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五十章期待重逢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年后南洲府祥云雅居朱容琛别院。

  朱容琛将几张拜帖摔在桌面上,恼羞成怒。

  “这些人,都安了些什么心思,也敢给我们夫人下拜帖。”

  自从沈妙倾给朱容瑾服完丧,各大世家都恬不知耻的给沈妙倾下拜帖,想约见她,时不时让人送来丰厚的礼品,心思昭然若揭。

  不就是看着沈妙倾年轻守寡,手握南洲大权,妄想跟她联姻,以此稳固自家政权吗?

  “主子先息怒,他们只是下了拜帖,夫人未必会赏脸。”

  安淮安抚道。

  朱容琛本就打算和沈妙倾再续前缘,现在出现这么多竞争对手,难免有些恼怒。

  “我怎么可能不生气,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楚大哥,陈会长,祁会长,为首的三大首领都下了拜帖。”

  要是一些地方首领,朱容琛还能不客气的谴责他们妄想攀高枝,偏偏是和他并列同尊的会长,甚至楚千帆这个督长都参与进来了,他怎么能不生气。

  “什么?督长他怎么也凑热闹。”

  安淮捡起拜帖一看,果然有楚千帆的亲笔拜帖。

  他和朱容瑾不是好朋友么,怎么也惦记兄弟的未亡人。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让夫人给他定江山。这些年小琰游历四海定国安邦,巩固了南洲第一大洲的地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挖南洲墙角。”

  朱容琛讽刺性的说。

  什么兄弟情义在权利面前都一文不值,楚千帆这一当上督长,野心就全然暴露出来了。

  “督长因该不是这样的人?当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等过几天前往梵洲集会,在当面问清楚比较好。”

  为了解真相之前,还是不要妄下定论。

  朱容琛这才稍稍平复了情绪,过几天就是楚千帆召集各地首领集会的日子,是因该当面问问他。

  “过几天就睡觉集会,你们有没有提前通知容珹。”

  “已经通知了,夫人已经带着三爷前往梵洲。”

  朱容珹作为南洲的继承人,这种首领聚会有必要出面,了解百家内部情况。

  “会长,孙夫人来了。”

  祥云雅居进来通报。

  “她来做什么?”

  朱容珹凝眉,明显有些不满。

  他当上会长之后,孙羽晴作为他的家眷,便从洪城府搬进了南洲府。府里的人都称她为孙夫人,其实他们只有婚约,并没有真正完婚。

  “说是有事见您。”

  “让她进来吧!”

  朱容琛说道,安淮顺便把桌面上散乱的拜帖收拾好。

  孙羽晴带着几个女佣,端着午餐进来,面带微笑的走来。

  “二爷,午餐时间到了,母亲亲手做了几道二爷喜欢的小菜让我送来。”

  “府里又不缺厨子,让她以后不必麻烦了。”

  朱容琛似乎不领情,这两年来,云夫人一直禁足于别院,即便已经是会长的母亲,却什么事都做不了,没有她想象的那般风光无限,地位大不如前。

  为了恢复自己在南洲府的权利,她只能向儿子讨好,为此她下足了功夫,拉拢孙羽晴,时不时让她过来做调解员表达关怀,试图缓和母子关系。

  而孙羽晴虽然暂时代理府中内务,除了没有正式大婚之外,和会长夫人无二。其实她自己心里清楚,朱容琛并没有让她做会长夫人的意思,甚至进南洲府这么久,对婚事都只字不提。

  他心里始终惦记着另外一个人,从沈妙倾替罪入狱开始,两人早已离心,哪怕朱容琛嘴上对她没有半句抱怨,始终也没有给她更多的承诺。

  现如今她想要留在朱容琛身边,当上会长夫人,只能依靠云夫人帮忙,她承诺过解了禁足之后,就想办法让朱容琛和她正式完婚。

  “母亲也是关心你啊,你总是忙于工作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是吗?”

  朱容琛表达得很平淡。

  要不是当上南洲的会长,母亲会这么好心关怀吗?难道不是假意求好?

  “都是亲母子,有什么误会坐下好好商量,母亲已经在别院禁足两年了,肯定有所悔悟了。”

  孙羽晴不知道他们母子间的矛盾,体贴的劝说。

  倒也让朱容琛动容片刻,也仅仅是片刻,随后便从容的送客了

  “你要没事的话就回去吧,我还要工作。”

  “我听说你马上就要前往梵洲集会,可要带上家眷随从,我也好为你安排。”

  孙羽晴很想跟随,但又不敢明说。现下朱容琛后院除了她还有三两个亲近的偏房侍女,都是朱容琛当会长后官员们安排进门服侍的。

  “不必了。”

  朱容琛不假思索的拒绝了。

  “那好吧。”

  意思显然,朱容琛谁也不想带,那她更没有机会随同。

  “好友一件事希望二爷允了?我家里人一直想来看看我,能不能让他们进府一趟。”

  孙羽晴带着期待的神色看着他,朱容琛却只忙于手中的文件没有注意到道。

  “他们来做什么?你前段时间不是才回去过一趟吗?”

