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有女将 第一百五十六章误会一场

小说:当代有女将 作者:肖陌阳 更新时间:2021-09-15 12:40: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场多数人都想要拉拢沈妙倾,奈何她一进场只跟黎朗交谈,都找不到机会,现下黎朗避开了,几位会长上前搭话。

  “夫人,这两年一直在外游历幸苦了。”

  楚千帆先代表说话。

  “因该的,有幸得诸位相助,那些其余乱党差不多都拔除了。”

  这两年南洲作为代表平乱,这在这么快期间把陈敬华的余党铲除,也少不了各地首领的支持。

  “因为这么乱党,四海五洲可付出太大牺牲了,连容……,算了,不提这些了。”

  楚千帆不想在沈妙倾面前提起伤心往事。

  沈妙倾知道她想说什么,也只是苦涩的一笑。

  “这么说夫人马上要回归南洲了?”

  楚千帆又问。

  “是啊,梵洲是最后一站了,待确认这里没有异常就返回南洲。”

  “其实,也不必着急,既然我们梵洲是最后一站,还希望夫人能多留几天,好让我们尽到地主之谊,慰劳夫人的辛苦。”

  楚千帆是想借机留在梵洲。

  “督长客气了,南洲事物繁多,需要夫人处理,恐怕不能多逗留。”

  还没等沈妙倾说话,朱容琛已经替她拒绝了。

  “二爷这你就不对了,夫人为保四海安宁在外奔波多时,总得让他歇息几天吧,至于政务上的事不是有您这个会长处理吗。”

  陈越对朱容琛说道。

  还不容易才见到沈妙倾,都像攀附她,怎么能那么轻易放她回去。

  朱容琛无以对,以他现在的身份实在不方便为沈妙倾开拓。

  沈妙倾浑然不知这些的目的,余光瞥见黎朗朝人群走过来,没头没脑的就答应了。

  “其实我也没那么忙了?倒也可以多留几天。”

  多留几天就能和黎朗多接触,她怀着这样的小心思。

  “那就太好了,我们定会好好招待夫人,还望夫人不要嫌弃会长府寒碜。”

  楚千帆笑说。显然误会了沈妙倾的意思。

  以为答应留下,那是不是她也有再婚的意愿了。

  “怎么会呢,我很荣幸来梵洲做客。”

  沈妙倾浑然不觉其意,误以为楚千帆只是简单的邀请。

  刚说完这话,沈妙倾就感觉氛围有些诡异,瞬间没人说话了。祝福和失落两种目光同时落在她身上。

  人群中旁观的黎朗想上前说点什么,移开了半步又退回去了。他现在的身份能说些什么呢,沈妙倾若真要嫁人那也是她的权利,他有什么资格插手。

  “之前多次给夫人递拜帖,却一直没有回应,还以为夫人嫌弃我们叨扰呢。”

  两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楚千帆根本不知那些拜帖根本没有到达沈妙倾手中。

  “什么拜帖?”

  沈妙倾表示疑惑。

  “呃……”

  这回几位会长都错愕了。

  沈妙倾没有收到拜帖吗?这就尴尬了。

  黎朗方才还心情郁结,闻,差点当场失笑,原来沈妙倾根本不知道这些人的用意。

  “夫人没有收到我们递给你拜帖。”

  楚千帆有些尴尬的问道。

  “我并没有收到什么拜帖。”

  沈妙倾说明。

  “我们都往南洲寄了拜帖,夫人一张都没有收到吗?”

  陈越察觉道问题,疑惑问道。

  沈妙倾肯定的摇了头。

  众人心里明亮了,目光汇集在朱容琛身上,一致肯定是他干的好事。

  朱容琛私自截获了沈妙倾的信件,理亏在先,一时我从解释,他算是得罪了其他会长了。

  “那可能是拜帖送到了夫人府上,家里人忘记通知夫人了。”

  朱容珹主动上前为朱容琛辩解。

  “应该是吧,回头我问一问她们。”

  沈妙倾点了头。毕竟她在外游历,行踪不定,若要寄什么东西,也只能送往南洲。而家里人一般都不会动她的东西,说不定就放在家里某个角落。

  “无妨,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楚千帆微微笑说。

  “督长可是有事相谈?”

  沈妙倾问。

  “有是有,还是回头再说吧。”

  这么多人在场不方便谈私事,要是在闹出什么笑话可就不妙了。

  一场误会过后,朱容琛将沈妙倾拉到一旁告诉了她真相。

  “求亲?”

