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五十三章葬礼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黎朗醒来,第一个来见他的是沈夫人。刚没了丈夫,儿子受了重伤损失了记忆,这才几天下来,她憔悴了许多,若不是家里还有个沈妙倾支撑,她估计要随着老会长去了。

  肖彻事先声明“朱容瑾”的情况,他醒来后会有记忆缺失的情况,沈夫人心里多少能接受一点。

  “人还活着就好。”

  沈夫人顺了顺黎朗的头法,自我安慰道。

  黎朗目不转睛的看着沈夫人,在他映像中,沈夫人是个温柔慈爱,美丽大方的母亲。眼前这个,依然端庄,眼角却多了细纹,白发若隐若现,藏不住的沧桑疲倦。

  “容瑾···”

  沈夫人唤了几声,黎朗才反应过来,是在叫他。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夫人温声细语,语气中满是迁就和心疼。

  黎朗只是摇摇头,满心纠结。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若果沈夫人直到眼前的人并非朱容瑾,心里会不会很失望。他又该怎么开口说明朱容瑾去世一事?

  “母亲知道你受了伤,忘了一些事情,没关系,慢慢来,早晚会想起来。”

  沈夫人安抚道,黎朗微微点了头。

  沈夫人一直守在病床边悉心照料,黎朗也很享受失而复得的母爱,一想到这么多年来,朱容瑾一个人独占母亲的宠爱,嫉妒了他几分钟。

  “夫人,爷,夫人回来了。”

  宋以晨走进通报一声。

  沈妙倾回来了?黎朗一紧张就手足无措。沈夫人面前他可以安然自若,因为同样是他母亲,可以心安理得享受她的关心。沈妙倾就不一样,那是他亲嫂子,朱容瑾最亲近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被拆穿,说不定她一个不高兴,反手就把她劈了。黎朗还没想好如何面对她。

  “怎么了容瑾。”

  看着黎朗转来转去,仿佛想地缝钻进去的举动,沈夫人疑惑问道。

  “我··头疼。”

  黎朗扶着脑袋,沙哑的声音说道。

  “头疼?那先躺下来吧。”

  沈夫人搀扶朱容瑾躺下,替他盖上被子。

  沈妙倾走进病房,朱容瑾已经蒙头装睡。

  “母亲,听说容瑾醒了。”

  沈妙倾靠近床边,问沈夫人。

  “是醒了,不过身体不太舒服,又睡下了。”

  沈夫人看着儿子叹息说。

  “这样啊?”

  沈妙倾平淡的应了一声。

  “行政楼那边还好吧?”

  沈夫人问

  “有些乱?”

  沈妙倾回答。

  “这段时真是幸苦你了,家里的事母亲帮你看着,你专心搭理政务,有什么困难就找我母家,他们会帮你一把。”

  沈夫人说。

  “嗯。”

  沈妙倾点点头。

  “母亲,有些事需要跟您商量。”

  忧虑了一会,沈妙倾接着说道。

  “是你父亲的丧事吧。”

  沈夫人也猜测到了,老会长去世十多天了,遗体也送回来,接下来就是入土为安。

  “嗯,虽然没有查清楚幕后黑手,可父亲身为前任会长,遗体久久不能入土,这对他极为不敬,今日我与和各位领导商议过了,还是尽快让父亲入土为安。”

  沈妙倾说道。

  “那你就安排下去吧,不用顾及我,如今容瑾身体有恙,家里一切你来做主。”

  沈夫人认同的点了头,苦涩的吐了一口气。

  黎朗藏在被褥下,将她们的对话全收入耳中,不免有些心酸,家里的顶梁柱一倒,家里许多担子都是沈妙倾一个女人来抗。自从沈妙倾嫁进南宫,虽然没有一刻停息,四处奔波忙碌巡游南洲,可起码还有朱容瑾在身边疼惜她的辛苦。现如今只能自己默默抗下一切责任。

