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九十八章该死的人不是你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到了朱容瑾的生忌,黎朗避开家人,带这花束酒水小菜来到许久没有踏进的别墅,这片别墅区向来都是富贵人家的住处,需要白天黑夜都有保安轮流把守,安全问题是可以保证。平时他分不开身,肖彻都会替他定期过来打扫别墅。

  黎朗来到地下室的冷冻库,用钥匙打开冷库大门,一股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好在来之前黎朗特意多穿了衣服。

  黎朗来到水晶棺前,这是朱容瑾离世后他第一次来看望他,遗体依然保存得很好,经过长时间的冷冻,水晶棺上附上一层冰霜,看朱容瑾得样子有些模糊。

  黎朗用手上得温度刮去水晶棺上的冰霜,朱容瑾的面容依然是那么的温润如玉。

  “大哥,今天是你的生辰,我来看你了。”

  黎朗淡淡一笑说道。

  他盯着大哥端详,仿佛在等他回应一样,不知过了多久,黎朗失落的叹了一口气。

  黎朗搬来一张小圆桌和靠椅,将带来的酒水小菜和束花一一摆在桌面上,自己坐下来倒了两杯小酒。

  “大哥,生日快乐。”

  黎朗自己碰了杯,一杯倒给朱容瑾,一杯自己喝掉。突然想起朱容瑾生前每年过生日,他从没跟他说过一句生日快乐。

  “我给你带了些小菜,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

  “对不起啦,我也想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问了一圈,没人清楚。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挑食。”

  说到这黎朗心里难免自责,和朱容瑾做兄弟这么多年,朱容瑾十分清楚自己的喜好,自己喜欢吃什么用什么,他都能记在心上。可自己却对他的喜好一无所知。

  “你说你图我这个弟弟做什么,脾气差,傲慢自私,对不也不好。同一个肚子里出来,性格却天差地别。要不是长得像,我还以为你认错人了。”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把你这么好的一个人带走了,却把我这个恶人留了下来。难道真的应了当初你的话,一个人坏事做尽早晚会遭报应,就算不报应在自己身上,也会报应在身边人身上。”

  “可是,该死的那个人不应该是你啊!”

  有的人真的很容易犯傻又自私的生物,当一个人用心待你好的时候,理所应当的享受别人的好,而对他的复出不屑一顾。直到这个人走了,有很没出息去想念他的好。但有些东西没了,就永远找不回来了。

  黎朗又喝了一杯酒,轻叹一声。沉默了好久才开口。

  “大哥,你放心,家里一切都好,母亲身体也没那么差了,我想她因该是知道我回来,想要撑着身体弥补我吧。其实我不怪她的,她也不容易。”

  “你那一双儿女也都长大许多,你闺女已经会走路了,就喜欢在她妈怀里撒娇。你儿子也会说话了,先开口叫的是爸爸,你说我占了你多大便宜。你一辈子辛辛苦苦挣来的地位名望也都给我占了,老婆儿女也都归我。”

  “还有妙倾,她当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就是有一点不好,她太能隐忍了,什么苦什么累都自己往肚子里吞。她也知道我的身份了,为了顾全大局她还是选择隐忍。把我家安排得井井有条。我怎么就没有你这福气。”

  “忘了告诉你,我已经当上百家督长了,别人求了一辈子都望不可及,我一上来就当上了,你说,我是不是比你更有做首领的天赋。”

  黎朗藏了一肚子的话都在此刻宣泄出来,说着双眼都湿润了。吸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继续说道。

  “大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受苦了。不过我已经找到害死你的凶手,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入土为安。你先委屈在这里安眠,等我手刃仇人,拿他的血来给你送葬。”

  说完,黎朗面向朱容瑾的遗体,双膝跪地,称重的磕了头。

  回到南洲府已经是休息时间了,先去了一趟清枫院,发现厨房的灯还亮着,黎朗去查看一番。是沈夫人在厨房里煮面。

  她围着围裙,正在洗青菜,锅里的水已经沸腾了,旁边还没有下锅的一把小面。都说沈夫人强势,此时在黎朗眼里只是个温柔的慈母,或许说从她知道自己身份开始,沈夫人就把强势化作了温柔。她是多想弥补自己儿子啊。

  “妈”

  这一声称呼是黎朗发自内心的呼唤,不是为了大哥而叫,纯属一个儿子对母亲迟到的爱称。

  沈夫人洗菜的手顿了一下,继而回过头,眼神中明显的惊喜和不可思议。

  “唉,回来了。”

  沈夫人很快就回应他,仿佛期待已久的心愿终于得到满足。

  “你在煮面?”

  黎朗问道。

  “嗯,今天是你大···是你的生辰,虽然你说不过生日,但我还是想给你煮一碗面。小时候你过生日我都给你做的,来到南洲府之后就再也没有给你做过了。”

  沈夫人此刻只能继续把黎朗当作朱容瑾,她一直以为自己亏欠黎朗,其实何尝没有亏欠朱容瑾。生前对他那么严苛要求,很少顾及他的感受,现在想补偿的机会都没有了,这一碗面还有谁吃呢?

