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滴一百一十二章病娇会长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爷,来,喝口粥。”

  “啊。”

  沈妙倾亲自喂饭,黎朗很配合的张开嘴,还不忘给朱容琛一个挑衅的眼神。明显的向朱容琛说明一件事:

  看到了吧,夫人最关心的人是我,你死心吧。

  眼前这个撒娇买惨的人真的是自己大哥吗,朱容琛实在没脸呆下去,正欲甩手离开,黎朗却没脸没皮的开口叫住他。

  “容琛,别走啊,你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工作汇报?”

  “是。”

  都怪眼前的景象太辣眼,朱容琛差点忘了正事。

  “说吧,我听着。”

  这样精彩的场面怎能让朱容琛错过呢,黎朗又张口吃了一勺粥,用一种炫耀的眼神注视着朱容琛。

  “过两天就首领大会,各地的首领都已经抵达南洲,我已经将他们安置在公馆。晚上要在府中设宴款待,需要您亲自出席。”

  朱容琛说道。

  “一定要今晚吗?”

  “没错。”

  朱容琛带着报复性的语气回答。

  “就不能推迟一两天给吗,爷今天有伤在身,恐怕不方便出席。”

  以黎朗现在的伤势,哪里能出席什么宴会嘛。

  “推迟的话恐怕会怠慢了各位首领。”

  其实都是借口,只要对外说一身督长大人身体抱恙,招待会需要延迟,谁敢有半分意见。朱容琛就是故意刁难黎朗。

  “没关系不就是招待那些首领吃顿饭吗,我能行。”

  黎朗顽强的说道,一点小伤小痛还难不倒他。他也不想让沈妙倾看轻。

  “都是我不好。”

  沈妙倾低眸自责,因为自己一时兴起,害得黎朗耽误了正事。

  “这怎么能怪夫人,是我自己不注意。”

  黎朗安抚道,哪里忍心她这么委屈。

  “嗯哼。”

  两人秀恩爱般的揽责任,朱容琛看不下去了,很不客气的打断他们暧昧的气氛。

  “还有一件事,大会结束后,百家督长需要带领各地首领前往南山宗庙祭拜历任督长。”

  朱容琛不咸不淡的说道。

  “还要去南山?”

  黎朗有些心累了。

  从古至今,历任督长逝世后,凡是功成名就有功绩的督长,他的牌位例入南山宗庙,供后世敬仰祭拜。

  当上督长不一定能进入宗庙祠堂,能进宗庙的却一定拥有丰功伟绩的百家之首。

  “夫人,晚上你会陪我一同赴宴的吧?”

  黎朗一双清亮的眸子注视着沈妙倾。

  “当,当然。”

  这种带着诚恳的眼光,沈妙倾就算想拒绝也无从拒绝,黎朗太能拿捏她的心软处了。

  “就这些,没事我走了。”

  朱容琛一个冷眼扫过去,说道。在呆下去他眼睛都快被闪瞎了。

  “慢走,有空常来玩。”

  黎朗还不忘客气一声。

  朱容琛一听,气得牙根都快咬碎了,他发誓,要不是为了工作,他一点都不想踏进小竹院。

  “二爷,怎么回事,脸色那么难看?”

  沈妙倾也发现异常了,疑惑道。

  “可能是累着了吧。”

  黎朗笑盈盈的说道。心里却狭隘不已。

  就算朱容瑾已经离世,沈妙倾轮不到朱容琛惦记。

  “对了,你昨晚去哪了,一夜未归。”

  自从黎朗搬进小竹院住下,以往要出门都会通知自己一声,昨夜却不辞而别,沈妙倾在家等了一夜都没有消息。

  黎朗一夜未归,沈妙倾一夜未眠,早上见他出现,其实也带着点报复性和他过招。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黎朗不回家,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出去处理一点私事,时间晚了,就在朋友家过夜了。”

  黎朗解释道。

  有些事情他不敢向沈妙倾明说。昨夜他要是明目张胆的会南洲府,万一身后有尾巴跟踪,他和南洲府有关的事情不久暴露了吗。在陈敬华这些人面前,他是不敢有半分松懈。

  “是吗?”

  沈妙倾浅浅一笑,心里有些酸楚,黎朗也有自己的朋友,也有自己想做的事,他的精力不会只放在南洲府。

  “怎么了吗?”

  见沈妙倾低头冥想,黎朗有心关怀。

  “没事,你一个人出门的时候,要多加注意,最好带上赵恒,他能照顾你。”

  沈妙倾微笑着说。

  “好。”

  黎朗点点头没有多想。也亏得他老是觊觎人家,此时却察觉不出沈妙倾隐秘的情感,只当她是寻常嘱咐。

  “对了,夫人,我想请肖彻来府里住一段时间。”

  黎朗事先知会一声,也好做准备。

  “你要请肖医生住进府里?”

