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零七章我不好男色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又一届首领大会要开始了,同样也是朱绍卿和朱容瑾的忌日,为了不耽搁首领大会进程,只能提前祭拜。

  安排好祭祀的用品,黎朗组织一家人前往首领陵园去祭拜。出发前全家人都在门前回合。

  “贡品都准备好了吗,没有遗漏吧。”

  祭祀是大事,沈夫人特别嘱咐。

  “都准备好了,来之前又检查了一遍,什么都没有缺。”

  家中的内务向来都是叶欣负责,确认之后回答道。

  “那就好,时间不早了,儿啊,我们出发吧。”

  沈夫人转身对黎朗说道。

  “好。”

  黎朗点了头,带着沈妙倾准备上车。

  “大姐,三妹和容琛还没来。”

  宁夫人提醒道。

  “怎么这么慢?”

  宁夫人这么一说,众人才发觉云夫人和朱容琛都不在场。要没人说,沈夫人都快忘还有云夫人这个人,自从老会长去世之后,云夫人安分了许多,平时就呆在自己院子里不出门。

  “二哥早就到了,不过又回头去找云姨了。”

  朱容桦解释说。

  “这母子在搞什么,早就声明过今天要祭拜老爷,要提前准备好,既然迟到了。”

  沈夫人不满的抱怨道。

  “兴许快了,再等等。”

  宁夫人安抚道。

  几分钟后,朱容琛和云夫人孙羽晴才匆匆出现。

  “抱歉,我们来晚了。”

  朱容琛向众人致歉。云夫人粗心忘了今天要去祭拜,他只好赶去通知,匆匆忙忙才赶上一起。

  “今天是老爷忌日这么重要的日子,早就提前通知了,怎么还是这么磨蹭。”

  沈夫人指责了云夫人。猜测十有八九是云夫人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大姐,实在抱歉,是为耽搁了。”

  云夫人只好乖乖认错。

  老会长去世了,没人给她们母子撑腰,朱容瑾又当上了百家督长,如今他们母子在南洲府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只能忍气吞声。

  “出发吧,时间不早了。”

  沈夫人也没空在责备她,反正在怎么说云夫人也不会放在心上。

  黎朗带领着一家人来到首领墓园,刚走进大门,迎面走来一个带着口罩,穿着黑色风衣的六旬男人,男人注视这黎朗微微一顿,接着退避一旁让路。

  虽然没有看清男人的真面目,黎朗却依然记住他那双眼,曾经在他走投无路的时侯,将他从黑暗拉近另一个深渊的男人。

  陈敬华,这个害他流落街头,害死他父亲兄长的人,现在就在面前。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黎朗下意识的攥紧拳头,极力压制心里的愤恨。装作从容不迫的模样,从他面前走过。

  黎朗一行人离开之后陈敬华并没有立刻离开,盯着一行人的背影,摘下口罩,嘴里呢喃着朱容瑾的名字。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且危险的笑意。

  “妈,你在看什么?”

  朱容琛发现云夫人一直回头注视,他自己回头看,却只看到刚才擦肩而过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异常。

  “没什么。”

  云夫人摇摇头,眉头却紧锁。

  到了老会长墓前,干净墓碑前有一束白菊花,花束还是新的,刚有人来祭拜过老会长。

  “这怎么又束花,有人在我们之前来祭拜过?”

  沈夫人注视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熟人。这里又是首领墓园,平常人是不能进来的饿。

  “会不会是我们刚才遇见的老伯?”

  沈妙倾猜测道。

  闻,黎朗脸瞬间暗沉,极有可能就是陈敬华来拜访过,这墓园里埋葬的都是历任南洲会长,除了父亲,陈敬华因该没有什么相识的人了吧。

  要真是陈敬华,那他来这里做什么?人都被他害死了,还要来嘲讽一下吗?总不至于因为愧疚吧。黎朗是绝不会相信陈敬华良心未泯。

  “别管了,准备祭拜吧。”

  黎朗说道。

  众人开始收拾准备起来,摆上贡品花束,开始祭拜老会长。

  差不多半个小时,祭拜完成了,准备返回。

  “母亲,妙倾,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在这里呆一会。”

  黎朗说道。

  “你还有什么什么事吗?”

  沈夫人关怀问道。

  “没事,就想多陪父亲一会。”

  黎朗回答。

  “那好吧,你早点回家。”

  话说回来,黎朗和老会长的父子缘分很浅,黎朗出生之后,老会长开始参选首领,跟本没有时间陪伴黎朗,五岁那年黎朗出事之后,老会长到去世都没能再见儿子一面。

  其他人都走了,黎朗就着草坪席地而坐,又点火烧纸钱,这一份是烧给朱容瑾的。朱容瑾和老会长同一天离世,世人知道老会长逝世,却不知道朱容瑾也一同离世,黎朗也只能乘着这个机会给他烧写纸钱。

  “爸,大哥,你们在地下要互相照应,今天过后,可能要很久才能来看你们。”

