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五十三章这是我家酒店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宴会都开始,几位会长才想到白天被黎朗拐走的沈妙倾,没想到他们夫人沉稳熟重,既然也是见了美色把持不住的人,跟着黎朗走就算了,连宴会都忘了。

  不过也可以理解,若不是黎朗长得酷似朱容瑾,沈妙倾也对他不感兴趣,换做别人恐怕都不会搭理吧。

  “你们两个过来的时候没有通知夫人吗?”

  朱容琛问了阿衍和朱容珹。

  “有啊,夫人让我们先过来,说她随后就到。”

  朱容珹解释说。

  “就夫人一个人?”

  朱容琛忧虑问道。

  担心沈妙倾是位了白天那个风流公子而耽误了宴会。

  “不然还有谁?”

  朱容珹觉得莫名其妙。

  “没什么。”

  沈妙倾没有跟那人在一起,朱容琛才稍稍放下心。

  不过回想起来,那个男人除了行举止真的太像自己大哥了,沈妙倾不会因此被他蒙蔽双眼吧。

  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朱容琛越想越气。

  在不起眼的一旁,周庭笙和黛琳娜也拿起餐点品尝,黛琳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笙哥,我记得这家酒店好像是……”

  “没错。”

  话没说完周庭笙就点了头肯定。

  “他还真是有生意头脑。”

  黛琳娜笑了笑说道。

  “这里的餐点看起来真不错,先吃点什么呢。”

  朱容珹看着餐台上的美味佳肴,准备拿一个风味烤翅来品尝。

  “你别吃这个?”

  阿衍瞄了一眼,随即阻止他。

  “干嘛,为什么不能吃。”

  “这烤翅用上野生蜂蜜,你对蜂蜜过敏不是吗?”

  阿衍好心提醒道。

  朱容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没多想,放下了烤翅。

  “那我吃点什么?”

  “这个鹅肝不错,罗城运来的,那里生产的鹅肝扬名海内外,最是浓郁美味。还有这个深海生鱼片,凌晨捕捞直接运往酒店后厨,特别鲜嫩肥美。对了,这个季节还有从南部运来的山珍,甘鲜味美,也是酒店一大特色,不过每天都有限定,我们预约一桌明天来吃吧。”

  阿衍很熟练的给朱容珹介绍道,周遭的人都听愣,甚至有些馋了,下意识的咽了口水。

  “你对这挺了解的嘛。”

  朱容琛说道。小年轻就是喜欢美食。

  “年轻人,挺会吃的嘛,有眼光。”

  苏鸣笑道,既然有客人为他们酒店做推销。

  “不是,你怎么对人家酒店后厨这么了解,哪来的食材都知道。”

  只有朱容珹注意到重点。就算再怎么喜欢没美食,也了解过头了吧,他们是今天才来到梵洲的。

  “废话,这是我家酒店,我当然了解。”

  阿衍喝了一口果酒,神色淡然的回答。

  “啊?”

  几乎所有人都一脸震惊。这不是苏鸣的酒店吗,怎么变成阿衍的了。

  “年轻人,有点狂妄哦,这家酒店才成立十年,我亲自经营,怎么没听说过有你这么一号东家。”

  苏鸣只是笑笑,就当年轻人不懂事。

  “确实,酒店是在十年前九月七号成立,那天正好是我生日。”

  阿衍依然从容说道。

  “就算是你生日那天成立,也跟你没关系啊。”

  朱容珹不削的说道。

  “当然有关系了,因为这是我哥送我的生日礼物。”

  阿衍解释说,朱容珹当即脚底一滑,谁会送一个这么大的酒店给十二岁的孩子。

  “十二岁就送酒店,二十岁是不是得送家集团,你哥脑子有坑吧。”

  朱容珹骂道。

  阿衍不以为意的耸了肩膀,谁知道黎朗当时是怎么想的。

  “还有,你一个南洲人,在梵洲开什么酒店,吹牛也别吹过头了。”

  朱容珹又指责道,撒谎也不打草稿。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我是南洲人,我一直都是梵洲人好不好。”

  阿衍疑惑的看着他。

  “什么,你……你是梵洲人?”

  朱容珹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对啊!土生土长的。”

  阿衍点了头。

  “原来你是我们梵洲人?那为什么搬到南洲。”

  楚千帆欣喜,搞了半天,原来是同乡。

  “嗯,我家做生意,时常四处奔波,也只是暂时住在南洲而已。”

  阿衍解释道。

  “这样啊!”

  楚千帆点了头,他听说过这个阿衍,沈妙倾也称赞过他精明,谁知是他也是梵洲人,只可惜人家已经加入南洲行政楼。

  “年轻人,你刚才提起了你哥,敢问贵姓。”

  苏鸣意识到什么,打听道。

  “我姓肖。”

  “哦~什么?你姓肖。”

  不是姓黎,刚想松懈,又意识到姓黎的和姓肖的是兄弟,继而大惊失色。

  仔细观察了阿衍,确实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看着心里渐渐明亮了。

  “你是小胖子阿衍。”

  这话一出,阿衍失礼的喷了一口酒,就这么把他以前的绰号叫了出来,这也太没礼貌了吧。

  “别乱叫。”

  “哎呦喂,都长这么英俊了,难怪我看不出来,不过你小时候肉乎乎的也挺可爱的。”

  苏鸣来到阿衍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孩子长大了的欣慰表情。

  “小胖子,你还有这绰号?”

