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零六章一生只求一妻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妙倾在小住院大发雷霆一事很快传偏南洲府,都知道三夫人阿初犯了大错,被禁足在房里,就连小少爷都被交给叶欣夫人照顾。

  对此府里的人都对阿初纷纷猜忌,沈妙倾平时那么温柔宽容的人,能让她发这么大的火,他们这个三夫人肯定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更别看这位三夫人向来乖巧低调,对夫人也是毕恭毕敬,没想到也会惹怒夫人。

  同时,这一次事件也让府里的人看清本质,南洲府的女主人究竟是谁,虽然府里的内务都是由叶欣夫人做主,可实权任然掌握在沈妙倾手里,她一发火,就连会长和沈老夫人都要忌惮三分。

  “听说了没有,昨天夫人发了好大火,好像是阿初夫人犯了什么错?”

  “早就知道,听说夫人把弯刀都祭出来了,要没有老夫人和会长阻拦,夫人差点就砍了阿初夫人。”

  “阿初夫人到底犯了什么错,不至于吧,好歹也为会长生了小少爷。”

  “谁知道呢,现在阿初夫人已经被关禁闭了,小少爷都不让见。”

  “看来这一次夫人是真的动怒了。”

  事情发生过去一天,随处都能听到佣人的议论,黎朗随着沈夫人一路走来,已经听了不少这样的话。

  沈夫人轻叹一声转身面对黎朗。

  “妙倾还没有消气吗?”

  “这一次恐怕不是消了气就能解决的事情。”

  黎朗说道,换做谁一时都接受不了,一直当作亲人看待的人,其实就是为自己种下心魔的罪魁祸首。当初秦逸和战友的死对她伤害有多大,她对阿初就有多大的怨念,可不是发一场火就能完了的事。

  “妙倾和阿初向来不是感情很好吗,平时连吵架的都没有,这一次怎么闹得这么厉害。”

  沈妙倾宽容大度,阿初懂事乖巧,两人在一个屋檐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摩擦,当中肯定有什么原因。

  “妈,你就别管了,妙倾自有定夺。”

  黎朗扶着母亲的双肩让她别操心。

  “我怎么能不管呢,都是我儿媳妇,难道让她们继续这么闹下去。你看现在府里都对她们指指点点。传出去伤害的还是妙倾的名声。”

  沈夫人哪能安心。

  “这件事说起来都是她们的私怨,恐怕没那么容易平复。”

  “那你想办法劝说她们啊。”

  “我?怎么劝,我哪里插手的了她们之间的事。”

  两个都是他嫂子,他一个做小叔子的哪有什么立场去劝说。何况那是她们之间的恩怨牵涉到上百条人命,就算以亲人的立场,他也没法插手。

  不是局中人,莫断局中事。

  他不是沈妙倾,也不是那上百名牺牲的将士,没有资格替他们宽恕或原谅任何人人。

  “你是她们爷,你身为一家之主,当然可以劝说她们的权利。”

  沈夫人说道。

  “我可没有那功夫多管闲事。”

  黎朗干笑两声。

  “你身为南洲府的主人,三位夫人的夫君,这样偏心可不好啊。”

  沈夫人说。

  “我哪里偏心了?”

  黎朗不解。

  “还不偏心,昨天妙倾对阿初发了那么大的火,你就坐在一旁看戏,我要是不过来,你是不是就让妙倾处置了阿初。”

  但凡有半点维护阿初,也不会让沈妙倾拔出弯刀,明显的偏向沈妙倾。

  “那是阿初自己的问题,我为什么要拦着。”

  “看吧,这还不偏心。按照容瑾平时作风,肯定不会让种事情发生。”

  沈夫人看的透彻。分明就是不把阿初当夫人看待。

  “谁说得,一样的,会支持夫人。”

  黎朗断,朱容瑾再怎么有情有义,且不说带有对沈妙倾的私情。站在南洲的立场,阿初的所作所为也不受朱容瑾所容忍。

  “你就那么肯定。”

  黎朗这样肯定,好像很了解朱容瑾似的?

  “反正我是支持夫人的。”

  那就当他偏心吧,感情是自私,黎朗喜欢沈妙倾,自然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你既然是她们的夫君,就应该一视同仁。”

  “显然我不是啊。”

  黎朗有些庆幸的说道,夫人多了就是麻烦。

  “其实南洲历来,也有不少将兄弟遗孀收房的案例,这南洲府就三位夫人,各个风华正茂,你就没什么打算。”

  沈夫人浅浅一笑,提醒黎朗说道。

  因为身份有别,这些年黎朗一直刻意疏远阿初叶欣,为了不让人怀疑,虽然和沈妙倾同房,沈夫人是知道,两人什么都没有发生。黎朗是把她们当作嫂子敬重的。

  可朱容瑾毕竟已经离世多年,沈夫人也不忍看着三个大好年华的姑娘继续守寡。若黎朗可以接受她们倒也是一桩美事。

  “算了吧,女人多了不是什么好事。”

