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四十八章兄弟嫌隙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意见达成一致,沈妙倾也有些疲倦了,摘下首饰放到朱容瑾手中。

  “我去泡个澡,你帮我把首饰放到首饰盒里。”

  说着准备去梳洗,朱容瑾下床来到化妆台前,找到化妆盒,刚拿起手里一滑,首饰盒落地,首饰撒了一地。

  “怎么了?”

  沈妙倾回过头走过来,问道。

  “手滑了一下。”

  朱容瑾半蹲着捡地毯上的首饰,一边解释说。

  “小心点。”

  沈妙倾也蹲下捡首饰。

  此时朱容瑾的注意力关注在一根吊坠上,一条黑色细绳吊着一个小圆形银片,银片上刻着珣字。

  “这吊坠怎么在你这里?”

  朱容瑾询问沈妙倾。吊坠是十年前他送给黎朗的见面礼。当时在海外实习,兄弟两还不太熟悉对方,在商场上偶遇,朱容瑾便拉着黎朗走进礼品店,挑选了简约雅致的银片。起初黎朗偏要在银片上刻“朗”字,在朱容瑾的磨合下才同意刻上“珣”字。

  “这是我的吗?没记得有带过啊。”

  沈妙倾拿过吊坠仔细观察,不曾记得有买过。

  “那怎么会在你这里。”

  朱容瑾疑惑,他从来没有听过沈妙倾提起黎朗。一直以为他们根本不认识。

  沈妙倾盯着吊坠,仔细回忆过往,想起了项链的来历,沈妙倾神色逐渐变凝重。

  是三年前在洪城码头被绑架,沈妙倾劫持了一个男人作人质才逃了出来。听说当时朱容琛赶到现场,沈妙倾被人侮辱,衣裳不整,身上盖着一件男外套,这根吊坠就是在外套里找到的。

  沈妙倾猜测项链就是她劫持男人的,之所以一直留下吊坠,是因为她想查清楚对方是什么身份,明明当时可以杀死她,最后却放了她。

  一转眼过去三年了,沈妙倾都忘了现在吊坠的存在。

  “认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沈妙倾把项链丢给朱容瑾,都过去这么久了,留着项链也没用,如今她有美满的家庭,那些不堪的往事就让它烟消云散。

  “你跟我说实话。”

  朱容瑾看到沈妙倾脸色变化,神色中暗藏着哀怨。

  “是三年前被绑架,这是留下来的证据。现在也用不着。”

  沈妙倾坦白,回想洪城码头上的遭遇,下意识的攥紧拳头,双眸微收,那是她遭遇不幸的源头,也是永不磨灭的污点。

  三年前绑架案留下的证据既然是黎朗的吊坠,这么说,当初的绑架案跟黎朗有关?朱容瑾为之震惊,开始慌神,微颤的双手抓住沈妙倾双臂。

  “我没事的,以前的事我会尽量忘记,也不会再提了,收拾收拾去休息吧。”

  沈妙倾微微笑安抚朱容瑾,误以为朱容瑾担心她触景生情,为此难过。随着把首饰盒放回原位,走进浴室。

  在浴室门被关闭那一刻朱容瑾也瘫坐在地,心里慌乱不安。他有问过黎朗他和沈妙倾是否认识,黎朗总是回答不认识,用偶遇这一说辞敷衍他。可现在仔细回想,若仅仅是偶遇,黎朗怎会一次又一次暗地里帮助沈妙倾。

  酒吧办公室里,黎朗刚打完一通电话,坐回沙发上,一脸烦躁,喝杯茶、

  “怎么,上面又出事了。”

  肖彻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怎么回事。

  “上边催货了,让我尽快把货运往梵洲。”

  黎朗解释说。

  “梵洲,他们去梵洲做什么?”

