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五十二章以兄之名回归南洲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容瑾敲响办公室门,肖彻请他进门,如他所料黎朗就在里面。

  “容珣也在呀?”

  朱容瑾故作惊讶,黎朗淡然的喝茶,静静的看着朱容珣做戏。

  气氛冷却几秒,朱容瑾笑了笑走过去,显然黎朗已经看出破绽了。

  “如你所愿,我去看她了。”

  “果然瞒不住你。”

  朱容瑾把沈夫人送来医院,就是为了方便黎朗探望。

  “做戏也要真点,好歹是前任会长夫人,怎么会随意来这种破医院养病,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

  黎朗一语拆穿朱容瑾,你顺便损了肖彻。

  “说清楚,我医院哪破了。”

  肖彻不满质问,黎朗都没搭理他。

  “你把我还活着的事告诉她了对吗?”

  黎朗质问。

  “母亲有权利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

  朱容瑾点点。

  “你背信弃义。”

  黎朗指责朱容瑾。

  “我背信弃义,你就是忘恩负义,你说你埋怨父亲,可以理解,但你埋怨母亲就有些无理取闹了。母亲生你养你,得知你被绑架,每天寝食难安,以为你遇难了,母亲差点就随你去了,幸好被我和父亲及时发现,才捡回一条命。可你呢,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死活不肯回家,十多年了,你没有在母亲身边尽一天孝,如今母亲病倒,你还是不肯去见她。”

  朱容瑾反过来指责黎朗。

  “怎么就变成我的错了,肖彻,你评评理。”

  朱容瑾还能颠倒黑白,黎朗又没有他一样的口才,让肖彻评理。

  “这么说来,是你的错。”

  肖彻指着黎朗表达自己的意见。

  “什么?”

  黎朗瞪大眼,肖彻既然叛变了。

  “大少爷说的没错啊,又不是夫人的错,一个女人经历丧子之痛,三十年来又饱受念子之苦,最终思念成疾,已经很不容易。而你为了一时的怨愤,这么多年了,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这就是不孝。”

  肖彻和朱容瑾同一战队,斥责黎朗。

  “行,你们串通好了是吧,我说不过你们,我走。”

  论口才,黎朗说不过他们摔门而去,他走后,朱容瑾肖彻举起茶杯同饮。

  黎朗气冲冲的离开办公室,在电梯门口,刚带上墨镜,老会长带着朱容桦朱容珹姐弟乘坐电梯上来,父子俩正面相遇。

  老会长没注意到黎朗,带着儿女从一旁走出电梯,黎朗心绞头痛。不知是因为埋怨父亲当年没有及时救他,还是因为自己站在眼前,父亲没有认出他。

  黎朗走进电梯,摁下一楼,完全没注意到电梯关闭的最后一刻,老会长回头了。

  “爸,你在看什么?”

  朱容桦问老会长。

  “刚才那个人怎么那么像你大哥?”

  老会长后知后觉,才发现黎朗眼熟。

  “没注意,您是不是看错了。”

  朱容桦回头看,电梯面前已经没人了。

  “真的好熟悉,容珣?。”

  凭着对他熟悉的感觉,老会长想起了遇害的儿子,准备追上去。

  “爸,您在说什么啊?母亲还等着我们呢?”

  朱容桦朱容珹姐弟两拉住老会长,老会长只好放弃。殊不知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眼,却是父子俩最后的诀别。

  沈夫人出院回家,卧室里只有一家三口,朱容瑾将朱容珣劫后逢生的事情告知老会长,他才得知自己的小儿子还没有死。老会长听闻惊喜无比,激动的抓住朱容瑾的手臂。

  “容瑾,你没跟为父开玩笑吧,容珣真的还活着?”

  “父亲,是真的”

  朱容瑾坚定的点点头,老会长喜极而泣。

  “这么多年了年了,我都不敢想我的儿子还活着。”

  “容瑾,你弟弟在哪?我这就去接他回来。”

  老会长擦掉朦胧的泪花,问道。

  “父亲,这个····”

  朱容瑾为难。以黎朗的脾气,对父亲的怨恨,就算去了也只会无功而返。

  “老爷,容珣恨我们。”

  沈夫人痛心说道。

  “说的是,我还有什么脸面去求他原谅。

  老会长料会是这种结果,无力的撑着床头柜,只好消了与儿子相认念头,。回想过往,懊悔不已,当初他就应该放弃会长之位,也就不会骨肉分离这么多年。

  “父亲,容珣流落在外多年,吃了不少苦,他一时接受不了也于情于理,我会慢慢劝他。”

  朱容瑾安抚父亲,老会长含泪点头。

  “父亲,母亲,在这之前希望你们听儿子的,暂时压制对容珣的思念,千万不要去打扰他。我担心他会一起之下又一次离开。”

  黎朗的性格朱容瑾是了解的,当初想尽办法才把他留在南洲,就怕他心里的怨恨不减,离开南洲,要想找到他简直大海捞针。

  “另外,也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有关容珣的事。他身份特殊,何况绑架容珣的幕后主使还没落网,若他的消息传出去,可能会招来横祸。”

  紧接着朱容瑾有万千叮嘱。

  “好,这件事都听你的。”

  老会长连连点头。

  “有这么严重吗?”

  沈夫人有些不情愿。

  “夫人,你忘了,当年就是因为暴露你们母子三人的消息,那些人才抓住我的把柄威胁。我们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

  老会长也提醒沈夫人事情的后果。当年老会长参选会长,把沈夫人母子三人隐藏在外城,不知怎么就泄露消息,朱容珣才遭遇不测。

  “那好吧。”

  当年的事沈夫人心有阴影,只好点点头同意。

  “容珣,一定要把你弟弟带回来。”

  把所有寄托都放在朱容珣身上,能不能再见朱容珣就依靠朱容瑾了。

  “放心了,我肯定会把容珣带回来,别的不说,他对我这个大哥还是很好的。”

  朱容瑾笑笑,双手拦着二老的肩膀,向老会长夫妇承诺。这个承诺在不久的将来实现了,却是朱容瑾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回来。

  过两天就是五年一次的首领大会,朱容瑾要前往梵洲出席大会,这是朱容瑾第一次出席首领大会没有经验,老会长也会跟从前往。

  晚上,沈妙倾刚把小锦琰哄睡,从婴儿房里回到卧室,朱容瑾已经梳洗完毕,照常躺在床上看书。

  “照看孩子怎么比集训还要累。”

  沈妙倾做在床边生了个懒腰,嘴里抱怨说。朱容瑾莞尔一笑,放下书本,摘下眼睛,给沈妙倾按揉肩膀。

  “辛苦你了,既要工作还要照顾儿子。”

  朱容瑾心疼妻子。

  “谁让我是你老婆呢。”

  沈妙倾享受这朱容瑾的按摩,累是累了些,但十分满足此刻的生活。

  “既然这样,那过两天的首领大会你就留在家里休息。你刚在医院做了手术,日夜照顾锦琰,实在辛苦。前往梵洲都要做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身体会容易累坏。”

  朱容瑾实在不愿意妻子过多操劳。

  “我当然乐意留在家里休息,但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你忘了父亲也会陪同,也就去个把星期,很快就回来,不会有问题的。”

  “那好把,我就在家等你。”

  能留在家沈妙倾当然欢喜,何况她也不喜欢那些社交场合。

  s..book366502056873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