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五十七章试探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洲行政楼

  一男一女从会长座驾下来,男的俊逸端正,一手持腹,一手负后。女的英姿飒爽,却不失柔美洒脱。两人站在站在一起让人赏心悦目。

  黎朗跟随沈妙倾步入市政楼,来到会长办公室。宽敞雅致的办公区,黎朗游览一圈电脑,文书,纸笔···办公设备一应俱全,这就是平时工作的地方。

  “这是?”

  黎朗指示办公桌上一叠公文,问道。

  “这是这段时间堆积的公文,需要你签字。”

  沈妙倾说道。

  “这种事你代劳就好了。”

  黎朗说,他向来一看书就头疼。

  “该代劳的已经代劳了,这是外洲首领送来的文书,必须会长亲自过目签字。”

  沈妙倾淡笑,下之意,必须黎朗亲自签字。

  “反正现在还没到开会时间,会长先签了公文,拖延下去也是麻烦。”

  沈妙倾又说道,将公文推送到黎朗面前。

  “现在,要不然等我再看看?”

  黎朗迟疑了。哪怕他现在的容貌和朱容瑾十分相似,字迹肯定又所不同,沈妙倾如此熟悉朱容瑾的字迹,显然是在试探黎朗。

  “我会二爷都已经看过文件内容了,没什么问题,会长是不信任我们?”

  沈妙倾说道。神色平静而犀利,仿佛将黎朗看个穿透。

  “我自然是信任夫人。”

  黎朗笑说,随手拿起笔盒里的银制刚笔,打开文件,刷刷几笔,干净利落的写上“朱容瑾”三个字。

  “是这样吗?”

  签好后黎朗递给沈妙倾检查。

  沈妙倾看了几眼,微微凝眉,字迹清爽带着文艺风,和以往毫无差别,是朱容瑾的字迹。

  看着沈妙倾细微的表情,黎朗心底暗自庆幸,还好他的字是朱容瑾手把手教出来的,比起沈妙倾,他更了解朱容瑾的字迹,要模仿简直轻而易举。

  “辛苦了,签了字还需要盖章才能算数。”

  沈妙倾浅浅一笑,说道。

  “印章呢?”

  黎朗扫了一眼桌面,并没有什么印章。

  “印章是贵重物品,当然不会随便放,在你背后的保险柜里。”

  沈妙倾笑说,指示黎朗背后墙壁。

  黎朗才发现身后的背景墙上,竟是一个特制的保险柜,专门储存贵重物品和文件,只有会长才能打开,外人一动定然会触发警报。这么说他需要解锁才能打开保险柜。

  “可我不记得密码了。”

  黎朗为难的看着沈妙倾。看来沈妙倾还没放弃试探,一旦触发警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行政楼层层防护,一旦有异常,护卫队就会破门而入。

  “密码只有会长一个人知道,若你忘了,可以用指纹解锁。”

  沈妙倾提醒道。容貌可以改变,字迹也可以模仿,可是指纹却是独一无二的。

  “是吗?那我试试。”

  黎朗说道。忐忑不安的走过去,犹豫了一会,侧首看了沈妙倾一眼,才将食指摁在密码锁上。

  咔嚓一声,没有任何异常,保险箱打开了,黎朗这才稍稍吐了一口气。展开手,五指上贴着一层透明印胶,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觉。好在做了万全准备,让肖彻取了朱容瑾的指纹印。

  “是这个吧?”

  黎朗打开保险柜,拿来印章。

  沈妙倾显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很快恢复常态,点头回应黎朗。

  黎朗将保险柜打开后,沈妙倾便没有在试探他,带他进入会议室,认识了南洲的高层首领,熟悉了行政楼各部门。她将一切都安排得很好。

  下午回到南宫,朱容瑾照例去做检查,沈妙倾转身回到自己卧房,几乎翻遍整个卧室,也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沈妙倾来到客厅,阿初和叶欣在沙发上逗孩子。

  “谁进了我的卧室。”

  沈妙倾一声质问,带着火气,客厅瞬间寂静异常,众人都纷纷摇头,沈妙倾向来宽容大气,很少发火,今天是怎么了?