  肖彻疑惑。

  “谁知道,应该有什么大行动要在梵洲出动。”

  黎朗不削的说道。肖彻轻叹一声,注视黎朗好一会才开库。

  “黎朗,你并不喜欢做这些。”

  肖彻说道,黎朗微微张口想说什么,最后又把话吞了回去。

  “要不然我们收手吧。”

  在千万次深思犹豫之后,肖彻终于把话说出口。

  “你不会被他洗脑了吧。”

  黎朗轻笑,问道。

  “不是,是我自己的想法。”

  肖彻低眉说道。

  “想收手,也得有退路啊。你就不怕背叛的代价。”

  黎朗说,要收手谈何容易。

  “有,你大哥已经替你铺好了路,想要走哪条路就看你自己的选择。”

  肖彻说道。

  “我知道你的顾虑,一旦离开,我们要面临的是随时到来的死亡,因为他们不会放过我们。那又怎么样,这十几年来,哪天不是过得胆战心惊,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对害怕我和阿衍已经麻木了,倒不如赌一把,把注压在会长身上,赢了我们安稳度过下半辈子,输了也就是一死。”

  肖彻早对死亡不削一顾了,这一天早晚都要到来,还不如随心所欲过一辈子。

  “你决定好了?到时候可别后悔。”

  黎朗点点头,笑说。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没能阻止你加入组织。”

  肖彻抬眸注视黎朗,他为这件事内疚了十多年。

  “不怪你,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黎朗浅笑,当时他已经别无选择,只有加入组织才能救肖彻和阿衍。他从来没有因为这个选择而后悔。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还是黎朗打破压抑的氛围。

  “听说南洲府少爷小姐,生活起居都有人伺候,晚上睡觉是不是也有姑娘陪”

  黎朗说完,两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伪装自己内心的苦酸。

  两人说笑时,敲门声响起,肖彻靠近门口,起身去开门,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朱容瑾,之间他满面愁苦。

  “你来了?”

  肖彻微笑问候。

  “再聊什么呢,在门外都听见你们笑声。”

  朱容瑾勉强露出微笑,问道。

  “我们黎朗大爷再问,南洲府的少爷睡觉是不是都有姑娘陪。”

  肖彻回头注视黎朗。

  “当然有,只要你有需要。”

  朱容瑾回答。

  “南洲府的生活听起还不错。”

  黎朗假装不经意的说。

  “好不好你回去了就知道。”

  朱容瑾淡笑,听得出黎朗已经逐渐改变心意了。

  “进来做吧。”

  肖彻邀请朱容瑾进门,关上门,只留赵恒在门口守候。

  朱容瑾坐下低头沉默了半分钟,才缓缓抬头注视黎朗,眼底满是忧郁。黎朗察觉出他不对劲。

  “容珣,之前我送你的吊坠还在吗?”

  “什么吊坠?”

  朱容瑾送给他的东西太多,黎朗一时间想不起来。

  朱容瑾吸了鼻子,从外衣内侧口袋拿出一根吊坠。

  “我说怎么找不到了,原来在你这里?”

  黎朗拿回吊坠,若无其事的一笑,三年前就以为弄丢了,还把家里翻了遍找了好久。

  “是妙倾给我的,

  朱容瑾说,黎朗心惊猛地一抬头,对上朱容瑾柔和的眸子。

  “她说,三年前被绑架,从现场带回一件外套,吊坠就在衣服口袋里。”

  朱容瑾补充说。双眼没有离开黎朗半分。

  肖彻听闻震惊的看着黎朗。

  黎朗极力伪装内心的不安,喝了一口茶水。以往面对别人的质问,他已经习惯镇定自若,可现在面对的是自己大哥,黎朗多少有些不安。

  “所以你今天是来问罪的?”

  黎朗倔强的性格容不得他低头解释,反问。

  “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有没有伤害过妙倾?”

  朱容瑾颤抖的语气问道,双眼含泪,这是他沉淀了一晚上的问题,他必须知道结果。

  “有又怎么样?你要把我送去伏法吗?”

  或许是不满朱容瑾前来问罪,黎朗有些不悦,故意顶撞他。

  “好,我知道了。”

  朱容瑾点头说道,脑子一阵轰鸣,此刻他分辨不出黎朗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刚站了起来,双腿一软又瘫坐下来。

  “会长”

  肖彻上前搀扶,明显感觉到朱容瑾双手在颤抖

  “我没事。”

  朱容瑾说道,收回手,微微摇晃的身体出了办公室。

  黎朗开始心慌了,后悔自己说出的话。

  “爷……”

  门外传来赵恒焦急的呼救声,黎朗终于控制不住担忧,冲出房门,只见朱容瑾柔弱的身躯倒在赵恒怀里。

  s..book366502056872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