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九十章退位让贤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寿宴尽兴而来,败兴而归,宋娴让人安全把宾客送回公馆休息,只留下黎朗沈妙倾二人。

  得知宋二爷受了伤,黎朗代表来看望,宋二爷躺在床上脸色难看极了。

  “二爷,你还好吧?”

  黎朗上前问候。

  “我没事,让督长挂心了。”

  宋二爷吃力的摇摇头,怎么看都向没事的样子。

  “刚才发生的事情夫人都跟我说了,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倒是可以帮忙。”

  黎朗说道。

  “这段时间度督长已经为我们操太多心了,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您,我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

  宋娴真诚向黎朗沈妙倾致谢,可这是她自己的问题,需要她自己面对。

  “你想如何去解决?”

  黎朗凝眸,大概已经猜到宋娴所谓的解决方法。

  “我退位让贤,以后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

  宋娴坚定的说道。

  “小姐!”

  顾念夕很心疼她,却又无能为力。

  “宋娴!”

  宋二爷厉声斥责道,一时激动又牵动了伤口,哀嚎一声。

  “二叔,这一次你就听我一次,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津洲不能在这样混乱下去了。”

  宋娴含泪笑说。事情皆因她上位而起,那么她退位因该就恢复平静了吧。

  “你这么轻放弃,你父亲在九泉之下如何瞑目。”

  宋二爷不甘心。

  “二叔,这您就说错了,父亲他更希望我们安然无恙。父亲已经没了,我不希望您再为了我出什么差错。”

  宋娴说道,宋二爷无奈的叹息一声,他老了,也退休了,就算保得了宋娴一时,也报不了她一世。最终妥协了。

  “你真的想好了?让出会长之位?”

  黎朗确认性的向她问都。

  “嗯,想好了,明天我就宣布把会长之位让给表哥。”

  宋娴点点头,看向杨尘。

  “表妹,你这又是何苦?”

  杨尘心疼的看着她。

  “就这么决定了,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做这个会长。”

  宋娴毅然决然的肯定道。

  “这是你们津洲的内政,我也不方便插手,既然你已经决定好,我们只有支持你。”

  黎朗说道。

  “谢谢督长,夫人。”

  宋娴向黎朗鞠了躬,如释负重般的向顾念夕笑笑。顾念夕也松了一口气报之一笑,只要是宋娴的决定,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决定好退位让贤,宋娴便召集来了津洲的领导宣布此事,还请来各位首领做见见证。黎朗再一次前往津洲会长府,人都已经到齐。宋娴先向在在场的首领为昨夜不欢而散的宴会道歉。

  “各位百忙抽闲一路风尘只为参加二叔的寿辰,宋娴惭愧没能安排好一切,让各位在这一趟津洲之旅败兴而归,在此宋娴诚恳的向诸位道歉。”

  宋娴今日连会长的制服都没有穿,内疚的向众人鞠躬致歉。

  谁家还没点坏事,众人表示理解,而且宋娴算是他们当中最年轻的会长,已经很不容易了,哪还会责备她。

  “宋会长不必客气,大家同为首领,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大可说出来大家都会帮你。”

  楚千帆对她说道。

  “昨晚的的事谁也不想,何况我们也安然无恙,宋会长就不用放在心里。”

  祁远舟安慰她说道。

  “话说回来,昨夜听闻二爷受了伤,可有大碍。”

  陈越表示关怀。

  “多谢各位记挂了,昨夜的风波过去了,我二叔只是受了点轻伤,很快就会恢复。”

  宋娴在此表达谢意。

  “人安然无恙就好。”

  众人同样表示庆幸。

  向众人表示的歉意之后,宋娴鼓起勇气,向众人宣布正事。

  “另外,请诸位过来是希望各位做个见证,我宋娴,徳不配位,决定退出津洲会长之位,由津洲副会长杨尘继任。”

  此话一出,除了津洲官员没有多余的震惊之外,其他首领都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自古以来,一旦上任会长之位就是一辈子的事,各洲的首领只有退休或者身死才会有下一任会长继任,宋娴既然主动让贤。

  “宋会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既没有病重,也没到退休年纪,哪有主动把首领之位让出来的。”

  “这种事可不能胡闹。”

  现场热闹起来,发表自己的看法。这当会长又不是坐公交车,说让就让。

  “各位,请听我一,自我上任以来,津洲的大小事务无能管理,昨夜的事故已经不是头一回发生了,宋娴是真的难当大任,也不像拖累各位,所以我决定退出首领之位,让能者居之。”

  宋娴安抚了众人,诚恳的说明自己的原因。

  宋娴都这么说了,又是人家津洲的政事,众人也没理由插手,只好沉默了。

  “既是你们津洲决定的事,我们这些外人也不会有意见,不过有一点,不管是谁担任会长,第一条就是不能做出伤害百家和谐,挑拨世家关系的事情。”

  黎朗提醒道,众首领一致认同。

  “这一点诸位大可放心。副会长杨尘是我津洲官员一致选举,一定能胜任首领之位,和诸位和睦共处。”

  宋娴指示着杨尘承诺道,比她杨尘确实更适合担任津洲会长。

  “不行,我不同意。”

  宋娴话音刚落,还没等人发表意见,门口传来雄厚的声音。

  来人正是宋二爷,受了伤坐在轮椅上,顾念夕负责将他推上来。沈妙倾也跟身边,进门后直接来到黎朗身边。

  “事情都办好了?”

