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滴一百一十四章关系微妙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都知道朱容瑾有三位貌若天仙的夫人,正主夫人沈妙倾是名震四海的女将军,二夫人叶欣是贵族千金。而这位三夫人众人所知甚少,很少有人见识过,都对她感到好奇。

  “又一个国色天香的妙人,督长真是艳福不浅啊。”

  楚千帆称赞道。都有些羡慕了。

  “她是我妈妈。”

  朱锦琰欣喜的向楚千帆说明道。

  “是吗?难怪你长得这么可爱。”

  父母都是俊朗靓女,难怪生出的儿子也这么好看。

  “所以千帆哥你想预定锦琰做女婿,就得征得我这三夫人的同意了。”

  黎朗说道。

  “那是,有空我带我家闺女来见见夫人。”

  楚千帆点头说道。

  “我?”

  阿初有些莫名其妙。

  “阿初,千帆哥想要把女儿嫁给锦琰,你觉得可不可行。”

  黎朗亲密的称呼阿初道,让人看了都清楚这位三夫人很是受宠。

  想来也是,这位三夫人年轻貌美,又生了南洲府唯一的小少爷,能不受宠吗。而起她一进门,黎朗就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连沈妙倾都疏忽了。

  要不是清楚往日黎朗对阿初的态度,沈妙倾都要以为阿初才是黎朗最爱,这演技真是绝了。

  “这事阿初哪能做主,锦琰的婚姻大事,因该由爷和夫人做主才是。”

  阿初浅笑,说道。

  “你是锦琰亲生母亲,这事当然要和你商量。”

  黎朗说道。

  “能得到楚会长的欣赏,是我们锦琰的福气。只是锦琰年纪尚小,谈婚事尚且过早。”

  阿初很委婉的说道。

  “不早不早,小少爷这么受欢迎,不早点预定就被人给抢走了。”

  楚千帆说道。

  “那就承蒙楚会长抬爱了。”

  阿初点头表示。

  众人对这位三夫人很有好感,规规矩矩的,又本分。有这样的一个懂事的女人,难怪朱容瑾后院这么和谐。

  “早就听闻督长后院有三位出尘绝色的夫人,巾帼女将沈夫人,世家贵女叶夫人,不知这位阿初夫人又是出自哪个世家。”

  问话的正事陈越,阿初曾经跟着周庭笙,他自然是认识的。原以为她早就身死他乡,谁知会在南洲府遇见,说什么都要替周庭笙打听打听。

  “阿初她出自洪城府,她本名叫做···?”

  黎朗顿了一下,知道阿初曾经叫艾米,却压根不知道阿初的本名叫做什么?

  “本名叫秦雪。”

  沈妙倾轻声提醒道。

  “叫秦雪。”

  黎朗回答道。

  沈妙倾真是拿他没办法了,那有自己夫人的大名都记不住的老爷。说他宠爱阿初,真的有人信吗?

  “哦,原来是出自洪城府。”

  陈越目光投向朱容琛,显然有些疑惑。

  朱容琛本喝着酒,矛头突然对向自己,顿时有些迷茫。这阿初明明是沈妙倾从战场捡回来的,怎么就变成他洪城府的人了。

  朱容琛看向黎朗,之间他淡然一笑,沈妙倾显然也在等他回他。

  转念一想,要让外人知道,南洲府的三夫人是战场上捡回来的不明不白的女人,确实有损南洲府颜面。

  想通这一点,朱容琛点点头,符合黎朗的意思。

  “确实,阿初夫人出自我洪城府,他哥哥秦逸是我洪城府武将,在战场上牺牲之后,我见阿初夫人一个姑娘无依无靠,便允许她作为夫人的陪嫁进了南洲府。”

  阿初是秦逸的妹妹这件事朱容琛是了解的,解释说。

  一个武将的妹妹嫁给首领做小,倒也是合情合理,何况还是出自洪城府这样的世家门第。

  “原来如此,这洪城还真是多出美人。”

  陈越点了点头。眼光撇了周庭笙一眼,他只是平淡的笑笑。

  对周庭笙来说,他太了解阿初了,哪怕时间过得多久,她伪装的再好,再怎么改变,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周庭笙的眼睛。

  宴会结束,黎朗亲自送诸位首领出府,一一送别。

  将客人都送出大门之后,黎朗带着沈妙倾阿初和孩子准备返回别院。聚会用了两三个小时,到此时已经晚上九点钟了,睡觉时间一过,朱锦琰就开始犯困。

  “爸爸,妈妈,我困了,我想睡觉。”

  朱锦琰拉拉黎朗的衣角说道。

  “困了?那我们回家吧。”

  黎朗低头看着一脸困倦的朱锦琰。

  “爸爸,你送我回去好不好。”

  朱锦琰祈求的目光看着黎朗,张手要抱抱。玩得太久,小孩子已经有些体力不支。

  黎朗有些为难的看着他,倒也不是他不愿意抱孩子,只是他的腰不允许啊。

  “锦琰,不许胡闹,爸爸今天不方便送你,妈妈抱你回去睡觉。”

  阿初指责孩子道。也顾及到黎朗的腰伤。今天黎朗已经帮了她不少忙了,对他们母子也算照顾,实在不愿麻烦黎朗。

  “没事,今晚爸爸送你回房睡觉,不过牵手就好,下次再抱。”

  黎朗露出慈父般的微笑,牵着朱锦琰的小手。

  “夫人,我们回去吧。”

  好在阿初母子都和沈妙倾住在小竹院,可以顺路。黎朗牵着孩子,揽着沈妙倾一同回家。

  而这温馨和谐的一幕,都被上了车,透过车窗往外看的周庭笙收在眼底,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的邪笑。

  在朱锦琰的软磨之下,黎朗只能如他所愿,先把儿子哄睡着。

  在宴会上坐了几个小时,还得哄孩子睡觉,黎朗是扶着受伤的老腰走出儿童房。

  “爷,你还好吧?”

