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九十三章顾将军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黎朗就是当事人,再次从别人口中回顾往事,心中难免愤恨。他攥紧拳头微颤的语气问道。

  “那之后呢?”

  “当你父亲赶去救孩子的时候已经晚了,对方事情败露,逃离了南洲,从此就没有音讯了。”

  宋二爷惋惜的说道。

  “那个人您也认识吗,为什么我在南洲的资料库没有查到这些往事。”

  黎朗又问。

  “我到是见过几面,他的名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叫陈敬华。”

  “陈敬华?”

  黎朗重复着这个名字。和陈忠翰陈越一样也姓陈,这绝对不会是巧合。那么这个陈敬华极有可能就是组织上的那位先生,黎朗是见过他的。

  当真是孽缘,当年陈敬华劫持自己威胁父亲让位,害得自己九死一生流落街头,多年后也是陈敬华将他带进组织,从此走上一条黑暗之路,这陈敬华还真是他命中劫。

  “你父亲当上了南洲会长,却没了一个儿子,沈夫人也因此伤心欲绝,好几次都有了自尽倾向,为此你父亲只好封锁了小儿子遇害的事情,不许让人再提及,这件事情除了和你父亲关系友好的几个人之外,并没有太多人知晓。自然也不会把陈敬华记录在资料库上。”

  宋二爷说道。

  “是这样的吗?”

  黎朗呢喃道,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十几年前他就和朱容瑾相认了,就是不肯去见见父亲,不只是因为当初没有及时去救他,更怨他把自己的消息封锁了,让罪犯逍遥法外,黎朗觉得父亲是不承认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觉得自己是父亲职业生涯上的耻辱。哪怕朱容瑾再怎么解释再怎么为父亲说好话,黎朗就是不信,与至于到父亲离世父子两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二爷,关于这个陈越您还知道多少,麻烦您说清楚。”

  黎朗又问道。

  “陈越这个人想当年也是个出色的人才,不少世家首领都邀请他做客卿,请他辅佐。年轻时和你父亲是同窗好友,后来又进了南洲行政楼工作。当年你父亲和母亲结识奔走梵洲,有段时间过得很辛苦。他便把你父亲介绍到行政楼工作,两人能力相当,在工作上互相扶持,地位也节节高升,在当地可称得上一段美谈。”

  “后来南洲会长退位了,两人同时被推上候选人之位。不过陈敬华和你父亲相比,他确实略逊一筹,要知道你父亲娶的可是沈家的千金,沈家在南洲可是名门世家,你的舅姥爷是当时的南洲首领。就算沈夫人是离家出走终究是沈家的千金。有沈家在后面撑腰,你父亲在官场上如鱼得水,很快就成为继任首领的不二人选。不过也因此和陈敬华的关系破裂了,才发生后来的事情。”

  宋二爷说完再次叹息。权利实在太有诱惑性了,昔日的同窗好友因为权利最终一拍两散,甚至搭上一条无辜的小生命。他自身也有确切体会,因为权力的欲望,亲兄妹也能手足相残。

  “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黎朗向宋二爷致谢。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有必要跟你说,在陈敬华逃离南洲之后,你父亲曾委托我寻找陈敬华的行踪,我这里倒是有陈敬华资料的备份。回头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父亲曾请您寻找陈敬华下落?”

  黎朗有些不解。

  “毕竟他害死自己亲儿子,再怎么说也会有不甘心吧。”

  宋二爷叹息说。

  是吗?其实父亲也很内疚,所以才才想要找到陈敬华的下落,是为了给自己牵连受难的小儿子报仇。

  “那麻烦您了。”

  黎朗向他俯首致敬。

  “这没什么。我也希望你在以后日子能够扶持宋娴一把,我已经退休了,以后津洲得靠宋娴,有你这样经验丰富首领帮衬,这样我也多几分安心。”

  宋二爷也有私心,宋娴做首领的经验不多,要是能得到黎朗这个百家督长帮助,来未来的道路上也多一份依靠。

  “因该的。”

  黎朗点点头,这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不过他其实也没有太多做首领的经验,他当首领的时间比宋娴还要短。

  第二天一就要返程了,宋娴和顾念夕亲自送行。此时宋娴又重新穿上属于津洲款式的青色会长制服,端庄大气,顾念夕已经穿上武将的官服,威风凛凛。此后津洲安定将由这两个女人来守护。

  “顾将军,从今以后该这么称呼你了。”

  沈妙倾大量了顾念夕的穿着,笑了笑说。

  “在夫人面前我哪敢自称将军。”

  顾念夕笑说。清楚自己和沈妙倾的差距。

  杨夫人作乱,顾念夕一己之力保住宋娴,津洲的官员也见识了她的实力,又得知她在南洲首领大赛占了第二名词,都得了督长的赏识,津洲的武将职位自然也有她的一份,宋娴安抚了这场做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推举顾念夕做将军,无一反对。

  终于可以名正顺为宋娴效命,顾念夕除了庆幸自己多年来的心愿实现,更多的是勤勉自持,她知道自己距离一名真正女将军还很遥远,她想成为和沈妙倾齐名的女将军。

  “这一次多亏了督长和夫人了,您们的大恩大德津洲一定不会忘记。”

  虽然已经说了很多谢谢,但宋娴还是在此向他们鞠躬表示感激。

  “举手之劳而已。现在还想着让位吗?”