  沈妙倾有些不理解。

  “这样也方便他给我检查身体嘛,不然老是让他来回跑,太辛苦他了。”

  “这个没问题,回头我吩咐管家,收拾一间院子出来。”

  既是黎朗的要求,沈妙倾都会尽可能的满足,更可况还是为了他的身体健康着想。

  “那就劳烦夫人操心了。”

  说着打了哈欠,倦意袭来,昨夜他也一夜未眠,晚上还有宴会,只能趁着这个时候补个觉。

  很快黎朗就进入睡眠中了,沈妙倾给他拿了毯子盖上。注意到他的睡颜,真的是一个俊朗的美男子,沈妙倾就这么坐着欣赏了许久,心动而不自知,不知不觉也沉睡了过去。

  会长养伤期间无人敢打扰,黎朗这一觉直接睡到下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要起身,感觉身上有什么压着,低眸一看,沈妙倾就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喜欢的姑娘就躺在身上,这可真是要了命了,黎朗下意识咽了一口气,喉咙滚动,有些燥热。

  僵持了好一会,还是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环住沈妙倾,这样小小满足以下自己的私欲因该不过分吧。

  可有些东西一旦触碰到了,就想要得更多,看着沈妙倾近在咫尺的容颜是那样的好看,弯弯的睫毛,光滑的脸蛋,还有那粉嫩的薄唇,无不在撩拨他的狼子野心,想凑过去一亲芳泽。

  不行,绝对不行,说好了在没有替朱容瑾报仇之前不能动沈妙倾的。

  黎朗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警戒自己,按耐住蠢蠢欲动的举止。闭上眼睛尽量不去看沈妙倾的脸,看不到就没有那么多想法了。

  可能是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惊扰了对方,沈妙倾动了动,从黎朗身上起来。千钧一发之际,黎朗闭眼装睡。当沈妙倾睁开眼,发现自己既然趴在黎朗身上睡着了,先是一惊,继而脸色涨红,匆忙站了起来。

  所幸黎朗还没有醒,沈妙倾才松了一口气。大概是昨夜一夜未眠,才这么靠着黎朗睡过去了。

  同时也自责,既然这般没出息,被黎朗的睡颜给吸引住了,要让黎朗知道自己这般迂腐,他该怎么看她这个长嫂。

  沈妙倾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听到关门声,黎朗才睁开眼,也长长松了一口气,幸亏没让沈妙倾察觉到自己的狼子野心。

  躺着休息一天,黎朗的腰伤勉强恢复了一些,晚上设宴招待各地首领,起码他还能亲自出面。

  到达宴会厅人都到齐了,在沈妙倾面前,黎朗可以肆无忌惮的买惨博取同情,外人面前他做不出有伤自尊的举动。哪怕有腰伤,依然忍痛含笑,端着清正儒雅的姿态和众人打招呼。

  “督长。”

  在场的首领躬身问候。

  “诸位幸苦了,都不用客气,入座吧。”

  黎朗哪有心思和他们一一寒暄,只想先找个地方坐下休息。

  黎朗来到主位上落座,沈妙倾有心,特意给他椅子加了靠枕,这一坐下安稳多了。

  “爷,还好吧。”

  沈妙倾坐到他身边,轻声问道。

  “没事,我挺得住。”

  黎朗嘴角依然挂着微笑,点头说道。

  “不要太勉强,忍不住了,跟我说一声。”

  “嗯。”

  作为东道主,设宴招待客人,提前立场虽然有些不礼貌,可也不想黎朗硬撑着。

  注视台下,其他首领都陆续落座,自从上次在津洲一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聚在一起了。

  五大洲的首领还是那几个人,其他小区域的首领,倒是添了几张新面孔。

  “爷,该你表示了。”

  赵恒附身在黎朗耳边提醒道。

  “表示什么?”

  黎朗一时反应不过来。

  “您是主人,总要说些什么吧。”

  赵恒无奈说道。

  他现在这个主子,在做首领方面确实很有天赋,可就是交际方面有待加强。

  黎朗反应过来,轻声哦了一身,拿起酒杯随便客气几句。

  “诸位,一路舟车辛苦了,今晚设了小宴给诸位接风,也没什么好招待了,请随意,不必客气。先敬诸位一杯酒。”

  黎朗举杯相邀,众人纷纷拿起酒杯喝下这杯接风酒。

  “督长真是太客气了,你这里美酒佳肴一应俱全,放眼四海就属南洲物产丰富,我们可都在公馆饿了一天,就为了等你这顿饭。”

  放下酒杯,楚千帆先开口寒暄。

  “千帆哥,瞧你说的,好像我亏待了大家一样。你要真喜欢我南洲的东西,只要你一句话,我不得乖乖给你呈上。”

  黎朗不反感楚千帆,倒也喜欢和他说上几句玩笑。

  “长时间不见,越发伶牙俐齿了。”

  楚千帆笑了笑说。

  有楚千帆开头,宴会的气氛倒也轻松许多。祁远信随着也拿起酒杯邀请黎朗。

  “上一次聚会,因为我刚好上任,没能参加。借着这一次重逢,我敬督长一杯。”

  “还没亲口给祁会长道一声恭喜呢。”

  黎朗点点头,与他举杯对饮。

  “照祁会长这么说,我更应该敬督长一杯了。说好了要来拜访,却一直拖到现在。”

  陈越也借机举杯相邀。

  黎朗表面随和的一笑,心里却暗自翻了个白眼。

  你要是一辈子不来南洲,我会更高兴。

  s..book366502056891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