。

  “容琛,你也别胡闹了,和妙倾姑娘第一次见面,不得无礼。”

  会长指责朱容琛。朱容瑾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姑娘,容琛失礼了。”

  朱容琛起身,低头赔礼道歉。沈妙倾轻轻扇动手中的团扇点头,表示接受他的道歉。朱容琛坐下喝了杯酒平复情绪,他敢断定沈妙倾就是舒琰。

  s..book366502056864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