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九十五章想做一辈子朱容瑾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上梳洗完毕,黎朗并没有上床休息,而是进了书房,拿出宋二爷给他的文件查看,上面记录陈敬华的信息,和他离开南洲之前的档案。

  如宋二爷所说,在竞选会长之前,陈敬华半生顺遂,甚至没有半分污点,家世清白,才华横溢,他在行政楼就是精英般的存在,杰出的青年才俊前途无量。

  只不过这人心气高,在参选南洲会长落选之后,他不甘失败,冲动之下做出绑架要挟之事,从此身败名裂,一代英杰就此没落,如丧家之犬逃离南洲。

  黎朗又翻开一页档案,上面附有陈敬华的照片,照片上的人长相不差,眉眼中还略显高傲。这个人黎朗是熟悉的,五官轮廓和组织上的那位先生很是相似,经过岁月的蹉跎已经不再那么年轻,黎朗还是一眼看出他们是同一个人。

  黎朗十几岁就被那位先生带进组织培养,他只知道那位先生姓陈,他的同伴,包括周庭笙黛琳娜他们都尊敬的称呼他一声陈先生,却从未听说过的全名。

  没想到这位陈先生,他的上司,把他从一条歧路拉如另一个深渊的人,和他既然有着颇深的渊源。

  从当年的九死一生到流落街头,到加入组织成为一个杀人如麻的特务,再到成为今天统领百家的督长,他一生跌宕起伏都和这个人有着直接关系。

  在没有得知陈敬华的身份之前,黎朗也当他是自己的救半分忤逆赎,不管陈敬华对她是利用还是别的原因,对他的命令从来都是听计从,没有忤逆。

  因为从一开始都是黎朗自愿跟他走的,自愿加入他们,黎朗是感激他的,在走投无路之际给自己指了一条新路,即便那条路是通向黑暗。这条不归路是黎朗自己选择去走,他不怪任何人。

  可如今黎朗对陈敬华多了仇恨,是他害死了自己最敬爱的大哥,是他带走了黎朗黑暗人生中从缝隙透露进来的光明,这世上再也没有比朱容瑾对他更好的人了。

  这种恨已经超过感恩,附带着委屈,就像一个人在外流落已久,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庇护所,结果这庇护所无端端被人给拆了,那个人还是你熟悉的人。

  黎朗合上文件,低眸沉思,他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件事和沈妙倾说明,按理说沈妙倾是朱容瑾的妻子,丈夫的仇人她因该知道,亦或者让她亲手手刃仇人替朱容瑾报仇。

  同时他也担心沈妙倾因此知道自己的过去,他的过去实在太污秽不堪,沈妙倾知道了会不会看不起他?

  黎朗有一会这么纠结,双手插.进头发里揉了揉。他想留在沈妙倾身边,又害怕沈妙倾嫌弃自己。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黎朗从纠结中回过神,整理了凌乱得头发,平复自己的神态。对外喊了一声。

  “进来。”

  叶欣端着一杯牛奶推门而入。

  “爷。”

  “是你啊,怎么还没休息。”

  “这么晚了,我看爷还在书房工作,就给你热了一杯牛奶,有助睡眠的。”

  叶欣说着把牛奶送到黎朗面前。

  “谢谢。”

  黎朗点点头也,喝了一口牛奶。将文件放进抽屉里藏了起来。

  “爷,你最近都不去小竹院休息吗?”

  自从他们家爷受了伤回来,就从没有去过她们房里过夜,别说她和阿初了,连夫人的小竹院都没有去过。

  “我为什么要去小竹院啊?”

  黎朗还在思考事情,一时没有反应叶欣说的话,不假思索的问道。

  “可你以前都住在小竹院的啊。”

  叶欣被他问得一脸茫然。

  小竹院,沈妙倾的住处,去他那里过夜。

  黎朗这才反应过来,眼睛募的一下亮了。

  “你是说我可以去和夫人同住?”

  黎朗问道。心底小窃喜。

  “当然可以了,你和夫人是夫妻。”

  叶欣疑惑的说道。

  话音刚落,黎朗窜起身,一溜烟的走了。

  “爷,你要去哪?”

  “去小竹院过夜。”

  说完黎朗已经离开了书房,叶欣气嘟嘟的跺脚,早知道就不提醒他了。

  来到小竹院门口,黎朗徘徊在门外,一边犹豫,一边挠头。就这么进去会不会太唐突了。

  “爷?您在做什么?”

  宋以晨在院子里发现了门外徘徊的黎朗,前来打招呼。

  “我···就来看看。”

  黎朗像做了亏心事一般,含糊的说道。

  “那爷今晚要在这里休息吗?”

  宋以晨笑问。

  “····嗯。”

  纠结了一会还是下意识的点头。

  “那我去给爷准备一下。”

  宋以晨做出邀请的姿势,黎朗干咳一声演示自己的尴尬,负手走进院子。

  院子里,沈妙倾还没有休息,还在追着她迷上的电视剧。看到黎朗这个时候过来,有些诧异。

  “爷,你怎么过来了。”

  沈妙倾问道。

  “当然是来过夜的。”

  黎朗青涩一笑,坐到沈妙倾身边,笑容中还透露出一点坏。

  “过夜?”

