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二十四章五洲做盘,百家为棋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想要见祁远信,需要去找朱容琛行个方便,从清枫院出来,赵恒引路辗转带他们前往朱容琛别院。

  还没离开清枫院多远,一个小足球从前方飞过来,刚好砸到周庭笙小腿上,足球的冲力不大,周庭笙并没有伤着,蹲下捡起足球。

  “对不起,这是我的足球。”

  一个奶声奶气的孩童声前边想起,周庭笙抬眼一看,真是刚放学回家的朱锦琰。

  “是你啊小少爷,你是又迷路了。”

  周庭笙轻轻一笑,把足球还给朱锦琰。

  “原来是好心人叔叔啊。?”

  朱锦琰倒也还记得周庭笙。

  “好心人叔叔?”

  周庭笙不禁一笑,既然会有人当他好心人,而且还是阿初的儿子。

  “是啊,我迷路的时候不就是叔叔带我找到爸爸的吗?”

  小孩子天真纯良,有人对他好就当他是好人。

  “锦琰,你在做什么?”

  很快阿初就赶过来,发现儿子既然和周庭笙接触,有些愠怒,拉回儿子,冷眼扫了周庭笙。

  “妈妈,这个叔叔之前带我找过爸爸。”

  朱锦琰对阿初说道。

  “是吗,那就多谢先生了。”

  有旁人在身边,阿初勉强的挤出笑容,对周庭笙说道。

  “夫人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

  只有周庭笙听出阿初语出中的鄙薄之意,微微一笑说道。

  “叔叔,我就不陪你了,我还要找我爸爸一起踢球呢。”

  “好,小少爷慢走。”

  周庭笙淡笑点头,朱锦琰向他摆摆手,兴高采烈的跑去找自己爸爸。

  阿初根本不愿意和周庭笙多待半分钟,见到他连觉得连空气都是污浊的。很客气的向祁远舟弯腰点头,之后就跟上儿子了。

  周庭笙侧首扫了阿初一眼,带着讽刺笑意,看着她和自己擦肩而过。当了首领夫人就是不一样,连骨头都硬气了。她也是运气好,在这南洲府他确实不能那她怎么样。

  “周大哥,你认识他们?”

  祁远舟目送阿初母子离开,回头问道。

  “那是督长的三夫人和小少爷,之前南洲府设宴,见过一面。”

  周庭笙解释。

  “原来是督长的夫人,还真是个绝色美人。”

  阿初的貌美是不容置疑,祁远舟随口赞扬道。

  周庭笙听了心底有些小得意,这样的绝色没人就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饿。

  前往院子找上了朱容行了方便,亲自带着祁远舟周庭笙去见祁远信。

  公馆里特意分出一个别院禁足祁远信,员外是南洲的护卫在把守。祁远信在这里除了不能出门之外,其他的都是按照首领待遇。

  朱容琛带着祁远舟周庭笙进入别院,祁远信就在客厅看书喝茶。

  “大哥。”

  祁远舟快步进了客厅。

  “远舟,你怎么来了?”

  祁远信诧异地看着来人,放下手中的书本。

  “听说你出事之后,我就连夜赶过来了,大哥你还好吧。”

  祁远舟焦急检查大哥。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祁远信笑说,展开手臂证明自己毫发无伤。

  “祁会长,祁二爷,你们有什么事先好好商量,晚上换班之时会有人送祁二爷离开。”

  朱容琛叮嘱了时间。

  “有劳二爷了。”

  祁远信微微点头致谢。

  朱容琛离开了,别院的大门有关了起来。

  里给他们的时间不多,祁远舟赶紧向大哥打听事情的经过,也好证明他的清白。

  “大哥,到底出什么事了,督长遇刺怎么就牵连上你。”

  “我也不清楚,因该是有人想陷害我们关洲,破坏关洲和南洲的和谐。”

  祁远信要是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就不会困在这座别院里了。

  “会长,你还记不记得南山遇刺的经过。”

  周庭笙问道。

  “那天我们五洲首领在宗庙先完成祭祀之后,听说宗庙后山有处百丈崖风景优美,我们五位会长便相约一同前往观赏。”

  “就在我们都沉醉美景之际,有几名歹徒从后面偷袭,幸好督长及时警觉,避开了攻击,在场只有督长和陈会长有反抗之力,和歹徒搏斗。那几名歹徒攻击其他人惟独没有对我下手,坚持了一会护卫赶到,歹徒情急之下把督长带下悬崖。”

  祁远信将事发当时事无巨细的说出来。

  “可这也不足与证明就是你指示,这不明显在陷害你。”

  祁远舟不忿,谁会那么傻,做一场错漏百出的刺杀行动。

  “事发过后南洲夫人找回了督长,还在山底发现歹徒的尸体,做了标记派人找回尸首,调查后才知道那个人就是我们关洲的护卫。”

  祁远信又补充道。

  “我们关洲的护卫,怎么可能,我又没有派人出来过。这简直就是明显的栽赃。”

  祁远信带来的护卫在南洲都有入境记录,一个都不少。祁远舟在关洲也没有指使什么人出来,显然是有人故意设计。

  “那督长呢,这么明显的事情他为什么还要把你关起来。”

  黎朗何至于这都看不穿这是个算计。

  “现在所有矛头都指向我们关洲,说我有谋害督长之嫌,也没有证据证明不是我们关洲做的,督长也只能暂时把我禁足在此。”

  祁远信说道,也只能自认倒霉。

  “其实这件事不一定是冲着我们关洲来的。”

  听了事情的始末,周庭笙说道。

  “怎么说?”

