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零八章面会仇敌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坐等了几分钟,陈敬华终于从卧室里出来,只穿着一身浴袍,手里还拿着一杯红酒,虽然已经是六旬的人,看起来依然潇洒自如。

  “陈先生。”

  黎朗几人起身问候。

  “人都来了?”

  陈敬华浅笑,看着在场的男女,满意的点点头。

  扫视了一圈停在黎朗面前,上下打量他的全身。

  “黎朗?好久不见了。”

  “多谢先生惦记。”

  黎朗极力伪装出一副恭敬的姿态。

  “像,太像了。”

  陈敬华都不得不感慨,黎朗和朱容瑾相似的容貌。

  “啊?”

  哪怕知道陈敬华口中的太像是什么意思,黎朗还是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

  “没事,黎朗,这些年你都在南洲吗?”

  陈敬华摇了头,又问道。

  “并没有。是货物出了什么问题吗?按照规定,我每年都有向先生准时交货。”

  黎朗回答。虽然身处南洲府,为了不泄露身份,黎朗每年都要向组织上上交足够的货物。

  “那不是,货我们都收到了,你做得很好。”

  “既然货没有问题,先生找我过来有何事吩咐?”

  黎朗得责任就是为组织上提供货物,只要没出什么什么差错,陈敬华从来都懒得搭理他。

  “黎朗,你在我手下做事已经有许多年了吧?”

  “十七年了。”

  黎朗十七岁加入组织,到现在已经也有十七年了。

  “十七年了,都这么久了。”

  陈敬华略显惊讶,黎朗还没有成年就被加入他们,因为他没多少文化,便安排他运货,若做得不好出事了,那也是他命不好。没想这一做就做了十七年,什么差错都没有。

  要不是这一趟在墓园偶遇朱容瑾,看他的长相才想起黎朗,他都快忘了手下还有黎朗这一号人物。

  “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今天叫你过来是份好差事介绍给你。”

  陈敬华说道。

  “什么好差事。”

  黎朗淡笑,问道。

  “这是陈越,我儿子,也是当今得庆州会长,你们认识了吧。”

  陈敬华指示着陈越介绍道。

  “方才认识了。”

  黎朗说。

  “如今他身边就缺向你这样得能人,我希望你能留在他身边帮助他。”

  “先生的意思是,从今以后我只需听令陈少爷指令。”

  “和聪明人就是好说话,我就是这个意思。”

  陈敬华满意的点头。

  “先生的嘱咐黎朗自然听从,只是我时常走南闯北,向来散野惯了,少爷贵为庆洲首领,我只怕帮不上他什么忙。”

  黎朗表示委婉的拒绝。他现在身为百家督长,干嘛要给一个外洲的会长打工。

  “先生太谦虚了。”

  陈越笑说。虽然他并不是很看好黎朗,不过父亲都亲自举荐他了,想来也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我现在年事已高,很多事情都做不了,只希望陈越能够接替我的班。着运货之事也就不必在犯险。你是个人才,不该被埋没,跟着陈越你会有更好的前途,你也不想继续坐着见不得光的工作吧。”

  “那黎朗就听从先生的指示。”

  黎朗微微躬身说道。他要是不答应,恐怕都难走出这间酒店。

  “跟着陈越好好干,很快就会有出头之日。”

  陈敬华拍拍黎朗的肩膀表示认同。

  “那少爷,不,是会长大人,以后就请多指教了。”

  黎朗转身面对陈越,向他弯腰鞠躬。

  “先生客气了。”

  陈敬华点头回礼。

  “若是没事,黎朗就先退下了,会长有什么嘱咐可随时通知我。”

  黎朗一分钟都不想多留在这里。

  “嗯。”

  陈越点头。

  “等等。”

  “先生可还有什么吩咐。”

  黎朗刚要走,就被陈敬华叫住了。

  “我听说你是混混的儿子?此事当真?”

  陈敬华问道。

  “我爸确实是个混混。”

  黎朗点头,他的确被一个混混收养过一段时间。

  “没事了,随口问问。”

  陈敬华淡笑,说道。

  黎朗带着伊莎转身离开,在没有人看到的角度,嘴角挂起一抹鬼魅的笑意。

  黎朗走后,陈越有些不明所以,询问了陈敬华。

  “父亲,怎么突然想起要让黎朗跟着我。”

  “你不是一直想招揽他么?”

  陈敬华找了个位置坐下。

  “话是这么说,可黎朗性子野惯了,我担心掌控不了他。”

  陈越说道,黎朗根本没有为自己做事的诚心,这样一个人再有能耐也不好重用。

  “他这个人确实桀骜不驯,可再厉害的人都有他的弱点,找到他的弱点就能拿捏他这个人。”

  “他的弱点?”