  “我今天才回过神来,我们是夫妻,总是分房睡是不是会让人起疑。”

  明明怀着狼子野心,却还要装出一副不得已的模样。好在他装得像,沈妙倾并没有看出来的小心思,只是有些疑惑。

  “那你怎么不在叶欣那里休息,她也是你夫人,你们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你故意疏远她,就不怕她怀疑。”

  “那不一样。”

  黎朗对沈妙倾又歪心思,但对叶欣和阿初,单纯的把他们当嫂子来看待。

  “怎么就不一样了?”

  沈妙倾不解,放下水杯,注视着黎朗的双眸。

  “她们是嫂子,当然不能冒犯。”

  黎朗当然不敢把真实想法说出来,找了一个是个人都能拆穿的借口。

  “我也是,而且还是原配妻子。”

  沈妙倾笑了,说道。

  “正因为你是我的原配妻子,世人都知道你我夫妻恩爱,从来只偏宠南洲夫人一人,我来你这里不是很正常吗。”

  黎朗说着手尖模仿走路的姿势,慢慢靠近沈妙倾白皙的手,与她手指相扣。

  “别闹。”

  沈妙倾抽出手,只当他是在开玩笑,回头继续看电视。

  “夫人?”

  黎朗不满的吐了一口气,带着委屈的语气唤道。

  “怎么了?”

  沈妙倾目光定在电视荧幕上,一边回应道。

  “你对以后就没有什么打算吗?”

  “什么打算?”

  “未来,对你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打算。”

  听了这话,沈妙倾才侧首扫了黎朗一眼。沉默了一会才开口。

  “能有什么打算,继续做我的南洲夫人。”

  沈妙倾并没有考虑那么久远。从她嫁进南洲府开始,她就注定一辈子效命南洲,哪还有自己的打算。

  黎朗沉默了,有些心疼沈妙倾,她还这么年轻,不因该将大好年华埋没在南洲府里。她和朱容瑾的缘分以尽,没有义务继续守护他的责任。他想让她自由。

  “那你呢,你有什么打算?你似乎不打算在南洲府久留。”

  沈妙倾总有强烈的预感,黎朗迟早会离开南洲府。

  “那就看夫人的意思了,如果夫人需要的话,我可以一辈子做南洲的会长,”

  黎朗曾想过功成身退,可现在他想留下来。

  一个人流浪久了,体会到家的温暖,又怎会怀念一个人的凄冷。

  “我现在确实很需要你。”

  沈妙倾说道,不可否认,现在南洲离不开黎朗。

  “那我就依夫人的意思了。”

  黎朗窃喜,暗自脑补,可以理解为沈妙倾不想让他离开吗?

  “既然夫人想让我留下来当这个南洲会长,那是不是我就可以行使丈夫的权利。”

  黎朗暗暗的期盼道。

  “时间不早了,爷早点休息吧。”

  沈妙倾拒绝回答他这个问题,起身说道。

  “好啊,一起。”

  黎朗厚脸皮的跟着沈妙倾。

  “嗯?”

  沈妙倾回头严肃的看着他。

  “当然,分开睡,我睡沙发。”

  “我睡沙发。”

  沈妙倾说道,委婉的表示可以一起。黎朗喜滋滋的跟着一起回房。

  一进房间黎朗就倒在沈妙倾柔软的大床上,上面还留有沈妙倾的味道,一股清香让人心旷神怡。让他生出欲念,现在沈妙倾愿意和他同房,说不定过段时间就愿意和他同床了,到时候就能进一步发展关系。

  朱容瑾已经离世半年了,他和沈妙倾的婚姻关系也已经结束,完全可以重新一段感情。虽然道德上有些对不住大哥,但也无所谓啦。

  黎朗越想越兴奋,高兴之余一个翻身,发现朱容瑾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眸在盯着他,黎朗吓了一跳,才发现是床头的婚纱照。黎朗抹了一把脸,松了口气,蒙头睡觉。

  当晚黎朗就梦见了朱容瑾,在黑暗深渊之中,朱容瑾浑身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白衣制服,举止儒雅,和他一摸一样的面容,眼底是三千温柔,语气却有些严厉。

  “朱容珣?”

  “大哥,你不是已经离世了吗?”

  黎朗睡梦中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朱容珣,你当真越来越放肆了,对妙倾你也敢动歪心思,他是我夫人。”

  朱容瑾在训斥他。

  “我只是···”

  他只是喜欢沈妙倾而已,为什么不可以,黎朗有些委屈。

  “她是我妻子,是你嫂子,你不可以喜欢她。我曾经教过为人品行你都丢到脑后了吗,你这么做是有悖人伦,违背道德。”

  有悖人伦,违背道德?

  黎朗惊呼一声从床上做起来,一声冷汗。

  “你做恶梦了?”

  听到沈妙倾轻柔的问候,黎朗才清醒过来,原来是梦啊。

  s..book366502056882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