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八十六章活成朱容瑾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刚和楚千帆打完招呼,电梯又打开了,从里面走来两个人,黎朗的目光瞬间被吸引过去,为首的是一个西装改革,三十出头的英俊男子,能在津洲公馆随意出入,因该也是位首领,五大洲的首领,要说黎朗没见过的就是新上任的庆洲首领陈越。他身后跟着正是周庭笙。

  还只是在哪都能遇见周庭笙!

  黎朗在心里吐槽一声。吐槽过后两人已经走了过来。

  “在下陈越,见过督长。”

  陈越抱手鞠躬表示敬礼。

  “陈会长不必客气?”

  黎朗配合的点点头说。

  “久闻督长贤明,本该亲自前往南洲拜访,却一直分不开身,望督长见谅。”

  陈越恭敬的说。

  “陈会长刚上位,繁忙也是能理解,以后大家都是同僚了,还要互相照顾。”

  黎朗笑说。

  “不敢,初来乍到,很多事都不懂,还想请督长多多指教。”

  陈越又是点头一礼。

  “话说回来,上次百家盛会,孟岐孟少爷在南洲受了重伤,不知道最近怎么样了。”

  黎朗问道。

  “孟少爷断了双腿,回到庆洲消沉了一段时间,所幸在悉心照料之下已经打起精神,现如今他配合治疗,相信不久就能下地走路了。”

  “如此甚好,说起来他南洲出事,我也有责任,回头请陈会长代我向他问候。”

  “督长的关怀,陈某一定带到。”

  陈越回答道。黎朗点头一笑表示满意。

  “难得啊,五洲首领都到了一半,不知道祁会长是不是也来了。”

  黎朗面向祁远舟问道。

  “我大哥也是新官上任,实在抽不开身,所以派了周大哥跟我一同前来拜寿。”

  祁远舟解释说。

  “原来如此,周先生真是能者多劳。”

  黎朗笑说。周庭笙向他抱手一礼,碍于身份有别,他不能靠近黎朗。

  打完招呼,黎朗已经有些疲劳了,回头亲切询问沈妙倾。

  “夫人,你累不累,我们回房歇息。”

  “有点。”

  沈妙倾微笑着点头。也是为难黎朗了,明明不擅长交际,却还要极力模仿朱容瑾的模样和这些首领打交道。

  “诸位也一路劳顿了,都回房休息吧。”

  “是,督长慢走。”

  众首领点头送人。

  “二爷,烦劳你带路。”

  黎朗对宋二爷说道。

  “这边请。”

  说着宋二爷上前带路,前往楼上总统套房。

  “督长和夫人一间,沈老夫人在旁边一间。”

  宋二爷安排到。

  “我······”

  沈妙倾欲又止。

  “夫人,怎么了?”

  黎朗关心问道。

  “没事。”

  最后沈妙倾只是微笑摇摇头,本要说她和沈夫人一间房,可想一想,黎朗现在的身份是她丈夫,要是分房睡岂不是让人疑心。

  黎朗知道她顾虑,轻咳一声演示掩饰自己骚乱的心情,想到这几天都会和沈妙倾睡一间房,心里有些痒痒。

  “以晨,这里我自己能行,你照顾好母亲。”

  沈妙倾吩咐宋以晨,不放心沈夫人单独住一间。

  “是。”

  说着宋以晨搀扶着沈夫人回房了。

  “那就不打扰督长和夫人休息了,再过半个小时就是晚餐时间,服务人员会将晚餐送来套房,有什么需要可随时吩咐。”

  宋二爷对二人说道,准备离开。

  “二爷不急的话,就进来喝杯茶再走。”

  黎朗说道。

  “这不会打扰督长休息吧。”

  督长都开口邀请了,他自然没有什么不乐意,就担心打扰了人家小两口甜蜜。

  “无妨,我和夫人带了份礼物给二爷。”

  黎朗别有深意的说道。

  “那就打扰了。”

  宋二爷只好跟着两人进入套间。在黎朗的邀请之下,三人相对而坐。

  “二爷喝茶。”

  茶桌上早已安排好热茶,黎朗亲自替宋二爷倒了一杯,才给自己和沈妙倾倒上。

  “督长客气了。”

  在黎朗的招待下宋二爷喝了茶水。

  “不知督长找我有何事交代。”

  宋二爷好奇问道。

  “进来吧。”

  黎朗拿出手机呼叫了赵恒。又对宋二爷说道。

  “我们且先喝茶,人到齐了再说。”

  说着又给宋二爷添了一杯茶。

  过了几分钟,房门被敲响,沈妙倾起身去开门。赵恒带来了两个人,伪装成南洲护卫一路同行的顾念夕和宋娴。

  “阿娴?”

  看到来人是宋娴,松二爷先是一惊,激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二叔。”

  宋娴羞愧的低头。

  “你跑去那了,这么久没有消息?”

  而后的反应并不是害怕,更多的是担忧和斥责。

  “对不起,二叔,让你担心了。”

  宋娴心里其实有一堆疑问想向宋二爷确认,可来之前黎朗曾警戒自己,在没有切确的证据证明那些暗卫就是宋二爷派来的之前,暂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你啊你,知不知道····”

  宋二爷本想斥责宋娴,却想到黎朗和沈妙倾都在,又不好不给宋娴这个会长面子,于是忍下来,冷哼一声,坐回去。

  “督长,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会长怎么和你在一块?”