  黎朗摆摆手,反问。

  “不了,这一次除非身死,这个首领之位我都会一直坐下去。”

  经历了这场变动,宋娴成熟许多了,有些责任一旦扛起就没有那么容易放下。

  “这么想就对了,这才不会辜负二爷这么多年对你的栽培。

  黎朗说,他是欣赏宋二爷重情重义的。明明不喜欢铺张浪费,为了让宋娴能尽快适应首领圈子,还特意费心操办了这场宴会,邀请各洲首领前来赴宴。以他在津洲的地位,完全可以自己当会长,却偏偏扶持宋娴上位,他做的这些除了忠诚于自己大哥的情分,他想不出别的原因。

  “嗯,之前确实是我不懂事。”

  想到自己之前那么没出息,既然为了逃避责任离家出走,甚至还怀疑二叔要杀害自己,宋娴十分羞愧。

  “二爷他现在怎么样了?”

  提起宋二爷黎朗才发现他并没有前来送行。

  “发生了这么多是,二叔实在有些身心疲惫。也想亲自送行却力不从心。”

  “二爷确实辛苦了,回去带我向二爷问好。”

  黎朗表示理解。

  “对了,这是二叔让我转交给督长的。”

  宋娴把一份文件交给黎朗。

  “谢谢。”

  黎朗赶紧收好,这是宋二爷承诺给他的陈敬华的资料。

  “那杨尘你打算怎么处理?”

  黎朗又问。

  “表哥他劫持伤害督长,按照百家公约规定,是死罪,我会尽快给百家答复。”

  说起这个宋娴略显忧伤,要是没有牵扯百家,宋娴倒是可以网开一面。

  黎朗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不过杨尘本是有得之才,有没做过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只不过为了救母亲一时冲动误伤了自己,就这么判死刑未免有些冤枉。

  “倒也不必定死罪,他也是一片孝心,找个地方圈禁起来就行了。”

  黎朗宽宏大量不计较。

  “这可以吗?这不符合规矩,百家那里不会有意见吗?”

  宋娴听后大喜。

  “规矩是人定的,百家那里我自己跟他们交代。”

  “谢谢督长,谢谢督长。”

  宋娴无不感激俯首道谢。

  “谁让本督长宽容仁德呢,你说是不是,夫人?”

  黎朗洋洋得意的对沈妙倾说。换做朱容瑾一定也会这么做。

  “是,我们督长大人最是仁德。”

  沈妙倾点头笑笑,迎合着他哄他开心。

  “督长再三帮助津洲,我不胜感激,若以后督长有需要,宋娴一定全力以赴。”

  宋娴向黎朗承诺道。

  “你都这么说了,我确实有个需要。”

  黎朗眸子一转,想到一件好事。

  “督长请说。”

  “你们津洲的美酒很是不错,很合我的胃口。”

  黎朗明晃晃的暗示说。宋娴顾念夕先是一愣,继而相视一笑。

  “督长说的是我们津洲特产的果酒吧,督长喜欢,我们多的是,回头我让人给督长送去南洲府。”

  宋娴笑说。

  “嗯。”

  黎朗笑着点点头,心里打着小算盘,多拿一些,到时候拿去酒吧卖钱。

  沈妙倾不清楚黎朗心里的小九九,只认为黎朗是真的喜欢喝酒,低眸轻笑,真像个要糖吃的孩子。

  说话间,其他首领也来到厅堂告别,这一次南洲之行虽然不太顺利,终是虚惊一场所有人安然无恙。宋娴向众人表示了歉意,送上特产赔礼。礼数送周到了,自然不会有人计较,也理解宋娴的不容易,随便道几声辞别的话,救准备出发。

  处于礼数,做首领的当然不能比督长先前离开,督长都还站在这里,几位首领结伴前来告别黎朗。

  “督长,此行一别,来日一定亲自上门拜访。”

  陈越先上前告别。

  “陈会长新上任,一定繁忙,倒不必勉强。”

  黎朗客套说道,巴不得陈越离他越远越好,他可不想和他多接触。

  “不勉强,这是应该的。”

  “那就恭候大驾了。”

  黎朗表面带笑,心底默默翻了个白眼。

  “那我就祝督长一路顺风了,有机会和兄长一同去拜访。”

  祁远舟接着上前说了声。

  “好,欢迎你们。”

  黎朗点点头说道。一抬眸对上了周庭笙的黑眸。

  “督长,再会。”

  周庭笙向黎朗郑重俯首敬礼。黎朗只是淡淡一笑做回礼。

  s..book366502056887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