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五十一章相逢即是缘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黎朗拍了拍手,从沙滩椅上做起来,侧头看向那几个嘴碎的男人。

  “有人在这里睡觉呢,能不能闭上嘴。”

  黎朗半拉墨镜,露出一双冷厉的眼睛。

  “哪来的混账,要睡觉回房睡去,也敢对我们动手。”

  四个男人向来跋扈惯了,见有人挑衅,当场起身气势汹汹的向黎朗走来。

  “我就喜欢在这里睡觉,你们拿我怎么样?”

  黎朗讽刺的一笑。

  “好你个家伙。”

  那四人气不过,欲上前教训黎朗,可还没碰到黎朗衣服,就被收拾在地。

  “怎么样?还想来吗?”

  黎朗脚踩着为首那人的后背,轻嘲一笑。

  “放开我,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胆敢这么欺负人。”

  那四人委屈极了,好好聊着天,被一个流氓给打了,还当着这么多人面踩在脚下羞辱。

  围观的人群也开始对黎朗指点,肖彻不想招惹是非,劝说。

  “黎朗差不多行了,我们走吧。”

  “得了,就放过他们一回。”

  教训了一顿,气也出了,黎朗松开脚。

  “什么人在这里闹事?”

  这时候一个年轻人带着几个护卫赶来,一身浅紫正装,是梵洲会长府的装束。

  “三爷,是他先闹事,还打伤了我们。”

  那四人一见年轻人像见了救星,立马起身告状。

  此人正是楚千帆的弟弟楚然,梵洲的三爷。

  “你是什么人,敢在梵洲闹事,还打伤我们贵宾。”

  楚然质问黎朗。那四人并不是普通酒店客人,而是首领亲属。

  黎朗一时解释不了,他总不能说是为了沈妙倾出气吧,也确实是他先动的手,无理辩解啊。

  “我就看他们不爽。”

  黎朗回答。

  “来人,把他请出去。”

  楚然下令赶人。

  让他走,怎么可能。

  那几个护卫也根本不是黎朗的对手,几下酒杯撂倒在地。

  随后来到你楚然身边,抓住他的衣领,拎猫似的不让他逃走。

  “你要做什么?”

  楚然没想到遇到了个狠人,连会长府的人都敢招惹。

  “这位小朋友,可不能没礼貌,是他们几个人不敬在先,你怎么能赶我走呢。”

  黎朗可不管他是什么人,跟不会理会众人的指责。

  “放开小爷我。”

  这梵洲三爷也是个暴躁的主,从没被人这么羞辱过,气急败坏的喊到。

  “放开他。”

  话音未落,一个白色人影冲了过来,黎朗敏捷一闪,和来人对上几招,黎朗不是对手,就被一拳打退了。

  身后就是泳池,眼看就要摔落水中,临危之际,又一个黑影从人群中冲出来,拉住他,另一手揽过他的腰,随即一脚踢开和黎朗交手的白色人影。动作干净利落,下手毫不留情,那人直接摔出两米外。

  “夫人。”

  黎朗睁大了漆黑的眸子,眼里满是惊喜。没料到会在这种场合见到沈妙倾。

  “没事吧?”

  沈妙倾展颜一笑。

  她自守丧来就一身黑衣,连束发用的都是让人白色发带,原本温柔的她又添了几凄美。

  黎朗惊喜中带着失落,还有心疼。这样美丽纯撤的人因该配上最幸福的笑容才是。

  “姐夫。”

  年轻人扶起地上的男人,称呼道。

  楚然称男人姐夫,他因该就是梵洲姑爷许宁吧,黎朗有听楚千帆提起此人,同说他将门出生,功夫了得。不过在沈妙倾面前都是渣渣。

  又是会长府的人,今天这酒店还真是不少贵人。

  “姑娘好身手,敢问怎么称呼。”

  许宁扶着被踹的胸口,一个爱武之人面对高手自然是敬畏,更想结识。

  “好说,给面子的都称我一声南洲夫人。”

  沈妙倾礼貌的点了头,淡淡一笑回答道。扫了一眼在背后诋毁的那四人,他们说的话,她当时就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

  话音落下,现场哗然一片,很多人都不曾见过南洲夫人,谁会想到她会是这么温柔似水,年轻貌美色女子。

  “出什么事了?”

  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楚千帆以及其他几位会长前来查看。

  他们本来室内好好聊着,就听说有人闹事,还打伤了首领亲属。只好出来查看情况。

  “许宁,你还好吧。”

  楚千帆优先问候了受伤的许宁。

  “我没事。”

  许宁摇摇头回答。

  “夫人,叨扰到你了。”

  楚千帆及几位会长无不恭敬的低头问候。

  沈妙倾摇头表示无妨,有些担忧的扫了一眼黎朗。

  黎朗也确实在苦恼着。

  这下完蛋了!五洲会长全到齐了,朱容琛周庭笙黛琳娜也都在场,都是老熟人,见过他这张脸。

  黎朗此时背对着楚千帆一行人,一动也不敢动,他也刚到酒店,哪里知道这么多首领全部聚在这里。

  求助的目光看向人群中看戏的肖彻。

  这个没义气的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一副自求多福的表情,乘着没人注意到他若无其事的戴上墨镜,抱手看戏。

  “哥,就是他在闹事,打伤了贵宾,还欺辱我。”

  楚然指着黎朗气恼的说道。

  “这位先生,不知道我府上怎么得罪了你,为何出手伤人?”