  阿初一直房门外守候,看到黎朗操劳的模样,心底十分感激。

  “怎么还没休息?”

  黎朗问道。

  “我想跟爷道声谢,谢谢你在宴会上维护我。”

  说着阿初向他躬身敬礼。

  “不必,我不是要维护你,只是不愿让周庭笙因为看到你而牵扯上我,还有牵连到锦琰。你要出了什么事我不管,可别连累我朱家的孩子。”

  黎朗确实没有维护阿初的意思,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承认阿初的身份,自己肯定会被周庭笙怀疑,只有装作很宠爱阿初的模样,才有可能减少怀疑。

  周庭笙本就有疑心病,看到黎朗和阿初站在一起,多少有些猜疑。黎朗只有把自己继续当作朱容瑾,至于对阿初有多少猜忌,那就与他我关了。他只需要自保,和保障朱锦琰的安全即可。

  “爷放心,锦琰也是我怀胎十月所生,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半分。”

  阿初向他承诺道。

  “但愿你说到做到。”

  黎朗淡然的说道,回房休息了。

  卧房里,沈妙倾已经替他铺好床,正在给自己铺沙发。不管在外面有多少烦恼,每次回房,看到沈妙倾就会特别安心。她不仅能照顾自己的起居,还能照顾他的心情。

  “回来了,今天辛苦了,先躺下吧。”

  听到脚步声,沈妙倾都不用回头就能认出来人。

  “夫人也是,辛苦你了。”

  黎朗说道,感谢她这段时间的贴心照顾。

  “因该的。”

  沈妙倾浅浅一笑,回过头看他,四目相对,含羞而笑。

  “对了,你先躺下吧,肖医生之前打来电话,睡觉之前需要给你再上一次药。”

  须臾间的沉默,沈妙倾想起了他的腰伤。

  “好。”

  黎朗点了头,走到床边落座,解开衣服。

  沈妙倾找到药膏,一回身,只觉得脸颊发烫,黎朗已经把衣服脱了。

  这是沈妙倾头一次看到黎朗赤着上身,蜜色的皮肤不同于他脸上的雪白,腰身曲线优美,手臂小腹是一层紧实的肌肉。

  怎么突然间感觉有些热,沈妙倾尽量保持冷静,从容的向黎朗走过去。

  “你趴着吧。”

  黎朗抱着一个枕头,小心翼翼的趴下,尽量不触及自己的伤。

  按照肖彻的嘱咐,沈妙倾在掌心抹匀药膏,再给黎朗按摩。她的手触碰到腰间那一刻,黎朗禁不住一颤。

  “怎么了?是不是把你弄疼了。”

  “没,没事?”

  也没什么,就是被自己喜欢的姑娘这么碰着,心里燥热得慌,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要是弄疼你,就说一声。”

  沈妙倾叮嘱一声,黎朗只是点点头不说话,所幸他趴着,没人发觉他一双火热带着情欲的眼睛。在没有进南洲府之前,他也曾阅女无数,做过不少荒唐事。偏偏遇上沈妙倾,反而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只是上个药就这么紧张不安。

  同样沈妙倾也在庆幸,黎朗背对着她,没能看到她已经涨红的脸。明知做的是正紧事,依然禁不住羞耻。他也给男队友上过腰,比黎朗暴露的都看过,何时变得这么脸皮薄。

  明明只用了几分钟时间,两人都感到煎熬难耐。只有面对心爱的人才会这样心慌不安,这样显而易见的事情偏偏因为各怀心事,所以都没有察觉到对方的萌生的情谊。

  散了宴会回到首领公馆,陈越没有回到自己套间,转身就进了周庭笙的客房。一个是庆洲首领,一个是关洲官员,有些事在外不方便碰面。

  “二哥?南洲府的三夫人是不是?”

  陈越开门见山的问,心里也不太确定。

  他知道周庭笙这些年其实还是惦记着艾米,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就是她。”

  周庭笙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

  “她怎么就成南洲府的夫人?”

  陈越实在想不通,艾米尽然有通天本事,瞒天过海骗过这么多人。

  “我也很想知道。”

  周庭笙冷笑。三年前在津洲遇见沈妙倾,在她身上闻到了艾米调配的香囊,周庭笙就怀疑艾米在南洲府。只因南洲府是首领府邸,人员资料都隐秘保存,他无从调查。

  “要不要我帮你从侧面打听。”

  陈越问。

  “不用,我自然有办法引她现身。事关南洲府家眷,你不方便插手。”

  周庭笙自信的说道。她了解艾米,自然知道怎么拿捏她。

  s..book366502056892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