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六十七章王子派来的骑士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妙倾的目光对上黎朗的侧脸,缓缓开口。

  “你再祈福?”

  黎朗转过头看了沈妙倾一眼,又转回头看河灯。

  “悼念故人。”

  黎朗十指交叉,扣住后脑勺,枕在手心,吐了一口气说道。

  “故人?”

  沈妙倾心脏骤然一紧,预感到最害怕的事情。

  “一个老好人,是我这辈子最敬爱,最亲近的人。”

  黎朗说道,苦涩的扬了嘴角。又继续说。

  “一开始我挺讨厌他的,嫌弃他又唠叨又麻烦,没事瞎参合我的生活。有时候我又嫉妒他,嫉妒他德才兼备,惊世骇俗;嫉妒他一帆风顺前途无量,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可就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偏偏对我千般纵容万般迁就,每次争吵绝对是他先道歉,闯了祸他总能挡在我面前替我收拾。多年来我仗着他对我的关怀任性妄为,哪怕伤了他的心,他好像都没责备过我。我不喜欢学习,他总是很有耐心的教导。”

  现在回想,黎朗真觉得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明有世上最好的大哥,却没有珍惜他的付出,一直以来都在理所当然的接受他的好。

  “那他是怎么……走的?”

  沈妙倾咬了嘴唇,问道。

  听到这她基本能肯定黎朗所说的人是谁,能称得上天之骄子的人除了朱容瑾好像也没有其他人了。

  “被人害死了。我伤了他的心,他走了,当我第一次认知自己的错误想去道歉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他被人重伤,只留了最后一口气,却用仅有的一口气再次选择包容我。他抱憾而终,临走前依然挂念他的妻子和家人。”

  黎朗回答道。说道最后黎朗眼眶都湿润了,不得不抬头深吸一口气,把所有悲痛压在心底。

  沈妙倾听闻鼻子一酸闭上眼睛,她习惯了吞声忍泪,不管委屈还是心痛,她都是默默独自承受,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消化。

  几道流光冲破天际,绽放出灿烂的火花。随着烟火的绽放,黎朗沈妙倾从悲痛中回过神,抬头看去,烟火一飞冲天,惊艳绽放之后消散。就如同朱容瑾的生命,在最璀璨光辉之际消纵即逝。

  从察觉的身份开始,沈妙倾心里已经有最坏的预感,朱容瑾可能回不来了。可她不愿意接受这个坏结果,坚信还有最后一丝希望,朱容瑾或许被人监禁,或许是受了重伤所以不能出现,才找了黎朗这么一个替身。

  她一直在暗地里观察黎朗的举动,派人跟踪赵恒和肖彻,试着从他们身上找线索。随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沈妙倾心里越没底,朱容瑾离开的预感越来越强烈,黎朗隐藏得很好,赵恒和肖彻也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直到从黎朗的故事中的得到肯定,沈妙倾最后一点希望被浇灭,伴随着丈夫的离去,心头的一丝温暖被硬生生抽离,又一个她珍惜的人不在了,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这样空落落的孤独感她只能独自承受。仿佛又回到当年在洪城时那段孤寂,凄冷,落寞无人相伴的日子。

  “夫人……。”

  听到一声亲切的呼唤,沈妙倾抬眸望去,双眼附上一层薄雾,她仿佛看到朱容瑾温柔且饱含爱意的笑容。

  沈妙倾微微一笑,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孔越来越清晰,五官精致,肤白如雪,只是眼神却少了三千温柔,多了深邃凌厉。

  他不是朱容瑾。

  沈妙倾回过神,黎朗已经走到她跟前,给她递了一串唐人。

  “夫人,吃糖人吗?”

  黎朗似是安抚一般,想她挑挑眉。

  被他滑稽的表情逗笑了,怎么感觉像在哄小孩。

  “谢谢。”

  沈妙倾接过糖人说道。这一身饱含很多,谢谢他告诉自己真相,谢谢他替代朱容瑾给了这个家,给了南洲希望,谢谢他在自己最孤寂无助的时候给她一句安慰。

  “别难过,信我,都会过去的。”

  黎朗安抚道。他不想隐瞒沈妙倾真相,却也不想看她难过,沈妙倾这样倔强的人,哪怕心里在脆弱,她也习惯了戴上一副坚不可摧的假皮。

  “哦?我为什么要信你?”

  沈妙倾轻咬了一口糖人,反问到。

  “因为我是王子派来保护公主的骑士,你只能信我。”

  黎朗笑了笑,凑近沈妙倾耳旁说道。

  沈妙倾其实有意逗他,可黎朗这貌似玩笑话却触动了她,让她有种错觉,朱容瑾仿佛还在她身边。也许是他是朱容瑾的弟弟,这张和朱容瑾一般无二的脸,所以对他的话毫无防备的信任。

  “我们走吧。”

  说罢继续逛庙会。

  南洲每逢百家盛会外来的游客数不胜数,尤其庙会更加热闹非凡,外来人都要在这里体验一下南洲的风土人情,特色美食。

  这样比过年还要热闹的假日,哪怕是来参加百家盛会的世家首领少爷也不愿错过。换上便服,从首领公馆结伴出来凑热闹。

  朱容琛作为作为东道主,充当导游,给各位首领少爷带路,介绍自己故乡的文化特点。

  一行人在街上逛着逛着,迎面遇上黎朗沈妙倾,几人一时间呆滞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黎朗换上便服,套着一件黑色外套,拉链也没拉上,加上他皮肤雪白,年轻清俊,一手揣着裤兜,一手拿着糖人,随意洒脱,朝气蓬勃,更像刚出社会的青涩少年。要不是自己确认,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正是南洲的首领和新任的百家督长。

  沈妙倾同时,她才二十出头,平时穿着制服,手拿指挥弯刀,英气十足。当她换回便服,白色高腰体恤配上牛仔短裙,弯刀变成糖人,显得清丽脱俗,犹如不染红尘烟火的仙子,还有那么点甜美。实在看不出她是在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女将军。

  一个青涩如少年,一个甜美同少女,怎么看都是那么的般配。

  沈妙倾察觉他们异样的眼光,像是看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面,她脸皮薄,面色微微发烫,含羞低眉,小小的咬了一口糖人。

  黎朗就不一样了,根本不在意他人的眼光,自顾自吃着糖人,随意扫了众人,目光定在一行人当中的周庭笙和黛琳娜,微微一顿,很快又恢复自然。

  “大……大哥……?”

  就连朱容琛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眼前这个人真的是那个温润如玉的大哥吗?要不是沈妙倾就站在他身边,他根本不会叫声大哥。

  “嗯?怎么了?”

  黎朗应了他一声。

  “……”

  这场面太过新颖,朱容琛都不敢抬头看,他的大哥,五洲四海举世无双的南洲首领,既然在这里闲散的吃糖人。

  “容瑾,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纯真的一面啊?呵呵”

  楚千帆三观也被重刷,在他的印象中,朱容瑾是一个从容端正的文雅男子,行为礼仪循规蹈矩,穿着配饰事无巨细都极为讲究,从不会如此随意。沈妙倾也就算了,他一个做父亲的大男人,既然还在大庭广众下吃糖人。

  “有什么问题吗?”

  黎朗问道,别人怎么看他他不在乎,只要沈妙倾心里清楚就好。

  “没有,你喜欢就好。”

  一行人面面相觑,他们又不清楚南洲会长私下是什么样的人,也就没有多疑,只是有礼貌的笑笑。

  s..book36650205687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