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五十五章心有所属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接风宴上,几位会长原本是冲着沈妙倾来的,奈何沈妙倾只管跟黎朗谈笑风生,其他人都不顾,也没能找到机会搭讪。

  朱容琛在一旁关注着两人,沈妙倾似乎对黎朗这个陌生人不反感,而且相谈融洽。再这么聊下去都该谈情说爱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断他们。

  “夫人?”

  “怎么了?”

  沈妙倾回头看他,嘴角笑意未消。

  已经很久没见沈妙倾这么展颜欢笑了,曾经朱容琛不许她笑,而后沈妙倾一颦一笑都不在属于他了。

  “那我先回避了,一会再聊。”

  黎朗很自觉的走开,现在他还不想和朱容琛面对面打交道。

  “二爷,有什么事情吗?”

  黎朗走开后,沈妙倾从容的面对朱容琛。

  “你跟这位黎先生很谈得来嘛?”

  任谁都能听出朱容琛满腔的醋味。

  “我们只是随便聊聊而已。”

  沈妙倾也不想解释太多。

  “你们才刚认识,不因该走得那么近,你身为南洲夫人,大伙的目光都随时盯着你呢。”

  “我会注意的。”

  沈妙倾淡淡一笑说。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合适,可是和黎朗久别重逢,不知不觉就想接近他,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见面呢。

  “这一站之后是不是该回南洲了。”

  沈妙倾已经在外游历了两年,也是时候回南洲复命。

  “嗯,容珹在外实习得差不多了,是该回去学习政务上的工作。”

  沈妙倾点了头。不经意间又扫了一眼黎朗。

  不知道黎朗会不会一起回去?

  另一旁黎朗刚离开沈妙倾,周庭笙黛琳娜就装作不经意的来到他身边。

  “真是戏精,舞台应该属于你才是。”

  黛琳娜吐糟道。

  今天看了黎朗做戏一整天,她一个常年站在舞台上的人都干败下风。

  “演技方面你确实可以向他请教请教。”

  一个敢冒充首领却还能全身而退的人,演技怎么可能不好。

  “人生如戏嘛,我只不过翻拍了他人的人生。”

  谁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剧本,扮演着剧中的角色,照着自己的剧本走下去。

  只不过他的剧本里插入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人生。

  “朗哥,我越发对你刮目相看了,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还目不识丁,现在都有自己的人生哲了?”

  黛琳娜赞许。

  “人总是要进步的不是吗?”

  “是,不过我好奇的是,你怎么在短短几年间有这么大的进步,把自己培养成下一个朱容瑾。”

  黛琳娜凑近黎朗耳旁轻声问道。

  黎朗侧眸扫了她一眼,淡然一笑。

  “自然是有良师教导。”

  “哦,你师承何处啊?”

  黛琳娜越发好奇。

  “你猜啊?”

  黎朗卖个关子。

  “这还需要问吗?所谓名师出高徒,你不知道吗?”

  周庭笙轻笑一声,不用想都知道那人是谁。

  做事滴水不漏,颇有朱容瑾的风范,除了他亲自教导之外还能有谁。

  “我明白了。”

  经周庭笙这么一提醒,黛琳娜想通了。

  “朗哥,你看你现在,事业有成,家财万贯,以后可得罩着我。”

  黛琳娜说着将酒杯碰了黎朗的酒杯。

  “有他在,你还需要别人罩着你么?”

  黎朗挑眉扫了一眼周庭笙。

  “你也知道,像我这种公众人物需要的是金主,不是当官的。”

  她是做歌手的,一般高层官员都不会接近,免得传出什么流蜚语有碍仕途。可商人富豪就不一样了,哪个出名的艺人身后还没个大金主。

  尤其做艺人这一行,一旦过了青春年少就日渐陨落。如今她已经三十好几,要是没有个厚实的靠山,接下来的日子就只有等死了。

  “你就算不做艺人这一行,不也有人养着你么?”

  那个人不用质疑就是周庭笙,他和黛琳娜的关系匪浅,怎么说也不会对她置之不顾。

  “别提了,人家心里另有人在,我们高攀不起。”

  这话显然是酸的。

  “他是那种人吗?”

  黎朗反倒新奇。

  “别看人家嘴上不提,却也是个钟情的人呢?”

  黛琳娜了解周庭笙,他人是心狠手辣了一点,对艾米倒也是留几分情。

  “我的意思是,他会是那种在意感情的人吗?”

  黎朗补充道。

  周庭笙无疑是冷血的,他可以隐藏仇恨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留在仇人身边多年,就是为了让仇人血债血偿。这样狠厉又能隐忍的人是最为恐怖的。

  “你都能重情重义,我为什么不能。”

  周庭笙反驳,感情又不是属于哪个人的个人专利。

  “也是。”

  这一点黎朗认同,他和周庭笙是同样的人,他都能注重感情,周庭笙也没什么不能的。

  “朗哥,笙哥,戴琳姐。”

  阿衍和朱容珹向他走来,打了招呼。

  朱容珹向周庭笙黛琳娜点头表示问候之后看向黎朗,心情愉悦且紧张,眼里藏不住的欢喜。

  这是他得知黎朗身份之后第一次打交道。

  “三爷好啊。”

  “你好!”

