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二十九章时日无多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庭笙对沈妙倾就存在那么点阴影,对她只想避而远之,所以她一进门就尽可能回避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现在沈妙倾都已经点名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说几句话。

  “回夫人,我们已经询问过会长的贴身侍女了,她亲口承认目睹了现场,并没有目睹杀人全过程。”

  “也就是说她只看到祁会长身死,并没有看到督长开枪杀人。”

  抓到重点,沈妙倾说道。

  “正是。”

  周庭笙点头。

  “二爷是在那侍女之后才到的现场,也说明他并没有看到行凶过程。对吗?”

  沈妙倾侧首注视朱容琛。

  “是。”

  朱容琛轻声点头。

  “所以即便督长有嫌疑,在没有查明真相,也轮不到任何人猜忌怀疑。若我们南洲在听到任何诋毁督长的论,一律案百家公约处置。”

  沈妙倾扫视在场的人,气势逼人的语气。世家首领都知道,百家公约里有规定,不可妄议督长。

  “那我们还需要等多久,总不能一直呆在南洲吧。我们自己领域里也需要有人管理。”

  众人也是为难。

  “诸位放心,督长让我给诸位传话,最多一个星期,一定给众位一个交代。若无法让众位满意,他自愿卸下督长职位。保证一个星期之内一定将众位平安送回。这是督长给各位的承诺。”

  沈妙倾说道。他认同黎朗的决定。其实这个督长不当也好,不当也就没有那么多危险和身不由己了。

  “这个······”

  没想到黎朗回许下这么重的承诺。

  “就请各位耐心等候,一个星期内南洲自会给众位交代。

  “是。”

  首领点头。

  既然黎朗已经许下期限,那么只要静待消息,但愿一切真的能真相大白。

  “那么各位就解散了吧。”

  沈妙倾摆摆手说道。众人起身行了礼就陆续退出会议厅。

  “二爷你留下。”

  沈妙倾叫住准备离开的朱容琛。

  偌大的会议厅很快只剩下两人。

  “怎么了吗?”

  面对沈妙倾怀疑的眼神,朱容琛不太敢直视她。

  “这话因该我问你,你最近是怎么回事,总是心不在焉的。”

  “我·····”

  话刚出口朱容琛又沉默了,他不敢告诉沈妙倾原因,担心她会看不起自己。

  从小他就被扣上私生子的帽子,他有过自卑,有过愤怒,可再怎么说他都是南洲府的二少爷,这一点是不会变。可如今他只是个来历不明不明的私生子,做了三十多年的首领之子其实都是假的。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反应会造成什么后果,不仅会让人猜忌我们南洲,还可能会让爷扣上罪名。”

  沈妙倾指责道。

  “对不起。”

  朱容琛低头说道。

  “二爷,我从小就跟着你,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

  沈妙倾很少看到朱容琛这副模样,曾经的他是何等的骄傲,何曾会对人低头道歉。相信他是有自己的苦衷。

  “不,不能说。”

  朱容琛轻轻摇头,只要他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出生,他依然是南洲府矜傲的二爷,他依然能留在沈妙倾身边做事。

  “你要是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爷的身体最近都不太好,行政楼还需要你来主理。”

  “我知道了。”

  朱容琛点了头说道。

  他这副模样沈妙倾也是忧心,摇摇头轻叹一声便离开了。

  沈妙倾出了议会厅,楚千帆还在门外等她,有些事情他必须弄清楚。

  “夫人。”

  “楚大哥,你还没回别院休息呢。”

  沈妙倾问道。

  “我想见容瑾。”

  不是以会长的身份,而是以至交好友的身份。从沈妙倾的态度他就隐隐觉得黎朗的身体状况肯定不容乐观。

  “这个····”

  沈妙倾显然为难了。

  “你实话告诉我,容瑾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楚大哥,我也不是故意隐瞒你。”

  沈妙倾不是不像告诉他真相,就是黎朗不像让人为他担忧。

  “他到底怎么了?”

  楚千帆闭上眼复又睁开眼,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了。

  “楚会长,实不相瞒,我们家爷病重,恐怕坚持不了几天了。”

  见沈妙倾为难,赵恒主动上前解释。按照黎朗的吩咐,对外要声称他病危。

  他这一出口解释,不只是楚千帆,沈妙倾盛楠听了都为之震惊。

  沈妙倾就误以为黎朗病情加重,加上赵恒亲口承认,误会更重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只有几天的时间了吗。

  果然黎朗都在自己硬撑。

  沈妙倾心疼无比,却什么也不能为黎朗做。

  “怎么会,他身体是虚弱,但总不至于····”

  这一点楚千帆完全没有做好心里准备。

  “您也知道爷从小身体就虚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落,怎么可能没事。楚会长,你和我们家爷亲如兄弟,这件事只告诉你,现在南洲还乱着,要是知道真相恐怕会引起骚乱。”