  黎朗确实对沈妙倾有狼子野心,可不代表对另外两个也有。这辈子有真能和沈妙倾结为连理,有她一个人就知足了。

  “是吗?你们男人不都喜欢三妻四妾吗?何况三个夫人都这么安分守己,妻妾和睦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

  沈夫人怀疑的凝视黎朗。

  “妻妾和睦只能说明这个男人没有魅力,吸引不了她们。我魅力太强大,夫人多了肯定后院起火。”

  黎朗有些洋洋得意地说。

  “瞧你美的。”

  沈夫人当然知道自己儿子魅力强大。

  “再说了,我可没有某些人那么有福气,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万众瞩目。注定要君临天下,妻妾成群。在下平民一个,夫人一个足矣。”

  这话明显带着一丝嫉妒和醋意,沈夫人无奈的一笑。黎朗敬爱大哥是一回事,对大哥羡慕嫉妒也不少。

  “真没想到我们家还出了痴情种呢。”

  听了黎朗的话,沈夫人更多的是欣慰。人人都求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世间真情可贵,有多少人能做从一而终。更别说出生在首领世家,有几个首领做到一双一世一双人。

  “那是,我的夫人要么是我的挚爱,娶了就要对她忠贞不二,要么我就不娶,绝不辜负,也不将就。”

  黎朗心里早就盘算好了,等为朱容瑾报仇之后,要是和沈妙倾有希望,他就把沈妙倾带出南洲府过二人世界,要是不可能他也不会打扰,继续过他的逍遥生活。

  当然,前提是他能够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其他的等事情过后再做打算。

  黎朗回到小竹院,宋以晨端着吃食从沈妙倾卧房里处理,餐盘里的食物一口都没有动。

  “怎么、夫人还没有吃东西吗?”

  黎朗问道。

  “是啊,都一天了,就说没有胃口,我真不明白,好好的两个人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

  宋以晨惋惜的说道,明明前一天还像亲姐妹一般相亲相爱。

  “给我吧。”

  黎朗接过宋以晨手里的餐盘,亲自给沈妙倾送进去。

  黎朗推门而入,沈妙倾正背对着房门,坐在落地窗前发呆,听到开门动静,以为宋以晨去而复返,无奈的轻叹一声。

  “以晨,我都说了不没胃口,什么都不想吃。”

  黎朗没有回应她,关闭房门,自顾自朝沈妙倾身边走去。

  “爷,是你啊。”

  沈妙倾抬眸,发现来人是黎朗,微微一怔。

  “干嘛,打算绝食吗?想饿坏身体,我可不答应。”

  黎朗坐到它对面,将餐盘推到她面前。

  “多少吃点。”

  “我就一顿不吃,总不至于把自己饿坏了。”

  沈妙倾轻笑,她并没打算绝食,只是单纯没有胃口。

  “都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可是我的守护神,饿着了谁来保护我。”

  说着,把拿起碗筷递给沈妙倾。

  听黎朗哄三岁小孩的口气,沈妙倾忍不住笑了。转念一想,自己算是黎朗的长嫂,被这么当小孩哄,简直太丢人了,继而又有些愠怒。

  “我不吃,要吃你自己吃。”

  沈妙倾撇过说道,自以为这样能挽回一点面子。却不知在黎朗眼中,她就是在撒娇,这样的举动更加幼稚。

  “那夫人是要我喂你。”

  黎朗微笑,夹了一团米饭送到沈妙倾嘴边。

  “你干嘛。”

  没想到黎朗会这么直接,沈妙倾有些措手不及,头往后一躲。

  “夫人真是难伺候,哄也不是,喂也不是,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

  黎朗故作为难的说,沈妙倾是个要面子的人,听黎朗这么一说,脸色微红,乖乖拿起碗筷自己吃饭。

  “这才对嘛。”

  同在一个屋檐下住这么久,沈妙倾的柔软处黎朗总会了解一二。沈妙倾这个人独立惯了,想要对她好需要技巧,坦然的对她好她会不习惯,只要稍稍对她示弱,装可怜,她就会顺从你。

  沈妙倾扒了几口饭,似乎又想到了阿初,思索了一番,向黎朗拿主意。

  “爷,你说,我是不是对阿初太过了。”

  当知道阿初是间接害死秦逸,沈妙倾一时控制不住理智,可过后一想,两军交战哪有不伤亡,她做为将军最清楚这一点。

  引起战争的不是阿初,她也是受制于人,职责所在,就这样把愤恨撒在她身上,实在有些不讲道理。而且牺牲的人还是阿初的亲哥,她心里也不比自己好过。

  “这种事哪里说得准,只能说立场不同了。站在两洲之间的立场,你们各司其职,击退敌人是你们的责任,输赢不怨。论私人的立场,她欺骗了你,确实是她不对,你生气也是无可厚非的。”

  黎朗说道。

  “我以为不敢什么事情我都能理智对待,没想到遇上自己的事情却感情用事。”

  沈妙倾叹息,自觉行为过激了。

  “夫人是人,当然也有感情用事的时候。”

  谁还没有感情用事的时候,都不是圣人。

  s..book366502056890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