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三十一章夫人也上当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从清枫院回到小竹院,沈妙倾还是没有回来。黎朗失落的叹了气,原以为沈妙倾听到自己命不久矣的消息,不管真的假的,都会抽出时间陪他,至少会亲口问一问他的身体情况。非但没有,反而家都没回来。

  小竹院里,宋以晨阿初都还没有休息,都还在等沈妙倾回家。

  “夫人还没有回来吗?”

  明知道她还没有回来,却还是忍不住询问。

  “没有,连个电话也没有打回来。”

  阿初点头回答。

  “可能在加班吧,也差不多回来了,去给夫人准备热水吧。”

  黎朗嘱咐道,宋以晨俯首去准备。

  黎朗暗自轻叹一声,坐到沙发上。

  “爷还不休息吗?”

  见他没有回房休息的意思,阿初上前问道。

  “等夫人回来,你先去休息吧。”

  黎朗说道。

  “你是要走了吗?”

  黎朗今天的种种举动,都让她有种临别的直觉。

  “我走了你不是很高兴吗,不会再有人威胁你了。”

  黎朗笑了,他刚进南洲府的时候,阿初何其厌恶自己,恨不得将他赶出门,现在倒是表露出一副不舍的样子。

  “我是很高兴,可夫人和老夫人都不会高兴。”

  阿初说道,她倒是不在乎的黎朗的去留,可想到沈妙倾和儿子都需要他,好像又不是那么希望他离开。

  “谁说我要离开她们,是你想多了。”

  母亲就剩下他一个儿子,需要人照顾,他当然不会丢下母亲不管。朱容瑾临终前嘱托他照顾沈妙倾,自然不也不会把这个家的责任全部丢给她。

  “是吗,就当我多想了。”

  阿初也不多问,反正她和黎朗也没有多么好的关系,他做什么事也不会跟自己说明。

  “晚安。”

  招呼一声阿初便自己回房了。黎朗也懒得去理会她,说真心话,要不是她给朱容瑾生了个儿子,才不想管她。

  又等了十几分钟,从院子传来动静,又女佣的招呼声。

  “夫人,您回来了。”

  一听沈妙倾回来了,黎朗起身出门迎接。只见沈妙倾走进院子,夜晚的微风吹散了她的发丝,增添了几分柔和的美感。

  “你回来了?”

  黎朗欣喜问道。

  “给你带了礼物。”

  沈妙倾微微笑点头,举起手中的白色包装袋。

  “什么?”

  黎朗好奇走到她面前,接过包装袋打开来看,有奶茶冰淇凌,小点心,还有糖人,都是一些两人曾经一起逛庙会吃过的东西。

  “夫人都还记得。”

  沈妙倾都还记得,黎朗有些小惊喜。

  “你好像挺喜欢吃甜食的,我刚才去了躺夜市给你带回来。”

  “你回来得这么晚就是去买这个?”

  黎朗有些诧异。沈妙倾只是轻轻一笑。

  “谢谢。”

  莫名有些感动。

  “那你吃过晚饭了没有?”

  “没有。”

  沈妙倾摇头说道。

  “那你就得饿着了,晚餐时间已经过了,谁让你没打电话回来让我们给你留饭。”

  黎朗很不贴心得说道。

  “我手机没电了。”

  沈妙倾解释说。

  “那看在你去给我买宵夜得份上,我勉强分你一杯奶茶。”

  黎朗又说,两人忍不住相视而笑。

  现已经是十月底,夜晚秋高气爽,沈妙倾黎朗坐在凉亭里吃着宵夜。一盒冰淇凌很快就被黎朗吃干净了。

  “你怎么那么喜欢吃甜食。”

  沈妙倾喝了一口奶茶,笑问,这时候的黎朗真的很像个孩子。

  “小时候流落街头,没钱卖吃的,经常看到小朋友拿着零食点心走过,那时候我就特别馋,总想着有一天发达了,一定要吃遍天下所有点心。”

  明明是那么心酸得过往,黎朗说着既然笑了。可能是小时候得愿望太天真单纯,那时候虽然日子清苦,起码自己是干干净净得。

  沈妙倾听了也是笑了笑。

  “是不是很幼稚。”

  “没有,你现在的愿望不是实现了吗,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沈妙倾摇了头说道。

  “长大之后就有很多顾虑,哪怕有了钱,可以买下所有点心,也会碍于成年,不好意思吃。”

  “为什么不好意思。”

  “难道你不觉得一个大男人整天拿着一颗糖很丢人吗?”

  黎朗反问。他喜欢吃零食,可很少让其他人知道,在外人面前从来不会表现出来。

  “不会啊,我倒觉得挺可爱的。”

  沈妙倾说道,回想黎朗拿着糖叼在嘴里的时候,眼神是那么魅惑,表情中还带着一点小欣喜。

  黎朗一听耳根都红了,与其让人说他可爱,还不如让人知道他喜欢吃糖。用可爱来形容男人实在太羞耻了。

  “夫人不许说出去,一点都不可爱。”

  黎朗严厉的警告。

  “其实我小时也没有吃过零食。”

  沈妙倾说道。

  “夫人在洪城府长大,应该不缺钱吧。”

  黎朗疑惑

  “可没人给我买啊。”

  她虽然是洪城府收养的,可朱容琛对她从来严格要求,有时候训练不满意还不能吃晚饭,更别说给她买糖吃了。

  “所以几年前逛庙会你是第一次吃到这些零食。”

  黎朗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妙倾。

  沈妙倾轻笑点了头。

  “是这样啊。”

  难怪沈妙倾记得那么清楚,还原模原样的把当天吃过的零食全部卖了回来。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带你出去。”

  黎朗复又说道。

  听他这么说,突然想起黎朗的身体状况,沈妙倾神色暗沉。

  真的还有以后吗。

  “你的身体,真的···真的没办法了吗?”

