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零九章夫人,来个公主抱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出了酒店黎朗没有第一时间回到南洲府,跟着伊莎回酒吧,一路上向伊莎打听了组织最近的情况。

  从她口中得知,陈敬华已经解散了大半组织人员,对他们有威胁得就清理,有用的留下,继续听陈越得差遣。

  想来陈敬华也担心他们做得那些不可告人的事会被发现,会影响到陈越做首领得试图,干脆解散清理,以绝后患。

  “那我还真是幸运啊。”

  黎朗讽刺的一笑,他既然能得到赏识,是留下来的其中一个。要是不答应听从陈越,那么他的就是另一个下场,被不动声色的处理掉。

  刚才在酒店,黎朗若是违抗了陈敬华的要求,恐怕都难以走出酒店房门。就算没有当场处置,也不会留他太久。那些人是不允许有任何威胁存在的。

  “朗哥啊,那我们以后是不是要跟着陈越前往庆洲。”

  伊莎有些不乐意的问道。

  “你不想去吗?”

  “庆洲有什么好的,根本没有南洲繁华。”

  伊莎说道。

  在南洲生活这么久,早就熟悉在南洲的生活习性。

  “不过朗哥你要是真的过去,我们也会跟着你一同前往。”

  伊莎又补充道。

  “陈先生都亲自下令了,陈越真要我跟着他前往庆洲,我也只好跟着去了。”

  黎朗浅笑说道。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有啊,要么顺从,要么反抗,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黎朗说得很淡然,伊莎不悦皱了皱眉,都什么时候了,还寻思着开玩笑。

  “要是不像前往庆洲,有的是办法,陈越也不一定会看上我们。”

  陈越真心要招揽自己,又千百种办法,干嘛非要等陈敬华替他安排,说明他心里是看不上自己。

  “这样最好,巴不得他赶紧滚回他的庆洲。”

  “你傻啊,他要是自己回庆洲,我们就是死路一条了,我们知道他们那么都秘密,你觉得他们会那么好心放过我们。一旦我们没有利用价值,也就没有了活路。”

  黎朗说明道。

  “不管怎么样就是不放过我们了是吧?”

  总结就是在劫难逃,唯一的选择就是乖乖服从陈越。

  “所以我才说了要么顺从,要么反抗,谁让我们有把柄在他们手上。”

  黎朗从容得说道,一副无关要紧的模样。

  “朗哥,你都为他们做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他们就没有要放过你的意思吗?”

  伊莎为黎朗感到不值,就因为当年手里有案底,凭着这个把柄,掌控了黎朗十几年。

  当初黎朗失手杀了人,若是自首服罪,也就是判个几十年有期徒刑。可偏偏当时肖彻阿衍重伤在身,没钱医治,为了救人黎朗自愿和陈敬华做交易。

  陈敬华找了一个替罪羔羊替他脱罪,黎朗加入他们,从此也走上歧途。按照陈敬华的嘱咐,替他们杀人越货,放火抢劫,做了多少违法犯忌错事,他手上的案底越来越多,犯的罪就越不可饶恕。就算逃离了陈敬华的掌控,也逃不了法律的制裁。

  陈敬华也就是利用这一点将他拿捏在手里。其实在遇到朱容瑾之后,黎朗也有想过投案自首,可又担心肖彻和阿衍遭受牵连,他们两人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却知道组织上的存在,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你想多了,从我加入他们开始,生死就掌控在人家手里,哪有那么容易走出来。”

  要真那么容易摆脱他们,就不会将组织称作烈狱了。

  “那你刚才说的反抗是什么意思,不会想举报他们吧。”

  被这个危险想法惊到了,伊莎还不知黎朗就是现在的南洲会长。陈敬华一行人势力庞大,那里是他一个人可以抵抗的,他们身居官场,一根手指就能捏死黎朗。举报他们简直是以卵击石。

  “不可以吗?”

  黎朗好笑似的问道。

  “你别乱来,我还不想死。”

  伊莎奉劝道,在死路面前,她宁可跟着陈越前往庆洲,虽然没有自由,可给谁打工不是打工,只要活着就行。

  “放心吧,我的命我自己掌握,没有人能控制我一辈子。”

  或许以前他是没有资格抵抗,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现在身为南洲会长,四海五洲百家督长,有权有势,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他的老好人大哥拼搏一场,为他讨回公道。

  黎朗在酒吧休息了一夜,次日早晨在悄悄回到南洲府。现在陈敬华就在南洲,万事都要当心,说不定他们已经怀疑自己和朱容瑾的关心。他现在还需要依靠百家督长的权势,越晚暴露身份对他越有利。

  黎朗回到小竹院,沈妙倾还是十年如一日的晨练,黎朗靠着院门,抱手欣赏着第一女将练武风姿。身手矫健,行云流水,行动如风,明明那么强悍身手却让人赏心悦目

  几年过去,沈妙倾在战场上厮杀磨练,武艺越发精湛。放眼四海五洲没几个是她的对手,就算武艺超过她,领兵打仗的实践经验也不如她。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黎朗除了爱慕还有敬仰。