  宋二爷询问黎朗。

  “是这样的,宋会长来到我们南洲,我们偶然遇见她,得知了她的情况,又不放心她一个人流落在外,所以此次赴宴便将她一同带回来。”

  黎朗解释说。

  “让督长和夫人见笑了,真是太丢人了,津洲的会长既然为了逃避责任离家出走。”

  宋二爷说道。

  “所以二爷对外宣称宋会长生病不方便见客,也是因为如此。”

  “正是,她继任以来津洲本就不太平,要是让他人知道堂堂一方首领既然离家出走,谁还能保住她的会长之位。”

  宋二爷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宋娴。

  “二爷也不要责怪宋会长,毕竟她没了父亲之后,还有承担津洲这么重的责任,压力过大,就当她出去散散心,有什么问题坐下好好谈谈。”

  黎朗安抚宋二爷说。

  “这一次多亏了督长。”

  宋二爷起身俯首致谢。

  “因该的。”

  黎朗淡笑点头。

  “那就不妨碍督长和夫人休息了。”

  “慢走。”

  黎朗和沈妙倾起身送别宋二爷。

  “还不走,别在这丢人。”

  宋二爷经过宋娴身边,没好气的指责。

  宋娴和黎朗点点头之后就跟上宋二爷离开了。

  待人离开之后,沈妙倾和黎朗又复做了下来。

  “爷就这么让宋会长和宋二爷回去了,不会有事吗?”

  沈妙倾有些担忧,如果宋二爷就是派暗卫追.杀宋娴的幕后黑手,宋娴这一趟回去岂不是危险。

  “夫人不必担心,如果宋娴独自回去确实有危险,但是我亲自送她回去,那些人就不会动她一根手指。那些人也不傻,不敢在百家之首面前动手害人。非要动手的话,怎么说也要等我们回到南洲。何况身边还有顾念夕这个高手保护她,我给顾念夕留了联系方式,一旦有异常她就会联系我们。”

  黎朗分析道。留了顾念夕这个后招。

  “还是爷想得周到。”

  沈妙倾不得不承认黎朗心思缜密。

  “这也没什么,那夫人呢,你怎么看待这个宋二爷。”

  黎朗笑笑,问道。

  “这个我不确定?我看他见到宋会长时候,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心虚害怕,反而对宋会长的态度就像父亲对女儿,望子成龙。又或者就是他太能伪装,在我们面前表演一场恨其不争的戏码,让我们对他卸下防范。总的来说需要先了解他平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沈妙倾思索了一番,表达自己的看法。

  “想了解他是怎么样的人还不简单。”

  黎朗向沈妙倾挑挑眉,沈妙倾瞬间领会,他们身边不就又一个对宋二爷了如指掌的人么。

  晚餐时间,服务员准时将饭菜送来套房,黎朗请来了沈夫人一同用餐。平时沈妙倾和黎朗都忙于工作,很少这样一家三口一起用餐。

  沈夫人依然对黎朗关怀备至,给他夹了菜。

  “儿子,多吃一点。”

  因该是为了区分黎朗和朱容瑾,沈夫人喜欢直呼朱容瑾的名字,总喜欢称呼黎朗儿子。明知道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小儿子,却不能坦诚相认,只能将他做另一个儿子来做补偿。

  “嗯。”

  黎朗也慢慢习惯了沈夫人的宠溺,从容的吃下菜。

  “对了,母亲,有件事我想请教您。”

  黎朗对母亲说道。

  “什么?”

  沈夫人慈爱的看着黎朗。

  “您和宋二爷是老相识,他平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说宋二爷啊?沈家和宋家也算是世交,我们从小就相识,是同学好友,在我看来他这个人忠厚耿直,讲义气。他和他大哥,也就是前任津洲的老会长感情很好,老会长继任后也是他一直在身边辅佐,可以说老会长能稳坐会长之位有他一大半功劳。想当年我嫁给你父亲,也是他看在和我的同学情分上,鼎力支持你父亲继任南洲会长。”

  沈夫人对宋二爷倒是极为赞赏,黎朗和沈妙倾默契的相视一眼,另有想法,或许宋二爷是真心辅佐宋娴,并没有对会长之位取而代之的意思,或许暗杀宋娴的幕后黑手另有人在。

  “怎么了吗?”

  沈夫人看黎朗和沈妙倾表情凝重,问道。

  “没什么,宋二爷是父亲母亲的好友,那就是我的长辈,想多了解他,免得寿宴上出什么差错。”

  黎朗解释说。

  “我儿有心了,我甚是欣慰。”

  沈夫人没有怀疑黎朗对宋二爷的猜忌,反而很宽慰,黎朗现在也能为她这个母亲考虑了。

  “因该的,母亲,吃菜。”

  “好。”

  黎朗笑笑,给母亲夹了菜,沈夫人只觉得心里很暖。

  沈妙倾看着黎朗也是欣慰一笑,比起黎朗刚进南洲府淡漠的作风,现在的他越来向朱容瑾看齐了,懂得为他人考虑,也懂得照顾母亲的心情。总感觉他想把自己活成朱容瑾。

  s..book366502056885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