  沈妙倾低眸轻声问道。

  “我的身体?”

  凉亭里只有风吹过花草晃动的声音,沈妙倾声音很轻,黎朗也听得清楚。

  “我今天已经联系了各地最出色的大夫,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沈妙倾坚决的说道,这几天的压抑几乎在这个时候释放出来。

  话音落下,气氛变得凝重,黎朗眨了眨眼,盯着沈妙倾那双隐忍且不甘的眼眸,一时什么话都说出来。

  他原以为以沈妙倾的聪明机智因该会知道自己放出去的是假消息,没想到她全部当真了,连医生都联系了。

  虽然看到她这么紧张自己心里有点小满足,可这也太·····傻得可爱。

  气氛沉寂了很久,久到沈妙倾都不得不抬头看他得反应。

  “怎么了。”

  “夫人你信了?”

  黎朗缓缓开口问。

  “不是吗?”

  沈妙倾这才隐约意识道自己可能误会了什么?

  “当然不是,我要真的命不久矣,怎么可能还能坐在这里陪你吃点心。”

  黎朗说道。

  听她这么解释,沈妙倾心底先是惊喜,继而脸色都涨红了,低头喝奶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她怎么这么傻,既然会误以为黎朗重病不愈,她平时也不算蠢,什么事情都要经过调查之后才能肯定。怎么一遇到黎朗的事情,就变得这么糊涂。

  黎朗被她这个反应逗笑了,聪慧的沈妙倾偶尔也会上当呢。

  “有什么好笑的。”

  沈妙倾不高兴了。

  “我在笑,夫人也会有上当的时候。”

  黎朗很直接的说道,沈妙倾有些恼怒了,甩开脸冷哼一声。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病危了。”

  黎朗好奇问道,就算是赵恒亲口承认,也不足与让她误会才是。

  “那天肖大夫给你做检查,我听到你说什么时间不多了。”

  沈妙倾红着脸说道。

  “我说呢,原来就是那天,却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哪些世家首领给我的时间不多了,需要尽快查明南山一案,然后送他们回领域,免得一直打扰夫人你们。”

  黎朗解释说。

  “哦,是这样啊。”

  沈妙倾真的被自己的愚蠢打败了。

  “不然呢。不过话说回来,听墙角可不是好行为哦。”

  黎朗打趣沈妙倾。

  沈妙倾羞愧难当,脸变得滚烫,下意识一拳打过去。

  “啊!”

  哪想沈妙倾脸皮那么薄,半点玩笑都开不得,黎朗措不及防得被一拳打过来,失去中心,仰面倒地,惨叫一声。

  “你没事。”

  一想到黎朗身上有伤,沈妙倾焦急站起来查看。

  “夫人你又打我。”

  只有和沈妙倾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这么悲催,黎朗抱怨道。

  还有心思开玩笑,果然身体没什么大碍,沈妙倾撇过脸笑了,也没打算拉他起来。

  “夫人,我起不来了。”

  黎朗厚着脸皮向她伸出手,像个撒娇的孩子。

  算了,看在他大病初愈的分上,就原谅他一次,沈妙倾骄傲的不看他,却伸出一只手。

  黎朗拉着她的手从地上起来,看着沈妙倾耍小性子的模样,非但不觉得讨厌,反而是那么可爱。

  黎朗揉着被打的地方,有些艰难的坐下,又抱怨了一声。

  “下手还是这么重。”

  “活该。”

  谁让他调侃自己。

  看着沈妙倾这副态度,黎朗突然想起朱容瑾,他开玩笑的时候,沈妙倾会不会也这么对他。

  “夫人,我问你一件事。”

  越想越好奇,忍不住问道

  “什么?”

  沈妙倾扫了他一眼,喝着奶茶。

  “你会不会打我大哥。”

  “噗···”

  沈妙倾转过头一口奶茶喷了出来,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沈妙倾尴尬的抽了纸巾擦擦嘴。

  “问这个干嘛?”

  不过这还是黎朗头一回在她面前称朱容瑾大哥。

  “我就是想知道,他身子那么柔弱,你这一拳招呼过去,他骨头岂不是散架了。”

  好奇以朱容瑾的身体,他是怎么扛得住沈妙倾的残暴。

  “因该会吧,没试过。”

  朱容瑾温柔贴心,没理由打他。

  “那就可惜了。”

  黎朗觉得惋惜,他大哥从小就是天之骄子,没人赶碰他,真相让他体会一下被人欺负的滋味。

  “你就那么想看你大哥遭罪啊,你们还是不是亲兄弟了。”

  “一码归一码,你知不知道他这个人多可恶·····

  聊着聊着,说起他和朱容瑾的故事。

  沈妙倾很耐心的听他讲,黎朗愿意说起他的过去,是不是意味着他没把自己当外人。

  s..book366502056904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