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二十七章当面对峙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众人对祁远舟表示安慰,当今之际不是追究是谁的责任,而是安置祁远信。

  “还请祁二爷节哀。”

  祁远舟擦了眼泪,起身面对黎朗。

  “督长,我现在可以带大哥回去了吗。”

  “可以。”

  黎朗点了头。

  几名护卫进入书房,将祁远信的遗体转移。祁远舟和周庭笙小心护着遗体跟在身后。

  “周先生,请你留步。”

  周庭笙刚要踏出房门,身后传来黎朗阴沉的声音。

  周庭笙回过身,对上黎朗那双深幽的眸子。

  “祁会长的事是要跟你商量吧。”

  黎朗抬头眼神更加犀利了,这个眼神对周庭笙实在太熟悉了,不是他所认识的黎朗又会是谁呢。

  “是。”

  周庭笙拱手躬身。

  “都出去,我有事情跟周先生单独商量。”

  “是。”

  黎朗一下令其余的都退出门。

  沈妙倾不放心他还在犹豫。

  “夫人,你也出去。”

  “好。”

  黎朗都开口了沈妙倾也不好留下。

  沈妙倾退出房顺便把门带上。

  周庭笙走到黎朗面前,四目相对。

  “督长大人找我有何事吩咐。”

  周庭笙浅笑问道,笑得虚假。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都不装你装什么。”

  黎朗冷笑,附身上前从茶几拿了一根烟点上,驾起腿,端的是桀骜不驯。

  “这么说你是打算跟我摊牌了。”

  周庭笙轻笑一说道。

  “我不是都提醒过你了么。”

  黎朗吐了一口烟雾。

  “如你所料,你的提示我收到了。你明知道跟我接触得越多越容易暴露身份,在祁二爷请求入府约见之时,并没有避开我,让我一同入府,还露出破绽让我起疑。”

  以黎朗现如今得身份,只要一声令下,周庭笙一个小小关洲官员,要离多远就能离多远,又怎会故意让他接近发现破绽。

  在祁远信禁足之后,黎朗并没有限制周庭笙的行动,并且一同接见他和祁远舟,只能说明,是黎朗故意向他透露破绽,让他疑心。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这疑心病一点都没有变。”

  “我疑心病再重,也不及你演技精湛,几次出现在我面前你都毫无察觉。这么多年既然能瞒天过海在世家首领之间周旋。倒是我们小看了你。”

  是他们过于自负,认为没有人能在他们眼皮底下瞒天过海,可偏偏黎朗几次都以朱容瑾的身份堂而皇之出现在他们面前。

  更是他们目光浅短,一直以来都当黎朗是个不受驯服的野马,其实他是藏在丛林深处,静待猎物的刚猛老虎。

  他有万丈雄心,同时也胆大妄为,所以他做了这个世上他人不敢做甚至不敢想的事情。他自信没人会相信有人冒充一方首领,可他做了,凭借这自己大胆和自信,而且做得很成功。

  若不是这一次黎朗招他进南洲府见面,周庭笙可能还没有这么快察觉他的身份。

  “祁会长的死是不是你们。”

  黎朗直入正提,问道。

  “何出此。”

  要是换做以前,周庭笙没必要隐瞒什么,现如今不同了,他已经不是当年负责运货的贩子。而是四海五洲的百家督长,任何把柄落在他手中都有可能是致命危险。

  “祁会长在临死之际说了两个名字,陈越,周庭笙。”

  “督长怕不是听岔了吧,他是我主子,我有什么理由杀他。”

  只要他不承认,黎朗也拿他没有办法,反正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何况这件事最大的嫌疑还是黎朗。

  “这句话你对别人来说他可能想不出你杀人的理由,对我来说里有可多了。为了笼络关洲,为了帮助陈越扫除障碍,为了加强你们自己的势力,随便一个都是你杀害祁远信的正当理由。”

  周庭笙本就是卧底在关洲的线人,要杀害祁远信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万一是你自己呢,说不定是祁会长发现了你的惊天秘密,被你杀人灭口,别忘了害人凶器可是你的防身武器。”

  不愧是周庭笙,一句话不仅能倒打一耙,还能做以恐吓黎朗的理由。

  “你想威胁我。”

  “不敢,不敢,你现在是督长大人,位高权重,一声令下就能处死我这个小小官员,哪能威胁你。”

  且不说他现在还没有实质证据证明黎朗不是朱容瑾,就算说出去也没有几个人敢相信。以黎朗的心思缜密,恐怕早就销毁了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这世上还有你周庭笙不敢的事情吗,陈越是如何害死了前任庆州会长取而代之,津洲的杨夫人叛乱,不是你们背后教唆?梵洲公馆截杀难道你没有参与吗?这些种种都跟你周庭笙脱不了干系。

  黎朗几乎是咬牙切齿,攥紧拳头说出这些,想起朱容瑾的惨死他眼眶都红了。

  “我说呢,原来你都清楚,难怪这些年我们行动时常受阻。”