  终于和哥哥说上话了,朱容珹按耐着激动的心情。

  黎朗微微一笑,他这个弟弟虽接触不多,但也是个和善的人,这一点他欣赏。

  “阿衍,现在出息了,都当上官了。”

  黛琳娜大量了阿衍一身,朝气蓬勃,年轻英俊,儒雅的气质。

  出于身份有别,之前没能当面打招呼。

  “哪有,就是个小助理而已,笙哥才厉害呢,关洲的高层领导。”

  阿衍的目标就是将来能和周庭笙一样做个高官权贵。

  “当官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做个富少爷来得潇洒。”

  周庭笙其实更羡慕阿衍,要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想当这个官。

  “每个人的爱好都不同嘛。”

  人各有志,阿衍就是不想一生碌碌无为。

  “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怎么想的,放着安逸的生活不过,没事非要找刺激,身在福中不知福。”

  周庭笙没过过几天安逸的生活,自然不会明白阿衍的想法,只知安稳的生活珍贵有稀罕,若是可以,是绝不会自找麻烦。

  虽说阿衍无父无母,黎朗肖彻却把他保护得很好,除了起初的清贫日子,后面的生活也算顺风顺水。

  “先不说这些了。”

  志向不同没没法深聊。

  “朗哥,我们刚才听道到一个消息,你要不要听。”

  阿衍向黎朗买了个关子。

  “有话就说。”

  黎朗可不差他这一套。

  “夫人可能要结婚了?”

  阿衍压低声音说道,黎朗却听得清清楚楚,霎那间一愣,随即恢复从容。

  “你听谁说的?”

  黎朗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心里早就狼烟四起了。

  沈妙倾要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跟谁结?谁那么胆大妄为跟他抢女人?简直不自量力。

  满腔干醋无处发泄,都忘了他现在和沈妙倾一点关系都没有。意识回到两年前,还认为自己是南洲首领,沈妙倾还是他的妻子。

  “我们刚才转了一圈,听好多人都在议论,说是好几位首领都向夫人下了拜帖,打算求亲。”

  阿衍说明。

  “还有这样的事情?”

  黎朗倒是没有听说过。

  “确有此事,关洲还有庆洲都下了拜帖,连督长也有一份。”

  周庭笙说道。

  “这是闹哪出啊?”

  怎么连楚千帆都参了一脚。虽然沈妙倾确实很完美出众,可楚千帆那样谦谦君子不应该惦记着结拜兄弟的夫人啊。

  “南洲夫人美若天仙,又年轻丧夫,谁会忍心这样的绝代佳人孤独终老。更重要的是她能打仗的军事才能,又有的名望,能够安邦定国,得了她相当于得了半壁江山。”

  周庭笙解释道。

  “肤浅。”

  黎朗鄙夷的说道。

  哪里是看上沈妙倾的人,分明是看中她有价值可以利用,这完全是将她当做争权夺利的工具嘛。

  “一个人确实是肤浅,可多人一起那就是明智。”

  周庭笙淡笑说。

  只要攀上沈妙倾这颗大树,将来大有裨益,还在乎谁在背后指点什么。

  “白费力气,嫂子才不会嫁给他们呢。”

  朱容珹轻哼一声说。

  沈妙倾又不傻,那些人什么目的她会不清楚,怎会甘愿下嫁。

  “不管是不是白费力气,都要试一试,反正又没坏处。”

  万一成了呢,就算沈妙倾看不上也能和她拉拢关系。

  “夫人如此优秀,这世上恐怕只有先督长那样出色的人才能配得上吧。”

  黛琳娜感叹。

  从来都是才子配佳人,温柔对贤淑,优秀的沈妙倾当然要配出色的朱容瑾。

  这话正刺黎朗痛处,他不否认像沈妙倾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只有朱容瑾才能配得上。

  再看看自己,除了和大哥一模一样的脸,心性,才能都和朱容瑾差得十万八千里。

  偏偏黎朗无知,感情的事情从来不是说配不配得上,当爱意萌生,他纵是差劲,不足够优秀,那个人心里眼里只会有他的存在。

  正如此时,沈妙倾哪怕不站在他身边,也时刻注意他的存在,表面从容自若,其实心早就飞到他身上。

  她一边应付朱容琛,一边不经意的往黎朗身上偷瞄,想着他此刻在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什么时候能结束,还能有机会接近他么。

  看似平淡,实则心猿意马,她恨不得现在就把黎朗拉走,只能关注她一个人,可又怕黎朗察觉到自己隐秘的心思,从而远离她。

  因为黎朗她变得自私,只想霸占他的注意,也只有黎朗才能让平静如斯的她心乱如麻。

  s..book366502056917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