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八十八章夫人如画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津洲公馆后花园风光景致,是荆州一大特色景点。背靠着青山,山脚是碧绿的湖泊,公馆屹立在山腰如同仙外府邸。

  中午时间,黎朗约着沈妙倾在公馆后花园散步,观赏美景。难得的休闲时间,看到花园里有准备画板,又见花园风景旖旎,花团锦簇,黎朗起了画画的性质。

  “夫人,有没有兴趣画画?”

  黎朗笑问。

  “我不会画画。”

  沈妙倾说道。

  “没关系,我来画,你坐着就好。”

  说着将沈妙倾摁坐在秋千椅上。

  “这样,摆好姿势。”

  按照黎朗的指示,沈妙倾一手持着下巴,斜靠椅背。

  黎朗坐到画板前,卷起袖子,在画盘上挤上五彩颜料。

  “夫人,别动哦。”

  拿起画笔,黎朗温柔的叮嘱沈妙倾一声,沈妙倾展颜一笑回应。

  既然来到津洲公馆,若是不来参观后花园美景那肯定是来客的一大损失,除了黎朗沈妙倾之外,其他首领同样前来参观。

  周庭笙黛琳娜陈越原本只是带着观赏美景的心态在散步,却无意撞见颇有闲情逸致给夫人画画的百家督长。

  黎朗沈妙倾并没有发现的他们存在,都专心的做自己的事。

  “这南洲首领和夫人真是恩爱有加,今天还真让我见识到了。”

  陈越轻笑说。

  “一个是英姿飒爽的女将军,一个是贤明四海的百家督长,一文一武,算是天作之合吧。”

  周庭笙微微扬嘴,说道。

  “朱容瑾我是有所了解,这个沈妙倾到底何许人也,我也遇见过不少的奇女子,她怎会有如此能耐,连二哥你都称赞有加。”

  陈越疑惑问道。周庭笙平时最厌烦女子纠缠,寻常人他一眼都懒得多看。难得他对一个女人刮目相看。

  “她可和你见过的凡桃俗李不同,若没有真能耐,当初如何平定关洲一战,破坏了先生的计划。”

  周庭笙抬眸注视陈越。

  “话虽如此,若没有朱容瑾的赏识,她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武官。”

  陈越自认为,沈妙倾若不是有朱容瑾在后面撑腰,她一个女人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机遇是人给的没错,但能不能把握住机遇就得看自己的本事,沈妙倾能遇上朱容瑾确实是她幸运,但能当上南洲夫人也是她的本事。这个你所谓的籍籍无名女子,说不定将来就会动手要了你我的性命。”

  周庭笙是见识过沈妙倾的本事,在没有嫁进南洲府之前就已经让他吃过一次亏。如今对她更是避而远之,唯恐她记起当年洪城码头的事故。

  “她真有那么历害?就连二哥也搞不定她?”

  周庭笙目光毒辣,看人很准,他的顾虑必然有几分准确,这让陈越有些隐隐不安。

  “我的武术与她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她可以轻松拧下我的脑袋,就连黎朗都吃过他的亏。”

  周庭笙嗤笑说道。他领教过,沈妙倾哪怕是被下了药,任然能从他眼皮子溜走,还劫持走黎朗。

  “那还真看不出来。她外表柔弱无害,却是如此强悍的姑娘。”

  陈越微怔,周庭笙和黎朗可是组织上高手级别的人物,出任务出任务从未失手,却都栽在沈妙倾一个姑娘手里。

  “所以我才欣赏她。”

  周庭笙坦诚的回答,沈妙倾这倔强不服输的性格倒很像他熟知的一个女人。

  “你什么时候和沈妙倾交过手?”

  听到这,一旁沉默的黛琳娜开口问道。

  “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女孩,过去这么久了,她恐怕已经忘了。”

  也或许没有忘,只是选择不去回忆,毕竟那样难以启齿的污辱,换做任何女孩都是一辈子的阴影。

  而周庭笙却不会忘记她,那是他头一回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吃了大亏,同样是他的耻辱。他记住了沈妙倾的面容,也曾派人打听过,才知道她是洪城府的小武官,周庭笙很是好奇,一个姑娘家怎会有如此魄力,本想将她掳走,却听说她出事入狱了,周庭笙也懒得废精力去狱中劫人,就放弃了。直到关洲一战打算一举夺下南洲,谁知横空出世一位女将军,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调查之下才发现这位骁勇善战的女将军就是当初他在洪城码头污辱过的小武官。在一个女人手里连吃了两次亏,周庭笙自然对她刮目相看。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对小夫妻有些奇怪!”

  黛琳娜盯着黎朗沈妙倾面带疑惑。

  “哪里奇怪了?”

  陈越问。

  “他们……很恩爱。”

  黛琳娜思索过后说道。

  “……?”

  周庭笙陈越一时间不明白黛琳娜什么意思。既然是夫妻恩爱有什么好奇怪的。

  “按理说沈妙倾朱容瑾夫妻结婚多年,时间久了就归于一种平淡和谐的状态。可我总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过于青涩腼腆,就像相识不久的男女,对对方有好感,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种爱达不到情爱的境界,说是敬爱可能更合适。”

  黛琳娜解释说。就是感觉沈妙倾黎朗的相处不像夫妻之间的相处。

  “你怎么看出来的?”

