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四十六章念子之苦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深夜酒吧,黎朗肖彻pk台球,整晚黎朗都心不在焉,屡战屡败。平时他根本不会输给肖彻。

  “我又赢了。”

  肖彻打完最后一杆,笑说。

  黎朗无心再战,扔下球杆,开了一瓶酒喝了,扫了一眼软椅上的手机。

  “怎么,会长还没给你来消息。”

  肖彻一眼看穿黎朗的忧虑,天天守着手机不放,不就是在等朱容瑾先开口么。

  “不来我还乐得清闲,免得整天在我耳边唠叨。”

  黎朗轻哼一声说。

  黎朗口是心非肖彻是知道的,微笑摇摇头,也没打算拆穿他。

  一个妖娆的身影走过来,一只胳膊搭在黎朗肩膀上。黎朗看都不看就知道是谁,喝酒不语。

  “朗哥,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

  伊莎刚从海外回来,就知道黎朗在酒吧。

  “你怎么回来了?”

  黎朗问。

  “当然是想你。”

  伊莎玩笑般挑了精美的下颚。

  黎朗没在搭理他,自顾自的喝酒。

  “你不是说至少要下个月才回来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肖彻问道。

  “哦···先生带着周庭笙和黛琳娜去了,他们两出马,自然用不到我。正好我也不想和他们搭伙,就回来。”

  伊莎说明,黎朗听闻疑心,什么重要任务,连周庭笙都亲自出马了。

  “先生也去了?做什么?”

  黎朗问道。

  “不清楚,秘密任务,只知道去了梵洲,好像和首领大会有关系?”

  伊莎摇摇头说道。

  闻,黎朗如雷贯耳,秘密任务,梵洲,和首领大会有关?先生和周庭笙都出马了。黎朗有种很不安的预感。

  “首领大会,那不是?”

  肖彻也察觉问题,抬眸注视黎朗。此时朱容瑾也在梵洲参加首领大会,该不会是冲着他去的吧。

  “我出去一趟。”

  话不多说,两抄起外套和手机匆匆离开。

  “怎么了?”

  伊莎不明所以,肖彻没有多做解释,不安的神色目送黎朗离开,心里暗暗乞求组织这一次的任务千万不要和朱容瑾又关。

  黎朗连夜乘机前往梵洲,到达已经是凌晨一点,查询到朱绍卿朱容瑾父子暂住的商务公馆,一刻也不敢耽搁,马不停蹄的赶往。

  当黎朗赶到公馆时,已经晚了,眼前的景象让他永生难忘,熊熊大火包围住整栋公馆,消防正在救火,周围嘈杂一片都是围观人群。

  从火海中,消防员用担架抬来一人,人群中穿制服的首领立即迎上前,得知那人没了生命迹象,沉痛哀声。

  “老会长。”

  是朱绍卿,黎朗坚硬的步伐凑上前,拨开人群,走到隔离带前,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躺在担架上,那张和他又几分神似的面孔,无疑就是他父亲。

  黎朗喃喃自语:就这么死了?

  黎朗心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明明说过一辈子都不会再见这个父亲,现在他真的离开了,心中又似乎有点心疼,也有点不甘心。

  “会长呢,会长人呢?”

  “找过了,会长不在公馆里。”

  “公馆里没人了?”

  游离之际,听到有人在再找朱容瑾,黎朗才回过神。当下是要找朱容瑾,他不在公馆里,会在哪里?

  黎朗冷静下来,四顾周围环境,这是一栋海景公馆,后面就是一片椰树林,说不定朱容瑾察觉危险,从后门逃离了。

  有种强烈的直觉,黎朗绕过人群前往椰树林搜寻。没有找到朱容瑾的下落,却发现发现有人在椰树林搜寻什么,黎朗躲在草丛中关注对方。

  “仔细找,他受了伤因该跑不远。”

  在找什么?他们要找的人莫不是朱容瑾?

  那些人去往别处搜人,黎朗顾不上其他加快行动,如果要找的是朱容瑾,必须在他们之前找到人。

  黎朗在椰树林四处寻找,树林里几乎身手不见五指,还要避开那一伙人,要找个人谈何容易,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黎朗开始烦躁了,从来没有这么心慌过。

  “该死,人到底去哪了。”

  两暗骂一声又开始寻找,走了几步,突然间有只手搭在他肩旁上,黎朗反手扣押住这只手,只听到一声闷声。

  “什么人?”

  不会是被那些人发现了吧,黎朗担忧。

  “是容珣吗?”

  对方没有回答,却听到身后的椰树后面传来亲切的声音。叫他容珣的人,除了朱容瑾还能是谁。

  “容珣少爷,是我,赵恒。”

  被黎朗制服的人开口说话。

  黎朗反应过来放开赵恒,回过身去搀扶住朱容瑾,拿出手机照光,终于能看清对方的面孔。朱容瑾俊美惨白的脸上沾上了血污,身体软弱无力,似乎一碰就能散架。

  赵恒在一个小时之前,朱容瑾在熟睡中被消防声惊醒,得知公馆起火了,和赵恒两人去找老会长逃命。

  一群不速之客借着起火慌乱之际,围堵了朱容瑾三人,老会长拼命掩护朱容瑾撤离,朱容瑾和赵恒两人虽然有幸逃脱,朱容瑾却被人打成重伤。从后门逃离躲进树林。

  “没事的,我送你去医院。”

  黎朗手忙脚乱的为朱容瑾擦去脸上的血迹,很久没有这样心惊胆战的感觉了,心疼,害怕,担忧,不安一瞬间涌上心头。

  “真的是你。”

  方才听到黎朗的声音,还以为是幻觉呢。赵恒去试探了一下果然是他本人。

  “你坚持住。”

  说着黎朗准备将他抱起。朱容瑾却拒绝了,抓住他的手腕,吃力的摇摇头。

  “怎么了?”

  朱容瑾吐了一口血,黎朗顿时手足无措,心揪成一团。

  “容珣,父亲····被···被人害死了。”

  朱容瑾抬眸注视黎朗,说道。

  “我知道了,我们离开再说。”

  黎朗倒抽一口气点了头。

  “回···回家,替父亲报仇,照顾好母亲,还有妙倾。”

  朱容瑾说道。

  “我不要,那是你的责任,不要推卸给我。”

  黎朗慌忙的摇头拒绝,不给朱容瑾半分松懈的理由,坚信只要坚持下去他就不会有事。

  “容珣,对不起,大哥没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我真的只想好好补偿你····”

  朱容瑾用尽最后一口气向他说明,最终闭上眼睛,缓缓的倒在黎朗怀里。

  “大哥”

  黎朗喃喃道,从相认到现在有十多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叫朱容瑾大哥,朱容瑾却没有回应他。

  “爷。”

  赵恒黯然泪下。

  “大哥,大哥,你别吓我好不好,我跟你回家,现在就回家。是我不好,我不该跟你赌气,我没有伤害过沈妙倾,真的,真的没有······”

  黎朗一声声大哥,不停的解释,泪水悄然落下却不自知。

  他总是讨厌朱容瑾的纠缠,讨厌他插手自己的生活,安排一些他不感兴趣的课程让他学习,为此黎朗向他发过不少脾气。而朱容瑾总是在他消气后,继续耐心教导,教他人情世故,学习礼仪规矩。现在回想满是懊悔和内疚,其实他已经习惯了朱容瑾包容和关心。这些年来他也就是仗着朱容瑾的关爱任性妄为,从来没想过朱容瑾也会有离开的一天,心痛得快要无法呼吸。

  s..book366502056872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