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二十六章栽赃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妙倾回到清枫院。黎朗正在和肖彻在院里下棋。阿衍就在旁边喝着果汁看着他们对弈,时不时的几句说笑。

  “夫人。”

  见沈妙倾一进院子,肖彻和阿衍拘谨起来,一个点头表示问候,一个端正了坐姿。有这么一刻沈妙倾都觉得自己像个外人贸然插入他们了。

  “夫人回来了,辛苦了。”

  黎朗依然温柔的对她微笑。

  “嗯,爷今天身体可有好转。”

  “当然,我的身体这么硬朗。”

  黎朗自信的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在沈妙倾眼中察觉道一闪过过的落寞。

  “那就好,爷一定要多注意身体。”

  继而沈妙倾就笑着说道。黎朗也就没有多疑心。

  “最近行政楼是不是很忙?”

  黎朗换了话题,问道。

  “是有一些。”

  一洲会长遇刺这种事情发生,满面会人心惶惶。

  “难怪最近几天容琛都没有向我汇报工作情况。”

  都一连好几天了都不见朱容琛的身影,往常在忙他都会抽时间过来汇报工作。

  “我刚才才在门口遇见他。”

  沈妙倾说道。

  “是吗?”

  既然这么早就回来了,黎朗更加疑惑了。

  “爷,你最近有没有觉得二爷有点异常。”

  沈妙倾问道。

  “怎么说。”

  黎朗落了一个棋子,抬眼看着沈妙倾。

  “这几天他工作状态不是很好,今天也没有去行政楼办公。”

  “他没去行政楼办公?”

  这就奇怪了,朱容琛是个骄傲不服输的人,就算生了病,只要能走动也会尽职尽责的去办公。

  “会不会是太累了,那就让他休息几天。”

  黎朗猜测道。

  “我想也是,南山落难后,他不眠不休的找你的下落,还要整理行政楼一堆事务,也是幸苦他了。”

  和沈妙倾同样的想法。

  “回头我过去看他。”

  黎朗说道。

  朱容琛本在洪城府做一个逍遥自在的首领,因为自己的原因,这些年一直留在南洲帮自己处理事务,也怪辛苦他了。

  “那你们继续,我先上楼换衣服。”

  沈妙倾也不打扰他们对弈,先行离开了。

  “该你了。”

  肖彻落完棋子提醒到。

  黎朗看着棋盘思索了一番。

  “肖彻,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你没有告诉我。”

  黎朗突然莫名其妙的问道。

  “什么不治之症?”

  肖彻凝眸看着他,问道。

  “就是觉得夫人对我贴别关切。”

  “对你好还不开心。”

  “我是说对我的病情贴别关切,你是不是跟她说了什么。”

  “没有跟夫人说什么啊,你除了摔伤之外什么毛病都没有。你只是让我对外宣称你病情加重,你的真实病情我可是跟夫人如实说明。”

  黎朗的身体一直都逐渐恢复,只要把伤养好就没什么问题。之所以在外人面前表现楚病重的模样,是为了以后脱身做准备。

  “话说,你真的不打算把计划告诉夫人。”

  那天沈妙倾在房门外听到的所谓真相,就是黎朗和肖彻商量的脱身计划。所谓的时间不多其实留在南洲府的时间不多,是沈妙倾误会了两人的谈话。

  “算了,说后再说吧,又不是不见面了。”

  黎朗想了想还是算了。

  “我得乘着这次机会赶紧脱身,留在南洲府的时间越长,越容易暴露。”

  黎朗也迷恋在南洲府的生活,有母亲疼爱,有家人关怀。但谨慎想了想,一旦身份暴露,只会连累整个南洲府。

  “我这次能不能脱身还得指望你。”

  黎朗对肖彻说道。

  “我尽量吧,但愿一切顺利。”

  “但愿吧,不过在这之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黎朗目光隐晦,嘴角扬起一抹鬼魅的笑意。

  “朗哥,阿彻哥,那需要我做点什么,我也可以帮忙。”

  阿衍指着自己主动请缨。

  “你啊,该我乖乖呆在南洲府里哪里都不去,吃好喝好等我们回来。”

  黎朗笑说。

  “什么嘛。”

  阿衍不甘心,明明是一片热心,怎么把他说得只会坐吃等死。

  “你平平安安的就是帮你朗哥大忙了,所以你要乖一点,”

  肖彻笑笑,摸了阿衍的脑袋。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阿衍拍开肖彻的手,他讨厌这种一直把他当成小孩子的态度。

  这时,赵恒来到院子里,向黎朗汇报。

  “爷,刚刚祁会长那边来了电话,说要单独见您一面。”

  “单独见我?”