  陈越低头思索。

  “你要是他都控制不了,将来还怎么驯服百家,当上督长。”

  陈敬华指责他没出息。

  “你大可放心,黎朗年轻的时候有过案底,是我派人替他解决,还有把柄在我们手中,他会乖乖替你做事的。”

  陈敬华说道。

  “是。”

  陈越点点头。

  “现在已经是一方首领,组织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要是让人察觉到,对我们不利。”

  “先生的意思是,要解散组织。”

  周庭笙确认性的问道。

  “没错,现如今的百家督长可不是个好惹的主,自打他上任开始,先是选举百家将领。美其名曰维护百家和谐,实则镇压百家势力,安排在各地的人员都不敢轻举妄动,严重干扰组织人员的行动。”

  “一旦让这位百家督长察觉到我们的存在,恐怕对陈越处境有影响。”

  好不容易才将陈越推上首领之位,可不能让人抓住把柄。

  “组织上能用的人我都会安排到你手下做事,其他的我会清理干净。”

  陈敬华又说道。

  “有劳父亲操心了。”

  陈越俯首表示慰问。

  “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可不能再出差错,我们这一次在南洲行事,你能不能当上百家督长就看这一会了。”

  陈敬华有一次警戒道。

  “是。”

  周庭笙陈越点头,毅然决然的回答。

  “对了,庭笙,你和黎朗相熟,可知道他的出生年月?”

  陈敬华思索了一会,又开口问道。

  “他和我同年出生,比我小了几个月,因该是年底十二月份的生日,具体那天我就不清楚了。”

  黎朗从来不过生日,对他生日的唯一映像,就是有一年圣诞,阿衍非拉着他一起出门去逛街,就是为了给黎朗准备生日礼物。

  “比你小了几个月,这么算来,时间也对不上啊,因该是巧合。”

  陈敬华在心里盘算之后,喃喃自语。

  “黎朗有什么问题吗?”

  周庭笙好奇问道,陈敬华怎么突然这么关注黎朗。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一件事情,需要多心。”

  “父亲想到了什么,可以说出来,我们为您分忧。”

  陈越诚恳的表示关怀。

  “你们不觉得黎朗长得和一个人很像吗?”

  陈敬华反问。

  “父亲说的是当今败家督长朱容瑾。”

  只要讲过朱容瑾的人都知道两人长得相似。

  “没错?实在太像了,简直一摸一样。”

  陈敬华点了点头。

  “他们除了长得相似之外,应该没有别的关联吧,我见过朱容瑾,温润如玉,皎皎君子,和黎朗简直是天差地别。”

  陈越表示。

  “你是怀疑黎朗就是朱容瑾?”

  周庭笙大胆揣测到,虽然不切实际,但凡事都有可能。

  “二哥,你说什么呢,那怎么可能,你也不看看黎朗这副···”

  陈越第一个反驳,在他看来黎朗就是一个流氓痞子,哪里能和朱容瑾相提并论。

  “不,朱容瑾就是朱容瑾这一点不会有假。”

  陈敬华也摇了摇头否认。

  “那您在怀疑他什么?”

  “你们知不知道朱容瑾有一个弟弟?”

  陈敬华说道。

  “弟弟?好像有两个吧。”

  陈越以为他口中的弟弟是指朱容琛和朱容珹。

  “不不不,我说的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其实南洲前任会长的原配夫人沈夫人,她其实生了两个儿,大儿子是朱容瑾,还有个小儿子叫朱容珣。”

  陈敬华说明,朱容珣这个名字他这辈子都忘不掉。一个死在他手中的小冤魂。

  “朱容珣?”

  周庭笙陈越都重复了这个名字,完全没有映像。

  “没听说过啊?”

  两人都仔细回想确认,要真是听说过,南洲府的少爷他们肯定会有映像。

  “这世上没几个人听说过这个名字,算起来已经三十年了吧,要真是他,恐怕也只是海底的尘埃了。”

  陈敬华说道。

  “难不成这个朱容珣已经死了。”

  闻,周庭笙瞬间恍悟,堂堂一个首领少爷,要是没人听说过,只能说明他早早就不存在于世了。

  “是啊,我亲眼看着他沉入海底被海水冲走了,怎么可能是他。真是年纪大了,就容易多想。”

  陈敬华自嘲的一笑,既然会怀疑黎朗有可能是朱容珣。当年他亲眼目睹关押朱容珣的船屋起火,连人一起沉入海底,就算没烧死,一个五岁的孩子,沉入水流喘急的海底,那还能活命。

  “所以您认为黎朗可能就是那个朱容珣。”

  周庭笙凝眸追问,黎朗和朱容瑾长得相似,说不定真是亲兄弟。

  “是我多心了,可能是巧合吧。朱容珣都没有熬过五岁就早夭了,哪有那本事逃脱升天。你不是也说黎朗就比你小半岁吗,他和朱容珣的年纪对不上。”

  陈敬华解释说。

  “是吗。”

  周庭笙云淡风轻,心里却仍有疑虑。

  这世上有太多不可能的事情了,说不定那个朱容珣真的还活着呢,只是被海水冲走了,不是还没亲眼见到尸体吗?万一朱容珣就是命硬活了下来了呢?

  s..book366502056884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