  周庭笙问。

  “女人的直觉。”

  黛琳娜回答。

  “依我看,你们女人就是爱胡思乱想,难不成非要人家夫妻在你面前亲密才算真的恩爱。”

  周庭笙讽刺的说道,他对男女感情并不通透,甚至认为夫妻间就应该向沈妙倾黎朗这样相敬如宾,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也只是感觉而已,有没有否定他们夫妻,你这么为人家夫人申辩,莫不是看上她了。”

  黛琳娜撇了周庭笙一眼,说道。

  “你还找你别说,我还真希望有她这么一个妻子。”

  周庭笙直爽不诲,有沈妙倾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妻子也未尝不可。

  “这就移情别恋了,怎么,忘了你的艾米了?”

  黛琳娜冷笑,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听到艾米这个名字周庭笙目光一冷,复又恢复从容自若。

  “有些人天生适合当妻子,有些人注定只能做情人。”

  周庭笙对黛琳娜说道。

  “沈妙倾适合当妻子,情人指的是谁,我还是艾米?”

  黛琳娜凑近周庭笙,魅惑一笑,反问道。

  “我跟你就算了吧。”

  周庭笙不削的说道。退开了一步,与黛琳娜保持距离。

  “有人来了,我们走吧。”

  有人朝着黎朗沈妙倾的方向寻来,周庭笙黛琳娜陈越暂时离开了这片区域。

  沈夫人楚千帆结伴同游,在远处就发现黎朗沈妙倾的踪影,前来打招呼。见黎朗正画得入神,他们站在不远处观赏,也没出声打扰。

  恰好这个时候黎朗也替沈妙倾画好了一副油画。抬头看着沈妙倾温柔一笑。

  “好了。”

  终于结束了,沈妙倾暗松了一口气,活动了手臂,起身向黎朗走来。

  “看看,像不像你,第一次给人画像,画得不好不要见怪。”

  沈妙倾注视着油画上自己的画像,和她真人有八分相似了,。

  “像,你会的可真多。”

  沈妙倾点点头,满意的微笑。

  “真的,那就感谢我有一个严格的老师。”

  黎朗口中的老师自然是朱容瑾,他将毕生所学的本事毫无保留的传授给自己,黎朗只遗憾,当初没有认真学习,只学朱容瑾一点皮毛。

  “容瑾,妙倾,你们在画画吗?”

  这时候,沈夫人几人才走上前打招呼。

  “母亲。”

  黎朗沈妙倾回过头和沈夫人打招呼,向楚千帆点头表示问候。

  “我看看,你都画了什么?”

  沈夫人走上前,欣赏黎朗的作品。

  “嗯,唯妙唯俏,好看。”

  沈夫人赞赏道,想到朱容瑾也擅长画画,作画的风格兄弟两倒是如出一辙,只不过黎朗没有朱容瑾熟练。

  “容瑾,技术退步了。”

  楚千帆是见过朱容瑾的画画技术,一眼就看出差距。

  “是吗?可能很久没有碰画笔,生疏了。”

  黎朗找了个借口说道,他的技术当然不能和朱容瑾相比较。

  “我觉得很好啊,一眼就能看出是妙倾。是吧,妙倾。”

  对于黎朗,沈夫人觉得他做什么都是优秀的。

  “嗯,我很喜欢。”

  沈妙倾应和的点点头。

  “夫人喜欢就好。”

  黎朗微微一笑,最重要的是沈妙倾喜欢。

  “不是,伯母,你向来不是对容瑾很严苛吗,要求他精益求精,最近怎么事事都顺从他,惯着他。”

  楚千帆疑惑问道。面对着黎朗和朱容瑾相差无二的脸,自然不会察觉他并非自己熟知的发小。

  “他之前受了那么多苦,我哪里还舍得对他严苛,我现在只求他平安开心就好。”

  沈夫人慈爱的说道。好不容易小儿子安然无恙的回到身边,她只想把这二十几年来欠缺的关怀疼爱弥补给他。

  闻,黎朗微微一愣,耳根发烫,突然觉有些不好意思,他是一个从小缺爱的人,听到有人这么直白的关怀,难免有些心慌意乱。他极力压制内心的激动,浅浅一笑。

  “你看吧,伯母还是很疼爱你的,以后还要跟我抱怨伯母不关心你么?”

  楚千帆揭穿朱容瑾的囧事,黎朗诧异的看着他,如同发现新大陆。

  朱容瑾既然还抱怨过这种事情?这完全不像他的做风啊。

  身为家中长子,世人眼中贤明的首领,也会计较母亲的偏宠,想想就不可思议,黎朗忍不住低笑。

  “怎么,容瑾还跟你抱怨过?”

  沈夫人也颇为好奇。

  “那可不,其实他也小心眼,说伯母您只疼容桦和容珹,都不关心他……”

  “别说了。”

  虽然黎朗也很想知道朱容瑾别扭时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可现在他才是朱容瑾,笑话他不就是笑话自己。

  “怎么,还怕我说啊?”

  楚千帆敲了黎朗脑门。

  “你做什么?”

  黎朗愣住,脸色瞬间黯淡下来。

  “你这什么态度,在外你是督长,我给你面子。其他时候你还得叫我声帆哥。”

  楚千帆斥责道。

  黎朗眨了眨眼,才想到楚千帆可是朱容瑾的义兄啊。

  s..book366502056885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