  周庭笙轻笑说道。原来他们的行动一直都在黎朗的监控之。

  “既然说道这些,我也想弄清楚一些事情。当年陈忠翰举兵攻入南洲边境,本有机会入主南洲,没想到中途朱容瑾亲征边境,联合沈妙倾扭转战局,反败为胜,这个朱容瑾其实是你吧。”

  朱容瑾虽然是政治上的精英,确实战场上的庸人,根本毫无腹肌之力,怎么可能扭转局面,唯一的可能就是黎朗暗中相助。

  黎朗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把手中的烟蒂熄灭,深邃的眸子直视周庭笙。

  “还有梵洲公馆,朱容瑾明明已经重伤却找不到他的踪迹,是你带走的他吧。”

  “百家盛会,孟岐被范元劫持,孟会长只身去救人,最后斗得两败俱伤,是不是也有你的一份,只不过你去晚了一部,没能救下孟会长。”

  “在津洲,我们本打算挑起内乱,从而坐收渔翁之利,也是你救下了宋娴,平定了津洲内乱。”

  “我们做得每一件事,你都滴水不漏的参与阻止,黎朗你在我们这里实在太屈才,原来你才是真正得权谋家,真是算无遗漏。”

  现在追溯起来,很多事情背后都有黎朗在扭转局面,周庭笙都不得称赞黎朗了。

  “我也不想,这都是被你们逼出来的。”

  若不是他们害死了朱容瑾,他又怎会冒着风险进南洲府。他何尝不像一辈子在朱容瑾得照拂下继续生活。

  “朱容瑾的死你也不能全怪我,你我不过是他人手中的一把刀而已。你不也因此做过许多恶贯满盈的事情,你手上的人命也不见得比我少。现在立场不同了,你就打算死咬我一口?别忘了你没进南洲府之前,我们可是同伙。”

  周庭笙说道,都是身不由己罢了。

  一提到这些,仿佛刺中黎朗软弱处,脸色阴沉得难看。

  “不过话说回来,你确实让我刮目相看,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从一个街头混混成如一九鼎的督长。”

  见他心有动容,周庭笙好奇问道。

  “跟你无关。”

  黎朗冷冷的说道。

  “没关系,不得不说是我们眼拙,当初让你进官场恐怕这五洲四海早就是我们囊中之物。”

  周庭笙感叹道。

  “这个世上我只会辅佐两个人。”

  黎朗冷笑说道。

  “一个是朱容瑾,另一个是谁?”

  周庭笙哦了一声,又好奇问道。

  “你猜啊,友情提醒,是你的克星。”

  黎朗无不险恶的说道。

  这次换周庭笙怔住了,扫了一眼窗外,隐约看到沈妙倾的身影,就靠在一颗石柱上谨慎把守。要说能让周庭笙畏惧的人,那就是沈妙倾。

  当年他没有眼见无意中招惹了沈妙倾,在她面前吃了亏。当得知沈妙倾南洲夫人,还是威震四海的女武将,他心底本能的对她提防。

  后来又一手策划了梵洲公馆截杀一事,沈妙倾下令搜捕凶手,当即撂下狠话,只要伤害过她夫君的人,就把他千刀万剐。周庭笙也确实目睹沈妙倾的残暴,当年在津洲,黎朗被挟持,她二话不说,当初处决了杨夫人以及一群乱党。

  沈妙倾对她来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与至于每次见到沈妙倾纵使表面平静,也耐不住对她伸出畏惧。

  “你凭什么就说我会害怕她。”

  周庭笙很快就转换一副淡然的表情。

  “夫人是个极其护内的人,你也多少听说过她和朱容瑾感情深厚,一旦知道你就是害死她丈夫的凶手,你说她会不会放过你。”

  “周庭笙,你也并非天不怕地不怕。而我,这辈子都会对她唯命是从,她要杀你我绝对鼎力相助。”

  黎朗说道。显然是在威胁。

  “这又何必呢,我做的所有事都是受人指示,我们都有对方的把柄,又何必自相残杀。”

  周庭笙笑笑说道。

  他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黎朗现如今是百家之首,他就算联合陈越也不一定扳倒他,何况背后还有沈妙倾这个强大的靠山。

  “我今天叫你过来也没打算和你撕破脸,而是警告你。我不怕你抓住我的把柄,你们也威胁不了我。在我的南洲的地盘你别想盘算什么。”

  “还有陈越,你回去告诉他,有我在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当上百家之首。南山祭祀害我遇难,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从始至终黎朗就没相信祁远信是幕后凶手,最大的嫌疑就是周庭笙一伙人。

  “怎么,你对我们有仇恨,就把所有坏事都扣在我们头上。”

  这次周庭笙可真是冤枉的。

  “我还冤枉了你不成。”

  “你的确冤枉我们了,以我们现在的处境,杀了你对我们有什么益处,你怎么不想想是你们内部出了问题。”

  周庭笙隐晦的一笑,只见黎朗眉头紧锁,想来是察觉了什么。

  s..book366502056900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