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二十四章凯旋而归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半个月后,沈妙倾清理善后完成,带着大部队回归,一进南洲市,全城张灯结彩,从海关前往南洲总部,民众一路欢呼尾随,媒体记者争先恐后上报。

  部队集合总部广场,会长亲自训话,对在场武士表示了问候。会长不敢耽误武士和家人团聚时间,早早就解散了。广场上大部队整整齐齐的离开广场,赶去和家人见面。

  唯独沈妙倾被会长叫走了,进入会议室给会长敬礼。

  “会长。”

  “就我们两,不用多礼。”

  会长说到,起身来到沈妙倾面前。

  “我没看错人,你果真把容瑾容琛平安送回来,还解决了我十几年的心头大患。我和众位领导一致决定,晋升你职位为护卫科长,统领一万护卫队。”

  “科长?可我资历不够,从队长职位到达科长职位,起码还要十多年的资历,恐怕让人难以信服。”

  沈妙倾心有疑虑。

  “所谓的资历为非就是给那些有劳无功的人的福利,那些人,一到关键时刻一事无成。可你不同,你关键时刻冒险前往关洲,立下汗马功劳,他们不得不服,若不是你实在年轻,怕引人妒恨,我还打算晋升你做武将。”

  “其实这一次功劳最大的还是大少爷,他坚守营地,稳定武士士气,用计炸毁对方基地,这场胜仗大少爷功不可没。”

  沈妙倾说道。

  “我也很震惊,容瑾还有这样的魄力。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一次胜利让容瑾深得人心,民众代表以及领导一致认定容瑾为下一任会长,下个月公开消息宣布四海,只要我一退休,容瑾立即上任。”

  会长满心欢喜的告知沈妙倾。

  “真的?恭喜会长,恭喜大少爷”

  沈妙倾也为之高兴,向会长道喜。

  “回去吧!容瑾这几天一直在念叨你,他有伤在身,夫人不让他出门。”

  会长说道,沈妙倾脸色暗沉。

  “我就算了吧,我哪有资格让大少爷惦记。”

  沈妙倾苦笑说。

  “以前的事情,容瑾都不计较你计较什么,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我就叫你秒倾了,但愿能听到你叫我一声父亲。”

  会长微微笑说道,沈妙倾的为人他亲眼所见,她肯前往关洲足以说明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姑娘。

  会长的态度出乎沈妙倾的意料,这让她心意动摇。

  沈妙倾走出总部大门口,看着武士门和家人含泪相拥,心里很是羡慕。每当看着这个场景,她总奢望,有一天从战场回来,出了大门就会有个人向她招手。

  见她心事重重,宋以晨阿初迎了上来。

  “我们现在要去哪?”

  宋以晨问道。

  “随便,反正去哪都是一个人。”

  沈妙倾叹息说。

  “现在不是了,你有我们。”

  宋以晨阿初诚恳的眼神看着沈妙倾。沈妙倾看她们认真的表情会心而笑。

  “走吧,回南洲府看看。”

  沈妙倾最终决定回南洲府,带着两个姑娘随同会长一同回去。

  回到南洲府,刚走进大门,只见朱容瑾从远处快步走来,得知沈妙倾回来了,一刻都等不得,从病床上跑出来迎接。

  “妙倾。”

  朱容瑾来到沈妙倾身边,将她紧拥在怀。

  “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朱容瑾喜出望外,全然无视了自己父亲和其他人。

  “他们?难道·····”

  阿初一直以为沈队长是个男人,这一刻她仿佛意识自己看错了。宋以晨对她点点头,阿初一脸迷茫。

  “容瑾。”

  赵恒和宁夫人搀着沈夫人赶来,手里拿着一件斗篷。朱容瑾穿着睡衣跑来了,连鞋子都不穿。

  “大少爷,您怎么这样就出来了。”

  沈妙倾一脸疑惑看着朱容瑾。

  “我着急见你啊。”

  朱容瑾回答。

  “你这孩子,有这么急不可待吗?外面风大,先把披风穿上。”

  沈夫人指责说,给朱容瑾披上斗篷,赵恒蹲下朱容瑾套上鞋子。

  “母亲,我没事的。”

  朱容瑾说到,见到沈妙倾,他什么病痛都没了。

  “妙倾,你回来了?”

  沈夫人微笑着向沈妙倾问候,沈妙倾点点头。

  “你真的很了不起,谢谢你把容瑾平安送回来。”

  沈夫人表示感激。

  “保护大少爷是我职责所在。”

  沈妙倾说。

  “职责所在,难道就没有私心吗?”

  朱容瑾反问,沈妙倾直爽的摇摇头。

  “不解风情。”

  朱容瑾抱怨沈妙倾真是个直女。

  “不管怎么说,你带兵前去救援,还及时送来医疗团队,才救下我这条命。我朱容瑾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朱容瑾握着沈妙倾的双手,饱含深情的目光看着她。

  “大少爷,你胡说什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沈妙倾难免不好意思,众人低声而笑。

  “我可没胡说,你都收下母亲传给儿媳的镯子,你只能嫁给我。”

  朱容瑾握着举起沈妙倾的手腕,说明手镯的意寓。

  “什么?这是?”

  沈妙倾惊讶,根本没有在意手镯的含义,只当幸运物佩戴。沈夫人和宁夫人相视而笑,点了点头,当决定把手镯送给沈妙倾那一刻,就已经认定她了。

  “父亲,母亲,妙倾一路劳顿,我想带她回去休息。”

  朱容瑾向父母请示,心里有许多话想和沈妙倾说。

  “去吧。”

  会长点点头,怎会看不出朱容瑾的小心思,就是嫌弃他们碍事,耽误他和沈妙倾相处。

  小竹院中,早已经备下花瓣浴,沈妙倾脱下军装沐浴梳洗,坐在化妆台前梳理头发。

  “妙倾,你好香啊。”

  朱容瑾迫不及待从身后保住沈妙倾,品味她身上的香味。

  “有吗,我刚从战场回来,身上除了血腥味就是硝烟味。”

  沈妙倾不解风情的说,许久没有洗澡,她今天洗了很久才把身上的味道洗去。

  “只要你身上的味道我都喜欢。”

  “你口味真重。”

  沈妙倾吐槽。

  “妙倾,我们分开这么久,我想···”

  朱容瑾亲昵的吻了她的脸颊。

  “可你的伤。”

  沈妙倾会意朱容瑾的意思,忧虑说。

  “见到你我什么病都好了。”

  说着俯身上去,又被沈妙倾给躲开了。

  “妙倾,你太坏了。”

  朱容瑾抱怨。

  “少爷,你真想好了要娶我。”

  沈妙倾心有疑虑。

  “我们都已经同房了,我当然要对你负起责任。”

  朱容瑾欲上前抱人,沈妙倾下意识退了几步。

  “如果只是在这样,你大可不必负责。”

  “妙倾,我对你是认真的。”

  朱容瑾严肃的说道,沈妙倾苦恼的抓抓脑袋。

  “总之,从此以后你都不能离开我,这是命令。”

  朱容瑾上前将沈妙倾揽入怀中。沈妙倾也认命了,她无亲无故,如今有个归宿已经很满足了。

  s..book366502056868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