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九十六章有话好商量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抬头看了床头上的婚纱照,朱容瑾柔和的目光就盯着他,哪怕他真心敬爱大哥此时也瘆得慌。

  “夫人,能不能把这照片给摘了?被他这么盯着不做恶梦才怪呢。”

  黎朗有些委屈的说道。

  “你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怕什么?”

  沈妙倾笑了,没想到他会被朱容瑾的照片吓到。

  “我·····”

  沈妙倾一句话让黎朗心虚。总不能告诉她,因为自己偷偷觊觎你,所以被大哥灵魂质问了吧。

  “好啦,你要是看着不舒服,我就让人把照片挪到客厅里。”

  沈妙倾照顾他的心情,愿意退让。

  黎朗看着又看了照片,暗叹一声。心道:大哥,我错了,我不该对妙倾动不该有的心思。

  黎朗自然不会相信朱容瑾会托梦指责他。不过肖彻曾经告诉他,一个人的梦境往往会反应他的内心想法。

  他喜欢沈妙倾,却害怕人们对他们关系的道德谴责。朱容瑾生前,那么喜欢沈妙倾,临死之际都还挂念她,感觉有点对不起大哥。

  “怎么了吗?”

  见他出神发呆,沈妙倾关心问道。

  “没事,只是还有些困。”

  说着又倒床睡觉。

  “那你再睡一会,我去晨练了,早饭时间在叫你。”

  “嗯。”

  黎朗闷声点头,带着一点不甘,在沈妙倾看来他此时就像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宠溺的一笑,起身离开了。

  沈妙倾走后黎朗怎么也睡不着,刚做的梦让他良心不安,一睁眼就看到床头上的婚纱照,他更加睡不着了。干脆起身把相框摘了下来,抱手盘坐在床,目光凌厉的盯着“朱容瑾”郑重的和他商量。

  “大哥,你已经过世了,妙倾她还年轻,总不能这样耽搁一辈子是不是,她为我们家已经付出太多了,她是个好女人,不该牵绊她一生。“

  “我确实喜欢她,毕竟在同一屋檐,如久生情也在所难免,何况她那么优秀,你老弟我是个凡人也会动凡心。你可不能说我不道德。大不了我不告诉她就是,偷偷喜欢总可以吧,你最疼我了,不会怪我的吧。”

  “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

  黎朗指着相框里的人说道。

  相框里的人自然不会回应什么,黎朗自欺欺人的当他同意了。

  这么折腾了一会黎朗睡意全无,起身下床。沙发上已经准备好他的换洗衣物,沈妙倾总是很贴心,每天都将他的生活起居安排得妥妥当当。仿佛朱容瑾依然还在那般。

  梳洗过后黎朗就下楼,小竹院的早晨平静安逸,院里的的人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沈妙倾对小竹院里佣人很和善,将她们当作家人看待,只要不是违反南洲府的规矩,平时都任由她们自由安排。

  庭院里,阿初在照顾孩子,察觉到身后有人,回过头看到黎略显惊讶。

  “爷,您怎么也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黎朗淡笑一问。

  “我的意思是···,爷已经好久没有来小竹院过夜了,怎么突然过来了。”

  阿初解释说,看黎朗的眼神却带着疏离冷漠。

  “之前是因为有伤在身不方便过来,现在伤好了自然就过来了。”

  说着弯腰去逗婴儿车里的小家伙。

  “你不许碰她。”

  阿初突然抱走孩子,对黎朗释放敌意。

  “我儿子,我怎么就不能碰了。”

  黎朗冷笑,冷厉的目光对上阿初厌恶的眼神。

  “我是说,你不许碰夫人,也不许碰孩子。”

  显然阿初也察觉他是假的朱容瑾,黎朗也不打算遮掩。

  “这话因该是我对你说。”

  “我不管你们要做什么,但最好不要接近夫人。”

  阿初知道黎朗的身份,自然黎朗也清楚她是谁。

  “你们?是指我还是谁?周庭笙吗?”

  听到这个名字,她多年来的噩梦,浑身都冒着冷汗,手心控制不住的收紧,弄疼了孩子,孩子吃痛哭了起来。阿初立即轻声安抚几声,孩子才安静下来。

  然而黎朗从来对她又敌意,并没有要就此放过她的意思。绕着阿初打量一圈,无不恶意的讽刺她。

  “阿初,夫人从战场捡回来的绝色美人,南洲府金贵的三夫人,小少爷的亲生母亲。呵,真是可笑,一个给人陪吃陪,睡风尘女,不知用了什么下作手段,迷惑了夫人和会长,摇身一变成了首领夫人”

  “怎么?好日子过久了倒忘了自己是做什么的?艾米”

  再次听人提起曾经的肮脏往事,唤起她憎恨的名字,往事再次重现在眼前,一时间分不清这几年的安定是真的还是一场梦。阿初觉得恶心,又是恐惧,连呼吸都是颤抖的。

  “你想做什么?把我带回去交给组织?还是向夫人揭穿我。”

  如果说有这两个选择,阿初宁愿选择前一个,就算回到她噩梦般的过去,她也不想让沈妙倾厌弃自己。

  “你很害怕我把你的事告知夫人?”