  沈妙倾明白真相,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就是如此,你现在知道刚才你答应留在梵洲会造成什么后果了吧。”

  朱容琛差点被她急死。

  “我以为督长只是邀请我做客而已,谁知道他会……”

  沈妙倾简直难以置信,楚千帆既然想要娶她。

  “不止是督长,陈会长,祁会长以及一些有名望的首领都想迎娶你进门。”

  “可这是为什么,四海女子众多偏偏要娶我一个寡妇。”

  沈妙倾不明白。

  “并非出于感情,这些年你平定四海造就了丰功伟绩,名声在外,谁不想留下你。”

  “就是说他们想要招揽我,却碍于我的身份,只能以求亲的方式留下我。”

  沈妙倾恍然大悟。

  朱容琛点了头。

  “我知道了,我会跟督长说清楚。”

  一想到刚才既然不明不白的就答应了楚千帆的请求,而且还当着黎朗的面,沈妙倾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也不知道黎朗会不会以为她是个随便的女人。

  “小琰,我是不会让你嫁给其他人的,等回去之后,我们就准备婚事吧。”

  朱容琛陈恳的目光看着他。

  “我不想嫁人。”

  这一次若非心爱之人她是绝对不会托付终身的,当然也不敢奢望能和那人在一起,只要偶尔能见他就心满意足了。就是带着这样微乎其微的期盼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

  “那我一定要你嫁呢。”

  朱容琛有强人所难的意思。

  “不说这些了,那些拜帖是怎么回事?”

  和朱容琛说不明白,沈妙倾只好换个话题。

  “是我故意收走的。”

  朱容琛坦白了交代。

  “以后不要这么做了,你现在作为会长,这么做会影响你和其他首领的交集的。”

  贸然截下他人信件本就是不道德的行为,何况还是首领的信件。

  “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向你求亲而无动于衷。”

  他做不到。

  “就算我看到拜帖,我也不可能答应他们的求亲。”

  沈妙倾无奈的叹息。

  她又不是流浪的野猫,有人收留就跟着回家。

  “那也不成。”

  朱容琛执拗的说道。

  他已经丢过沈妙倾一会儿了,说什么都不能再放松警惕。

  “二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要清楚你现在的身份。”

  看到朱容琛这样执着,沈妙倾不免痛心,曾经的他何其高傲,何曾这样偏执。

  “我很清楚,我这个会长只是暂时的,我不在乎。”

  他已经不在是以前那个南洲府二少爷,没有底气在上他高傲下去,只能卑微的请求沈妙倾回头。

  亲生父母利用他,真心待他的父亲兄长也都不在了,到最后他也只有沈妙倾了。若沈妙倾都留不住他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哎~,有什么事回去后再说吧。”

  沈妙倾苦恼叹息,眼前这个男人,她曾经敬仰过,感恩过,也对他失望过,可偏生恨不起来。

  时隔多年他们都变了,曾经的伤痕也经过时间的磨砺渐渐平淡,沈妙倾现在能坦然面对朱容琛,却无法将他当爱侣看待。

  朱容琛到底和朱容瑾不同,哪怕对朱容瑾没有那么多热情,起码她愿意和他亲近,尝试着把所有感情放在他身上,两人相处的时候会隐约觉得甜蜜。

  之后沈妙倾找到楚千帆说清楚自己的想法,说明这场误会。

  “抱歉,督长我刚才没有搞清楚情况,我现在暂时没有再婚的想法。”

  “无妨,我知道你跟容瑾感情深厚。我这么做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留下来帮助我。”

  楚千帆坦白了说,他并非对沈妙倾起了旖旎之心,只是身边实在需要一个向沈妙倾这样的得力助手。

  “就算不成婚我也会协助你的。”

  看在朱容瑾的份上,楚千帆有需要,她都会鼎力相助。

  “你是不知道,我当这个督长有多大压力,我根本没有做督长的才能,很多事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以前至少还有容瑾帮忙出谋划策,现在只有自己独当一面。”

  “就想着有个人能在身边帮衬一下,眼下四海五洲能协助百家督长的也只有你了,才有了刚才那一场误会。”

  楚千帆叹息诉苦。

  “你们都太抬举我了,对军事上我有点用处,可对政务上我确实不懂。”

  真正有能耐的人是黎朗,当初若不是他,南洲府恐怕都撑不了多久。

  “是你太谦虚了,有多少人想要招揽你。”

  人们看中的正是沈妙倾的军事才能。

  沈妙倾低眸浅笑,她还真不是谦虚,只是这些人没见识过黎朗的能耐。

  “弟妹,你不想嫁自然不会有人勉强你。但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还年轻,还是要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不管嫁给什么人,起码有个嘘寒问暖的人。”

  楚千帆有心关怀。

  “我知道了,谢谢楚大哥。”

  沈妙倾向他点了头表示感谢。

  “另外,还希望你以后能多罩我这个督长。”

  楚千帆压低声音要求道。

  “楚大哥说笑了,你该是你罩着我们南洲。”

  沈妙倾笑了,这个督长当的有些朴实了。

  “对了,你似乎很看好那个黎先生?是不是?”

  楚千帆撇了一眼不远处的黎朗问道。

  沈妙倾不会因为黎朗才拒绝首领求亲的吧。

  “没有的事,楚大哥你误会了。”

  “也怪他长了一张让人误会的脸。”

  就黎朗那张和朱容瑾一模一样的脸站在沈妙倾身边,任谁都会误会。

  s..book366502056917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当代有女将');;