  朱容珹觉得新奇,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他。

  “没有的事。”

  阿衍气得耳根都红了。

  “不过你还真让我意外,你还是个超级富二代。”

  朱容珹揽着阿衍的肩膀,拍了他的胸膛。

  “不是富二代,是开山户。”

  黎朗是白手起家,他是弟弟又不是儿子,哪来的富二代。

  “你之前也不告诉我,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

  朱容珹有些不满,又拍了他一拳。

  两人刚上大学就认识,他却一直不了解阿衍的家庭情况,更不知道他的朗哥就是自己的从未谋面的亲哥哥。

  这件事也是外派期间,朱容珹倍感好奇,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阿衍才告诉他真相,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哥哥。

  阿衍只告诉了他黎朗的真实身份,却也对他们的往事只字不提,自然也就不会知道他们还有这么大家业。

  “我家生意遍布四海,日进金豆,我是不是都要告诉你。”

  阿衍不客气地位拍开朱容珹的手,说道。

  “赤裸裸的炫富。”

  朱容珹鄙视这个没义气的朋友。

  “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是梵洲人,为什么来我南洲做官。”

  这话问道重点上了,众人得的目光都定在阿衍身上。

  “你真想知道?”

  阿衍问道。

  “说。”

  朱容珹坚定的点头。

  “我哥说了,上司是笨蛋容易控制,将来好升职加官,放眼整个四海五洲,就你最合适。”

  阿衍严肃的对他说。

  事实就是黎朗是南洲府的人,阿衍在南洲做官,也是为了他。

  “说谁是笨蛋,你哥有没有跟你说过,这话要在我不在场的时候说。”

  朱容珹瞬间炸毛了。

  “别生气嘛,老板。”

  阿衍暗示得十分清楚,就差点名道姓了。

  “你信不信我解雇了你。”

  “你试试。”

  “你不就是比我成绩好了那么一点,高了那么一点,有钱了那么点,有什么可嚣张的。”

  “所以我是高富帅啊,你说的这三点都是我嚣张的底气。”

  阿衍完全继承了黎朗的腹黑,警告不成反被威胁。朱容珹还真拿他没办法。

  谁都看出来阿衍是在逗朱容珹,宴会上被这两个小年轻一闹,倒是欢乐了不少。

  “苏鸣,你认识这位少爷?”

  楚千帆在一旁打听了阿衍。他生在梵洲,结识的富甲官员也不少,就是没有听说过有姓肖这一富豪。

  “老伙伴的弟弟,一家三兄弟,白手起家,就他哥资产遍布四海五洲,实打实的钻石王老五。就是行事太低调,尤其不喜欢跟官员打交道。”

  苏鸣向姐夫简单声明。

  “阿衍,过来一下。”

  苏鸣揽着阿衍的回避一旁。侧面打听了一下。

  “你回来梵洲,你哥知道吗?”

  “知道啊。”

  阿衍点头。

  “他因该不会回来吧?”

  苏鸣有些心虚,要让黎朗知道他拿酒店接待首领,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你还会害怕啊,那你还把酒店借了出去。”

  “我也是为了酒店好,要知道我们酒店招待过首领,将来生意只会更好。”

  苏鸣也是为了酒店发展。

  “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说着就退避一旁了。

  “你哥到底回不回来?”

  希望老天保佑,黎朗不要在这期间回来。

  “你想我了?”

  一只手搭在苏鸣肩膀上,微哑且酥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谁啊?”

  一回头,大惊失色。

  “我的妈呀。”

  声音动听撩人心扉,面容俊美又,眼神带点魅惑,除了黎朗还能有谁。

  “你,你怎么回来了?”

  苏鸣硬着头皮笑呵呵的打招呼。

  “你想我了,我就回来了。”

  黎朗别有深意的一笑,配上邪魅的眼神,明显来者不善,让人发怵。

  说实在,苏鸣真的一点都不想他。

  “督长,各位,我来晚了。”

  沈妙倾也来了,走上前向众人打招呼。

  沈妙倾真的和黎朗在一起,还把人给带到宴会上。不过也没人敢说不是。她的朋友没人敢轻待。

  不过他好像和苏铭很熟的样子。

  “苏鸣,你们认识?”

  楚千帆礼貌的问道。

  “是啊,姐夫,给你介绍一下,他叫黎朗,是这家酒店老总,刚才跟说的钻石王老五。”

  “朗哥,这是我姐夫,当今的百家督长。”

  苏鸣揽着黎朗的肩膀相互介绍道。双方都俯首躬身互相致敬。

  “敢情先生才是主人,白天多有冒犯了。”

  楚千帆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今天还差点把人家主人赶出自己家门了。

  “无妨。”

  黎朗根本没放在心上。

  “原来你们认识了?”

  苏鸣问道。

  黎朗瞪了他一眼,他才把揽在肩膀上的手拿开,还殷勤的拍掉被碰过的地方。

  s..book366502056916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