  “老夫人午后去过一趟。”

  刘管家这家这才出来说明,沈妙倾脸色才变回柔和。

  “没事,都忙你们的。”

  沈妙倾也觉得自己过火了,柔声道。

  “容瑾回来了吗?”

  门外传来沈夫人的声音,沈妙倾快步迎了出去。

  算准时间,沈夫人亲手做好点心送过来,见沈妙倾出来迎接,沈夫人笑盈盈的走来。

  “妙倾,你们回来了,正好,我做好了点心,容瑾呢?。”

  沈夫人说道。

  看着沈夫人端着点心篮子,面带慈爱,沈妙倾才惊觉,这段时间沈夫人似乎对“朱容瑾”很是殷勤。一日三餐亲手操办,事事体贴入微,宠溺关怀。以往沈夫人对待朱容瑾都是一副严母态度,对他要求严苛,再疼爱也不会如此。

  “出什么事了吗?”

  沈夫人将她神色忧虑,问道。

  “这段时间母亲为容瑾日夜操劳,以后这些琐事还是交给下面人来做吧。”

  沈妙倾说。

  “没事,没事,不幸苦。都是因该的,以前没能照顾他,现在定要好好补偿。”

  沈夫人摇头说道,声音越说越小,与至于沈妙倾没听清最后一句。

  “母亲今天进了我的房间了?有没有看到夹在书里的文件。”

  沈妙倾问,沈夫人脸色一变。

  “什么文件,我没看到。”

  沈夫人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随着摇头说道。

  “如果母亲看到,请告诉我,这件事事关重大。”

  沈妙倾扶着沈夫人双肩说道,自然察觉到她的慌乱,断定就是沈夫人拿走了她的文件。

  “妙倾。你这是怀疑母亲吗?”

  沈夫人笑了笑,都不敢直视沈妙倾。

  “母亲?”

  沈妙倾问。

  “嗯?”

  沈夫人迎了一声。

  “您和容瑾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沈妙倾问道。此话一出明显感到沈夫人身体一僵。

  “哪有?”

  沈夫人说道。

  “那你不觉得容瑾最近有些反常吗?”

  沈妙倾又问。

  “有吗?不觉得啊,我儿子我最了解了。妙倾,你今天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太累了,有些精神恍惚了。让你多注意休息你不听,还疑神疑鬼的。”

  沈夫人反问。

  沈妙倾暗自长叹,要从沈夫人问点什么是不可能的,也没有证据证明就是沈夫人拿走文件。不过沈妙倾断定,沈夫人肯定肯定隐瞒她一些事?

  这时,黎朗和赵恒也检查回来了,见沈妙倾沈夫人站在门口,气氛有些古怪。

  “母亲,夫人,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

  黎朗问道,沈妙倾和沈夫人两人恢复如常,微笑着面对他。

  “这不是等你回来嘛,怎么样?有没有累着。”

  沈夫人关怀备至的上下大量黎朗,抚了抚他的肩旁

  换做以前,沈夫人问候的肯定是工作上的事情,可能他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变化。

  “我饿了。”

  黎朗说道,像极了撒娇。真的朱容瑾绝不会像他这般矫情。

  “饿了?刚好我做了糕点。”

  沈夫人宠溺的一笑,把点心递给他。

  黎朗随手一抓,送进自己嘴里。

  “你以前不喜欢吃甜食的。”

  沈妙倾说道

  闻,黎朗呛了一口点心。

  “你慢点吃。”

  沈夫人给他拍了拍背,黎朗才缓和过来,看着沈妙倾。

  “那是因为他身体不好,才没敢让他多吃。”

  沈夫人抢在黎朗前解释。

  “是啊,夫人,爷小时候可爱吃点心了。”

  赵恒也说道。

  “这样啊。”

  沈妙倾微微笑说道。

  看着这对慈母娇子,沈妙倾心中更加肯定心底的想法,其中肯定有古怪。

  s..book366502056873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