  “过这个月底是我生日。”

  孙羽晴失落的回答,果然不记得了。

  朱容琛闻,终于抬眸看了她一眼,脸色不耐烦的神情有些缓和。

  “行吧,你高兴就好。”

  “谢谢二爷。”

  孙羽晴眼里爱意慢慢,欢心退出了房间。

  一周后,梵洲海滨酒店,一座建立在海岛上城堡。最顶层的空中泳池旁,黎朗肖彻悠闲的躺在沙滩椅上,晒着太阳。

  “你不是说不陪我出来的吗?”

  “谁说我是来陪你的,阿衍返回梵洲,我来看看而已。”

  要不是为了见阿衍,他们用得着大老远从南洲跑过来。

  “也是,两年了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样了。”

  外出公干期间有没有给沈妙倾添麻烦?

  这才是黎朗真正关心的问题。也不知道沈妙倾会不会一同前来梵洲,有没有机会见面。

  转眼都两年了,为了避嫌他和沈妙倾连电话都没有通过,也不敢贸然去找她。

  沈妙倾还会记得他么,会不会抽个时间想他?时间过得越久,满脑子都是沈妙倾。

  “在想什么呢?”

  发觉黎朗一脸愁苦。

  “没什么?”

  黎朗摇摇头,喝着果汁。

  没事才怪!一副空守长门苑的怨妇脸。

  肖彻也懒得搭理他,自从离开了南洲府他时常这幅模样。

  “这家酒店还真是繁华。”

  “这可是梵洲最繁华的海上酒店了,刚建立没几年。”

  “听说今晚,督长会在这里接见各地首领。”

  几位宾客从身后经过,他们的谈话都传到黎朗肖彻耳朵里。

  “靠,怎么会是这些家伙?”

  黎朗扫了一眼吐槽道。

  “你认识?”

  “不就是各洲附属的地方首领吗,怎么都聚在这了?”

  黎朗当过百家督长,首领多多少少都会认识几个。

  四顾了周围,好像还有不少熟面孔,既然是首领为什么会来酒店呢,不因该住在首领公馆吗?

  黎朗随手召来一个服务生问话。

  “最近酒店里是不是来了不少贵客?我看贵宾套房全部被占满了,还多了不少守卫?”

  “是没错,这不是最近督长要接见各地首领吗?我们酒店是梵洲最高规格的酒店,就安排在这里住下。顶层几楼全被包了下来,护卫对亲自看护,酒店的服务生都不能靠近。”

  “这么麻烦,干嘛不直接住首领公馆。”

  “早就荒废了,首领公馆当年出了事故早就失火烧毁了,还死了人谁还敢住。我们会长也没有下令重修。”

  “这样啊!没事了,你去忙吧。”

  打发走了服务员,黎朗低眸思索。

  也是,当年梵洲公馆劫杀一事闹得人心惶惶,也不会有人想住那么晦气的地方。楚千帆也就没有必要重修,以免触景生情。

  “这么说,我们都不用去找阿衍了,只要在等就好。”

  肖彻笑说,三兄弟机缘巧合住在同一酒店。

  “不过你要当心了,别让人认出你来。”

  接着又提醒黎朗。

  “是该当心。”

  说着黎朗拿起墨镜戴上,虽然朱容瑾的死讯已经宣布了两年,但他这张脸出现在熟人眼里,恐怕也会掀起一番风浪。

  刚想闭眼小憩一会,有听到旁边几个贵族富豪在聊天,还提起了沈妙倾,黎朗不由多了份心眼。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南洲夫人也来梵洲了。”

  “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女将军?”

  “据说这位女将军可了不起了,手握重权,游历四海平乱,五洲首领都得敬她几分。”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寡妇罢了,丈夫都没了,没人撑腰能有多厉害。”

  “你们没有听说吗,现在很多世家首领都向她递拜帖,连督长和会长都往她府上送礼了,说不定很快就再婚了。”

  “还不是看中她手握重权,要是没有领兵打仗的本领哪个首领愿意娶一个寡妇。”

  “就是,一个女武将肯定长得五大三粗,那个男人会喜欢。”

  “我怎么听说,这南洲的长得倾国倾城,超凡脱俗。”

  “怎么可能,身为武将,需要领兵打仗,四处奔波,怎么会长得好看。”

  “我还听说,南洲夫人出自洪城府,嫁给先督长之前就已经跟他们二爷有染了。”

  有时候男人八卦起来比女人还要起劲,只见这些富豪越说越过分,全是羞辱诋毁沈妙倾的语,黎朗哪里忍得下这口气。

  “哎呀,谁,谁打我?”

  之间一颗椰子壳落地摔碎了,终止了这段八卦。当中一个成年贵族脑袋突然被打中,气急败坏的回头大喊,引来旁人观看。

  s..book366502056892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