  楚千帆素质极高,哪怕自己人被打伤了,语气也是从容不迫。

  该怎么解释,这时候总不能承认和沈妙倾相识吧。

  又走不了,现下全是楚千帆的护卫。

  干脆放手一搏,大胆面对。黎朗深吸一口气,气势从容,转过身拿出自己演技绝活。

  “干什么,以多欺负人少?贵家子弟了不起啊,首领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污蔑人吗?”

  黎朗拿出一副朱容瑾绝不会出现的理直气壮(不可理喻)的姿态。加上他戴着墨镜,一时间还真没人认出他这张脸。

  “先生何出此?”

  楚千帆不明所以,只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眼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是谁。

  “明明是他们出不逊招惹我,还想动手大人,我只不过出于防卫意识,怎么就变成我欺负他们了。”

  “胡说,我们什么时候对你出不逊,明明是你先动的手。”

  没想到黎朗会颠倒是非,那四个首领亲属反驳道,十分气恼。

  “哦,是吗,那你们把刚才的谈话再说一遍,好让大家评评理。”

  黎朗勾起唇角,挑了挑眉邪魅一笑。

  “这……”

  他们当然不敢再说一遍,之前议论的全是沈妙倾的是非。沈妙倾位高权重,楚千帆都要敬她几分,相当于首领的存在,在背后诋毁首领,那是要受到严惩的。

  “不信你们可以问一问这位什么南什么夫人,她也听到了。”

  黎朗指示着沈妙倾说道。

  沈妙倾好笑又无奈的看着黎朗,这演技真是绝了,这么快连她的称呼都不记得了?

  “夫人?可有此事?”

  楚千帆循例问道。

  “确实。”

  沈妙倾点了头,没人不会相信她的话。

  “怎么样,还说不是你们的错。”

  黎朗料到是这个结果,比起得罪沈妙倾的后果,他们更愿意挑衅一个无权无势的游客。

  “几位,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们怎么可以寻衅滋事,伤了无辜人怎么办。”

  楚千帆斥责了那四个人。

  “抱歉。”

  那四人只好低头认错,还被请出场外。

  “哥,那他呢?他欺负人,还伤了护卫和姐夫。”

  楚然不服气的指示黎朗。

  “唉唉唉,小朋友,你那姐夫可不是我伤的,明明是这位夫人伤的。”

  黎朗辩解。

  沈妙倾瞪大了明眸,不可思议的看着黎朗,这就把责任推给她了,刚才还帮他作证呢,过河拆桥不太好吧。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黎朗无辜的看着她。

  “没错,是我。”

  沈妙倾坚硬的挤出笑。

  好样的,黎朗!早知道就不帮忙你了。

  “督长,确实是我伤了姑爷,请你责罚。”

  沈妙倾点头请罚。

  “哪里,也是处事不公,误会了他人,夫人及时阻止是应该的。”

  楚千帆哪里会责备沈妙倾,更别说责罚了。

  沈妙倾再一次点了头表示歉意,起身上下扫了黎朗。

  黎朗反倒对他呵呵一笑,显然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啊然,你刚才没查明真相就动手赶人,才闹了这一出,失了礼数,赶紧向客人道歉。”

  楚千帆严厉的指责了楚然。

  “哥,我。”

  楚然哪里这么憋屈过,刚被人拎着领子叫小朋友,还要跟人道歉。

  “大可不必,三爷这份礼我可受不起,我也不是不讲道理,惊扰了诸位,真诚的表示道谢。”

  黎朗摆手制止,他也懂分寸,当众让楚然道歉,梵洲的颜面还往哪里搁,说完又郑重的表示歉意。

  “都是误会,谢谢先生理解。”

  楚千帆也只是意思一下,也并没有让弟弟道歉的意思,还好黎朗懂得分寸。

  事情解决了,围观群众没戏可看,都陆续散开了。

  可对周庭笙来说,好戏才刚刚开始,他怎会看不出眼前这个人就是黎朗,又把所有人戏耍了一遍,还是那么胆大妄为。

  “这位先生,我看你有些面熟,不知可否摘下眼睛,容楚某一观。”

  楚千帆突然要求。

  该来的始终逃不过,黎朗很后悔今天来酒店。

  “这位贵客你认识我?”

  黎朗带着疑问摘下墨镜。

  “容瑾。”

  “督长。”

  毫不意外,几乎见过朱容瑾的人都很震惊。

  眼前这个人怎么看都像去世已久的朱容瑾,要不是亲眼见过朱容瑾遗体,差点以为他死而复生了呢。这世上真有如此相似的人吗,还是说他就是朱容瑾本人。

  黎朗看着他们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虽然不意外,但也要装出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夫人,这……”

  众人都看着沈妙倾,只有她能给出答案。

  “我第一眼见到的时候也很意外。”

  沈妙倾隐晦的表达。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s..book366502056915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