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六十九章准备相亲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说话间,黎朗沈妙倾已经茶桌前,一家人喝下午茶给两人留了位置。”

  “别忙活了,先坐下喝茶。”

  沈夫人给两人都到了茶,将黎朗最喜欢的点心推到他面前。

  “谢谢夫人。”

  黎朗来到阿衍身边,习惯性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才拉开凳子坐下。

  沈夫人听了他称呼一声生疏的夫人怎么听怎么不称心。

  “幸苦了。”

  沈夫人点了头。

  “叶欣和阿初呢。”

  只见他们四人在这里聊天,人还没到齐,妙倾问。

  “这个时间因该是去接两孩子了。”

  沈夫人抬手看了表。都下午了,两个孩子该放学了。

  “不用管她们,你们吃点心吧。”

  沈夫人目光一直在黎朗身上。

  两人都拿心品尝,才吃了一口就发现问题,味道很熟悉。双双抬眸看着沈夫人。

  “怎么了不好吃吗?”

  突然这么盯着她,沈夫人有些慌了。

  “母亲,今天是你做的点心吧。”

  沈妙倾问沈夫人。

  “是啊!”

  沈夫人点头回答。

  “那没事,好吃。”

  沈妙倾黎朗相视一笑。继续享用美味。

  “大姐是看你常年在外辛苦,所以亲自给你下厨做了点心,从中午就开始准备了。”

  宁夫人不知情沈夫人亲手做点心的目的。

  “那就谢谢母亲了。”

  沈妙倾只是淡淡一笑,当然明白这一桌子精心准备的点心是为了谁做的。

  “黎先生,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接着沈夫人又把注意力放在黎朗身上。

  “这里很好。”

  黎朗和善的一笑。

  “那就好。”

  只要儿子喜欢,以后就能长住在家里,母子两也能好好相聚。

  “刚才你们再聊说的什么呢,大老远都看你们聊得起劲。”

  沈妙倾喝着茶,抬头随意一问。

  “我们……”

  四人面面相觑,总不能告诉她是在聊她的八卦吧。

  “怎么了?难不成是我不能知道的事?”

  见他们似是在遮掩什么,沈妙倾反而好奇起来。

  “怎么会,我们是在讨论容珹的婚事。”

  宁夫人笑着说。

  “容珹的婚事?”

  沈妙倾转眼看向朱容珹,见他眼中闪烁的羞涩。

  “嗯,他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母亲你们可有相中哪家姑娘,若是合适的话就安排下去。”

  沈妙倾还当真了。

  “这倒还没有。”

  沈夫人要摇了头,要说心仪的不就是沈妙倾本人吗。

  “容珹将来是要继任会长,他的婚事兹事体大,依我看过几天找个时间,在家办个茶会,约一些夫人千金来喝茶,让容珹看看有没有心仪的。”

  沈妙倾是个说了就坐,毫不拖拉的人。

  “这是要相亲。”

  朱容珹没想到就喝个下午茶就要相亲。

  “提前恭喜你。”

  然而阿衍还没义气的打趣他。朱容珹白了一眼这个不帮忙还捣乱的家伙。

  “这是个好主意,我们家很久没开茶会了。我认识几位夫人,她们家里的女儿都和容珹年纪相仿。”

  “那就这么办吧。”

  都没等朱容珹答应,沈夫人宁夫人都一一认同了。

  “老师!”

  每一个人问过他的意见,朱容珹委屈看向沉默不语的黎朗。

  “要你相亲又不是一定马上结婚,你可以和那些世家千金先熟悉,还能侧面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就算将来不结婚,也能和他们打通关系,扩充自己的人脉。”

  黎朗表示。

  多认识一些世家子弟对朱容珹将来上位有利无害。

  “那好吧!”

  既然黎朗都这么说了,朱容珹也不好不同意。

  “到时候你要不要参加茶会?”

  朱容珹转头询问阿衍。

  “我?我又不需要相亲,参加什么?”

  阿衍表示不解。

  “哎呀,试试嘛,说不定你还能遇到心仪的姑娘。”

  这种“好事”他怎么能不带上阿衍一起呢。

  “你觉我结婚需要靠相亲吗?”

  阿衍倒也不是自恋,以自己的条件要真的想结婚,还怕找不到对象。

  “特别需要。”

  朱容珹特别认真的点了头。

  “一边玩去。我才不需要呢!”

  这不是否定他的魅力么。

  “这么说你已经有结婚对象了?”

  黎朗给自己添了一杯茶,侧眸扫了阿衍。

  “啊?”

  阿衍来不及反应。黎朗就已经追查起来。

  “姓甚名谁,多大年龄,家住何处,做什么工作?”

  阿衍长这么大还没听说他有什么女朋友,黎朗作为他哥因该引起注意。

  “什么呀,我没有。”

  阿衍摇了头回答。

  他哪来的女朋友,上学的时候肖彻对他看紧着呢,一门心思都放在学习上,后来有跟着沈妙倾游历,哪里有时间找什么女朋友。

  “这么没出息!”

  黎朗有些失望。

  “没教过女朋友的人多了。”

  说着余光撇向朱容珹。

  “你们大学时期都干嘛了?”

  黎朗问两弟弟。

  “上课学专业啊!”