  黎朗看穿她的不安。其实阿和他一样,尝试过安逸生活,谁又愿意回到当初刀尖舔血的日子。

  可阿初是什么人,能被组织相中的人都不是简单人物,就算是被人抓住软处也不会轻易示弱,而是挣扎着反咬一口,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我确实害怕夫人知道我的过去,难道你就不怕?朱容瑾永远是朱容瑾,永远的天之骄子,你装得再像,也掩饰不了你的肮脏。也掩饰不了你卑贱的出生。”

  阿初的话却是刺中黎朗的柔软处,从背后一把锁住阿初的脖子。鬼魅一笑。

  “我不把你带回组织,也不告诉夫人。只需偷偷把你在南洲府的消息透露给周庭笙,我想,以他的手段,很就会找上门来。毕竟他是那么的厌恶叛徒。”

  周庭笙是阿初一辈子的阴影,只要提到他的名字,阿初习惯性的恐惧。他是毁了自己一生的罪魁祸首啊。

  “我可以放过你,但你最好别管我的事,乖乖做好你的会长夫人,把孩子抚养长大,我可以保你下半辈子安宁,同样也可以把你扔进地狱。”

  要不是看在阿初替朱容瑾生下儿子的份上,黎朗早就将她送给周庭笙,免得她再南洲府妨碍自己的事。

  “你真的不会揭穿我?”

  阿初仍有疑虑,黎朗是什么样的人她是知道的,和周庭笙一样都是魔鬼一般的存在,他又比周庭笙善良到那里去。

  “总之你给我记住了,少参合我的事,少接近夫人,什么都好商量。”

  黎朗咬牙切齿的警告,他可不想让组织上的人接近纯善的沈妙倾。

  “你们在做什么?”

  沈妙倾刚游泳回来,身上还带着湿气,穿着有些保守的泳衣,肩上披着毛巾。抱着手臂凝视院子里的人。

  黎朗低眸一看,才发现他正从身后环住阿初母子,一只手锁住阿初的脖子,因为只是威胁恐吓,所以手上并没有用劲,这么看起来就像寻常夫妻再亲密。

  “没什么,逗逗孩子而已。”

  黎朗很快转换一副温润的面孔,松开了阿初。

  “逗孩子需要这么亲密吗,大早上的也不知道检点。”

  沈妙倾当然不会想到黎朗是在恐吓阿初。只是看了黎朗这么亲密的环着阿初,心底莫名的不舒服,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以沈妙倾这种把恩情当作,爱情的人来说,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满腔的醋意。只当是黎朗轻薄了阿初,她觉得不合适,所以有些愠怒。

  “是是是,我以后会注意。”

  同样黎朗也不会认为沈妙倾是在吃醋。当她是在警戒自己注意身份。

  沈妙倾轻描淡写的冷他一眼,拢了拢毛巾就准备回房了。

  “夫人你刚才去游泳了。”

  “嗯。”

  沈妙倾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黎朗笑眯眯眼巴巴的跟上沈妙倾,和刚才哪个威胁阿初的恶霸完全是另一幅嘴脸。阿初看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还是他认识的黎朗吗?

  “夫人每天都去游泳吗?一个人去怎么也不叫上我?”

  听到这沈妙倾终于回头搭理他,问道。

  “你也会游泳吗?”

  黎朗会不会水沈妙倾不知道,朱容瑾却是稳妥妥的旱鸭子,和他结婚这么多年,就没见他下过水。

  “不会啊,夫人可以教我嘛。”

  曾经百米自由泳用时不到一分钟的水下勇将厚脸皮的摇摇头,因为有自己的狼子野心,没有承认自己会游泳的事实。

  “有空再教你。”

  果然是亲兄弟,都是旱鸭子,沈妙倾自认为。

  “好啊。”

  黎朗欣喜的点头。

  两人进了卧房,黎朗还沉浸在和沈妙倾穿着泳衣游水的美梦中,一时得意忘形,既然要跟着沈妙倾一同进浴室。

  “你干什么?”

  沈妙倾把着浴室门,端的是警惕防范。

  “哦,抱歉。”

  黎朗只好乖乖的退后。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沈妙倾穿戴整齐从浴室出来,坐到化妆台给自己收拾装扮。

  “刚才你和阿初说什么,阿初脸色那么难看。”

  沈妙倾开始只注意到黎朗举动亲密,安全忽视了阿初的表情,洗了个澡,冷静之后才想起来。

  “没说什么啊,她可能带孩子累了吧。”

  黎朗从容的说道,沈妙倾带着怀疑的目光回过头看他。

  “夫人,阿初都有了孩子,还跟我们挤在一个院子里,实在委屈她了,要不然让她搬到别处去吧。”

  黎朗淡然的岔开话题。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搬,小竹院够住。”

  沈妙倾暂时忘了刚才的事,回过身继续梳头。

  黎朗趴在靠椅上,有自己的小心思,且不说阿初身份别特,他也不希望有人打扰他和沈妙倾的二人世界。

  s..book366502056888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