  “正好,我也饿了。”

  黎朗说道。

  “那你等着,马上就好。”

  沈夫人含泪说道。还好,黎朗愿意替朱容瑾品尝这一碗面。

  黎朗坐到餐桌前,不一会沈夫人就端来一碗鸡蛋面,弹滑的细面,香浓的肉汤,对半切开的白煮蛋,点缀着几片青脆蔬菜。

  黎朗挑了几根面丝入口,有些熟悉的味道,印象中他好像吃过母亲煮的面。

  “是以前的味道。”

  黎朗回忆小时候,他确实吃过这样一碗面。

  “那是,小时候我经常煮面给你吃。”

  沈夫人笑说,二十多年过去了,原来黎朗都还记得。

  “很好吃。”

  还能再次吃到母亲煮的面黎朗很满足。

  “对不起。”

  沈夫人对黎朗诚恳的道歉。

  “什么?”

  黎朗不解。

  “我不是个好母亲,当初我没有保护好容珣,进了南洲府之后对你严厉管教,没有照顾好你,我真的是个差劲的母亲。”

  不管眼前的是朱容瑾还是黎朗,都是她的儿子,沈夫人发自肺腑的对不住他们。

  “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不怪你,哪个母亲不望子成龙,若没有你的教导怎会又今天贤明四海的南洲首领。”

  黎朗淡淡一笑,伸手给母亲擦去泪水。

  “儿子,我只有你了,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沈夫人对他说道。

  “妈,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从今以后我来照顾你,照顾这个家。”

  黎朗握着沈夫人的双手,认真的说道。

  “好,好。”

  沈夫人喜极而泣,丈夫没了,大儿子也没了,她是真的害怕最后一个儿子也离她而去。

  “吃面,快凉了。”

  沈夫人擦干了眼泪说道,黎朗温柔的点点头,在母亲的陪同下吃完了这一碗属于朱容瑾的生辰面。将沈夫人送回别院休息,黎朗辗转来到小竹院,其他人都已经休息了,只有沈妙倾还在院子里,守着一个点上蜡烛的小蛋糕。在今天朱容瑾的生忌。恐怕只有自己,母亲还有沈妙倾三人祭奠他了。

  “要喝一杯吗?”

  黎朗开了一瓶酒,拿了两个杯子来到沈妙倾面前问道。

  “你回来了。”

  沈妙倾本来还在发呆,听到黎朗的声音抬头注看他,浅浅一笑。

  “嗯,你在等我。”

  黎朗点点头又问道。

  “我好像也只能等你了。”

  沈妙倾苦涩的垂眸,需要她等的人再也回不来了,能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也只有黎朗了。

  “只要你需要,我随时回来。”

  黎朗与她相对而坐。诚恳的说道。

  闻,沈妙倾一愣,注视这张酷似朱容瑾的脸庞,其实他们兄弟两还是有相似的地方,安慰人的语气都是那么温柔真诚。

  “津洲送过来的酒,上次你没喝到,今晚尝尝。”

  黎朗倒了一杯酒送到沈妙倾面前。

  “我酒量不行的。”

  沈妙倾摇摇头笑说,她一喝多就会发酒疯,她可不像在黎朗面前出丑。

  “就喝几杯,没有关系的。这是我们自己家,不会有事。”

  黎朗劝道。

  沈妙倾还在犹豫,这可和在自己家没关系,关键是酒品差。

  “怎么了,你还怕我把你灌醉,然后乘着酒意对你做别的事情?”

  黎朗对她挑了挑眉,半开玩笑说。

  “你不是说你洁身自好多年吗,还干过这种事情啊?”

  沈妙倾反过来打趣他。

  黎朗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他确实没有所说的洁身自好。

  “你喝不喝。”

  黎朗那里还好意思和他聊这个,又把酒杯推了推。

  这一次沈妙倾没有再推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微凉的酒水吞入腹中,伴随着酒精度的后劲,脑子开始发热,沈妙倾本就不胜酒力,脸色立即微微泛红。

  “怎么样?好喝吗?”

  黎朗也自己倒了一杯饮下。

  “好冲。”

  像烧刀子一样刺激着喉咙。

  “多喝几杯旧习惯了。”

  说着又给她添了一杯,哪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沈妙倾拿着酒杯并没有喝下去,还在缓冲,眉头紧锁,头一回觉得黎朗好坏。

  “你今天出去了。”

  一下午都没有见到黎朗身影,虽然心里大概了解他去做什么,沈妙倾还是问道。

  “是啊,去见一个朋友。”

  黎朗点点头回答。

  这个朋友因该就是朱容瑾吧。

  “朋友?下次可以带我一起过去吗?”

  沈妙倾是真的很想知道朱容瑾的下落,哪怕是祭拜一下他也好,这样好歹有个念想。

  “以后再说了,他现在不方便见人。”

  朱容瑾的下落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安全,虽然这对沈妙倾很残忍,可黎朗不愿意冒这个险。

  “放心,我会让你见到他的,再等一等。”

  黎朗向她承诺道。

  沈妙倾长松了一口气,微笑着点头,又喝下了一杯酒。现在除了信任他之外还能做什么呢,生死已定,缘分已断,听天由命,只愿那个人在天堂一切安好。

  s..book36650205688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