  赵恒提醒道。

  “我知道了。”

  楚千帆黯然神伤的点了头。

  “那我就先回去照看爷了。”

  赵恒躬身告辞。

  “去吧,照顾好她。”

  沈妙倾点了头,不忘嘱咐道。

  其实她现在很想飞奔回清枫院,叫上百个名医大夫给黎朗治疗。可她做不了,她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南洲的首领命不久矣。

  她只能隐忍着,她不敢对黎朗表现出过多是关心。她还要为查清楚杀害祁远信的真凶,才能证明黎朗的清白,这是目前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了。

  赵恒回到清枫院,卧房里黎朗还有闲情逸致和肖彻对弈棋子,茶几上摆满几样水果点心,已经被他吃得差不多了,看起来胃口相当好,哪里像病危的模样。赵恒都羞愧刚才对楚千帆说的那些话了。

  “你回来了,会议上那些人怎么说。”

  黎朗扫了他一眼问道。

  “如爷您所料,很多人都怀疑您就是杀害祁会长的真凶。是夫人出面才压制了舆论。”

  赵恒禀明情况。

  “那关洲那边怎么说。”

  “关洲那边,祁二爷并没有出面,是周先生作为代表出面。”

  “周庭笙?”

  黎朗凝眸,神色变得警惕。

  “是不过他倒没有一昧认定您就是杀人凶手,反而配合我们南洲做调查。”

  “是吗?”

  黎朗倒没有多少出乎意料,周庭笙做事本来就让人捉摸不透,加上他心思缜密,若是咬死自己就是凶手,反而欲盖弥彰,让人疑心他们关洲有问题。

  “另外,刚才遇见楚会长了,他一直担心您的身体情况,按照您的指示,声称···声称您命不久矣了。”

  赵恒是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助理,这种冒犯主子的话,他很艰难的才说出口。

  黎朗只是嗯了一声。

  肖彻倒是一脸疑惑,他作为黎朗的主治大夫怎么就不知道他命不久矣了。

  “夫人也在场。”

  赵恒又说道。

  “那夫人说什么了”

  黎朗很想知道沈妙倾知道自己病危会是什么态度,会不会担心难过。

  “夫人什么都没说,我想以夫人的聪慧,因该是猜到爷您是故意的吧。”

  要是沈妙倾真的误以为黎朗危在旦夕怎么还能保持平静,就算黎朗不是沈妙倾的丈夫,两人相处这么久怎么说也有些感情吧。

  “可能吧。”

  黎朗说道,心里不知道有多在意,沈妙倾知道他病危,既然没有第一时间久回来照顾他。可见沈妙倾心里只有朱容瑾和南洲的安危,一点都不关心他。

  黎朗心里抱怨着,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他的小心思。往手机屏幕扫了一眼是周庭笙来电。

  黎朗肖彻凝眸相视,这个时候周庭笙找他做什么。猜疑之际黎朗还是拿起手机接通。

  “有事吗?”

  黎朗冷冷的问道。

  “自然是好事,你想要的东西就在我手里,什么时候过来一趟。”

  电话那边传来周庭笙的轻笑声。

  “你别给我耍花样。”

  周庭笙会有这么好心,黎朗警告道。

  “是不是耍花样你过来不久知道了吗。”

  说完周庭笙就挂断电话了。

  黎朗放下手机,低眸思索。

  “怎么,你要去见周庭笙。”

  肖彻也忧心,周庭笙的狡猾程度不逊于黎朗,挖个陷阱等黎朗入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想去也得走一趟。”

  他倒是想看看周庭笙想做些什么。

  电话另一边,周庭笙站在公馆的阳台上,面对壮观的南洲府邸。刚挂断黎朗的电话,陈越拿着一份文件袋来到他。

  “二哥,这是你要的东西。”

  周庭笙打开文件袋,里面是黎朗加入组织之后出任务的档案,每一件事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你急着拿黎朗得资料做什么。”

  “他不是让我们想办法除掉朱容瑾吗,这个就是引出朱容瑾的诱饵。”

  他指的自然是陈敬华。

  “这个?我还是不太明白。”

  陈越摇摇头还是想不通。

  “如果我说黎朗就是朱容瑾,你是不是就明白了。”

  周庭笙轻笑,看着陈越一副仿佛天要塌了的表情。

  “这不可能啊。”

  就算黎朗朱容瑾长得相似,他们也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啊。黎朗的桀骜不驯的性格哪里像统领百家的督长。

  “我之前也不相信,可事实就摆在我眼前。”

  正是因为他们都不敢相信黎朗就是现如今的督长,所以其他人也不敢想,更不会疑心南洲的首领早就换了一个人。

  “我们都太小看他了,他这个人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胆大妄为。”

  周庭笙拍拍陈越的肩膀说了一句便回了房。

  s..book366502056901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