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一十章叫声大哥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大早肖彻就被叫来南洲府看病,听说那位娇弱的督长大人又出了意外。自打黎朗进了南洲府,这身子就娇贵了许多,三天两头就是小伤小病,肖彻都快成为他的私塾医生了。

  “刘管家,这会长又伤到那里了?”

  肖彻跟着刘管家进府,中途顺便打听了黎朗的情况。

  “这个···,我也不好说,是夫人让我来请教授的。”

  刘管家有些尴尬的说道,主子的囧事他这个下人也不好直说。

  “怎么三天两头就受伤。”

  肖彻无奈道。果真是身份尊贵了人也变得金贵了,一点小冰小同都要请大夫。

  “教授还是快些走吧,会长和夫人都在等您呢?”

  刘管家加快脚步说道。

  “是啊,再晚点他病都该好了。”

  肖彻冷笑说。黎朗的身体素质他还不清楚,身强体壮的,就算挨了刀子也能活蹦乱跳的。可能黎朗现在的身份是南洲会长,对他的身体情况比较看重。

  来到小竹院,刚踏进院门,就从里屋传来黎朗的哀嚎声。

  “夫人哪,快疼死我了,我骨头是不是被你给弄断了。肖彻呢,他怎么还没来。”

  “快了,快了,爷您在坚持一会。”

  听到沈妙倾焦急的安抚声。

  “······”

  肖彻当真是无语了,以前黎朗也断过骨头,也没听到他这么嚎,怎么在沈妙倾面前就一个劲的卖惨。

  “儿啊,是不是很疼,再忍一忍啊,肖医生马上就来了。”

  沈夫人那个心疼啊,哪里舍得黎朗遭这样的罪。

  “来了,来了,肖医生来了。”

  肖彻一进门,众人仿佛看到了天神下凡,上前迎接。

  “肖彻,你来了,快救我。”

  黎朗一脸痛苦的趴在沙发上,向肖彻伸出求助之手。

  肖彻轻叹一声来到黎朗身边,打开药箱。

  “怎么了?又伤到哪里?”

  “腰,我腰快断了。”

  黎朗扶着自己的腰哭诉道。

  “我看看。”

  肖彻坐到他身旁,给他检查了腰伤。手刚碰上黎朗的腰间,他又惨叫一声。

  “真扭伤了?”

  “废话,没伤到我叫你干嘛?”

  黎朗给她一个冷眼。

  “你这怎么伤着的,这么严重。”

  伤势比料想的还要严重。

  肖彻这一问,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一脸尴尬。

  “是啊,我和还没问,我儿怎么伤得这么重。”

  沈夫人得知黎朗受伤,光顾着焦急,都忘了是出什么事。

  “是我不好。”

  沈妙倾不好意思的解释说。

  “他的腰是夫人你弄伤的。”

  肖彻疑惑,联想到了一些不好意思出口的事情。

  “嗯。”

  沈妙倾愧疚的回答。

  “那夫人真是勇猛,不愧是女将军。”

  肖彻都不得不佩服的竖起拇指, 能把黎朗的腰伤着的,恐怕也就只有沈妙倾了。

  “妙倾,你是武将,我儿身子柔弱,你下手也不知轻点,看把我儿伤得。”

  沈夫人心痛不已,难得指责了沈妙倾。

  “母亲,对不起啊。”

  沈妙倾认错,不否黎朗受伤都是她的责任。

  “想什么呢,我是被夫人当活靶子练手才受了伤。“

  明显他们误会了什么,沈妙倾听不懂其中含义,黎朗可听得出来,解释说。

  “什么?妙倾,你拿他练手?”

  原以为小两口不节制黎朗才受了腰伤,没想到沈妙倾这么狠心,拿黎朗当活靶子。

  原来是误会了,肖彻尴尬的一笑。

  “对不起,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沈妙倾一个劲的道歉。

  “夫人啊夫人,我一世英名群被你给毁了。”

  被提了一脚就算了,还当着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进门,以后家里的人还怎么看待她这么一家之主。

  “爷,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最英明神武的那一个。”

  沈妙倾安抚道。

  “真的?”

  黎朗半信半疑的而看着她。

  “真的。”

  沈妙倾说道。这是出自真心话,黎朗聪明睿智,她是真的崇拜他。

  不只是沈妙倾,这院里的女人都认同的点头。她们家会长,虽然没有夫人威武气势,却有着满腹才华,是四海五洲最出色的首领。

  黎朗听了这才稍稍消了气。

  “就你,还一世英名呢?”

  肖彻嘲笑道。英明的人是朱容瑾,关他黎朗什么事?