  祁远信不解的看着周庭笙。

  “刚才会长你是不是说,那些歹徒是对督长下了死手。”

  “没错,要不是督长有些身手防身,可能当场就遇难了,最后歹徒还不死心,拼死把督长带下山崖。要是夫人晚一点把他带回来,恐怕南洲就要易主了。”

  祁远信点头,感叹道。

  “所以这一次刺杀完全就是冲着督长去的,目的就是要了督长的性命,只不过行动失败了,而我们关洲就是给人背锅的。”

  周庭笙说道。

  “会长想想,若是行刺督长成功,先不说督长之位要换人,就说南洲,谁的获利最大?”

  周庭笙又问。

  “二爷?”

  祁远信祁远舟兄弟二人先是震惊,脱口而出。

  “嘘,这只是我的猜测,既然不是我们关洲做的事,那他的嫌疑就最大了。”

  周庭笙轻声说道,谨慎的扫了一院外。

  “那我们要不要告诉督长。”

  祁远舟问道。

  “当然不能,督长和二爷是兄弟,对二爷极其信任,我们之时猜测没有证据,说了督长也不会信。”

  祁远信拍了祁远舟的脑门,说道。

  “确实不用跟会长说什么,免得让他疑心我们挑拨是非。其实会长禁足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坏事,起码能保证你的安全。”

  周庭笙说道。祁远信也认同的点点头。

  “对了,刚才我听说会长说,督长他会防身术?”

  周庭笙现在疑心黎朗,对他的事哪怕是细微的细节都能引起注意。

  “是啊,而且看起来身手还不错,他能对抗歹徒,同时还能护住楚会长。”

  祁远信肯定的回答。

  “哦···”

  周庭笙的疑心更重了。

  “你这么一提醒我到想起来了,这督长好像不会格斗吧,什么时候练就这么好的身手。”

  祁远信这才觉得不对劲。

  “会长确定。”

  周庭笙对朱容瑾不了解,他会不会防身术自然不清楚。不过黎朗的身手确实不错,甚至和自己不相上下。

  “我之前听说过,在南洲府就只有二爷学过武道,督长因为身体体质差,不适合学武。所以当年外派实习督长去了云城安宁之地,二爷就去了洪城这个杂乱之地。兄弟两一文一武治理附属地。”

  在朱容瑾朱容琛实习期间,大哥去了清贫的云城实习,利用自己的学识把云城治理成富饶之地,这是当年世人对朱容瑾的贤明的最初认可。而洪城多动,乱,朱容琛是从武校出来的,自然就被派到洪城平定。

  当年他们兄弟两的功绩可是在世家子弟中流传最广,是世家子弟的楷模,所以祁远信记得很清楚。

  当年朱容瑾是在云城实习吗,那真是太巧了,黎朗那些年也是在云城。

  又是一条线索,周庭笙淡笑,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羞愧,明明黎朗有那么多破绽,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就摆在眼前,他既然到现在才察觉两人的关系。

  黎朗十几年前就已经和朱容瑾联系了,相似的面容,同样在云城,差不多时间回的南洲。

  如果说朱容瑾就是黎朗,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黎朗在政绩上那么出色了。相处哪么多年要模仿朱容瑾的行为举行对黎朗来说简直太容易。

  既然现在的朱容瑾是假的,那么真正的朱容瑾去哪了?只有一个解释,朱容瑾在几年前梵洲公馆遇难就已经死了,黎朗就顺势接替他的位置。

  什么受了重伤记忆有损,那只为了扭曲黎朗朱容瑾身份的一出戏罢了。而他身边就有一个首屈一指的医学教授来配合他演这出戏。

  难怪这些年外人察觉不出问题,这黎朗本身就是南洲府少爷,他最亲近的就是自己家人,一家人没理由会出卖他。黎朗就是朱容瑾最完美的替身。

  所有疑惑都解开了,此时此刻周庭笙才觉得自己小看了黎朗,原以为他只是个粗俗的混混,没想到他背后既然玩了这么一大盘棋,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棋手。

  五洲做盘,百家为棋,黎朗将他们甚至四海五洲的首领都玩弄在股掌之间。

  也不得不佩服黎朗的演技,冒名顶替这么多年愣是没让人看出来,凭一己之力坐镇百家督长之位这么久。

  s..book36650205689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