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一十一章命运掌握自己手中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给黎朗擦好药膏,黎朗的疼痛才消了那么一点,还不足以他坐起来,只能继续趴着不动。

  “好了,药已经好了,这几天我每天都会过来给你上药,别做激烈运动很快就会好了。”

  肖彻一边收拾着药箱,一边叮嘱。

  “我能做什么激烈运动?”

  黎朗反驳道。

  “也是,你现在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大少爷,别说运动了,吃饭都要人伺候,当真娇贵无比。”

  “我乐意。”

  黎朗洋洋得意的说道,反正他再怎么娇贵沈妙倾沈夫人也愿意供着他。

  “刚才听你说,你早上才回来的,你昨晚外出了?”

  肖彻收完医药箱,想起又问道。

  “陈敬华来南洲了。”

  肖彻刚拿起水杯,一听黎朗的话,水杯直接从手中滑落,一脸惊恐的表情。

  虽然黎朗事先提醒过他,陈敬华那些人一定会找上门,可没想到会这么快。对肖彻来说那些人就是他一生的阴影。

  “他们找你了?”

  “嗯。”

  黎朗点了。

  “又想让你做什么?”

  哪怕黎朗在组织上只是负责运货,可每次陈敬华亲自见他,保准没什么好事。给他的任务都是一些违法犯忌的事。

  “他也没让我做什么,就是让我以后跟着陈越做事。”

  黎朗说道。

  “陈越?他让你去庆洲。”

  “有这个意思吧。”

  黎朗点了头。

  “你要是去了,南洲不就没有首领了,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不能离开南洲了,离开了就是死。”

  先不说他现在作为南洲离不开南洲府,他也不想前往庆洲,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一个不高兴,像清理那些没有利用价值的组织人员一样解决了自己。

  一旦到了庆洲,不在南洲地界,他就孤立无援,留在南洲至少他有南洲府庇护。就算他们发现自己冒充了朱容瑾,只要没有证据,也掀不起什么大浪。

  只要掌握着权势就能和那些人对抗到底,反正去留都免不了一场针锋相对,还不如留下来利用百家督长职便,就算争个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

  “不过,你运货运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把你安排到南洲,是不是他们怀疑你就是朱容瑾,想试探你?”

  “他们暂时没想那么多。只不过陈越现在身为首领,继续经营组织对他影响不好,打算解散,有能力有利用价值的都安排到庆洲做事。我算是幸运被选中了。”

  一听说解散组织了,肖彻脸上明显的欣喜。这么说黎朗就不用继续做违法犯法的事。

  “先别高兴太早,我的把柄还留在他们手中,想摆脱他们是不太容易的。”

  黎朗事先说明。就是小辫子被人攥在手里有些麻烦。

  黎朗现在倒是不怕他们手中的把柄威胁,实在不行安排一场假死脱身,然后他做一辈子的朱容瑾也不错。就是担心万一沈妙倾知道了自己曾经的丑事,会不会厌恶自己。

  “我知道,可至少他们不会明目张胆让你去杀人防火。”

  只要黎朗身上少一分罪孽他都是高兴的。

  “呵呵,他们没有机会指使我做事了,从今以后,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我的命只掌握在我手里。”

  黎朗冷笑一声说道。

  “你想跟他们撕破脸?”

  “早晚的事情,先看看他们有什么行动吧。”

  黎朗并没有十全的把握,只能见机行事。

  “对了,我会安排你和阿衍进南洲府你们在我眼皮底下我总归安心一些。”

  黎朗又说道。就怕那些人拿肖彻和阿衍做要挟,只有身边的人都安全,黎朗才能心无旁骛的和他们抗争到底。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肖彻点头,他也不想成为黎朗的累赘。他没有权力也没有办法帮黎朗分担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安然无恙不拖累他。

  商量完这些,肖彻出门去给沈妙倾汇报情况。

  肖彻一出现,沈妙倾沈夫人就围上前。

  “肖医生,爷他怎么样了。”

  要黎朗出什么问题,沈妙倾肯定不会原谅自己。

  “夫人不必担忧,会长只是扭伤了腰,上了药修养几天就会痊愈。”

  “那就好。”

  沈妙倾暗自庆幸,还好不严重。

  “所幸没有大碍,以后不许你拿我儿当活靶子。”

  沈夫人暗自松了一口气,扭头就警告沈妙倾。她现在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从小吃尽苦头不说,好不容易母子重逢,哪里舍得他受半点罪。

  “是,不会了。”

  沈妙倾乖乖低头认错,这一次确实是她的不是。

  “其实,会长受伤也不全是夫人的责任。”

  肖彻笑了笑说道。

  “不全是我的责任?”