  要说黎朗这辈子罪敬佩的人除了朱容瑾就是沈妙倾。朱容瑾身上有他没有的仁慈宽怀,而沈妙倾身上有她向往的干净纯澈。

  沈妙倾本在专注的训练,一把弯刀在手中挥发自如,察觉到黎朗的到来。沈妙倾不知怎么想,举着冲向黎朗,黎朗心惊下意识的闪开了。

  能避开自己的攻击,肯定有些能耐,沈妙倾双眼瞬间亮了,再一次对黎朗发起进攻。

  “夫人你这是做什么?刀剑无眼,会死人的。”

  他怎么会想到沈妙倾突然把她当靶子,黎朗一边闪躲,一边求饶。

  “爷不是躲得很好吗,看来是有两下子的,今天就向爷讨教讨教。”

  沈妙倾虽然没有亲眼见识过黎朗的身手,可看他平时走路不法矫健,手劲也比并常人大,她就怀疑黎朗肯定是练过,早就想请教他的身手了。

  “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夫人饶命。”

  黎朗说得是真心话,他身手确实也不错,可和沈妙倾相比,实在拿不出手。加上这几年时常在沈妙倾的保护范围,遇到事故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动手,武道这一块他都快生疏了。

  “饶了你也行,拿出你的真章。”

  沈妙倾也可以说的上是个武痴,有人陪她训练她当然不会放过。

  看来不过几招沈妙倾是不会放过他了,黎朗扫视四周,沈妙倾通常起得早,院子里的佣人都还没起床,那就和过几招。

  黎朗没在躲闪沈妙倾的进攻,迎身而上,主动出击。黎朗肯出手了,沈妙倾扔下弯刀,空手较量。两人就在院子赤手空拳相斗。

  沈妙倾先前锻炼了半个小时,体力消耗比较多,黎朗占了便宜,还能和她对上几十招。不过依然处于下风,沈妙倾一手挡住他的攻击,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一个过肩摔他就摔在地面上。

  “啊····疼。”

  黎朗惨叫一声。

  沈妙倾一时没有控制住力度,真把人伤着了,焦急上前检查她的伤势。

  “抱歉,我没收住,哪受伤了?”

  沈妙倾刚要蹲下,黎朗就撑地而起,一个扫堂腿过去。沈妙倾哪会料到黎朗搞突袭,急忙一个转身躲过了他偷袭,在黎朗起身那一刻一个侧踢接上,正中黎朗腰间。

  “救命。”

  措不及防的一脚,差点把黎朗踹进池塘。沈妙倾眼疾手快,冲上前揽住黎朗的腰,一个转身,将他横抱而起。

  还以为要摔进池塘里,黎朗抓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环抱沈妙倾的肩膀。完全没发觉被一个女人公主抱有多丢人。

  “夫人你真踢我啊,疼死了。”

  黎朗只感觉肋骨都快断了,沈妙倾怎么对自己人都这么狠。还好今天和她过招的人是自己,要是换做朱容瑾,这一脚下去人就废了。

  “我怎么知道你会突然搞偷袭,我自然反应就·····”

  黎朗的扫堂腿过来,沈妙倾还以为他有高招,谁知他没有还手之力,一着急就没有收住力。

  “夫人你欺负人,你身经百战,我哪里是你的对手,以后不跟你过招了。啊···”

  黎朗现在说话都费劲。

  “抱歉。”

  沈妙倾羞愧的道歉。

  “出什么事了吗?”

  宋以晨和女佣刚起床就听到院子里有人惨叫,慌忙出来查看,众人刚聚到院子,瞬间尴尬了,继而忍不住低头窃笑。

  黎朗被沈妙倾公主抱,堂堂南洲首领,百家督长,此事被老婆公主抱,这场面,够震撼,够甜蜜。

  “爷,夫人,你们这是?”

  宋以晨看得目瞪口呆,知道他们男主子柔弱,女主子强悍,可是这样秀恩爱,还真是人生头一回遇见。

  “我们晨练呢。”

  沈妙倾解释说。

  黎朗这才发现两人的姿势有多尴尬羞耻,老脸一红。

  “放下,丢死人了,快放下。”

  黎朗推了推沈妙倾,想自杀的心都有了,他好歹堂堂男子汉,既然被女人公主抱了。

  “哦,好。”

  沈妙倾迷茫的点点头,先放开黎朗的双腿。

  “啊····”

  被踢得太狠,黎朗双脚一落地就扯动了伤口,又忍不住哀叫。

  “很疼吗?”

  沈妙倾关心问道。

  “你说呢,我腰都快断了。”

  黎朗扶着腰抱怨道。他的腰不因该是这样遭罪啊。

  “还是我抱你进去吧。”

  说着沈妙倾再次将他横抱而起,都伤得这么重了,那还顾及什么不要意思。

  “别,放下。”

  没等黎朗拒绝,沈妙倾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抱回房,顺便让人去请肖彻来看伤。

  黎朗羞耻心爆棚,他今天真是丢人丢大方了。

  s..book36650205689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