  “别废话了,还不给我看伤,快疼死我了。”

  黎朗闷声一声,说道。

  “夫人,你们先回避一下,我给会长治疗。”

  肖彻吩咐道。

  “那就麻烦你了。”

  沈妙倾拜托道,带着其他人出了屋子。

  沈妙倾回避了,黎朗也不再干嚎了。肖彻掀开黎朗的衣服给他检查伤势,腰间都红肿了。

  “还挺严重,夫人下手够狠的。”

  “你以为夫人这个将军是吃素了,不小心都能打成这样,真要动起真格我这腰早就费了。”

  “好端端的夫人夫人干嘛拿你当活靶子。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她不高兴了。”

  “哪有,早上一回来看到夫人在晨练,她一时兴起就拿我练手。我都几年没有练过拳脚了,武艺早就生疏了,那里是夫人的对手。”

  黎朗叹息道。

  “夫人的身手是在战场上身经百战磨练出来的,你一个娇生惯养的会长就没点自知之明吗。”

  肖彻指责到道,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行为简称作死。

  “不过幸好还有你。还以为你真丢下我不管了。”

  前几天肖彻还对他不理睬,一听说自己受伤,还不是第一时间赶来看病。还是出生入死的老伙计可靠。

  “会长大人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个大夫,救人治病是本职。”

  肖彻轻哼一声,把药膏挤在掌心,搓了搓手,毫不客气的抹在黎朗伤口上按揉。

  “下手轻点。”

  黎朗吃痛,闷声道。

  “忍着,不把淤血化开,伤怎么好。”

  肖彻可不会惯着他这病娇毛病。

  黎朗只好忍着痛,感觉肖彻肯定是在报复。

  “我承认,我是想过继续以朱容瑾的身份留在南洲府,但没说不管阿衍,你老就消消气,别折磨我了。”

  黎朗主动让步,向肖彻低头。

  “我生什么气啊,你想做什么那是你的事,不要连累我跟阿衍就行。”

  肖彻还在赌气的说道。

  “还说没生气。”

  就这赌气的口吻还说没生气,除非黎朗瞎了,才看不出他在置气。

  肖彻一听,下手一狠,黎朗又是惨叫一声。

  “怎么说我们都是从小相依为命,你至于下手这么狠吗。你要真关心我就直说,没人笑话你。”

  要不是看在肖彻多年来的照顾,黎朗才没有耐心安抚他,早就翻脸不认人了。

  “我关心你什么了。”

  “肖彻啊肖彻,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嘴硬心软了。你不就是担心我顶着大哥的身份留在南洲府,迟早会被穿帮吗。这冒充首领是什么大罪,你我不是很清楚吗。”

  要是换做几年前,黎朗肯定会认为肖彻的担忧是为了阿衍好。自从进了南洲府,体验了那么多人的关心关怀,黎朗慢慢学会理解别人的一片苦心,自然也就明白肖彻这种间接的关怀。因为关心所以担忧,这一点到和他的老好人哥哥很像。

  肖彻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的力度放轻了。也真难得黎朗会理解别人的担忧。自小就一起长大的兄弟,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要说不关心那都是假的。

  “肖彻啊,我大哥生前就跟你谈得来,你说,他要是还在世,你们两是不是就能结为知己好友了。”

  “你大哥自然是比你好说话,我们也算相谈甚欢,他要是愿意,我倒也想跟他结交。”

  “你两性格相似,尤其是老好人的个性太像他了,他肯定很愿意跟你结交。”

  黎朗笑了笑说道。

  “哦,我可以理解为,你想认我做你大哥吗?”

  肖彻眼睛一亮,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

  “还用认吗,你本来就是。”

  黎朗非常别扭的说道,虽然很不愿意承认,可肖彻确实比亲哥还要可靠,对他的关怀也不少于朱容瑾。

  “你说什么?”

  黎朗的声音很小,可肖彻却听到了,难得黎朗说出这么有良心的话,他可别听错了,又确认性的问道。

  “好话不说第二遍。”

  黎朗还是那么傲娇。说一遍好话已经肉麻死了,再说一遍他脸皮还要不要了。他本来就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哪怕是对沈妙倾的心思,他也只是小心翼翼的藏在心底。

  “切,你这也叫好话,要是诚恳,就该就该叫我一声大哥,再不济也应该和阿衍一样叫我一声阿彻哥。”

  哪怕知道黎朗说句好话已经是硬着头皮说出来了,可肖彻哪里肯就此罢休,他可是很乐意十分之愿意做黎朗大哥。认个南洲府的少爷做弟弟,说出去也挺有面子的。

  “肖彻,你别得寸进尺。”

  黎朗不忿了。

  “你叫我什么?”

  肖彻手劲一用力,黎朗疼得脸都青了。

  “哥,我错了,轻点。”

  奈何小命还在肖彻手里,黎朗只能乖乖认怂。

  “乖,让大哥我给你好好疗伤。”

  肖彻心满意足的点头,手上沾了点药膏,继续给黎朗按摩。

  黎朗毕生的节操算是被沈妙倾和肖彻在今天给消磨光了,一个把他公主抱,一个逼着他叫大哥,活了三十几年从没这么丢人过。

  不过丢人归丢人,偶尔示弱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有人保护,有人关心。沈妙倾虽然比他强悍,同样保护他周全。叫肖彻一声大哥,能继续被关怀着,好像也没什么吃亏的。

  当初黎朗就是因为傲娇的性格,怎么也不肯叫朱容瑾一声大哥,导致朱容瑾去世都没能听他称呼一声。成为了兄弟俩一生的遗憾。现在他只剩下肖彻一个兄长了,不像因为所谓的脸面,再失去对他好的亲人了。

  s..book36650205688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