  黎朗轻叹一声,就没有说话了。

  一只修长带着薄茧的手伸过来,分走黎朗一半的纸钱。

  黎朗诧异的抬头注视,沈妙倾去而复返,也席地而坐陪着他一起烧纸。

  黎朗欣慰的一笑,两人四目相对,都没有说什么,仿佛心有灵犀,对方在想什么都心知肚明。

  朱容瑾是幸运的,除了黎朗,至少到现在还有他深爱的妻子时刻惦记着他。

  在墓园遇见了陈敬华,过了几天黎朗就收到伊莎的短信,说陈敬华要见他,要见黎朗。

  陈敬华因该没有那么快察觉自己的身份,当前这个情况黎朗还不好跟陈敬华撕破脸,怎么说也要先保证肖彻和阿衍的安全。

  怀着踹踹不安的心情,黎朗还是去赴约了,他在赌陈敬华还不知道自己身份。按照伊莎发来的地址,来到一家豪华酒店,陈敬华就暂时在这里落脚。

  伊莎在酒店门口徘徊,终于等到黎朗的车子来了。黎朗下了车,手里转着车钥匙,反手关上车门。穿着以往习惯的暗色系列服装,还是喜欢带着口罩掩饰自己。

  伊莎已经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桀骜不羁的黎朗,痞里痞气中还不失帅气。欣喜的迎上去。

  “朗哥,你来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要见我。”

  黎朗开门见山的问。

  “我也不知道,陈先生突然来到南洲,还说要见你。”

  伊莎说道。

  “进去看看。”

  黎朗凝眸,还是进了酒店。

  “对了,肖彻和阿衍最近好吗?”

  黎朗此时最担忧的还是这两人的安危。自从那天在南洲府争执之后,肖彻就没在搭理他了。

  “我刚才在酒吧见过他们,怎么,你们吵架了。”

  黎朗肖彻感情很好,对方什么情况他们都能第一时间知道。黎朗问起肖彻的情况,只能说明两人闹矛盾了。

  “不是我说你,干嘛老是欺负肖彻,你不能因为他脾气好,就随便欺负人。”

  “我没有。”

  “没有他干嘛不理你。”

  “······”

  黎朗不想过多解释,这一次他真是无辜的,他什么也没做,也没说,是肖彻自己不愿搭理他。

  “对了,陈越和周庭笙也都来了。”

  “他们也来了?”

  首领大会在即,陈敬华周庭笙都从外洲前来南洲赴会,这事黎朗知道。可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汇合,恐怕又在盘算什么计划。

  让黎朗想不通的事,以往什么重要计划,陈敬华一行人都不会把他算在其中,这一次怎么突然找上他?

  黎朗随着伊莎来到一间套房,周庭笙黛琳娜陈越都在此等候多时了,就是不见陈敬华的人影。

  “哟,朗哥来了,好长时间没见了。”

  黛琳娜表示友好的笑了笑。

  “先生呢?”

  气氛还是和以往相差不多,他们似乎还没察觉自己的身份,黎朗摘下口罩,问道。

  “还没出来呢,也不知道突然召集我们做什么?”

  黛琳娜说道。

  黎朗暗松了一口气,连黛琳娜他们都是及时召集过来的,说明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黎朗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陈越和黎朗接触不多,在他进门那一刻就一直注视他。都说他长得像极了朱容瑾,以前不觉得,自从见识过朱容瑾之后,也不得不说两人长得相差无二。可以说套上首领制服,那就是朱容瑾本人。

  察觉到陈越关注的目光,黎朗也不客气的瞪回去。一副”再看就戳瞎你的眼睛”的表情。

  “好看吗?”

  黎朗这样狠厉的目光可不是朱容瑾会有的,陈越瞬间打消了刚才的念头,黎朗到底是痞子出生,样貌再怎么相似,怎能和贤明的朱容瑾联想到一块。

  “还行。”

  陈越淡淡一笑,点了头。虽然是混混,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俊朗。

  “抱歉,我不好男色。”

  黎朗给他一个冷眼,说道。

  “噗····”

  哪料到黎朗脑回路这么奇葩,周庭笙黛琳娜都呛了一口茶水。

  果真是个流氓。

  陈越一脸尴尬,不就多看了几眼,怎么就把他想歪了。

  “朗哥,这是我们二爷。”

  黛琳娜担心黎朗冒犯主子,为他介绍道。

  “我知道,我见过。”

  黎朗回答说,很早以前他就见过陈越,只是在组织上的地位不高,所以没有和陈越打过招呼。陈越或许不知道黎朗这个人,黎朗却清楚他。

  “我常听笙哥他们提起过你,今日一间,黎先生果然行事独特。”

  “过奖,我也久仰二爷名声多时。”

  黎朗很敷衍的恭维陈越。

  “上次,我托笙哥问候过先生,不知道还有没有兴趣来我庆洲做事。”

  “我黎朗是个粗人,地痞流氓出生,大字不识几个,怎能入官场做事,二爷的好意我心领了。”

  “我也不勉强先生,什么时候要是改变主意,随时来庆州找我。”

  陈越曾了解过黎朗,没进组织之前,确实没有上过几天学校,也没什么文化。当初只是看重他的身手不错,人也机灵才招他进组织。

  s..book366502056884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