  两人齐回答。

  “不务正业。”

  黎朗的认知中,大学生活因该是快活的才对。

  “呃~”

  阿衍朱容珹头一次知道不务正业还能这么用。

  “那老师,你的大学生活是怎么过来的?”

  朱容珹这么一问,众人期待的目光看向黎朗。就连沈妙倾都竖起耳朵装作不经意的偷听。

  黎朗目光扫了这些人一眼,简意骇。

  “我没上过大学。”

  除阿衍沈妙倾,其他人都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开玩笑呢,没上过大学,他一肚子的才学是怎么来的,又怎么能当朱容珹的老师。

  “别说是大学了,学校我都没上过几年。”

  黎朗又补充。

  “为什么不上学?”

  沈夫人问其原因。

  “小时候任性,不想学而已。”

  其实是因为没有钱,有时候饭都吃不饱,哪还能奢望上学。

  只是黎朗不愿意在母亲面前实话实说,担心她自责。

  沈夫人没有疑心什么,毕竟的性子就是桀骜不驯。沈妙倾却是清楚不过,唯有默默的心酸。

  “不对啊,阿衍说你精通好几个国家的语,又曾获得博士学位。”

  朱容珹不理解,黎朗明明就才华横溢。

  “那是后来做生意有需要才开始学习的,老师在家里亲自指导,学有所成之后才报名考试。”

  黎朗实在不愿承认,是朱容瑾逼他读书,逼他去考试拿学位,这样太丢人了。

  沈妙倾低头窃笑,这段过往黎朗曾告诉过他,那是黎朗还一肚子抱怨。

  “夫人笑话我!”

  这一偷笑被黎朗发现了,有点不高兴。

  “怎么会笑话你,我也没上过大学。”

  沈妙倾摇摇头解释。

  她从小就被送进武校学习,哪里和寻常学校不一样,规矩严苛,除了上课就是习武,没有娱乐,也没有休闲时间,完全与外界生活隔绝,就这样淡而无味的过着直到学有所成就能毕业。

  现在回想起来,年少的时候她真的错过太多了,连个像样的校园生活都没有体验过。

  “那我们也算上是同病相怜了。”

  黎朗对沈妙倾欣然一笑。

  “我们怎么可能相提并论,你满腹经纶,我文化知识浅薄,就是个粗人而已。”

  她除了接触武道和军事上的知识,也没读过几本书。像诗集,古文之类的更是少之甚少,要是有人在她面前吟诗作对,她肯定听不懂。

  所以她很崇拜黎朗这样的文人墨客。

  “夫人很有才能,何必自惭形秽。”

  沈妙倾在军事上的天赋那么高,这方面学习的知识也很多,搞不懂她为什么会这么自卑。

  沈妙倾听了只是淡淡一笑,反正黎朗一贯喜欢说好话哄她。

  “不过老师还还真是厉害,在家学习都能这么出色。”

  朱容珹很是钦佩,换做自己要是没有人督促帮助,肯定学不好。

  “我也是有老师指教的。”

  黎朗说。

  “你的老师?那他一定学识渊博?”

  黎朗的老师那一定才高八斗,比黎朗还要出色。

  “嗯,他确实很历害。”

  这傻小子还不知道黎朗的老师就是他亲大哥。

  “那我能认识他么?”

  朱容珹又问。殊不知点到了黎朗的痛处。

  黎朗神色黯然,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他过世了。”

  这话出自沈妙倾之口,几人转眼注视他。

  “原来如此。”

  沈夫人似是明白了什么,神色也变得忧伤。

  气氛突然显得伤感,朱容珹自知自己说错话,便开口不说,场面变得异常安静。

  “奶奶,我们回来了。”

  叶欣阿初从学校接两孩子回家,刚好道破了忧伤的氛围。

  “回来了,快过来吃点心。”

  沈夫人将孙儿孙女招到身边。

  “我们不饿。”

  两孩子说着就跑到黎朗身边。

  “叔叔,你陪我们做功课好不好。”

  拉着黎朗祈求道。

  黎朗为难的看着沈妙倾。

  “别胡闹,叔叔哪有时间陪你们做功课。”

  叶欣训斥两孩子。

  “可老师今天的功课要爸爸一起完成。”

  他们没有爸爸,只能祈求长得像爸爸的叔叔帮忙了。

  “可……”

  “没关系,什么功课,我帮你们。”

  叶欣话还没有出口,黎朗就应下了,轻柔的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先生了。”

  叶欣自是求之不得的事,正好能了了孩子的心愿。

  “我今天的课已经上完了,也没什么事。”

  黎朗是吧两个孩子当自己亲生的看待。

  “太好了,那我也先上去换衣服,马上下来,叔叔等我们。”

  说着两小孩迫不及待的跑回房了。

  “夫人,我们刚进门的时候,刚好遇见南洲府有人来送帖子。”

  叶欣说着将请帖递给沈妙倾。

  “是南洲府过几天要设宴,孙羽晴孙夫人生日宴。夫人可要赴宴。”

  沈妙倾打开帖子,叶欣一边解释。

  “孙雨晴?”

  这个她已经快要忘记的名字。

  “去吧!她怎么说也是会长的夫人。”

  不管往日发生什么不愉快,朱容琛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s..book366502056899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