  黎朗抬眸问她。

  “都办妥了。”

  沈妙倾点点头回答。

  “二叔,您怎么来了?”

  宋娴迎上前问候。

  “来阻止你退位。”

  宋二爷说。

  “二叔,我们昨晚不是都说好了吗,津洲不能再这么乱下去了,津洲的高层官员也都认同了。”

  “是,昨晚我确实认同了,可今天顾念夕告诉了我一件事,所以我觉得让位这件事有必要再仔细考虑。”

  说着凶横和目光扫向杨尘和她母亲杨夫人。

  “二哥,今日厅堂上坐着都是津洲的官员,以及来自各州各地祝寿的世家首领,宋娴也说她是自愿让位,你这样临时变更不是耍我们大家么。”

  说话的正是杨夫人,宋娴的姑姑,在津洲行政楼担任要职。在津洲地位仅次于宋娴和宋二爷。

  “哼,你当然想让你儿子当上会长,这样你就可以把持津洲内政。”

  宋二爷冷冷的说道。

  昨天兄妹两还是敬重有加,感情和谐,杨夫人有些意外,勉强的一笑。

  “二哥这是什么意思?杨尘当会长可是大家推举的,我从头到尾可什么都没有说过什么?”

  杨夫人从容的说道。

  “你少装蒜,我问你,前段时间是不是你出动暗卫追杀宋娴。”

  宋二爷质问道,在场的人都不可思议的表情,杨夫人表情瞬间凝滞。

  “念夕?”

  宋娴猜疑的目光看向顾念夕,再南洲被追杀的事情只有她和黎朗沈妙倾知道,宋二爷当众说出来,因该就是顾念夕向他透露。

  顾念夕点点头,确实是她告知的宋二爷,在宋娴决定让位之后就说了。宋二爷听后表示很震惊,虽然家中的暗卫大权是有他管理,可他从来就没有出动过暗卫。宋二爷立刻想到杨夫人,除了他之外杨夫人也可以调动暗卫。

  “二哥你就冤枉我了,宋家的暗卫不是都有你掌权的吗,我怎么能调动。”

  杨夫人瞬间撇开责任,反正有没有证据证明是她调动的暗卫。

  “这是我们找到追杀会长的调令,已经向二爷确认过了,二爷从未颁发过这条调令,有人冒充他签字盖章。二爷印章从不离身,只有在前端时间二爷外出将印章交给了夫人您保管,到现在都还没有还回来,联合调令的发布时间,印章当时就在夫人您手上。”

  顾念夕拿出暗卫调令,众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上面有宋二爷的签名和印章。

  不是二叔下的调令,宋娴听到这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这又能代表什么?万一是二哥自己下了调令,然后故意把他的印章交给我。”

  杨夫人冷笑,倒打一耙。宋二爷气得脸都绿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一直心怀鬼胎,连侄女都能下狠手,甚至不惜栽赃自己以证清白,他自问从来没有对不起这个妹妹,这么多年一直无条件的信任她,谁知道她背地里还做了这种事。

  “好,暂且不提这件事。那些聚众闹事的群众夫人也应当认识吧?”

  顾念夕冷笑,又问道,这一次杨夫人脸色变得难看了。

  “谁会想到,从一开始夫人就想把会长拉下台,不惜请人演了这么长的一段戏,这几天我收集了那些闹事群众的信息,当中有部分人每月定时有一笔不菲的资金进入账户,资金的来源就是夫人你。那些人收了夫人雇佣,负责带头闹事,四处宣传会长德行有问题,故而引起民愤。”

  顾念夕开始也以为津洲的民众有多大义凌然,谁知只不过是收了人家钱来为难宋娴。

  “是这样的吗?”

  宋娴喃喃自语,原来这都是有人刻意而为的吗?她一直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好才让津洲的民众失望。

  “是,这不是会长你的错。不止这些,我还查到别的事情。”

  顾念夕心疼的看着宋娴。

  “什么?还有什么事情?”

  宋娴面色苍白,抬眸看着顾念夕。

  “还有老会长的正真死因。”

  顾念夕斟酌之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我父亲,他不是生病过世的吗?”

  宋娴有个强烈的预感,接下来顾念夕要说的是自己难以接受的事实。

  s..book366502056880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