  要说沈妙倾不愧南洲第一女将,震慑力可是威风十足。都知道“朱容瑾”重伤在身,无法主理南洲政务,她便将主理大权交给朱容琛,开始有不少人反对,甚至提出重选会长一主意。沈妙倾虽然年轻,但也不是吃素,手拿指挥弯刀在会议室走一圈,无人不服服帖帖的让朱容琛代理政务,对重选会长一事只字不提。

  朱容琛暂代朱容瑾的职位,虽说在在政治上没有朱容瑾精明能干,可现如今也别无他选。朱容琛同样是南洲的少爷,还是洪城的首领,对主理政务得心应手,身后还有一个沈妙倾帮衬,在南洲也找不出第二个替代人选。

  政事上有朱容琛代理,算是稳定下来。同时南洲府的丧礼也举行了,老会长曾是一方首领,葬礼不然隆重,五洲四海的首领几乎都所表示,即便不能亲自前来吊唁,也派者前来慰问。

  老会长的葬礼上并没有让黎朗出席,一来,他的伤还没有好,脸上的纱布也还没有拆,不方便见客。二来葬礼上人多往来,谁知道凶手会不会藏在中间。三来是避免他触景生情,毕竟是他亲眼目睹老会长被害。

  虽说如此,黎朗还是闲不住偷偷前往现场。进南洲府多日,他就没有踏出病房看一眼,南洲府是什么情况他还一无所知。

  灵堂就设立在老会长生前居住的太行别院,赵恒带着黎朗从后门进入,来到二楼走廊,透过二楼的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楼下灵堂的情况,楼下的人也无心主意楼上的情况。

  楼下以朱容琛为首的一家人身加素服,跪坐在灵堂之下两侧,每每有人前来祭拜,都统一俯身致礼。

  梵洲首领楚千帆也前来吊唁,给老会长的灵位祭拜之后,走过来安抚家属。

  “夫人,二爷,节哀顺变。”

  朱容琛带领一家子附身鞠躬,表示感谢。

  “楚大哥,有心了。”

  朱容琛在次鞠躬致谢。

  “不必,说起来我也有责任,我作为这次大会的主办人,没有做好防卫工作,是我的失职。”

  楚千帆愧疚。

  “这怎么能乖楚大哥你,有些事是防不胜防。”

  朱容琛说。

  “不说这些了,你大哥他怎么样了,我都听说?”

  楚千帆感叹,又问道。

  “情况不太好。”

  朱容琛摇摇头说道。

  “那葬礼结束后,我在去看看他?”、

  楚千帆说道,朱容琛点了头,楚千帆是朱容瑾关系友好,他要见朱容瑾,朱容琛自然不会拒绝。

  继楚千帆之后,灵堂又进来一批人,是关洲的代表。

  几年前关洲和南洲的关系紧张,还是沈妙倾一举平定。关洲战败之后,内部混乱,首领被迫退位,新的家族首领顶上。

  新会长一上任,整顿内乱,安抚人心,主张和谐共处与南洲交好,两洲之间的关系倒是友好许多。

  为首的代表是关洲新任会长的二少爷祁远舟。跟随的一男一女就是周庭笙和黛琳娜。一见这两人黎朗下意识的咬紧牙关,收紧拳头。这些人还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

  祁远舟同样祭拜之后去慰问家属。

  “二爷,夫人,请节哀。”

  朱容琛沈妙倾微微俯首表示感谢。

  “怎么不见大少爷?”

  祁远舟四顾没见到朱容瑾的身影,不免疑惑。

  “我大哥身体抱恙,不方便见客。”

  朱容琛回答。祁远舟理解般的点头。

  周庭笙慧眼如炬,注意到楼上暗中观察的黎朗和赵恒。黎朗脸上虽然还缠着纱布看不清面容,不过看衣着就知道身份。白衣银纹,矜贵端正,同款披风加身,身上藏不住的君王气息。

  周庭笙扬了嘴角,抱手向楼上之人行礼表示问候。众人见状目光纷纷投向楼上,同样抱手致礼。

  黎朗迟疑了一会,学着他们的模样抱手回礼,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s..book36650205687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