  沈妙倾疑惑。

  “是会长最近老呆在家,养尊处优多时,缺乏运动,身体抵抗力变差了,有空夫人还是叮嘱会长多少运动,这样有益身体健康。”

  肖彻解释说。换做几年前黎朗的身手,怎么可能躲不过沈妙倾的攻击,还不是犯懒不运动,身手生疏,动作不利索,身体变得僵硬。才被踹了一脚就伤成这样。

  “好,我一定叮嘱会长。”

  沈妙倾沈夫人羞愧的相视干笑。她们平时确实太惯着黎朗了,原本都是心疼他,想对他好,毕竟他流落在外多年,吃了那么多苦,宠着一点也没事,谁知把他养成一个病娇,这么不经折腾。

  在出发行政楼之前,朱容琛和赵恒给朱容瑾汇报工作,一进院子,众人都聚在门口,很是热闹。

  “母亲,夫人。”

  朱容琛上前打招呼。

  “嗯。”

  朱容琛每天都要过来汇报工作,众人都习以为常了。

  “那肖某先告辞了。”

  朱容琛过来额,肖彻也不变久留,点头辞行。

  “管家,送一送肖医生。”

  沈妙倾嘱咐到。刘管家将肖彻送出府。

  “你们这里一大早的还真热闹,连肖教授都请来了,是谁受伤了吗。”

  朱容琛问道,在场的人又一次陷入尴尬、

  “是你大哥,他扭伤了腰。”

  实在有些丢人,沈夫人轻咳一声缓解羞愧,解释道。

  “扭伤了腰,好端端的怎么就伤了腰。”

  朱容琛一脸诧异,同时也有些着急。赵恒一听主子受了伤立刻进屋去查看。

  “那个,还不是你嫂子弄的。”

  沈夫人轻声说道。

  “什么?夫人弄的?”

  朱容琛一双黑眸大睁。

  扭伤了腰,还是沈妙倾的责任,让他联想到不可说的事情。是做了什么运动才会扭伤腰。

  沈妙倾双颊微微泛红,拳头抵着嘴唇干咳一声掩饰尴尬,只是为自己踢了黎朗一脚感到羞愧。根本没料到朱容琛会想歪了。

  沈妙倾这样害羞的反应更让朱容琛确定自己的想法,瞬间醋意涌起。

  “那夫人还真是勇猛啊。”

  朱容琛冷哼一声就甩手进了屋子,沈妙倾先是一脸莫名其妙,继而认为朱容琛在担心黎朗才对她冷厉色,根本想不到吃醋那一方面去。

  屋子里,黎朗还趴在沙发上,抱着靠枕假寐。赵恒正在关怀自己的主子,看起来自责不已,才离开自己主子一晚上就伤成这么,他这个做贴身助理的实在太称职了。

  “爷,你还好吧,要不然还是去医院吧。”

  “不用了,肖彻已经给我上过药了。”

  黎朗嘴里呢喃说。收了这么点伤就把肖彻拉来,已经让他看不起了,要再去医院,肖彻不得鄙视他。

  “可过几天就是首领大会了,需要你出席,这样行吗。”

  “躺两天因该就恢复了,来得及,不碍事。”

  沈妙倾这一脚虽然给力,但所幸他也是练过的,总不至于要修养个十天半个月。

  “你主子也得有脸去医院看病啊。”

  不知当中缘由的朱容琛一进门,就冷冷的讽刺了黎朗。被老婆弄伤了腰,这种事情是个男人都没脸面说出来。

  “佷····”

  黎朗刚想反驳,转念一想,朱容琛突然这么大火气,肯定不同寻常,显然是误会了什么。

  “是啊,还是不去了,让外人知道了确实丢人。”

  “哎呀,没想到和夫人成婚多年,她还是这么热情似火,我这腰确实经不起折腾。”

  黎朗欲盖弥彰的叹气,很明显的炫耀口吻。

  这朱容琛到现在都还惦记着大哥的老婆,再想到这厮还是沈妙倾的前任,激起黎朗满腔的醋意。不气一气他都对不起自己受的这一脚。

  “一把年纪了,不知羞耻。”

  果然黎朗的刺激对朱容琛很受用,朱容琛脸色瞬间铁青。

  “我怎么就不知羞耻了,我们是夫妻,我们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什么时候干什么就干什么。和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

  “那你可要当心,小心你这老腰不保。”

  不愧是兄弟两,高傲的性子如出一辙,都经不起对方挑衅。屋子里瞬间电光火石,醋味满天飞。

  “你们在做什么?”

  沈妙倾给黎朗端来早餐,还没进门就听到类似是争吵的声音。黎朗朱容琛怒目相对,端的是剑拔弩张。

  “没什么?”

  沈妙倾一进门,屋里的火药味瞬间消散,朱容琛暗沉着连,黎朗笑眯眯的看着沈妙倾,他家夫人不动手的时候,怎么看怎么温柔,怎么看怎么美丽。

  “爷,先来吃点早餐吧。”

  沈妙倾把餐盘放在茶几上,坐到黎朗身边。

  “夫人,我疼,动不了。”

  黎朗扫了一眼朱容琛,邪魅一笑,扭过头,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沈妙倾。很显然向朱容琛炫耀。

  “那我喂你。”

  “好。”

  黎朗受伤都是因为沈妙倾这一脚,于情于理沈妙倾都迎合他的要求,亲自给他喂粥。

  实在太不要脸了,朱容琛都没眼看了,要不是看在沈妙倾的脸面上,就差掀桌子大骂了。他大哥何时变得这么绿茶。

  s..book366502056891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