  黎朗凝眸。

  “是,说希望您尽快前往公馆见一面。”

  “好,我知道了,你去准备我走一趟。”

  “是。”

  祁远信这么急着要见他,肯定是有重要事情商量,说不定是想到有关南山行刺的破绽。

  黎朗收拾准备之后就前往公馆,沈妙倾换了衣服下楼,得知黎朗要出门,不放心他一个人外出。

  “爷,你要出门,我陪你去吧。”

  “我就是去公馆见一见祁会长,也没多远。”

  黎朗笑了,公馆距离南洲府也就只有两公里的路程而已,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那也不行,我跟你一起去。”

  上一次南山祭祀没有在他身边就出事了,沈妙倾说什么都不会放任他一个人外出。

  黎朗也没办法只好妥协,让沈妙倾跟着一同前往。

  来到禁足祁远信别院天色已经暗了,其他首领都已经回到各地房间休息,公馆只有南洲护卫守夜。

  按照女佣的指示,祁远信就在书房里。祁远信说过要单独见面,沈妙倾不方便一起。

  “夫人,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好,有事就叫我。”

  沈妙倾扫了一眼书房,套间的书房在自己视线范围内,只有百米之遥,走路不用半分钟就能抵达,这才放心黎朗一个人过去。

  目送黎朗进了书房,女佣给沈妙倾端来一盏茶,正准备坐下喝茶等人,刚低下身,砰的一声书房传来一声枪响。

  沈妙倾惊魂一震,满脑子都是黎朗的安危,飞快的冲到书房。

  只见黎朗蹲在地面上,一只手拿着枪,另一只手托着浑身是血的祁远信。两人四目相对沈妙倾好似松了一口气。

  “夫人,快追人。”

  黎朗注视着窗外,窗帘还在晃动,只是不见有人的身影。

  沈妙倾点了头,跃出窗外去追查。

  “祁会长。你振作一点,我马上叫大夫。”

  黎朗看着奄奄一息的祁远信。

  “小心,小心陈越,还有···周庭···”

  祁远信抓着黎朗的手臂,用尽最后一口气说了一句,双手垂地,永久的闭上了眼睛。

  “主人,杀人了,啊·····。”

  祁远信的女佣听到了动静赶来,只见自家主人已经满身是血闭上了眼。

  “我···”

  黎朗刚开口,女佣逃命似的跑了。他才意识到自己手里拿着枪,双手祁远信的血,怎么看都像一个刚犯案的凶手。

  “大哥,佷··在做什么?”

  这时候朱容琛出现在门口,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黎朗。

  黎朗懊恼的轻叹,他现在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刚才他一进门就看到有个黑衣人闯进书房对祁远信开枪,接着又把枪对着自己,为了自保,黎朗冲上去搏斗,抢了武器。然后沈妙倾就冲了进来,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子。

  一声枪响打破了公馆的宁静,警报声惊扰了公馆的客人,陆续出来查看情况。

  得知是祁远信的别院出了事故,祁远舟周庭笙一行人赶了过来,只看到盖上白布的祁远信遗体,还有双袖都沾染上鲜血的黎朗。

  “大哥。”

  祁远舟扑到祁远信遗体旁,浑浑噩噩的掀开白布。

  “会长?”

  周庭笙也是一惊。随后目光定在陈越身上。

  这时候沈妙倾也赶回来了,她追出去什么都都没有发现。黎朗抬眼看了她,沈妙倾失望的摇摇头。黎朗低下头,这下所有罪名都推在他头上了。

  “这怎么回事?”

  周庭笙询问跪在地上垂头哭泣的几名女佣。

  “今晚督长来面见主子,他一进书房不久,就传来一声枪响,我们赶去查看,就看到,只看到督长拿着枪,会长已经没气了。”

  女佣是祁远信的人,看到自家主子枉死,才不会顾及黎朗是什么人,把自己亲眼所见如实说出来。

  “枪呢?”

  周庭笙问道,护卫将作案工具递上。

  “这不是?”

  沈妙倾一看到凶器,就认出这是黎朗的防身武器。

  “夫人认识这个?”

  周庭笙看向沈妙倾,沈妙倾沉默不语。

  “这是,这是大哥用来防身的武器。”

  一旁坐着的朱容琛解释说。

  众人吃惊的看着黎朗,他坐在沙发上,手臂支撑在膝盖上,一脸阴霾。只有他清楚自己是无辜的,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人证物证都摆在眼前,说什么也无济事。

  “督长,能否给祁某一个解释。”

  祁远舟湿润的双眼对上黎朗,带着隐忍的语气问道。

  “不是我。我也想救他。”

  黎朗抬眸诚恳的解释道。

  “公馆戒备森严,督长别告诉我,是有人闯进来害了我大哥。”

  南洲是黎朗的地盘,公馆四面八方的守卫也是他们安排的,却还能让祁远信在这里出事,他需要付最大的责任。

  “我·····”

  黎朗也无力辩解,本以为把祁远信禁足在公馆能保证他的安全,谁知还是被人算计了。

  “二爷,先冷静。”

  周庭笙安抚祁远舟,给祁远信的遗体盖上白布。

  一代英杰就这么没落了,祁远信在五洲会长中,虽然不是最出色的首领,却是个尽职的会长。自从上任之后恪守本分,为国为民,不负关洲民众。没想到最后的下场会是这样。

  s..book366502056899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